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8年个人总结篇---飞逝的时光

2019-03-31 10:34 作者:醉梦清泉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2018年就要结束了,今天是2018年12月25日-------西方人的圣诞节。抓着2018年的尾巴,我开始执笔总结我的2018年。相比于去年,今年开笔相对晚了那么一些天。回看2017年的总结,结束时间都被我延迟到2018年5月底了。也不知道2018年的总结会到什么时候止笔。

回探这一年的画面,总感觉时间过的飞快。“逝水匆匆,不舍昼”,人到了一定的年岁,感悟出的世事也会不尽相同。

生活,总会给我们拘泥一些圈子;理想和现实,总会给我们一些看得见的落差。时光,总会公平的给予我们等量时间。

突然想到这样一句话:“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是的,这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一句话,如果条件允许,2019年我将拜读这部世界名著。

现实中,回首往事时,总会有很多人说,这些年不知道自己忙了些什么。其实我个人也是这样的。不知道自己忙了些什么,但时间好像也是忙碌中飞走的,当我们意识到时光飞逝的时候,伸手已经抓不到了。

2018年是飞逝的一年,但一年365天的概念依然成立,它并不比去年多一分一秒。(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开启时光机,把时间倒回到2018年1月1日。

延续自己的模式,给现在的自己一个定位:魏僧寨镇中学,媳妇儿的宿舍(311房间)。

我的2018年总结正式开始:

壹月份:

人们总是喜欢沉浸在过往的某一个辉煌瞬间,很少去规划未来的目标。

睁开朦胧的双眼,媳妇儿还在呼呼的睡着。2018年的第一天,相较于2017年并没有什么区别。起床的时间不算太早,一天还是吃三顿饭。元旦的假期很短暂,睁眼闭眼的时间就被滑到身后了。

元旦假期结束后,新的工作就要被列上日程。

1月3日,一早离开家,从邯郸乘坐火车去太原,经太原换乘汽车,于晚上日落前赶到晋北地区的山阴县。季的山西北部是非常寒冷的,那种刺骨的冷,寒风吹在脸上能把眼泪给逼出来。

山阴这个地方,前些年初冬时候来过一次,那次好像逗留了近半月的时间。这次在山阴县前后逗留了四天时间,工作在顺利和冗杂两者的掺和中进行,最终被我完美的诠释。

花在我离开的前一天慢慢的飘落着,雪白的世界,素裹着山西北部。

1月7日,本计划是坐巴士回太原的,奈何雪下得太认真,客车停运,改乘火车是一件让人闹心的事情,因为山阴的火车站距离城区很远,不过在车辙成型的道路上碾压,司机师傅还是准时的把我送到了火车站。

下午回到太原,晚上下榻在太原。明天还要继续在山西地区流窜。

1月8日一早离开太原,上午十点多到阳泉,步伐在没有停歇的节奏中继续着。

阳泉市的盂县,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有年代感的地方。工作在快节奏中宣告完成。生活并没有阳光的照耀而显得温暖,寒冷的冬季,在山西的雪地里被深深的踩下了足迹。

离开盂县后,直接回家休息了。

眼看就到节了,再怎么忙碌,到春节,人们总是会或多或少的休息一下的。

也许真的是年岁大了,记忆力没有以前好了,很多事情转瞬间就会忘记一些。就像现在写总结,如果不是朋友圈、空间的状态的记录,自己是怎么也回忆不起来这一年自己都去过那里,做过些什么的。

1月20日,带着工作任务离开家,在郑州换乘飞机,于晚上七点多降落在乌鲁木齐。晚饭后,刚躺下就感觉整个屋子晃的厉害,当我意识到是地震的时候,整个世界已经略显平静了,出于求生的本能,这一夜我入眠的很晚。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很庆幸,昨晚4.8级的地震后没再发生大的余震。离开乌鲁木齐,坐动车来到哈密,这是一个略显亲切,且熟悉的城市。

在哈密地区的红星四场忙碌了两天,工作任务顺利结束。按着来时的路线踏上归程。

1月25日,沿着天山余脉,在大雪的衬托中离开哈密,晚上在乌鲁木齐留宿,预定明天上午回中原的机票。

无论道路多么的险阻,归程的路总是很容易会被踏上。

1月26日,受雪天气影响,客机延误了些许分钟。降落在新郑机场的时候,天还亮着,按照正常的空间转移法则,在天黑之前,我还能回到邯郸。

世界上总会有很多事以愿违的事情,徘徊在郑州东站很久,多趟列车延误,还有多趟列车取消。在安全行驶的原则面前,中国铁路显的那么硬气,乘客很急躁,以至于最后,列车不论班次,乘客看好自己的到达站,只要有车通过此站,能挤上车就算胜利。

