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遥寄天国——给老头子的第廿九封信

2018-04-16 16:18 作者:一地小麦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头子:

近日我翻看了你我过去的通信,(主要是我写的多,)发觉开始好一阵子我都是不带名字的直接写“同志”的昵称。后来你最末一次到善卷打工时,我都改称“老伴”了。到你终于彻底告老还家后,“许老头子”的美称就扣在你脑门上了。以至所有熟识你我的乡亲们也无一不是这么称呼你的了。你当时还怪我,“被你喊老的!”其实,这是对你的尊敬,同时意味着长寿。你看一般有学识受人敬重的人不都尊称其“某老”,对吗?只可惜,你只让我喊了十多年就离我而去了。不管你意下何如,我还只一如既往地叫你“许老头子”。

书归正传吧,上次咱开场说的是第一次在宜兴城相见,就恋上了,今天咱接着聊你上门当毛脚女婿的那些事吧。

我清楚地记得你与蒋伯贤第一次上我家门的情景,还真让我队里人着实饭后谈资了一阵。

你穿着一件洗得褪色得反而有点显红的太旧的蓝士林布门襟是布钮扣的罩衫,两只袖筒各隐衬了一大块补丁,袖口也重新修理过,一条劳动布工作裤,两膝及后臀都贴着好大的补丁,而膝上还是补丁加了补丁,还是一双笨重的大头劳动皮鞋,头发没理、鬓角不修,瘦削的人加沧桑的脸!一度传进我耳朵的乡亲们的热议是:小八大找的是什么对象啊?咱农民再穷出门还是穿得直直落落的,还工人呢!一看那样子,岁数就不小了!。。。我那时很无所谓,暗笑他们不懂那叫“不修边幅”,笑他们没文化素养。

我妈和姐忙着烧水浦荷包蛋,做肉馅大团子,招待你们。蒋伯贤倒显斯文了,歉让着,吃得不多。你却一反宜兴见面时的常态,好像饿了几世,一下子吃下了五只水浦白糖荷包蛋外加八只大团子!我妈惊呆了!可与姐夫同样老实的姐真的说了,能吃,说明身体好。你后来还恬不知耻加油添醋对别人说,是因为五只鸡蛋外加十八只大团子才骗到了蒋八大。丈母娘看我饭量这么好,身体肯定不错,力气好!你真是皮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姐试探着问你工资是多少,你脱口:做做吃吃,不过放心,就是讨饭,有我在前面为八大打狗呢。问你年龄,你绕弯子:我五岁上的学,还代人家去考初中,只是人实在小,被监考老师一下子看出来,我没好趣退出考试。。。总之一句话,问你什么都在打擦边球,让人猜谜。我姐说了:“这个人狡猾狡猾的,坏了坏了的。”可我与姐夫却认为,人家说话就是有水平、不一般。我已经进入了你的迷魂阵了!

以后每逢星期日,你往往来我家。记得有一次你看到停在河边的生产队里的木船,就说要想学摇船了。那时的我还刚刚学会能站在船头颤颤地撑竹篙,摇船还是个二百五!我竟然自告奋勇当起你的老师来了。开始是在家门口的小河里,尽管船头老碰岸“吃草”,碰碰撞撞也能前行。可是一摇到东氿口,茫茫的水,不着边岸,立马就手软脚抖了。这时,你出场了:老师傅,让我试试吧。只见你三橹二摇船竟然十分听话,任你摆布了。你直冲我笑,一脸的得意劲!我呢,心里暖暖的——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还文武双全呢!

有时你会戴块手表,(尽管是走走停停的),有时你会骑一辆自行车来,尽管田间小道高低不平你居然不会跌倒,车技了得。那个年代手表、自行车绝对是稀罕物,乡亲们又议“这个人摸不透”,我呢,傻乎乎的,不嫌富贵不嫌穷呗!

记得旅行结婚后你告诉我,有一次在我家,你很想摸一下我的手,可最终未有胆量,怕这一摸,把我吓跑了,摸丢了。你还真揣测得透闭塞的乡下大姑娘的贞操如命。你老头子,你坏了坏了的。

到此告一段落吧,下次再继续。

注意保重身体

忘不了你的老太婆

2014年5月25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hhrrkqf.html

遥寄天国——给老头子的第廿九封信的评论 (共 5 条)

  • 大三毕业
  • 淡了红颜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