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纪实】黄歧半岛上的鼠饺子(肉燕子)和海鲜大排档的“特殊风味”

2020-08-24 11:21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纪实】黄歧半岛上的鼠饺子(肉燕子)和海鲜大排档的“特殊风味”

———记我在江南水乡福州生活期间的经历回忆

黄歧半岛定海湾阿龙(钟点同学)家开的海鲜大排档品尝到“闽東少数民族风味小吃”

“阿龙”,这个小名字意味着敢于深山冒险的干巴猴,他是我在温麻古城老妹子家(钟声家)认识的一名纯正的畲族山哈子,也是我在温麻老城敖江镇和凤凰古镇所认识的几个好朋友之一。

生活中他真实的名字叫“林永龍”,拥有着一米六十多的小小个子,生活里瘦痩的身体好像干瘪鸡“杨香武”似的。这与其它长江、淮河、赣江、闽江以南流域的普普通通南方人一样,没有什么特点也没有什么区别和特殊性十分普通。只是长着一双玻璃球似的大眼睛,圆圆的镜面脸庞下边一张小薄片嘴儿,讲着一口十分流利的福州地区闽東地方“畲族语言”,不过他也会说普通话只是舌头好像直板手机似的有些大舌头。

林永龍这人吗有一大优点,只要他一开口说话旁边任何人都无法插嘴,说起话来好像竹筒子倒豆子一样,而且还是满嘴油腔滑调、云山雾罩的,说话的速度十分快好像闪电一样。我们习惯地称呼他为“阿龙”,因为当地山区里边所有认识他的亲人、朋友与他的同学们都这么称呼他。其实这在省会福州市的大山区城镇里边,互相之间都是以“阿”字打头,互相之间也都是称呼小名时打头也带一个“阿”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阿龙(真实名字叫林永龍)身上穿着一身福建石狮产的特色牛仔衣和大喇叭筒子牛仔裤,在上个世纪当时那个以“计划经济”时代里边,福建石狮产的“牛仔服装”代表着整个中国牛仔服装的“原产地”。当时我本人也在闲暇之时与弟弟点点(真实名字钟点)、小表妹大鸭梨(真实名字钟玉)三人,在一块去凤城镇金凤南街(路)魁龍坊后街溜溜达达。也就是北方人常说的商品一条街形势,当时我也买了一条石狮市产的水磨蓝牛仔裤。而阿龙身上的特色牛仔衣和大喇叭筒子牛仔裤,这一身行装也是他本人地地道道的特色服装,这个地地道道的晓澳镇来的“水乡山哈子”,其实为人十分诚实、忠厚是一个十分难得的好朋友。

阿龙(林永龍)虽说长年累月居住于敖江镇的江南乡桃花巷里,这里便是他叔公爷家也就是老妹子钟声家最东边。也许,他叔公爷在这古老的桃花巷里边开了这家小熟食酱肉店,正好居桃花巷中心的位置所以生意还不错,离着斗门山上的含光塔(当地人也叫镇海塔)也不到一里地左右,可是阿龙的父母家并不居住凤凰老城。这凤凰古城(以凤城镇和敖江镇为县中心地带)也叫“闽都金凤”或者叫 “凤凰城”。 “闽都金凤”早期只有一镇五寨是秦朝末期叫“温麻古城”,因为闽都金凤老县城始建于东晋时期,扩建到了三乡一古城九乡十八寨,正是更名为“温麻县衙”也就是温麻县。唐朝宪宗七年时期温麻县改称呼为“凤凰古镇”归附到“福州府”管辖成为了属地。 唐宪宗御笔亲封“闽王侯氏家族”为大闽王,永远镇守闽越十万大山区,也就是半个福建省包括了武夷山、太姥山区以及浙南部分县城。后来,闽王侯氏家族拥兵二十万在自己家乡凤凰古镇自立“大闽王朝”,于天都元年建筑成皇城于凤城镇与青芝山区里边方圆一百零二公里,将闽王朝祖宗宗庙、祠堂与皇帝家族墓地设置在龙凤山(即小沧乡虎头山区里边主峰)山区的贵安古镇,在这个群山环绕、绿水悠悠、江河湖泊众多的地域,因为龙凤山山区的贵安古镇有九颗千年的古榕树(当地人说是东晋时期司马家族种植的),按当地迷信说法是“龙兴之地”,再加上因为地理形状好像一只展翅的凤凰,故此得名为“老凤城”或者叫“凤凰古城”。

