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缺位

2019-06-06 15:59 作者:竹林逸士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没想到我这次缺位于女儿的生日。

已经在酒楼订了一间大包房,谋划着通知女儿的奶奶、公公、婆婆、姨、姨妈、舅舅、舅妈......,女儿却说,今年她的生日要与同学一起过,已经约好了几个同学。我有些意外,往年惯例,女儿生日由我操办,订个包房,把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名义上是为小家伙过生日,实际不过是一大家子人找个由头聚一下,增加家庭和谐氛围。

没想到今年小朋友不要家人陪她过生日,而是约其他同学一起过了。我认真地打量女儿,小家伙马上就十二周岁了,不再是那个牙牙学语,要我抱着教她吹生日蜡烛的小家伙了——现在,她的自我意识已膨胀,像父母翼下的一只小,总想着挣脱父母的羁绊,去探寻外面的世界——我能怎么办?只有由着孩子,让她去与同学享受她们那个年龄的憧憬与快乐,留给我的,只有淡淡的失落。

我在乡下长大,小时候物质相对匮乏,那时乡下的孩子过生日,大不了父母给捏个饭团,煮个荷包蛋之类;不像现在城里给孩子过生日,订蛋糕,买生日礼物,大多比较隆重。还有,现在的孩子自我意识也比较强,还没到自己的生日就在嚷嚷着要大人作安排,独身子女家庭,就这么一个宝贝,大人哪里能不重视?

我上了大学,在外生活后才对自己的生日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意识。那时寝室里的同学轮着谁过生日,就请大家吃喝一顿,大家凑钱买份小小的礼物,一顿胡吃海喝,尽情狂欢——可我的生日无缘与同寝室的同学热闹,因为我的生日是在正月初,正月里在家过生日,高堂俱在,小辈哪里敢提生日二字?反倒是参加工作后,在外有了自由,遇上过生日的时候,可邀三五好友一醉。

乡下也有重视过生日的时候,那多是老人过七十、八十、九十或是百岁寿诞,主人家广邀亲友为寿星一庆,不过办生日宴的人家也不多。家父七十寿诞也曾邀亲友欢聚一堂;那时,距父亲身体遭受重挫已经过了五年,花甲之年身体犹为强健的父亲在六十有五之期不幸在给树修枝时从一丈余高的树上摔下来,造成严重的脑裂伤还有多处骨折,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多日,才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看着身受重创之后身体日渐羸弱、郁郁寡欢的父亲,家人在他七十寿诞之际邀亲友一聚,以期给他些许欢心与安慰。那一天,在众多亲友面前,我向父亲跪拜,也向上天祈求,希望上天能给父亲康乐,能有个祥和的晚年——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而已,父亲已是风烛残年,身体行动不便,不能远行,只有困守于家乡老宅中,与母亲相濡以沫,像失去了翅膀的鸟,只能在记忆的天空中飞翔,细数着来日无多的日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一刻,我仔细回想,一生中我又陪伴过父亲多少日子?小学毕业我就离家到镇上住校念书,然后县城上高中——虽然平时周末回家,假期也在家,可父亲为一家人的生计,农忙在家务农,农闲又得外出做工以挣钱供我念书和贴补家用,父子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很少,就是处在一起,也常无话可说。出外上大学后寄身筑城,我与家乡越来越远,与父亲相处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数!父亲来筑城小住,我因工作忙,常吩咐弟弟陪同游玩,偶有空闲,陪一二日,邀请几个朋友陪父亲吃吃饭,小酌几杯,父亲就心满意足,非常的高兴了!

陪父亲过生日,我好像就是在他七十寿诞的那一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两年后父亲就去世了,想陪他过生日也不可能了!有些东西缺位后想补也补不了啦!

想想我们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家人:父母给我们生命,兄弟姐妹给我们手足情谊,儿女承载着我们对未来的希望......,血浓于水的亲情给我们的温暖,像一盏灯照亮我们人生的路。可凝神一想,我们却总是在家人某些重要时刻缺位,因这样那样的原因,错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少年懵懂,青年无知,中年忙乱,老年淡漠......,人生就是在一场又一场的错位交织中消逝,往事不可追,来日不可期,缘来缘去终会散,花开花谢总成空......

我的心里有许多遗憾,对我至亲的人有太多无法偿还的欠债,那又如何?亲人与亲人之间,没有对与错,没有是与非,有的只是一场糊里糊涂,浓得花不开的!有再多的缺位你与我,无须请对方原谅——因为我们是亲人,你与我,早就包容了彼此的一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fwupkqf.html

缺位的评论 (共 5 条)

  • 浪子狐
  • 雪儿
  • 老夫子(熊自洲)
  • 王东强
  • 江南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