被滞留在车站的乘客很多,车站的工作人员已经有些控制不了局势的样子,有的乘客直接大嗓门的跟工作人员争吵,但这又有什么用呢?我所乘坐的列车,晚点了近三个多小时还没来,索性我就挤上了另外一班列车,于晚上九点多到达邯郸,次日中午回到家中。

这一次的新疆之行,真可谓是长途跋涉,历尽艰险啊。

月底这些天,没有特别的工作安排。把手头的工作干完,把能做的工作做好,等着春节的到来。

贰月份:

2月,在中国,几乎每年都会囊括春节这个伟大的民族节日。此刻记忆已经有点泛黄了,忘记月初这些天自己是怎么过的了。朋友圈也没记忆,总之就是吃饭、睡觉吧。

2月15日,是中国人民的传统节日——除夕。开始过年了。这是我成家后的第一个年,要好好的。我这个近似老女婿的新女婿,按照媳妇儿那边的规矩,要去老丈人家认亲,常驻一段时间。

2月16日,在阵阵噼里啪啦的炮竹声中,守岁过了十二点,辞旧迎新,新的一年就这样开始了。

大年初一,天未亮就起床了。给父母拜了年,父母给了媳妇很多压岁钱。吃过饺子后,就出去给近门的长辈拜年去了。

礼俗这个东西,一方人有一方人的规矩,我们这边拜年是要磕头的。听父辈们说,要是按照老辈规矩,今天的膝盖都能给磕疼了。

天亮了,带着朦胧的睡意,钻进被窝,也忘记睡没睡着了。

下午,带着媳妇儿去王桃园转了一圈,买了一串“袅袅糖”,回味着童年时候的年味儿,现在是怎么也追不回来了的。

大年初二,一早就离开家,新年伊始,新女婿是要给老丈人、丈母娘拜年的,这也是我的第一次,我们到媳妇家的时间,是结婚至今最早的一次,跟着媳妇姑姑家的大部队,也是给长辈们拜年,相对来说,比我们的拜年习俗还是有些许差别的。

中午吃过饭,等亲戚们都走的差不多了,我和媳妇也踏上了归程。

大年初三,去已故的姥姥家拜年,给二姨拜年,我妈娘家没兄弟,就导致我没有舅舅,我妈在坟前给已故的老人们念叨很多,让他们的儿孙们多福多寿,这种习俗,我们做小辈儿的现在可能还不理解,不过我深信,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理解的。赶早还去了已故的二姑家,因为今年我结婚了,亲戚的关系是不能断的。

大年初四,姐姐妹妹们来家里给父母拜年,这一天,我们姊们几个,去姑姑家给姑姑们拜年,媳妇儿今年相对来说是丰收的,因为第一年,亲戚们都要给压岁钱的,中午,在三姑家吃的午饭,现在的春节,越发的没有往年的味道了。

大年初五,这一天休息,大年过到今天,也意味着宣布很多人又要背井离乡外出打拼了。

大年初六,媳妇儿家的弟弟妹妹来我家给我妈拜年,捎带着把媳妇和我带回娘家认亲,下午,收拾好东西,带着兴奋的心情离开家。按照媳妇儿的意思,我要在娘家过十五才能回来,还说每天都会有人请吃饭,现在想想,的确是那样的。高逼格礼遇女婿,这习俗很不错,反正单位里我已经请过假了。

初六这一天,下午很早就回到媳妇家了。晚上是媳妇的妹妹家请吃饭,在家附近的饭店里摆了一桌,很是客气,这大过年的,还去饭店摆酒,何必这么铺张呢。

晚上我跟媳妇儿玩笑,如果照这样到元宵节,我的体重肯定会拔一大节。

随后媳妇大姑、二姑、三姑、大姨、二姨都按照丈母娘拍好的顺序依次食过,这礼遇,现在想想也是真没谁了。

在媳妇家的这十天里,我们几乎都是中午去认亲吃饭,下午时间自由安排,出去转转,玩玩儿自然是免不了的。

2月25日,中午饭毕,回到家中,组团去峰峰矿区的响堂水镇兜了一圈,也是因为人多,还带着孩子,看景的步伐相对快了很多,以至于到天,我还想带着媳妇儿去回味水镇的风光,不过媳妇不喜欢那个地方,造就了现在心里还存着些许的遗憾,不过我相信,将来某一天肯定能如愿的。

