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这个月,我挣了一万块

2019-07-06 18:32 作者:长弓无箭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19年至,我正和老王商量让母亲过来替岳母照顾十六的时间。弟弟打电话说,姥姥没了。我买了一早的火车硬座匆匆忙忙地赶回去送殡。晚上十点,从租车点取了车赶到姥姥家时已是午十二点。几个后生在院子里支着桌子喝酒守夜,我娘和姨妈舅妈们累了一天在屋里睡着了,他们让我先去旅馆休息。姥姥躺在小小客厅的冰柜里,盖着丝绸的布料。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去姥爷家戴。姥爷精神头儿看起来不是太差,他跟几个上了岁数的小辈说着姥姥去世的情景:不受罪。晌午吃着饭突然就不舒服了,附近的医生过来熬了中药,等药熬好了,医生过来告诉姥爷,凉一凉就可以喂了。姥爷看了看姥姥,说:甭喝了,没气儿了。姥爷说了好几遍,她走得不受罪。上午要出殡,我们这些晚辈带了孝帽,跪在灵前给前来吊唁的人哭丧磕头答礼。吊唁的人来得差不多了,众人抬来一口黄色的柏木棺材,姥姥躺在棺材里,姥爷趴在棺材外问:放展妥了没?舅舅拿酒给姥姥擦脸的时候,我看见姥姥白色的眉毛特别安详,像睡着了一样。

姥姥走了,参加葬礼的人群散了。姥姥家的院子了冷清了许多。我娘她们在屋里聊天,说:姥姥早就说过,她走的时候见不到闺女们,结果真是这样。我娘说本来打算前一天过来的,晚来了一天。姥爷中午也不睡觉,一直在院子里转悠,安排我们把客厅的沙发放回原位,妗子说:可是抓到壮劳力了,这是怕累着儿子和孙子了。姥爷也不答话,只是仔细地看摆放的家具是否到位。姥爷这一天都很平静,我娘她们也放心了些。孩子们要回去上班,她们也想回家洗洗换身衣服。结果,大家下午跟姥爷说要回家的时候,姥爷生气地说:走吧,都走吧。妗子安慰了一顿,大家还是陆续离开了。第二天,母亲几个姊妹过去姥爷家,三姨听见姥爷说姥姥昨天问他把存折放哪儿了,难受得哇哇大哭了一顿。

四五月份的时候,姥姥犯了心脏病,母亲他们弟妹几个轮着在身边照顾,病情一点点好了起来。我用微信和姥姥视频,她躺在床上说:老斌呀,没事儿,别惦记了,浪费电话费。我说微信聊天不花钱,她只是问家里还好,耳朵实在听不见多少声音了。姥姥时不时要发发火,我打电话多了,我娘以为我想她尽快来帮忙照顾孩子,说谁家没事儿啊,你姥娘老是不愿意我们走开。娘说,守着她吧,还老拌嘴吵架。

月底,我发了一万多块的工资,把钱打给老王,她问我:你捡着钱啦?我哪里会捡钱,这么多年,头一次月工资挣到一万块钱。这个月,我回去了两次,一次住了一宿,一次去给姥姥送殡回来在家睡了半天觉。十六要学习走路,岳母想回趟老家检查身体,母亲一边照顾姥姥姥爷还要忙活家里的事儿。你看,这钱哪里是自己赚来的,分明是父母老婆孩子牺牲了太多换来的,是场子里的饲养员一日一夜熬出来的。只是,我被放在了这个位置上,拿了这份钱。

姥姥生前,我说要让她尝尝平谷的鲜桃,非常得好吃。结果没等到桃子成熟,姥姥走了。头七那天,第一波成熟的桃子寄到了,却还是错过了给姥姥品尝的时间。姥爷吃了桃子,说,好吃。母亲问,桃子多少钱?我说不贵,姥爷要喜欢吃,我再买给他。母亲说:能赶上三七上坟就再买点吧。之前,姥姥和母亲都不让我买东西,说是家里啥都不缺,不要乱花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家里啥都不缺,好好上班挣钱吧。想起这样的话,总有一种莫名的心酸。不能好好地养家实在是一种罪过,一心只想挣钱又实在是一种悲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jbspkqf.html

这个月,我挣了一万块的评论 (共 5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心静如水
  • 言熹
  • 雪儿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