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散文随笔】北京烤鸭的故事———记96年清华往事之二

2019-04-15 20:11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2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散文随笔】北京烤鸭的故事

———记96年清华往事之二

题记:人的一生,走过太多的风景。经历过太多的风,也许一叶时光的脉络,足以让人回忆一辈子。

记得那年天,河水泛波、肥鸭卧水,小草青青。在古老的水木清华旁边,一群青春焕发、不知愁知味的青年人,正围绕着一个课题讨论着什么。突然,轻盈的音乐之声由远而近,青年的激情、朝气,伴随着吉它的飘扬之声,一步步走向地球引力讨论的中心。

“永一,别弹你的破吉它了,我们在研究刚才讲师提出来的方案与设计理念,别添乱子好不好?”银玲般的声音,一下便打断了吉它的噪音。此时,在人群之中走过来一位娇媚、活泼,而又不失风雅,彬彬有礼的小女孩,她冲着刚刚走进来的男同学嚷嚷着。站在人群当中的男孩顿时停止了弦乐之声,毕恭毕敬而又调皮地敬了一个军礼,忙满脸陪笑而又献媚地努了努嘴,这才一副汉奸形象的开口说道:“哎哟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中文系的小慧,我们清华未来的狗尾巴花~”。男孩的话语刚刚出口,顿时上来三、四个男孩的周攻,最后“绳之以法”被男同学们拧住胳膊、架住了腿,来了一式“五马分尸”。这时,那个女孩笑得前仰后合地走了过来,冲着那几个男孩儿说道:“行啦~行啦~你们几个别闹了~”。这工夫,那三、四个男孩这才将这位公子哥放了下来。原来,这个女孩叫“叶小慧”,宁人,是清华中文系九三界的高才生。而那个公子哥式的男孩叫“刘永一”,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是清华无线电系九三界的才子,不过这位可是名副其实的高干子女,一位真真正正的公子哥,八旗子弟式的风云人物。另外,四个大男孩从左往右看,左边头一个一米六的个子,不胖也不瘦,一张娃娃脸、细皮嫩肉、有红似白的,他叫“颜晔”,上海人,他可是整个清华大学里边的风云人物,清华学生会主席,兼职美国通用汽车经济顾问与技术顾问。他是清华汽31班95界的鼎尖苗子,被导师们拥戴,同时也是清华党委的后备干部,不过你别看他总是文质彬彬,这位可是清华大学的校网球队的教练和校武术队的尖子人才。不过他也是一名高干子女,他的父亲是上海某部委的高级官员,这位高干可不像先头那位公子哥,没有架子、不摆阔、不显眼,平平淡淡,平易近人。他旁边瘦瘦高高的大个子男孩,叫“张强”,十足的冷漠派、面无表情、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其实这是外表给人的错误感觉。其实他是一位十分有心的男孩,热情、大方、奔放、豪爽。他也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不过他拥有着一个十分让人敬重的家族,他从小生长在北京军区大院,从小就受到良好的军事文化军人素质,他的父母工作在国防部,爷爷、姥姥也都是北京军区的高级干部、老红军、老八路,他的三个叔叔也是工作在国防部。而在他旁边却蹲着一个大肉球,再看这位矮鼓轮墩、胖鼓墩的,好像西瓜架接大号角瓜一样。其实,他就是胖得,本来个子就小,大大的脑袋,胖得看不见脖子,身体也是胖乎乎的。这位可是神秘人物,神出鬼莫的,他叫“杨聿”,也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不过这位却是一位款爷,父母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电子产业公司,由于家住西三环,每天上学开着那辆桑塔那轿车,十分显眼。在那个年代里大学生开着桑塔那轿车,可以说是一个另类了。他是清华大学核动力与核能技术研究院的高才生,研究生,与其他男同学不一样的是,他是十足的大哥大一伙的,不过他与颜晔是好哥们儿。