月底这几天,请吃饭的亲戚相对少了,本村的叔叔大爷们都是晚上安排吃的饭,源于某种隔阂的原因,吃饭的口感和心情都显的极为尴尬。

叁月份:

今年的春节,是我有史以来感觉最长的一个春节。

今年的元宵节跨到了三月份。

正月十五这一天,老丈人摆宴,邀请亲戚朋友到家里做客,还请了村里的大厨,前前后后摆了好多桌,饭毕还有人喝多了酒,缠起了事情。

人世间不解的事情有很多,再繁杂的事情,时间久了都会变成云烟。

3月2日,这天是元宵节,晚上白沙村放烟花,请了专业的烟花队,回忆那些烟火,再看看朋友圈记录的烟花视频,不可谓是不壮观吖。最后谢幕的烟花熄灭的那一刻,同时也意味着今年的春节结束了,我在媳妇家的认亲任务也宣告结束了。

正月十六,回到家里,我的假期也正式宣告结束。忙碌的节奏又要开始了。

3月6日,我正式踏上了2018年的征程,一早乘车离开家,在邯郸换乘高铁,到郑州转乘飞机,直飞宁夏银川。

游荡在西夏故国的疆域内,品味着西夏国初春的温度。新年伊始的新征程,被定格在贺兰山脚下,在宁夏银川国家光伏质检中心户外基地做了一个小调试。

3月8日,这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跟媳妇儿结婚登记一周年的日子,这一天媳妇以为我忘记了,对我特别的冷漠,直到晚上视频聊天,把话说明白才豁然开朗。

工作之余,简单的徒步到西北影视城- - -镇北堡,镇北堡是一个影视基地,很多明星都来过这里。“行走即读书,旅游长知识”是这个景点留给我的,虽然有点鸡汤的意思,但却没有鸡汤的味道。

3月10日,一早乘坐班车离开宁夏银川。傍晚前来到古城西安,精力旺盛的我,没有留在酒店休息,刷了一辆共享单车,绕着西安的街道,莫名的走着。几经缠绕,走进了大明宫,骑着自行车,穿越了太液池。

西安的春天,这个时候暖意已经很浓烈了。从大明宫绕出来,用手机地图导航,规划回酒店的路线,沿途在一家老字号泡馍馆,点了一份牛肉泡馍。

春天来了,赏花的季节到了。

3月11日,离开西安,乘坐班车来到了一个叫泾阳的县城,现在这个地方应该被规划到西咸新区了。

3月12日,整天都在忙工作,挫折并没有被太多的铺垫,工作还算顺利。

3月13日离开泾阳,一早折回西安。时间尚有富余,下午,规划了西安半日游,去大雁塔景区转了转,捎带给媳妇大人DIY了一把木梳子。

3月14日,在阴沉的天气里乘坐高铁离开陕西。

心情和天气,总会有一些间歇性的联系。

3月底的这段时间,大姑病危,去看了看病危的大姑,在病魔的折磨下,人永远都显的那么痛苦

大姑没有熬过太多时间。3月22日,大姑仙逝。月底的这段时间,基本都在为大姑服丧。

大姑溘然离世,入棺的那一晚,世界都在悲泣,那一晚,天在下雨。

有人说老人离世后下雨是好事,意为庇荫后代,在失去亲人的悲泣声中,大姑入土为安了。

老家村里西边的耕地,被一家河南的大集团给承包了,用来筹建大型养殖场,施工单位要求圈地里有祖坟的人家迁坟地,不幸的是我家的祖坟在列迁的行列。

很多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以后才能明白。分辨对错的方式不同,致使人们对很多事情的认知会产生很大的盲区。

很多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没人不提就不会有人知道。在迁坟这个大问题上,我的父亲,心底还是有自己些许的疑惑等待解开。

风水,这个深植在中国人心底的信仰,几千年都没被打破。自然,这种信仰,没人敢冒风险去违背。你可以佯装不懂、不知,但绝对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违背行事。

月底的这些天,我到东北的通榆兜了个小圈,返程的路上,还去秦皇岛看了看,生活嘛,色彩和仪式感总是要有的。

肆月份:

三月份略微显的有点仓促,很多事情没办完就进入四月份了。

清明节前,找风水先生在自家的耕地里选择好的位置当祖坟,按照风水先生的意思去规划墓地。还要为已逝先人准备好房子(棺材)和衣服(寿衣),把子孙后代都要召唤回来。

现在的年轻人,缺少的精神太多了,生活中有很多没接触到的事物,我们不得不检讨自己的无知。时代的步伐淘汰了很多原有的礼俗,但那不代表没有。

春风吹开了花蕊,暖意更显浓烈。

迁坟的准备工作在清明节前都准备就绪,清明节当天,家族已逝的先人们,如期搬进了新居。

曾经走过的路,再走的时候,总会找到自己的痕迹。

4月9日,离开心心念念的家,从邯郸站乘火车去远方的内蒙古,沿途走了很久,在阳光暴晒的环境里走出站台,进入一个叫临河的市区,也可唤作:巴彦淖尔。

离开市区,拼车去磴口县,在磴口,走进一片沙漠地带。

现在的我,工作好像打游击战,这个地方蹲个点,那个地方放一下炮,哪里有需要就会在哪里出现。

离开磴口后,直接坐车回邯郸,宛如幻一般的出现,又像幽灵一样的离开。

4月中旬回到家里,认真领略春天的到来。相比往常,今年年初显的很轻松。一直没出现那种费神、费力的工作。

趁此良景,多陪陪家人也是很不错的。

月底的28号,载着媳妇儿和她的同事们去县城玩,唱歌、看电影。看着媳妇儿那开心的样子,顿然间感觉陪她的时光确实太少了。

伍月份:

岁月暗淡了人们的很多意识,我们不经意间已经开始慢慢的老去,往日的愤青,昔日的激情,在现在的画面里早已找不到影子,在岁月的长河中都陨灭了菱角。

劳动节过后的第一天,也就是5月2号,我就踏上了外出的列车。在济南跟同事汇合,于下午时分离开济南,3号的中午,我们两个人出现在甘肃的武威。

这一待就是10天的时光,这10天,我们在农科院石羊河实验基地,苦逼的煎熬着。我没有太多的压力,同事是这次的主参,我完全是在学习。与其说学习,倒不如说帮手更直接,其实就是接触一些相对高级点的设备。

如果每个人的故事都能用文字统计出来,那必将是一部精彩的书籍。

离开武威后,同事去了西安,我早他一步离开,坐火车去内蒙古的乌兰察布。

乌兰察布是一个相对熟悉的地方,好像还能看到去年冬天我在集宁南站游走的身影,又去那个名叫朱日和的军事小镇,待了两天,问题顺利解决后,踏上返程归家的路。

也许生活中有很多事让我们感觉委屈,但事情过后,再去看看,一切都好像一个玩笑。

月底,到沧州的献县流浪数天,春天在没有认真欣赏中逝去,炎热的夏天,脚步来的很快。

最近一段时间,工作的节奏和效率都还算令自己满意,公司内部的事情,随他们制度怎么去规划,只要自己依然感觉收入合适,心情不算太差,继续往前走总还是可以的。

陆月份:

沉浸于某个时刻,或者某个空间,亦或者是某个领域,时间久了,自己就会有自己一套独特的认知。

如果岁月依然静好,那么天空必将蔚蓝。

六月,是个相对愉快的月份,毕竟有六一儿童节在呢。

中旬,乘坐高铁列车,经兰州换乘,一路向西,进入新疆地区。

新疆,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也是有个熟悉的地方。再次来到哈密,很直观的想到那一年在哈密站丢钱包的故事。

挺进戈壁滩深处,嘴里都是苦涩的唾液。艰苦奋斗的时光总是会留下深刻的记忆。6月12日这一天,我在戈壁滩深处,一天喝进去14瓶550ml装的瓶装水,因为弹尽粮绝,如果水源充足,喝20瓶也是有可能的。

哎叹这艰苦的环境,好在一切都算顺利,三天结束戈壁滩深处的工作。

6月15日晚上十一点多,从戈壁滩里回到哈密城区,认认真真的洗了个澡,向后半夜的新疆哈密道一声:晚安!

俄罗斯世界杯开始了,一轮数场下来,情况甚是惨烈。往日那些强队,陆续被干掉很多。谁能保证自己一直强大呢?