凤凰老城的老县城中心地带便是敖江镇、江南乡、凤城镇、管板镇、管头镇、浦口镇主要还是以敖江镇与凤城镇是老县城的主城区。而我所居住的江南乡地处凤城老城区的東北角地域,北边过了敖峰公路大桥与长龙镇的长门村(翻过山岗子便是长门炮台)相连;南边走出干妈家的桃花古巷口直接走过敖江大桥,便是凤凰古城老县城的中心地带了。干妈家的桃花古巷口東边便是素有“闽東小五岳”的狮虎山,九峰(其实是十二个大小不一的山峰)相连,“五岭独秀”以狮峰虎岭最高最险,十二悬崖耸立于云雾之中素有“狮峰独好,钟灵毓秀”。

这里有民国参议院(民国时期总理)院长亲笔手书的“狮峰独好”四个苍劲大字,在五岭之一的虎岭上三清宫道观的后院悬崖绝壁之上,更有明朝宰相叶向高亲笔手书的“摩岩石刻”共一百八十二字,以及宋朝一代名儒理学大家朱熹的亲笔手书摩岩石刻。

而狮虎山又与闽東第一山脉岭头的“管岭子”紧紧相连,管岭子下边狭窄山谷里边世外桃源就是梅洋村、儒洋村二村。两个村庄群山环绕、古桃树遍地以种植火龙果、枇杷为主,梅洋村、儒洋村二村直接连接着管板镇、管头镇,顺着老县城中心大街走到县共销社三叉路口,往金凤西路拐去便进入小沧乡的第一山寨(其实是一个小村庄)。这就便是老县城西郊区七里畲族乡的笫一山寨(其实是少数民族村寨),七里村(山寨)当年只有七十多户人家,全部都是高山族的支脉‘畲族”人,以种植云雾茶和白茶、种植枇杷为主,还有少数人种植各种竹子,为老县城各各竹制品厂和私人竹编个体户供应为主。

而阿龙家却是居住在现在叫黄歧半岛晓澳镇的赤澳村(以前叫定海湾老湾口村),而阿龙的父亲母亲是定海湾老湾口村的老渔民。原来,定海湾的“定海古城”边缘近郊区地带,呈现出东西犄角形状的小渔村地形。定海湾东边犄角湾里下边叫下洋村,定海湾西边犄角湾里有十里的岸滩叫老湾口村,而阿龙的父母家就居住于老湾口村,家中祖祖辈辈世世代代都是渔民。

而阿龙的父亲和母亲并不和这哥仨个居住在一块,其实阿龙家哥仨个人老大阿昌(真实名字林文昌)、老二便是阿龙(真实名字林永龍),老疙瘩就是小胜子(真实名字林永钰)还在温麻古城敖江镇的中学读书。阿龙的家祖祖辈辈居住在黄歧镇的赤澳(湾口村)村,离着敖江大桥岸边的江南乡(钟声家)三十公里左右,从老县级公路走是35公里,从钟声家的斗门山绕小道翻越两道山梁子只用28公里,也就是黄歧半岛上的赤澳(老湾口村)村。

老大阿昌(林文昌)已经成家与媳妇和三岁的儿子,一家三口人居住在黄歧半岛的苔菉镇,自己开了一家名字叫“大吃吧”的海鲜烧烤(烧烤店)大排档。而阿龙当时也在定海湾东北的湾口村县级公路边缘,自己新开的一家“胜军海鲜烧烤大排档”。其实这个小小的靠山临公路面海的海鲜烧烤小店,其实开业不过几天而已。这还是阿龙的父亲母亲贩卖掉家里的一条机动打渔船的钱,让阿龙的二叔公林荣帮忙给开的这个海鲜烧烤小店。

因为,阿龙的二叔公林荣在定海湾老城区里居住,是东湾白色长堤(定海古城地理性标志当地人叫白堤)下边的塘岭村白泥巷里边,也就是定海古城老剪子巷里边的老渔民。我们几个人出去游玩时曾经去过一趟。前一年阿龙与钟声的同学阿琦(真名叫萧南,梅洋村人)、阿葉(真名叶玉菁,老凤城镇金凤西路竹子巷人士,她是钟声的发小兼老同学)二人,曾经在江南乡的“新水湾”模具加工工艺坊学习(头一次学的玉石雕刻加工)手艺,后来她又二次重新回到钟声的师傅(斗门村七星巷林造程老人)身边,再次学习金银手饰加工与制造工艺。