咱们从右往左介绍,这位一米六十几的身高、大大的眼睛、瓜子脸、浓眉,留着小胡须,本身十分平凡、也十分文雅,十分平静,这位叫“张煜”,内蒙包头市人,父母都是某军工企业的工程师,他十分平静,性格上有些内向,说话慢条斯理的,不多说一句,谈论起来却有如涛涛河水一样。他是清华无线电11班系的人物,就他这个人一样,平稳平静,四平八稳的人物,没有显赫的家族史,更没有官方背景,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家庭出身的。不过他的父母却是十足的知识分子。咱们介绍完了,还得补充一下这四位身体后边还有两位美丽、大方的女同学,左边这位小个子,一米五十多,不胖也不瘦,说起话来带着十足的陕西方言口音,她是陕西西安人,是清华马列主义学院的一名女大学生,听说她的父母是五七干校老动改造出来的,后来平反之后恢复了交通大学教师职务。温文尔雅、落落大方,不矫揉造作,不硬朗,却十分文静,她是我的好哥们颜晔的女朋友,二人形影不离。还有一个,这位一米七十多的个子,瘦瘦的,圆脸小眼睛,不过带着一副近视镜挺精神、两片小薄嘴十分能说,属于能说会道的人才,她是福建长乐县人,父母是做海鲜买卖经营的个体户。后来我有幸去过她家作客,这是后话了这里先不表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时,第一人称的我和校武装部的杨邵玉老师走了过来,杨老师先开口问道:“颜晔、张强、你们几个干什么呢?这么开心?笑得前仰后合的?”。此刻,叶小慧先走了过来冲着杨老师和我忙笑着说道:“杨老师、我们几个开玩笑呢,这不,刘大公子耍活宝呢~他们几个准备动用秦朝刑法,惩治他~”。她的话音还未落下来,刘永一忙走到杨老师面前冲着他忙问道:“杨老师,明天参观的特别通行证办好了吗?”。杨邵玉老师看了看刘永一笑着说:“我说刘大公子,你说呢~有咱们张强的父亲、叔叔们帮忙,能办不成吗~我们二人跑了两趟,才取回来!”。这工夫,颜晔走到杨老师身边忙说道:“让老师费心了,这一天就跑这件事情了,这么的。今天我请大家去圆明圆~~”。此刻,张强在我身边发话了:“咱们不能让主席一人拿钱~来~来来~我是学生会的财务~~大家人人有份~~一人五十元~~交到本财务手中~~”这时,杨聿推了一下近视镜忙开口叫嚷:“位~位~我说诸位~君子~咱们先让老师回武装部交代一下手里的工作~~一会咱们在校图书馆前边的草坪上聚会~~你们看行不行~~”。

杨邵玉老师看了看同学们,而后冲着大家摆了摆手说道:“行!就这么办了,我先回办公室~一会咱们小草坪见~~”。就这样,杨邵玉老师一转身便朝着二校门旁边的楼区走去。

一个小时后,我与颜晔、刘永一、张强、以及杨玉、陈旺、杨寒几个人走出了16号楼的学生宿舍,朝着二校门走了过去。此时,在小小的草坪上已经有三位女生,以及杨邵玉老师在交谈着什么,远远望去几个人有说有笑的,我们七个人也是一边走一边聊天。当我们走到草坪上与他们会合之后,这时刘永一兴奋的走到叶小慧身边,将一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塑料花递了过去。大家看着这个举动全都乐了。这时,张强一举手随后说道:“这个场面,太感动人了。我要作诗,我是诗人,诗兴大发,啊!美丽的鲜花,千年开不败,塑料形成的~~”。只见张强双臂张开好像要拥抱一样,这工夫身旁的陈旺用力推了他一下,这回他的乐子可大了。由于,贯性加动力一不小心,身体前倾一下扑倒在草坪上了。这回大家“轰”的一下全都乐了。

也许,一个无意的小插曲,让所有的人开心了一会。这时,从远处传来一声招呼之声:“杨老师、颜晔、刘大公子~”。我忙转身朝着图书馆方向望去,只见远处草坪边上走过来三名男同学生。我一看就笑了,原来是微电子系的赵亚南、陈东鹏和天津南开大学经济学院的孙锐。