我也不算真正的球迷,只是偶尔熬夜看满整场比赛。

6月中旬,从新疆归来,下旬从邯郸出发,经北京转车,走进张家口宣化。六月的张家口,早上还是有点凉意感的,踏足在宣化残垣断壁的古城墙上,历史何曾不被记载。

离开宣化的前一天,我遭遇了狂风暴雨,难忘的经历,在那一刻特别震撼,事后回忆,踏着月底有节奏感的步伐,离开宣化,北进张家口沽源县,随即走进承德丰宁。

柒月份:

从张家口宣化到承德丰宁,这个完美的过度,空间距离差我竟然走了1.5天。丰宁,一个传说中有坝上草原的地方,恰巧,我走进的就是坝上草原核心区———大滩镇。

今年的世界杯,完全被冷门这个词给包围了,小小的赔了些钱,娱乐一下还是能被允许的。冠军,总是留给有准备的球队!这句话确实不假!但世界性的比赛,运气也是很重要的。

既然来到了坝上草原,怎能辜负这蓝天和白云呢!徒步草原转一转。至美之地,一般都是杳无人烟的地方,坝上草原也不列外,近些年是因为国内旅游业发展的比较乐观,一些荒凉之地被当做旅游景点开发,其实坝上草原,没有广告里说的那么好,首先大滩镇的街道就很难走。什么草原骑马,篝火晚宴,烤羊腿,在我看来都是花钱买罪受,因为中国旅游景区的服务质量和品质,谈不上好,他们都是以赚钱为宗旨的。

落日前的坝上,偶遇到了晚霞,那种美,还是很值得铭记。坝上的夏天,夜里有点凉。天然的大空调确实不是虚的。

离开大滩镇,又去丰宁县城逗留了一天,简单给自己部署了一下工作,规划了一下接下来行程。

7月6号离开丰宁,经北京六里桥客运站转车,开赴山西朔州平鲁区。

佯装现在的一切都还平静,奔波这么多年,说自己已经习惯流浪也是现实,但现在自己是一个有家的人了,不能再像往常一样长时间漂泊啦!若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背井离乡呢?

媳妇的暑假已经开始很多天了,按照计划,是时候找个时间带她出去转转了。工作没有放下,自然就照顾不到媳妇的感受,这个暑假,媳妇在丈母娘家住了很久,从思维模式里,算是弥补婚后媳妇没能在娘家住满一个月的缺憾吧。

中旬,被戏剧性的安排去南京兜了一圈。

7月13号乘坐飞机离开南京,中午着陆贵阳,随后不停歇的买票坐汽车赶路去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

关岭县境内有一个大家熟知的景区———黄果树瀑布。此行留了点遗憾,遗憾没能给自己点时间去景区转转。

到达关岭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钟了。

简单的吃了些食物,拖着疲惫的身躯入眠。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沉思了,这一天天的那么累,驱使自己前进的源动力在哪儿呢?答案好像已经偏离原始的初衷点了。

第二天一早,吃了碗牛肉粉,坐着城镇小巴士继续赶路,游走在大山深处的感觉很不错,特别是透过窗子看远处崇山峻岭处的湖水时,那种美一直是我向往的景。

花江镇,西南地区大山深处的一个特色小镇,以美食狗肉而扬名。

这个地方,这个季节的火龙果正是成熟季,2块钱一斤,10块钱六斤,且还都特别甜,还是红色品种,口感甚是好。这要是在家,一斤没个七八块钱肯定是买不到的。

两天吃了6斤火龙果,大约十多个的样子,然后有点吃伤的意思,总是上厕所,后面镜头自己发挥吧......

我喜欢大山,喜欢有绿树,有清水溪流的大山,花江这个地方满足了我喜欢的条件,景色是我中意的好地方!

7月19号中午,工作任务完成以后,我踏上了返程的路,沿途的风景依然迷人。

傍晚到贵阳,几经曲折,在贵阳市区找了个酒店,美美的睡了一大觉,第二天一早赶到高铁站,几经换乘回到邯郸。

月底这些天,我在整理这一个月的资料,交给公司,这样才能让公司提供循环式的经济支持。

月底的最后一天,我和媳妇在武安,去电影院看了《西虹市首富》这部电影。

炎热的夏天,酷暑总会浸湿单衣。不过家乡最热的季节在八月。

捌月份:

如果不是有日历的存在,月份和月份之间的无缝连接技术是不会被人留意的。

照此情景,八月份我是应该安排一次旅行,带着媳妇一起去远方的。那时候的我大脑在思考什么呢?怎么就没付诸行动呢?