当时,我在老妹子钟声的引见之下认识了这哥仨个人,不久我们便混熟了成为了朋友。后来听阿龙和他哥阿昌讲本来想与老妹子钟声一块去杭州耍“手艺”混饭吃,可是他们的父亲、母亲极力反对并扣押了阿龙的“经济来源”。这个林永龍即是钟声的同学又是她的好朋友、这其中还有阿军(陈玉军)、阿萍(师妹林玉萍)、阿瑛(师妹谢兰瑛)、大师姐阿青(叶玉菁)和二师姐阿颖(钟凤颖)等几个人。

这里要说明的一点这几位是与老妹子钟声从小一块光屁股长大、一块上学的“发小”所以关系上十分亲密而又十分铁的关系。对于其它的人诸如阿玉(林玉玉)、大洋子(林東罄)、小胜子、阿仔子(大舌头李军)、阿丽(陈阳丽)、阿龍(林绍龙是凤城镇金凤竹制品有限公司的司机,同时也是我们这一帮朋友的私人专用司机)、阿琦(萧南)、阿葉、阿昌、阿滢、侨羽、阿辉(大辉仔)、阿丽(真名叫林萍,钟声同学,福州市长乐区梅花村人)、阿颖(真名陈莹颖,小名“阿颖”是小沧七里畲族九乡十八寨人,也是妹夫陈天进的亲戚)、邝美丽这些人除了钟声的小学同学就是点点的朋友和同学。

这里还得说明一点林永龍与阿龍(林绍龙),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林绍龙是老弟点点(钟点)的中学同学,家住敖江镇玉泉村(也就是玉泉山南坡)人。小名与林永龍(林绍龙)的小名同名字。他的家居住在离敖江岸边三十公里外的黄歧半岛定海湾湾口村(定海古城的湾口村),阿龙家(自己家开的小饭店)的名字叫“大吃吧海鲜大排档”。也就是东北人常常说的“小饭馆”或“小吃部”。

阿龙这个人十分有风趣说爱笑爱闹,他十分爱好风水学(道家符箓派谵恹之术)已经达到了“骨灰”级别,可以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由于,阿龙家祖祖辈辈都是“山哈子”出身,他的爷爷又是畲族人里的跳儺神舞的“巫师”出身,所以阿龙从小便与哥哥阿昌就懂得跳“儺神舞”三月三祭祖先(乌饭节)时跳过,而且还会江西人的 “ 谵恹之术”和山哈本民族的“畲族巫术”。不过呢,他大哥阿昌至从结婚之后便不相信这些畲族人眼中的“风水学”了,而是一直热火朝天地投入到挣钱上了。那个时候,我、老妹子钟声、弟弟钟点、小表妹大鸭梨我们几个人一块喝酒时,我曾经问过阿昌为什么不相信这些风水术了。他后来给我解释了这一切,只用了一句十分风趣的话“这年头没钱玩不转,没钱老婆就跟人家跑了,所以我什么也不相信了只相信挣钱”。现在想起来二十多年以前好朋友的这几句心里话,还是会哈哈大笑起来。不过,阿龙却性格不同达到十分痴迷探寻深山里边的各个朝代的“古墓”,以及各各山峰悬崖绝壁上的古代“古墓悬棺” ,尤其是晋朝与唐朝的“古墓”已经达到痴心妄想的“跨越的地步”了。

不过十分奇怪的是我和阿龙关系最好,有的时候阿龙沒什事情了便到干妈家(钟声家)找我。于是,我、阿龙、点点、阿辉和阿英便开着他那一辆破旧的机动“驴吉普”,开始了一块东游西逛进入群山环绕的荒山野岭里边,去探险、寻觅着群山环绕、峰峦叠嶂里边的那“古老的秘密”。