这时,我身边的好友杨聿、大公子哥刘永一和张强急忙小跑了过去。我和杨邵玉老师打了一声招呼,便也急冲冲地跑了过去。因为前边走过来的小个子孙锐,并不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所以在一校门门卫室必须登记、打电话通知要找的人,而后再由所在的负责管理区的老师领着进入校园,这才可以去办理要找的人。除非由校长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一校门门卫室才可以放人进入清华校园之内,这才可以自由出入清华大学的各各校门门卫室。我一看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由微电子系赵亚南、陈东鹏领着,因为他是二校门b区的校区安全管理人员。我马上也跑过去与之见面,因为外来人员只有两个小时的接待时间,除非由清华学生自己在校园外边去接待朋友、亲属才行,清华校方在外来人员上管理十分严格、半军事化,避免出现任何事故与毛病,必竟是全国第一高级学校和科研单位,在安全制度、人员进入、学生亲属登记管理上十分严格与谨慎。

远处,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一看是我在这里呢高兴的蹦跳了一下,兴奋的张开双臂一下便把我抱了起来,急冲冲地操着天津口音问我什么时候到的北京,我这工夫弄得十分不好意思了。因为周围很多学生在散步、背课、和交流的,他这个举动让周围的学生转身观望了一下。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刘大公子哥便伸展胳膊,一下便与孙锐搂脖子抱腰的。这时,颜晔与叶小慧、杨聿二人走过来并冲着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大声说:“我师弟、我在南站接来的,这回人家来清华,咱们两大协会该研究聚会事项了。”。这工夫叶小慧同学嘿嘿乐着说道:“还聚啥?咱们清华明天组织会员去天津,到天津大学学生会吃一顿去,再溜达、溜达~”。旁边的刘大公子哥忙恭维地嚷嚷道:“哎!我看行、明天我让哥的汽车公司弄几辆车,咱们去南开大学,哎!我说孙锐大哥、你这个副主席安排不安排了?”。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一听刘大公子哥在此将了一军,忙推了一下刘永一忙不喋说道:“明天咱们一块去,刘大公子哥安排车子的事情,全权交给你了。明天早上我要是见不到车,你就自己掏钱给咱们所有去南开的同学买车票?”。就在二人说说笑笑之间,杨邵玉老师和张强、杨玉、陈旺、杨寒几个人也走了过来。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一看校武装部的杨邵玉老师走来,他急忙撇开刘大公子便走上前去与杨邵玉老师握了握手,并热情地与之交谈着。此时,我与颜晔、杨聿、叶小慧、刘永一、张强、杨玉、陈旺、杨寒几个人以及杨邵玉老师,围绕着天津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大家听着孙锐介绍南开大学学生会在各各方面的发展情况,尤其是在校党委武装部组织下,由学生会骨干成员组织的新军事爱国主义小组和协会,以及由文学院承办的文学社团,开展了一系列的散文、诗歌、剧本、小说的研讨会。并在校主要领导的组织下进行了天津市大学生文化研讨会。大家站在小草坪上一直倾听着孙锐的滔滔不绝。

此刻,大家站在小草坪上一直倾听着孙锐的滔滔不绝,杨邵玉老师一边听着一边皱眉、一会又笑嘻嘻的好像很开心,当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介绍完校组织的情况之后,颜晔兴奋地忙问道:“你一会还让你二姑家,还是一块跟我们去圆明圆?我们聚集准备出去?”。此时,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听身边的学生会主席颜晔说去圆明圆,他忙转身伸手拍了一下颜晔的肩膀,这才饶有兴趣地说道:“去!干什么不去?杨老师?你也去吗?”。杨邵玉老师听对面的孙锐问自己,忙不嘿嘿地笑了笑回答:“去啊!”。就这样,大家说着笑着一步步走出了草坪。

