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范的日子(下)

2019-05-15 12:50 作者:胡侃瞎周   | 3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范的日子(下)

“局长楼”的孩子都飞了,只剩老范四代同堂。当他家人忙碌进出,聚在楼下熬日子的空巢老人,双眼都随之移动。常叹“人家这才过的像日子!”

有次我陪几位老局长晒太阳,老范哼着“哩梗隆… ”下楼。张局说:“老范幸福啰!”我说:“你们当官的光宗耀祖,吃肥捞足了。还不幸福?马局说:“捞个屁!捞足了还住在这常仃水仃电的破楼。那时顶多得两瓶酒,两条烟”;崔局说:“老球想吃!弄一身病还落个好吃。前天去医院看罗经理,人家老婆不让见,说‘我男人中风是我们让他共产党的酒喝多了’。我说:“你们总算还肥了嘴”,老范辛劳一生得到啥?

“退休了,你们打牌,种花,遛弯。人家尚嫂六十多起早贪黑骑着三轮车卖菜;里你们两口在热被窝绞着麻花,老范穿着棉大衣在寒风中巡院。幸福吗? ”

“你们国内玩腻了,飞到国外开洋荤。人家尚嫂脚都没踏出过县界。幸福吗?”

“你们孩子穿名牌,开小车,住洋房。人家孩子一年四季工作服,骑着电动车、四代人挤在一起。幸福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们在位时,我俩一个囊笨,一个挡酒当炮灰不提拨。现在刨食吃点饱饭你们还嫉妒,太不厚道了”。张局说:“每年表彰会我亲手给他戴大红花让他风光。还不厚道?”崔局说:“你有酒瘾,我们帮你省了好多酒钱。不感谢还秋后算帐。你厚道吗?”

细想,老领导们也有闹心事。有次打麻将,鲁主任赢牌,张局说不该赢,鲁说“当局长你“一言堂”,牌桌上还想“一言堂”。两人从此不说话;纪检樊书记铁面无私,现在儿女同他划清界线不来往;李局老婆与儿媳搞不拢,保姆费按月出,孙子不让看; 马局有病住院,在上海的孩子只能用手机流泪视屏。如王熙风说的也“大有大的难处”。

有一天,老范家有吵架声,我推开门见一家人打麻将。老范说:“来来来!你评评理,别人打她不要,我打她按住”我问:“谁按你”?他说:“玉勤(儿媳)”。说完发觉上当赶我走。他八十多的母亲卧在沙发上“啊﹗啊!啊!”让我坐。

我说:“房价涨的快,孩子大了,钱紧张先按揭一套。”老范说“买的起!卖菜攒了点钱,儿子老实老板让他管事,工资开的高;这次棚改,我同拆迁办签了合同,到时还套大的给孩子们住,我们老两口在同层买套小的,方便相互照料。”

一次旅游公司到院内组团,大家都去香港玩。我说“范哥,乘身体好带尚嫂出去耍耍”。尚嫂说“电视上天天看,瞎花钱。出去谁给老妈和孩子们做饭?”

林语堂说:“什么是幸福?一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人给你说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老范能给高寿的母亲做饭,难道不是幸福中的幸福?

昨天,老范背着书包,拉着孙子,哼着小曲。我说:“范哥,大家在向你行注目礼”。他冒句:“我有啥看头?” 嘴笨!是我扬起头:“哈哈!我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可惜我不够格。儿子说我胡侃瞎诌影响他儿子,孙子一星期只准见一次。

老范如花园道边的马尼拉草,一生仰视着花朵的艳丽、高贵。没想到在四季轮回中,它顽强的绿色生命成了永不凋谢的风景!

完稿于二〇一九年五月十二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fwhpkqf.html

老范的日子(下)的评论 (共 3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