时过空灵二十多秋的光阴,也许一种亲身经历就是一次人生过程的记录和雕琢——

头一次老妹子钟声带领弟弟点点、表妹大鸭梨、我本人和阿英(谢兰英)、阿菁(叶玉靑)去定海古城,当时去的是定海老城(其实只是个明朝古镇)东北角处的湾口村(县级公路边缘)新开的“胜军海鲜烧烤大排档”。记得那是老妹子钟声从杭州回来的第七天,因为阿龙和他哥哥阿昌听说钟声从杭州回来了,于是兄弟二人开着那辆走私来的日本产90型旧吉普车来到干妈(钟声)家。当时我们几个人在老弟点点的卧室里,老妹子钟声先是给阿龙、阿昌兄弟二人介绍了我这个干亲戚,而后大家互相之间谈笑风生,从老妹钟声去东北生活的经历一直谈到当地的少数民族的生活,以及当地人的历史环境、地理环境和兄弟二人刚刚开的“大吃吧”。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天南海北畅谈着,当时我、点点、阿龙、阿昌、钟声、大鸭梨几个人在卧室里交谈了半天,中午时间钟声热情邀请阿龙、阿昌哥俩在敖江大桥边上的“阿星”海鲜大排档小饭馆吃的中午饭。当时我本人、点点、大鸭梨作陪,后来钟声在小饭馆里边用电话给 林玉萍(我的大师妹),林文远(我的大师兄)还有她的闺密阿英、阿菁(谢兰英 叶玉靑也是本人的师妹师姐)几个人打的电话。因为阿英、阿菁是钟声的发小兼最好的朋友死党,无论是阿龙、阿昌、林玉萍、谢兰英 、叶玉靑、还是林玉玉、林文臣(二师兄)、林文武(三师兄)、林东仔、阿军(陈玉军)、侨羽。林子臣和二师姐阿颖全都是最要好的“朋友和死党”。当时,我们这一帮人在酒桌推杯换盏之中,敲定第二天去定海湾古城阿龙新开设的“胜军海鲜烧烤”玩一天。

第二天在阿龙(真名林永龍)和他大哥阿昌(真名林文昌)的热情邀请之下,我和老妹钟声、二表哥钟镇涛,在二叔长龙茶厂,阿涛将干二叔(钟声亲二叔钟琦鸣)华侨农场长龙茶厂的旧军用吉普(大屁股)车借了出来、而后老弟钟点又从自己女朋友林玉玉二姑妈的超市借了一辆旧吉普车(老式手摇那一种),我们这一帮青年人开着两辆旧吉普车,从敖江大桥桥头边上往西行直接出郊区,直接奔着三十七公里的定海古城和黄岐半岛的定海湾湾口村阿龙家小吃部奔驰而去。

这里还得说明一下老温麻县乡下深山里边两处特别的地方,尤其是青芝山区里边的“古墓村”(明朝宰相叶向蒿与户部侍郎懂应举的家族墓群),还有九乡十八寨里虎头山区的那十七座大闽王朝皇帝陵墓(七里畲村水库上游与黄帝洞一带方圆六十三公里),这两块深山里边方圆能有一百七八十公里左右,不仅面积大而且是群山环绕、湖泊纵横、少数民族聚集的地域。咱们再说阿龙这个人,性格豪爽开朗、大大咧咧,弄一辆破旧的“驴吉普”哪都跑,尤其就是运用他自己所学习到的风水学,去探寻古闽越王朝的遗址和遗迹以及青芝山、大岱冒山、小岱冒山、首阳山、紫阳山、嘉池山山脉、云阳山、透逻仙山、云居山、笔架山、文笔山、南角屿、黑屿崖、虎头山、落袈山、覆釜山、五虎山、文笔山、狮虎山、斗门山、长门村、赤澳村、澳滩,后黑角屿。砺坞村、苔菉镇、安凯乡、长沙村、上塘山、前澳、后澳、后海沙滩、马头(首)山,牛角岭的后坪宫、牛首山、可门村、奇达村、长沙村、湾口村等等地方,不过呢这些地方是群山环绕、山海相依、闽越古国、遗址遍地。不过在视野上算是冲击了眼珠,只是这些地方全部都没有超过五十公里的距离范围内,最远的地方是嘉池山山脉的边缘“惫箕山”,耸立在黄歧半岛的最东端,最近的地方却是干妈家(钟声家)家门口处的“斗门山”和“狮虎山”“玉泉山”,最近的“狮虎山”出了家门口便可以登山,因为干妈家就居住在斗门山与狮虎山的中间缓冲地带的山坡之上。时过空濛二十五年了,现在狮虎山西坡下边的荒滩早已经变成了“江滨公园”,而老干妈家居住的地方早已经是高楼大厦林立了,而敖江大桥对面十里地敖江荒滩已经是新县政府所在地与休闲广场公园了,只是敖江对面的斗门山与含光塔还是孤独地耸立于二百米的山脉之上。