当我们这一帮人顺着小草坪的甬道往图书馆方向走着,对面小喷水池的左边走过来两个人,杨老师先开口叫唤道:“哎!萧雨生、星宇、快过来~”。这工夫,刘永一走到我身边一拍我的后背说道:“哎,好兄弟,你看~你的老搭档来了~萧雨生~那~星宇~”。刘永一说完话之后便快速地冲着萧雨生和星宇二人走过去。一会工夫,二人便走到了大家面前,这时我急忙快速走到二人面前,萧雨生眼尖、一眼便认出来了。于是乎伸出手来与我握手,并问我什么时候来的,准备在清华呆多长时间。我还没有回答完萧雨生的问话,、星宇过来一下抱住了我,并说道:“哎呀!你可来了,我们校刊正缺一个跑腿的呢,还有太多的校审、编辑、校对、记者、联络、采访工作没完成呢?”。这工夫,白立晨摇晃着狗熊般的身体走过来,上来就用熊掌推了我一下忙问道:“哎!师弟,你那副稿件?什么时候给我?我好排版?这回回来一定要多呆几天。”。我急忙上去抱住了白立晨,并告诉他一定尽快完成自己的文稿。这时,杨邵玉老师忙不喋地冲着众人一挥手说道:“哎!走~走~咱们边走边聊~~”。就这样,十几个人顺着树木茂盛的林荫小路前行着。大家边走边谈论着不一会工夫便拐了两道弯,走到一处十分古老的清朝时期的建筑前,这便是清华大学最古老的建筑“水木学堂”,也是古老清华园的东侧清朝时期建筑之一。清华园里的建筑是一个群落体系,以水木清华学堂为轴心,贯穿清华大学的中心地域带,而这座古老的建筑只是由一个院落组成。大家看了看而后继续顺着西北角的巷口走去,当众人一一走出长长的小巷子。前面霍然开朗、阳光明媚、小草青青、两边绿树葱茏、树木苍天,一条十分宽敞的林荫地带显现出来。当

我们这一帮人从古老的树木里边走出,穿过林荫直接奔着清华园里的水木清华学堂正门走去。从古老的水木清华前门进去,顺着长长的雕花回廊一直绕道进了后院,进入一片竹林子,再从竹林子穿过顺着小小的河塘绕过,河塘两边垂柳万千风情各异,河塘边上是人行步道,由一块块青石板铺设而成,行人步道呈现出圆形体,围绕着方圆一里多地的河水塘,河塘下边由五级台阶组成。是清华学子们清晨、傍晚、最好的幽静、清新的去处。当我们走进一个圆圆的小角门,穿过小角门顺着一座小花墙一直往北走,走了三十多分钟,直接来到最西边的西2门旁,穿越西2门道路前边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公园镂空小花墙,一米三、四高度,白白的墙壁上边还有半米左右的一个个砖雕镂空图案、各种砖制结构的图案,上边就是绿色的笼瓦,油光正亮,阳光照耀的闪闪发光,这个位置正好是圆明圆的含碧楼和延庆堂的中间地段。

当大家走到小花园墙下边之时,最前边的颜晔、杨聿、叶小慧三人急忙转身,冲着后边行走在中间的杨邵玉老师问道:“杨老师、咱们怎么走啊?往正门去?还是顺着围墙往北门走?好买门票?”。这时,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忙冲着身边的刘永一问道:“哎!刘大公子、怎么圆明圆的门票涨价了?”。我和颜晔、杨聿在孙锐的右侧身边,颜晔这时打断了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的问话说道:“哎!孙锐~前些日子~门票~已经从三十元~~涨到五十了~~大学生用学生证~~可免费百分之五十~~”。这时,杨聿、叶小慧、张强、杨玉、陈旺、杨寒几个人都嚷嚷道“没带学生证”。 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这工夫也说了一句:“我来的时候也没带学生证~”。

此时,杨邵玉老师与刘永一二人急忙转身停住了,杨老师猛地用手一拍脑门子“哎哟”了一声忙说道:“我怎么忘记告诉你们了~这回每一个人得多花多少钱?”。此工夫,我与颜晔、杨聿正处于花墙下边,我抬头转脸看了看花墙里边的花草树木,以及远处的水中亭台楼阁。我突然眼前一亮急忙兴奋的说道:“哎!杨老师、咱们还不如直接跳墙进去?小小花墙挡不住咱们这帮人吧?再说咱们进去也只是溜达~溜达~就出来了~师兄你说呢?~~前天咱们俩人不是进去一回了吗~~”。

