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车流声里听鸟唱

2020-02-23 15:48 作者:默思飘逸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办公室的窗外是城区东西走向的主干道。它向西跨过钱塘江与杭州主城区连接,向东穿过闹市区同绕城高速交联,因此,每天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总是川流不息,那嘈杂的车流声也终日里喧响不止。

我很难形容这种车流声,是刷刷地响,还是哗哗地流?感觉都有点似是而非。而在遇到下天时,当车辆驶过湿湿的路面,它所溅起的沙沙声又会给人以另一种感受。在这般喧闹的地方办公,清静自然是谈不上的。若按常理来讲,性喜宁静的人是不会中意此地,留恋大自然的也不会飞来这里吟唱。

但常理有时也会偏误。比方说,我每天早晨打开窗户时,随着车流声传来的,就会有“啁啾,啁啾…咕咕,咕咕”的清脆鸟叫声。不知道这是什么鸟在婉转,但这鸟声确实非常好听,它让人有一种远离尘嚣回归自然的感觉。我知道,这鸟声应是从路边树丛中传来的。这些年随着道路绿化带的改造,树的种类和数量都有所增加,于是,有树就有鸟来栖,至于这些鸟是从哪里飞来的,我自然不清楚,也许是途中落单的候鸟,或许是迷失方向的归鸟。但,尽管它们已找不到向往中的幽谷深林,然它们却能随遇而安,在滚滚的车流声里依然在欣欣地啼唱。

我向来喜欢聆听鸟唱。对我来说,最理想的是静听空山鸟语。在远僻的山谷里,觅一处依傍山涧的灌木林,然后悠悠躺在芳草地上,任清风吹拂,看白云飘逸,枕着潺潺的溪流声,聆听鸟雀脆脆地啼鸣。记得有位诗人曾说过“鸟儿的鸣声是世间最美的语言。”这话也许说得有点夸张,但在深山幽谷里倾听鸟唱,那倒真是一种绝尘脱俗的享受。“西山过雨染朝岚,千尺平冈百顷潭。啼鸟数声深树里,屏风十幅写江南。”这首古诗所向往的意境大概也就是如此的吧?

不过,还是让我回到现实生活,回到我办公室的窗前来吧。虽说我希望窗外也有一条清澈逶迤的小溪,两岸也有蓬勃的常青藤和优雅大树,树下的绿野上也盛开着多姿多彩的报花、三色堇、金雀花和樱草花…… 但我必须面对的现实是,窗外楼下的车流声终日在隆隆地喧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若要问我是否烦恼这噪音,厌倦这烦嚣的闹声?那自是不必多说的问题。

然而,在这喧杂的车流声里,我不也在晨曦中听到了轻快的鸟唱?是呀,既然小鸟尚能在滚滚车流声里明快地吟唱,那我为何不能在这喧闹的环境里保持内心的淡定,去遐想心中美妙的意境?倒不妨来打开那扇明亮的南窗吧,且让春风吹来,也让车流声传来,自然还有那动听的鸟声也一起悦耳地飘进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也许,我可以把那车流声想象为幽谷山涧里湍急的溪流声;想象成浩瀚江河中激荡的奔流声;或是峭壁瀑布下不息的浪声…… 而当我想象中的波涛声和百啭千声的鸟叫声相汇在一起时,难道你能不联想到,这声音就是从大自然中传来的天籁之声?我很欣赏永井荷风在他日记里写下的一段文字;“在车声喧闹的通衢大道上,忽如其来地听到鸟啼声,这岂止是美妙的仙音,那简直会让人觉得,这是在奏响怀乡的恋曲,是在呼唤回归到远方深山的幽谷中去……”

我不知道永井荷风是如何产生这番联想的,但他却真实道出了我心中的感受。是的,遐想中的世界总是神奇美丽的。这正如他说的那样;“遐想可以将平凡变得非同凡响。”那么,既然我现在无法回避窗外的车流声,那就让自己静下心来,去听听车流声里传来的愉快鸟唱;去遐想那美妙鸟声正回荡在绿树夹岸的涧谷之中,荡漾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之上,低吟在雨打芭蕉的古宅窗外……

假如我能从喧嚣的车流声里捕捉到恬静安宁,从清脆的鸟唱中感悟到轻松愉悦,这样的话,那我身处的嘈杂环境就会变成宁静怡人的地方;我应对的忙乱生活就会与四季的节奏缓缓对接起来;而我那紧张焦虑的心情也会由此得以舒展……或许,我还可以想象自己就是那一羽欢欣的鸟,“啁啾,啁啾…咕咕,咕咕”正脆脆吟唱在空山幽谷间、奔腾涧流旁、茂密丛林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jfobkqf.html

车流声里听鸟唱的评论 (共 6 条)

  • 天上的街市
  • 江南风
  • 淡了红颜
  • 雪
  • 浪子狐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