这里必须得简单介绍一下定海古城与山区里边那十七座“黄金王朝”遗址与古闽越玉石“血魔碑”(因无子女特立绝后碑,从此皇宫内乱战争不断导致灭亡),古闽越国的“大闽王朝黄帝”陵墓了。其中定海古城于明朝万历七年建造而成,后万历嘉靖皇帝于十七年秋八月重新扩建了湾里城墙与雕楼、箭楼、卫城等,同时命抗倭大将军戚继光曾经亲率“戚家军”镇守过古城,大将军戚继光于嘉靖十九年春三月带领家族亲属在定海古城兴建了六重院落的“戚家大院”与“戚家祖宗祠堂”和后来的“戚继光”衣冠冢。现在,我有的时候一想起来那一段江南水乡生活的日子,十分风光而有意思毕竟一群同龄人天性使然在一块天南海北。也许,当时驻扎在干妈家(钟声家),生活在江南如诗如画的山脉、峰峦、竹林、茶山、油菜花海遍地之中,自然而然的有一种十分好奇的心态,便也十分热衷于“深山探险”与“寻觅古代遗址”之中了。更有与阿龙、阿辉、阿涛、大洋子等哥儿们一块登“龙凤山云阳古栈道”“笔架山铁链子悬崖”“云居山古栈道” 的亲身登山经历。

不过,正因为如此也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深山古寺庙里边的和尚、尼姑、道士,同时也一步步更深层次地了解到这些出家人的“封建主义”和“弄虚造假”“装神扮鬼”主义了。其实,出家人回归自然,也是一种用“精神”手段来统治人的内心。其实,和尚、尼姑、道士只是“黄帝的外衣”“封建统治”者的工具而己。这就是为什么有阶级斗争的说法了,因为“家天下”为封建皇帝做外衣,而宗教只是这皇帝的内心统治方法与手段的一种而已。也许,正是当年生活在群山环绕的江南水乡,拥有着几位十分要好的“好哥们”。让我这个大草原来的东北人,真正的领略到了风水学与谵恹术的迷人魅力了。

所以,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主攻的方向,便是以福建人特殊的“风水之学”为主体,描写了“土夫子”这一个“特殊行业”的历险经历为主轴,这也离不开我的好朋友阿龙、阿昌哥俩的影响。其实,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与我亲身进入那一座座山峰里边有直接关系,尤其是亲身亲眼看见了深山里边的那些破旧的“残垣断壁”荒凉的“神道石碑”,以及悬崖下的“摩崖石刻”与巨大的“石甬石像”和青芝山区古墓村的“古墓荒坟”有直接关系。

在美食上可真可谓:“千姿百态,古怪离奇”。“闽都金凤”当地属于三个古代王朝的“皇城”所在地,所以说各种特色小吃、特色糕点、海鲜风味那可是层出不穷、翻着花样的吃法。由于“温麻古城”地域是闽东山区临海地域,又是福建省省会“福州市”的東北郊区,距离福州市中心晋安区(鼓楼五一四、五四路南街、北街、五一七、五四路地带)和苍山区、鼓楼区只有三十多公里(准确地说33—38公里以内,因为福州市市区公共汽车线路不一样距离上有长有短),当地属于“闽味”又是少数民族(主要是高山族与客家人和畲族人)聚集杂居的大山区。因为是少数民族聚集杂居的靠山临海的地理环境,当地有很多的少数民族的特殊风味小吃,诸如黄歧半岛流行的普通小吃“肉燕子”“鼠饺子”(当地山哈人又叫这种肉馅的肉为地猴、滚地龙和肉燕子,其实是用山区里边的山竹鼠做的肉馅,做成各种肉馅和炒菜、炖菜和酒坛菜,这些都是福州地方独特的普通小吃风味)黄歧半岛又与长龙镇、凤城镇老县城区以及敖江镇和我居住的江南乡紧凑相连,尢其是敖江镇有几道特色的“畲族菜”小吃,例如:“爆炒地猴(山竹鼠、田鼠肉干秘制)” 鼠饺子(竹鼠肉馅秘制)、油焖石鳞(烧竹蛤蟆)、麒麟(穿山甲肉片)象肚、涮九品(蛤蟆、蛤蜊、蛤蚧、皮皮虾、海蜗牛等等九种)、沙茶面、土笋冻、烧肉粽(黑皮猪肉馅)、芋子(山芋头)包、韭菜盒(山韭菜乌鸡蛋)、卤鸭子(甜口三黄鸭)、卤三黄鸡(甜口)、面线糊(灌汤海鲜面条)、蚝仔煎(牡砺过油菜,有炖、煎过油两种)、敖江鱼丸汤(敖江鳗鱼肉、鲨鱼肉、黄鱼、马鲛鱼、鳗鱼肉馅秘制)、蚝仔烙(野蚝仔过油煎制)、马蹄酥(梅花酥糕点)、炒米粉(广东人叫炒合粉,福州人叫炒米粉)等等福州地区独特的特色小吃。