这时,颜晔看了看我哈哈一笑没说话,他看了一下前边的杨老师。此时,杨老师也笑了并转身往两侧道路远处遥望了一下,而后看了看大家这才忙一挥手示意“跳墙”,他这一个举动一出手“嚯”众人就好像是千军万马腾飞一样。这回可好杨聿、叶小慧、刘永一、张强、杨玉、陈旺、杨寒几个人好像饿虎扑食似的。一个个马上朝着小花墙奔了过去,抓墙的抓墙的、帮助着扶腿的、抱腰的、还有三位“大侠”已经登上了小花墙的墙头,并伸手往上边拽着其它的同学。就这样,众人七手八脚、帮扶的帮扶,登墙的登墙。一瞬之间、十几名同学在老师的指挥下便跃过了这道小花墙,好像千军万马来了一次“冲锋”,便突破了清华大学与圆明圆的空间界线与鸿沟。不一会,众人撤鸭子一样便冲进了众乐亭里边,大家在风光如画的众乐亭里边开始点名,检查着每一名同学必免出现“掉队”现象的发生。

大家开始了神游,先后游览了众乐亭、二宫门、新宫门、茜园、眺望楼、三园交界、松风萝月、船坞、舍心桥、知月轩、四宜书屋、雷锋夕照、大水法、瀛海仙山、大船坞、两峰插云、平湖秋月、影山楼、临湖楼、延真院、法源楼、武陵春色、杏花春馆、清晖阁、九洲清晏、南大桥、正大光明殿、展诗应律、仙人承露台、万春湖等等风景,在大清王朝的万园之园的圆明圆里尽情地抒发着情感

由于众人是步行一边走着,一边观看着园林风光,观看着一路上的湖光山色。并在亭台楼阁上坐一坐,可以说一路走来,一路欢声笑语。大家互相之间说说笑笑,圆明圆占地面积太大了,其实我们这一大帮人游游走走,玩玩耍耍,其实并没有全部走完所有的景区风景,只是走了、观看了一小部分风光景区而已。

或许,一次畅怀的游览,无意之中成为了人生的电影片段、记忆里的回眸。当众人在圆明圆游玩了三、四个小时之后,大家全都有一些饿了。这时,叶小慧、刘永一、张强三个人先嚷嚷着要回学校食堂去,说是饿了肚子里边空空如也。这工夫,颜晔与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以及杨老师一块,三个人一商量决定撤出圆明圆,准备回清华大学校内食堂吃饭去。于是急忙招呼着众人聚在一块商量下一步,准备是回清华大学校内食堂呢?还是准备出清华校园去外边饭店吃饭去。

此时,大家一边顺着迎晖殿的绿荫小道往绮春园方向走,一边商量着下一步骤该如何。此时,不知不觉中众人顺着花圃走着,前边五、六米远处便是圆明圆派出所了。我们大家一边走一边商量着下一步该去哪里?这时,对面林荫树旁边木制长椅上坐着的两名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警察、大概有一米七、八左右,瓜子脸、眼睛不太大,不过显得很有神,脸上带着微笑,迎面走了过来并且热情地与武装部的杨老师打着招呼,三个人环顾了一下同学们,而后热情地交谈着什么?此刻,我们并不认识这两位警察,于是乎回避到了一边树底下等待着杨老师。不一会,杨老师便与两名警察分了手,而后重新走到我们身边说了一句:“大家走吧,这二位警察是管理圆明圆辖区的,咱们清华校内一些事情他们常参与。”。这时,杨老师说完话之后便与众人一块走过了圆明圆派出所门口,直接奔着出圆明圆辖区的大道走了过去。十分钟之后,我们十几个人一块走出了圆明圆,直接站在了清华大学的正门口门处了,因为清华大学的一校门正好连接着圆明圆的出口大门处,两所大门相互之间斜对着,只有五十多米的远距,可以说是门对门、门连门了。