我不敢带着媳妇一起出差,我怕她看到我工作时累成狗的样子,她肯定是会心疼的。

在酷热的八月,月初我就乘坐火车再一次离开家,去东北的沈阳。

按说夏天的东北应该是比较凉爽的,但是辽宁地区出奇的热,高温居然排到了全国榜首,且持续时间很长,农田里靠天收的玉米田,秸秆都枯萎死了。

在近50℃的蔬菜大棚里作业,那种炙热感,怎是“刺激”一词能形容的吖。

“非洲猪瘟”在沈阳出现了,全国首例,当地防疫部门,很快隔离了疫区,严禁疫区仔猪流出,大批的死猪就地掩埋,消毒,官方给出无公害处理的告示,还说非洲猪瘟病毒不传染人。2018年全年,猪肉市场史无前例的低迷,后半年的时间里,全国各地陆续报道出现“非洲猪瘟病”的新闻。

在一场大雨过后,沈阳的气温凉爽了很多,工作也伴着这份凉意宣告结束。

8月9号,离开沈阳以后,经北京转车,再次开赴张家口地区。印象里,北京到张家口康保县的车很多,这次印象出现了错觉,晚上留宿张家口。

10号一早,越过张北县,再次来到康保,这个河北省空气质量最好的县,依然破旧范儿十足。

工作经验能给人带来一种自信感,经验之谈不虚,它往往是提高工作效率的首要因素。

康保的问题并不是问题,工作结束后,11号坐车离开。

这些天,坐车耗去了我大部分时间。

趁自己在张家口地区,12号捎带脚去宣化解决了一个小问题。

13号,离开张家口地区,经阳原县换乘班车,进入山西大同地区。

灵丘县寒风岭,这个地方,印象里2014年3月份时候去过一次,留给我的感觉是寒风刺骨的冷。夏天去这个地方,凉意感挺足实,除了太阳暴晒一点,气温绝对是避暑胜地。

再去那些熟悉的地方,总能找到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

山西大同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广灵县、灵丘县、横山、悬空寺,宛然一副笑傲江湖的写真。

15号坐汽车离开大同地区,经太原换乘高铁回邯郸,围着家,绘织着一次次的往返。

在家的时光总是短暂,22号早晨离开家,经济南换乘高铁,南下安徽桐城。

在桐城,若时光充裕,去“六尺巷”走一走还是很有必要的。

25号离开桐城,继续南下。经江西南昌,直抵赣州。南方的空气湿度很大,衣服每天都被汗水浸的水湿。

崇义县,也是我曾经去过的地方,不曾想,这次会在崇义滞留一周之久。都说南方多烟雨,这次我是亲身体验了一把竹林烟雨,正儿八经在大山深处生活了一段时间。

江西的景美,但山路崎岖,想要看风景,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电视中,江西省的旅游广告:江西风景独好,这台词还是有一点含金量的。

雨水浇透了我苦等的心,在竹林烟雨中结束酷热的八月。

玖月份:

深夜里,雨还是滴答滴答的下个不停,龙王爷这是跟我杠上了吖。

9月1号,一早起来,发现天空中没有雨滴飘落,远处的山头上,能视度得到了改善,出发解决问题。即使是冒雨,也要把问题解决好。

云雾缭绕的山顶,倾洒着小雨,拍打在身上,衣服湿了,头发也湿了,脚上的鞋袜也都湿了。这节奏,完美的一个水人。

9月2号,离开崇义山区,折回到赣州市区。

9月3号,继续移动阵地。

九江,这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有那么一年,我反反复复去了很多次,鄱阳湖畔,江湖交汇处,总之那一年,提到九江就犯怵。

把日程安排的那么满,期间休息的时候能回家看看,这工作,干到这种地步,也是会让很多人羡慕的。

9月13号,在邯郸东站,一撮新兵占满了邯郸东站大小空旷的地方,一个个年纪轻轻的,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不过也有落泪不舍离家的兵崽。

夜幕不止一次降临,当天黑的时候,我还在车上赶路,这种披星戴月的日子,我以后要尽量杜绝。

初秋的哈尔滨,气温还算宜人。

大城市永远都是被定义成中转地,此次要去的地方是鸡西,黑龙江东部的一个城市。

鸡西这个地方,感觉是特别偏远的城市,这里的人很不实在,总有一种要讹人的意思。打出租车恶意加价,不同意加钱,就把我扔在半山腰,我必须画个圈圈诅咒那个司机。

餐馆炒的菜,除了盐有点咸外,其它作料搭配真是恶心到家。

下榻的酒店,退房时候,意外的多出一单额外特殊消费,跟前台争吵很久,也不知他们怎么搞错的,后来在我严肃的态度下,他们才妥协,离开后必须给差评。

这么垃圾的鸡西,还想搞旅游,真不知道谁会再来!