当时阿龙(林永龍)的家黄歧镇的赤澳村东湾,阿龙的哥阿昌(林文昌)家在苔菉镇开的“大吃吧”烧烤海鲜大排档。头一次跟老妹子钟几个人游玩了一天的时间,我们先后游玩溜达了赤澳村、苔菉镇、安凯乡、长沙村、上塘山、前澳、后澳、后海沙滩、马头(首)山,牛角岭的后坪宫。当时,我在阿龙(林永龍)开的“海鲜大排档”看见福州本地少数民族特殊菜单上印着,有闽南佛跳墙(用酒坛烧蒸炖),烩鲫鱼舌头(鲫鱼鸭舌)、锅贴山鸡、爆乌花、砂锅豆腐(酒坛菜炖)、酒风猪肝、和合腰子、炒鸡脑、冻鸭、酿杂烩、蚝油大鲍片、白烧四宝、枇杷虾、清汤金钱鱿鱼、炸禾花雀、烩鲫鱼舌头、锅贴山鸡、爆乌花、三丝燕菜(透堡肉燕子)、蟹粉狮子头(大肉团子)、全家福、清蒸皖鱼、肴肉、鸳鸯花卷、脆皮卷、罗卜饭、花蛤蒸饭、鸡公糕、佛跳墙(猪肉的)、炒佛手菜、土笋冻、海牡蛎煎、肉饭粽子、蛤蜊(生蠔)炖、青椒弹途鱼(跳跳鱼)、红烧燕尾鱼,葱炒花蛤等几十道当地特色小吃和一些深海海鲜小炒等等。

下午,当时干表妹大鸭梨和干弟弟点点与女友林玉玉(阿玉)、阿琦(萧南)并没有下车,而是坐着吉普车顺着敖江滩涂乡村公里开过敖江大桥,直接奔着敖江大桥对面桥下边的林玉玉家开的小超市而去,就这样我们这一帮年青人在黄歧半岛游玩了一整天。后来,我们几个人回来的路途中在长沙村停车,去看了看“白堤围海”与附近的“长堤稻田鱼虾”以及油菜花田地风光。五点多钟我们这一帮青年人开着两辆旧吉普车回到凤城敖江南岸边上,我、钟声,大洋子三人在江南(又叫敖江桥)大桥桥头堡边缘走下了吉普车,当时我走下吉普车时还看了看手表,时针指向下午五点四十多点,这时老妹子钟声说去前边敖江桥上买一些枇杷果回去。

于是,我们三个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走上敖江大桥,后来我买了三斤(一块五角一斤)枇杷果。就这样,我们三个人一边走一边吃着买来的新鲜枇杷果,一直走进了自己居住的老桃花巷子。当时走到桃花巷中间地段时看见大洋子在熟食店,于是我和老妹子钟声走上前去打招呼聊了一会,因为大洋子就住宿在桃花巷他三叔公家开的 小“熟食店”,一直在给他三叔公打工制作各种酱肉熟食的小生意。当年大洋子三叔公六十多岁,大洋子的三叔公阿水(林阿水)从里屋走出来与我们打招呼聊了两句,我还特意买了二斤(当时四块钱一斤)当地糖茶熏酱秘制的“鸡杂”一些熟食,还是大洋子三叔公亲自给秤重量并打的包装。

现在,我有的时候一想起来上个世纪初“计划经济”时代里的经历,那一段江南水乡十分平淡的生活日子,还是会自然而然地笑一笑、回忆起来想一想挺有意思的,自己深深地融入进了福州人平常的生活里边了。同时我自己在这如诗如画的江南水乡依山傍海、海连江美丽的地方,也闹出了一些风趣的小笑话,现在想起来十分有趣值得回味和回忆。

【全文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hkbbkqf.html

【纪实】黄歧半岛上的鼠饺子(肉燕子)和海鲜大排档的“特殊风味”的评论 (共 9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飞翔的鹰耿彪
  • 水墨残荷
  • 老夫子(熊自洲)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飞翔的鹰耿彪

    飞翔的鹰耿彪漫舞洛城 文友:谢谢了!

    赞(0)回复
  • 飞翔的鹰耿彪

    飞翔的鹰耿彪老夫子(熊自洲)文友:谢谢了!

    赞(0)回复
  • 飞翔的鹰耿彪

    飞翔的鹰耿彪水墨残荷)文友:谢谢了!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