这工夫,颜晔冲着身边的杨老师、张煜、杨聿、叶小慧、刘永一、张强几个人嚷嚷道:“今天,咱们好不容易逃了一回门票,再说咱们这帮人一直没有时间出来游玩。这么办吧?大家把门票钱上交给学生会,咱们用门票钱到附近那家全聚德烤鸭店吃一顿,你们意下如何?”。此时,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忙兴奋地打断了颜晔的话语。走上前来站在了颜晔的左侧一把搂住了他,这才开口说道:“哎!老古董,你的想法与我的意思不谋而合了,就这么办了,大家还有什么好主意,说来听听?”。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说完话之后,左胳膊便架在了颜晔的右肩膀子上了。这时,颜晔身边的杨玉、陈旺、杨寒三个人互相凝视了一下而后拍手赞同。

此刻,杨老师却嘿嘿地笑了并未发表任何说辞,旁边的萧雨生先是看了一下杨老师,而后开口嚷嚷道:“来~来~走~走~好不容易聚一回~~咱们一边走一边商量~我都饿了~你们要是有分歧~今天我请大家~走~快走吧~中关村东路边上~~有一家全聚德清华园分店~~走~”。这时,萧雨生说完话之后便连抱带推领着杨老师、星宇,白立晨、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微电子系的赵亚南、陈东鹏几个人急冲冲往大马路对过走了去,此时大马路上汽车车来车往十分的繁多。

这工夫,只是把我们这一伙人晾在那里了,颜晔和叶小慧二人一看人家先穿越马路去了,咱们也别都傻傻地站着了,于是招呼大家一起“呼呼啦啦”小跑去追杨老师他们去了。就这样,大家陆陆续续分成了两波人马穿越了大马路,直接奔着对过的两幢大厦之间的长巷道跑了过去。当我们穿过三百多米长的大厦巷道往北拐,而后又拐过了两道弯再往南走过了一条街道,眼前出现了一幢大厦下边第一层便是中关村东路的全聚德(清华园分店),而这幢大厦便是科技大厦边上的a座。当我们第一眼看见了那幅黑漆长匾“全聚德分店”之时,走在最前边的杨聿、叶小慧、刘永一、张强、张煜几个人,其中本以十分内向的张强先开口说道:“喂!咱们到地方啦”。这时,杨聿忙开口说:“哎、老颜?上次咱们同学聚会就在这块吃得?还记不记得为了招待从东京回来的严复之和藤田,咱们还准备了一道横幅就挂这边?”。此时众人已经一一走到了门口处,只见五级台阶上边两名女服务员推开玻璃双扇大门,冲着最前边的萧雨生、杨老师和白立晨、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微电子系的赵亚南五个彬彬有礼地打着招呼:“几位先生,里边请~”。此时,我和颜晔、杨玉、陈旺、杨寒、星宇,白立晨、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微电子系的陈东鹏几个人走在了最后边,这时,民国式的公子哥刘永一往回走了过去,直接走到了我和颜晔、杨玉三人身体后边张开那猿猴式的臂膀,好像要把我们三个人搂抱住似的。再看他搂了一下颜晔和杨玉的肩膀,而后十分滑稽、可笑的将大脑袋躺在了我的左肩膀上,接着又收拢双臂一下搂住了我的脖子,一边走着一边满嘴跑着火车、云山雾罩地唠唠叨叨着什么。这时,最前边的杨聿、叶小慧、张强、张煜几个人说话之声吸引了我们,原来杨聿、叶小慧二人与迎宾女服务员嚷嚷着什么。这时,我们几个人急忙走上了五级台阶,朝着大门口处走过去想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当我们一询问才明白没有提前预约二楼、三楼订桌,此时只有一楼大厅的公共空间没有单独的雅间。于是乎这时杨老师走了过来,他先是拿出来工作证并与迎宾服务员说要见二楼经理,而后一转身冲着台阶上的众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一回,我去找一下二楼经理~”。杨老师说完话之后便与其中一名女迎宾服务员走进了大厅,这工夫我们十几个人互相看了一下,而后都无奈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黙黙无声了。