9月18号,防空警报响彻祖国各大角落,鸡西的防空警报也正点拉响,虽然对鸡西印象不好,但在民族大义面前,鸡西必须划对地方。

中午的班车离开鸡西,夜幕降临前赶到哈尔滨。

没有人让你那么奔波,在不伤大雅的情况下,要适当的给自己放个小假。

徒步在中央大街,感知这世界最长商业街的规模,直通松花江畔,眺望对岸的太阳岛风景区,哀叹!不知前些时候,着火烧死人的酒店被整顿的咋样了。

索菲亚大教堂,在蓝天做衬底的镜头下,显的特别庄严,咬一口马迭尔雪糕,这酸爽直沁心扉。

没有什么地方能长久的挽留我们,家才是我们心底永恒的港湾。

9月21号,平安归来。

9月底了,按理论上的说法,我就不应该再出门了,在家等着假期的到来就行了。事与愿违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在生活中。

9月25号一早,离开家,轻车熟路的赶到安徽桐城,相对曲折的解决桐城问题,赶在国庆节放假前回到家,这节奏把控,稍有差池就得在外地过几天节。

赶在10月到来之前,把手头上的工作都安排妥当,顺利开启为祖国母亲庆生的模式。

拾月份:

假期的按钮被顺利的按下,这世界那么大,高速都免费了,居然找不到想要去转的地方。

陪着媳妇回娘家住几天,在理念里,是必须被安排到日程中的。

为了不留遗憾,10月3号,开车自驾去涉县的娲皇宫转了转,身为一个邯郸人,没去过娲皇宫是一件遗憾的事情,但去了以后,这心就更遗憾了,破地方,是怎么被评为5A级景区的呢?文物?还是山水?门票还那么贵,瞬间感觉很亏。

假期结束后,还收到超速罚款的通知!这是有人给挖了坑,就等傻子跳的景区。

人世间的辛酸苦辣,煎熬是一种修行!迟早有一天会铸成正果。你所做的努力,迟早有一天会得到回报。

假期还没怎么开始就结束了!这是很多群众的心声。

假期结束,工作开始,这个亘古不变的形式,同样也套用在了我的日常中。

10月10号,几经中转,晚上时分到达山西大同,此行是要去那个有点冷的寒风岭。

深秋季节的大同,早晚体感温度已经很冷了,再过数天,感觉这里就要结冰了。

工作这个事情,真的没必要太较真,遇到那些佯装认真的客户,态度硬气一点,保准比客气有效果。

你若敬我一尺,我必敬你一丈。相互尊重才是为人处世之道。用点儿心,哪怕是象征性的客气客气,这世界就会少去很多糟糕。用极端化的心态去处世,还没开始就会注定失败。

10月15号,离开大同,一路往西,跨过内蒙古,走进宁夏回族自治区。

宁夏西海固地区(西吉、海原、固原),中国版图中出了名的穷山区,走近一看,比四川的大凉山区略显富足。

这次我走进的是西吉县,这个能跟我的家乡关联起来的小县城,沿着309国道,一路往东就能到家。

越是贫穷,山的景色越自然,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远超很多当代艺术品。人为的景,怎么看都会感觉夹杂违和元素。

深秋季节的宁夏已经很凉了,工作任务完成以后,大风呼呼的刮了起来,浓雾阻挡了归程,细雨浸润了大地。前行的脚步没停,离开是发出的心声。

西吉,这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地方,没做太多的认知!

10月18号,下午离开西吉,三点多在固原换乘班车,一路细雨弥漫,晚上十点多赶到西安。这世界,在熟悉的地方才会有安全感。

10月19号,在西安,轻车熟路地踏上回家的路,天不黑就回到了温馨的小家。

月底,去山东出差,离家近。

10月24号一早从家动身,途经济南转坐汽车去肥城,这也是个相对熟悉的地方。任务轻,速度自然就会快,第二天就开拔去莱芜的莱城了,现在莱芜市划归到济南市了,应该叫济南的莱城更准确些!

