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涂鸦记

2020-03-25 11:30 作者:竹林逸士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常恨平生杂事纷陈,俗务太多,总想偷得一时闲暇,捧旧书半卷,借暖阳一轮,或清月半弯,几粒星斗作伴,闲坐椅上,品茗浏览,抑或闭目养神,任它时光倏忽,当逍遥如神仙日子!

神州风云突变,冠状病毒肆虐,从大年三十后,贵阳风声一日紧过一日,特别是本地发现病毒感染病倒后,风声鹤唳,如临大敌,千门万户,闭门不出,平时繁华的商场门可罗雀,大街上几乎行人断绝。非常时期,窝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谓闲得无聊。品茗看书消遣时日,当是清闲,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多事之秋,哪能心静如水!大街上,空荡荡廖无行人,可在网络世界,却激流汹涌,舆情沸腾,真假难辩,让人莫衷一是。

小说看了好几部,从时下比较热门的《应物兄》,到《群山之巅》《陈忠实自选集》几本旧小说,还浏览《文化与中国转型》之类访谈录,终日看书,日久神疲,一日忽见笔筒中的毛笔,突发奇想,古人说练字可以让人凝神静气,养心怡情,何不一试?我还是小时候外公教我写过几天毛笔字,描红临贴,时断时续,可惜年少心浮气燥,难以坚持,看着我写的不成器的“鸡脚叉”,外公只好摇头作罢。上大学时学校也开过半学期书法课,又摸了几次毛笔,兴之所致,涂鸦几笔,课程结束,笔墨又束之高阁。我平时也交有几个书画界的朋友,看他们挥毫泼墨,或听他们点评别人笔墨丹青,耳闻目染,日久似乎也有所获;偶尔见别人笔墨,不是方家不敢妄言,然心中却暗自评判,以为哪几笔好,哪几笔似乎不足,当如何如何......

这回等到自己铺上纸,备好墨,握上笔,一横一竖,一撇一捺写划下去,才发现手根本不听使唤,笔划歪歪扭扭,粗细不均,如蚯蚓乱爬,俨然一派丑书大家风范。折腾三五日,始知自己志大才疏,心雄手拙,终非笔墨中人矣!我在农村长大,乡下对那些好论别人长短的人有句话,叫“看人吃豆腐牙齿快”,说我大约就是我这样眼高手低的人吧?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回我们村中有一户人家失火,平时一个能说会道的寨邻去参与救火,到了现场,他却张皇失措,别人是从火场往外抢东西,他呢,围着房子转圈,空跑。别人发现异样,怒骂他几声,他才醒转过来,慌忙跟着别人从失火的房屋中好歹抢出条凳子,连主人家贵重的东西都忘了拿,事后成为别人笑谈。可见,人在紧急情况下,判断力会下降,平时自以为是,能说会道的人也会张皇失措,举止失当。

还记得某次与一身家上千万的老板小聚,席间他说,别看他表面风光,有时是穷得衣兜里上千块钱都掏不出,钱都押到项目、资产上去了,遇紧急时,他还不如个普通工薪阶层自在呢!我们笑笑,权当他是开玩笑。不过想想,也许他说的也是,每个人,各行各业都有自身的难处,有些苦只有自己知道,不足与外人道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番疫情袭来,张皇失措的人不少;文过饰非,欲盖弥彰,扬汤止沸的人不少;自以为是,隔岸观火,品头论足者不少;更有颠倒是非,趁火打劫,发国难财者......,一场大难,众生相毕现,精彩绝伦。所幸者,我们这个民族每到生死攸关的时刻,总有那些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人,从被誉之为国士无双的钟南山、李兰娟院士,全国各地向武汉汇集的白衣天使到民间草根者流,退伍军人千里驰援为武汉送蔬菜,拾荒老人倾其所有为灾区捐款……,无数义士关键时刻的家国情怀,责任与担当让多少华儿女泪目!尽管他们许多人只做不说,但他们的义举必将光耀千古,铸就中华民族之魂!

说话容易做事难,躬身实践始知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是说没有责任与担当,而是指你不处在那个位置,未必知道其中的凶险与利害:信息如何取舍,资源如何调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杀伐决断,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苦心孤诣,万全之策难求,做事后诸葛亮,人人都可以做得很漂亮的。

涂鸦数日,不得其门,真叫人好生惭愧。但想想,自娱自乐,独处独省,管好自己,不给国家添乱,不给别人惹麻烦也未尝不是好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gyebkqf.html

涂鸦记的评论 (共 1 条)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