在这无声的世界里,人们只有流动的微风和那无言的微笑。我们这一帮人站在台阶上、台阶下,也许是一种静寂的美。不一会,那个高个子女迎宾服务员与杨老师走了出来,此时杨老师高兴着冲着众人摆了摆手说道:“来~来~我跟胡经理说好了~~你们进来吧~上二楼303~~那个屋是咱们的了~~”。杨老师一边说话一边招呼还转身冲着身边的女服务员问道:“哎!在你这点菜行吧?~~”。这时,那名女服务员笑容可掬地忙回复杨老师:“杨先生、你让他们上二楼303~咱们二人去展台点菜~~”。这工夫,张煜急忙走了过去冲着杨老师说道:“哎~杨老师~~我跟你去点菜~~”。接着又回转身体冲着颜晔、刘永一、萧雨生、白立晨四人招呼道:“我跟老师走~~哎~刘大公子~”。老萧~~眼镜熊~你们领着大家上二楼等着~~我去帮老师记菜单~~”。此刻,大家一看张煜说这句话全乐了,唯独我有一些晕头转向,急忙用手拽了一下颜晔的衣服问道:“哎~师兄~~你们笑什么?~~怎么回事?”。颜晔站在我旁边一听我问他笑得更厉害了,急忙隐住笑声回答:“噢~师弟~~你不知张煜有个外号四菜一汤~~他呀~咱们校学生会的会计~~抠门~日本名字小垫洋子~~咱们学生会经费十分紧张~什么地方都得花钱~所以经校党委同意设立了学生会会计室~~这不张煜当选~~还选对了~~小店洋子当会计~~那可是精打细算~~别得协会每一界都是经费紧张~~四处化缘~~苦行僧~唯独咱们协会经费充足~还有余钱~全都仰仗小垫洋子管理有方~~”。我在旁边听师兄讲述唠叨完这才弄明白。

暗笔交代,原来清华学生会有三笔资金来源,一、学生会收取一些费用,用于学生会、协会日常开支。二、有一些学生的父母搞经贸、开公司、搞外资贸易,校学生会利用人际关系,化源来不少资金、人际关系、日常用品、用具、以及举办各种清华校内活动、校内讲座、与北京各各大学交流会,以及祁子辰的特殊人际关系,争取来不少北京大学生联谊会的头衔和与航空、国防部、外交部、核子研究部门搞交流的机会。三、通过特殊的关系,得到了海鹰技术研究院的全力支持,校党委武装部投入大量资金、人力、物力,还有就是航空航天三院戴院长、王院长他们代表航空航天三院投入一批人力、物资、财力。这样一来,无论从资金、人力、物资,十分充足和盈余。

话说我和师兄二人一边跟随众人往大厅里走着,一边听着他讲述学生会的一些事情。就这样,我们三、五成群,四、六成众地往二楼的楼梯走了过去。不一会功夫,我们便顺着大厅左侧楼梯登上了二楼,楼上中间一条通道直通东西,南北两边全部是一个个雅间,每一个雅间木头门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钢牌。这工夫,最前边的杨聿、叶小慧二人先走到了雅间门口,叶小慧先开口说道:“哎!大家快看,到了303?”。这时张强、张煜二人可没那么客气,伸手便推开了雅间房门,由于用力比较大“咣当”一声房门碰到了墙壁。此刻,张强身体后边的刘永一、萧雨生、白立晨三人中的白立晨,看了一下房间门冲着前面的张强嘟囔了一句:“轻点这是房间门,不是你在坦克装甲车辆学院玩坦克,什么都得轻拿轻放懂吗?”。这时,张强十分不服气地转脸冲着大胖子白立晨争辩道:“你好,你以为在航天三院的跳伞塔呢,轻拿轻放那叫屁股着地。”大家站在门口处看着这二位打嘴仗,听着这二位上下铺的兄弟唠唠叨叨的,整天吵吵打嘴仗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这工夫,颜晔在众人后边大声说道:“哎!我说大家别在这门口傻站着了,杨老师点菜去了还得好一会才能回来,大家别都堵在门口处。”。就这样,颜晔说完话之后拽了一下我和南开经济学院的孙锐,挤开门口的杨聿、叶小慧、刘永一、萧雨生、白立晨、以及张强、张煜几个人便走进了房间。

原来,我们吃饭的房间朝南正处于阳光普照的位置,光线十分充足正中央一张大圆桌面,上边擦拭的光亮可以照见人了。此刻,我走到桌边站在一个仿古椅子前,其他人业已经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尤其是杨聿、叶小慧、刘永一、萧雨生、白立晨五人急冲冲走进来,随便找了一把仿古椅子就坐了下来。这工夫,杨老师一边说着话一边与一位年青的女服务员走了进来。只见杨老师拿着两瓶精美的纸盒包装北京牛栏山二锅头,年青的女服务员推着一个小推车,车上摆放着一盘盘北京烤鸭片以及一盘盘小碟装着的各种酱料。当这个装菜的小推车被女服务员推到桌子边上时,她从车上端起来一个木制托盘,盘上摆放着玻璃茶杯和一个纯南泥茶壶。只见她先将木托盘放置在桌面的边上,而后先将南泥茶壶放在玻璃转盘上,接着又将茶杯一一放到玻璃转盘的边上。这时,叶小慧、刘永一二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叶小慧先走到女服务员身体左边端起来南泥茶壶,将茶杯里一一倒满热汽腾腾的茶水。此刻,刘永一从来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公子哥倒是勤快了起来,帮助女服务员往餐桌上摆放着一盘盘烤鸭片,以及一小盘盘的各种甜面酱调料和香菜碎、葱丝、姜丝碎、还有几种说不出名字的菜丝碎末儿。不一会功夫若大的餐桌上便摆满了各式北京烤鸭的菜品,其中餐桌正中央一盘子烤鸭骨架十分吸引人,这是杨老师特意找到后厨大师傅特地要求的一道烤味莱,为此我们付出了多交几十元的“特殊风味”加工钱。因为,北京烤鸭是北京地方特殊风味熏烤,在上菜时是不允许将烤鸭骨架端到餐桌上的,北京烤鸭必须切成一片片的、而且十分薄、糯香,再蘸上各种酱料,十分诱惑人的神经和胃觉。

就在这工夫房间门一开走进来两位小矮个子,一男一女二人显得十分匆匆忙忙。当二人走进来之后我们大家全瞧着这二人,我却急忙站了起来推开坐着的椅子走了过去。这时,颜晔、萧雨生、白立晨、叶小慧、张强、张煜几个人也站了起来,并且陆续走到了这二人身边。原来,一男一女是清华土木工程系、校学生会联络部副部长于扬(字梓漾),和校学生会联络部部长祁子辰。这二位在当时的计划经济时代里可谓是“风云人物”。

这时,杨老师冲着于梓漾和祁子辰笑着说道:“哎哟,于梓漾、祁子辰、你们怎么才来呀?来、来、快点坐我这边。”此时于梓漾和祁子辰笑着与颜晔、萧雨生、白立晨、叶小慧、四个人搂搂抱抱着,有说有笑的,几个人嘻嘻哈哈地说笑着,一看杨老师发话了,急忙站在那与杨老师打了打招呼。此时,于梓漾和祁子辰二人看着我急忙推开众人走到我面前伸手握了握手,祁子辰走上前一步还与我拥抱了一下,也许兄弟间的友情并不是多少话语代表不了的,正因为纯洁的友情、真诚的哥儿们的情感,拥抱之余互相地用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此刻,于梓漾婉转地笑着伸手拽着我的手,大家走回到了椅子旁一一坐了下来。

就这样,众人说着笑着嘻笑之间讲述着校园内的“风情”,也许一段美好纯真年代里的真诚与信念,也许一种天然而成的兄弟情感毅然于纸上,那是“纯真年代”不带着任何虚伪主义色彩的一幕,人生就是一次旅行所经历到的、所看到的、只是一个电影片段……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imepkqf.html

【散文随笔】北京烤鸭的故事———记96年清华往事之二的评论 (共 2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