月底的这些天,一直在莱城和肥城之间,往返的徘徊两次,才把工作问题解决好。

10月30号,从莱芜汽车站出发,踏上归程路,中午到济南,天黑前回到家,反反复复的往返于外地和家之间,乐此不疲。

拾壹月份:

冬天到了,全国各地的气温一天比一天低了。

11月5号,在还不算冷的季节,乘坐火车离开家,去东北吉林省的通榆,这个地方今年三月份时候去过。

东北的路面已经有冰层了。冬天嘛,天气冷点正常,没什么可抱怨的。

生活中,会遇到很多我们不愿做的事情,如果去刻意躲避,很小概率能躲过去,既然躲不过去,那就勇敢的去应对。

离开东北,回到邯郸老家,去老家邻县的大名,把一个小项目高效的处理完。

有些事情,在言语上躲不开,那就用行动象征性抗议自己的不如意。

在家赖了几天,规划好自己的行程,路还要继续走。

11月19号离开家,夜里在石家庄北站坐火车,开拔挺进雪域高原。

20号天亮,列车沿着青藏线前行,一路雪域,途径美丽的青海湖,雪山从车窗外飞驰,跨过高海拔的隧道,大脑有点缺氧,我知道这是高原反应,躺在卧铺上闭着眼养神,但总舍不得窗外的风景,反反复复的起身,不知疲惫。

夜幕降临,列车走进德令哈站,多少次幻想能来这个地方看看,等真走进这个城市的时候,一切却又显的那么淡然。

德令哈,一个青藏高原青海段的高原小城,近些年旅游业开发的很成功。

很多年不降雪的德令哈,在我来之前,被白雪穿了一层厚厚的白衣,非常壮观。

高原蓝,雪域白,仰视、俯瞰,360°无死角,美景都被我览进眼底。

德令哈,还是一个文艺青年聚集地。曾经有一个文学家,海子先生,落宿过德令哈,写了一首诗歌——《今夜我在德令哈》,海子诗歌陈列馆,被当地政府合理的开发成景点,我们所熟知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就是海子的杰作,只不过很可惜,这个北大才子英年早逝,居然是卧轨自杀!天才的思维,正常人理解不透。

在德令哈的这些天,我认真了解了一下海子先生,从主观意识上重新认识了这位悲观主义者。

工作闲暇之余,徒步在德令哈的街道小巷,轻轻地去感受这个高原小城的魅力,历史不曾忽略德令哈,现在的娱乐节目也没忽略德令哈——《男生女生上高原》。

既来之,则安之!

天冷的时候,就少在外面作业,有风的时候,多找避风的位置休息。干我们这行的,遇到恶劣天气,那都是常有的事儿。在外照顾好自己,按照自己的节奏,有计划的干好工作。

其实我也知道危险,我也知道害怕,我也知道累,但赤裸裸的现实在那儿摆着,谁能拯救谁呢?

雪域高原对我的眷顾,不止体现在美景。

11月30号,德令哈的上空,飘来了鹅毛般的大雪,城里道路积雪严重,出城的道路很滑,但工作还不能长时间停歇,最好能在今年完成。

上催下簇,谁能控制进度呢?我合理控制着呢,别人的督导都是空壳。

拾贰月份:

如果天气不那么冷,我的工作早已结束了。

在雪域高原上,站到200多米的建筑物上,俯瞰这世界,镜头必须尊重高原,多拍一些照片留念,分享这份美,让那些没机会来此地的人,看到这难遇的美景,也是生活的一种享受。

站在不同的高度,眼里映进去的事物,肯定也是不尽相同的。

如果说这个世上真有神仙,我在高原上应该离他们更近些了。

博物馆的干尸看到了,德令哈的地域地貌也大概清楚了,基本没什么可留恋的,那归程就可以列上日程了。

高原上疾风呼呼地吹着。

12月6号一早,天未亮,夜未央,在一碗牛肉面和一颗茶叶蛋的滋润下,我踏上了回家的路。

出国的声音开始敲门了,阿尔及利亚的邀请函拿到手里,未来一段时间,为办理签证的事情,我开始了摸底式的奔波。

今年冬天,得闲的时候,工作日我都会住在媳妇学校的宿舍,很暖和的小窝,媳妇给予了我养膘式的照顾,某一瞬间,很惭愧,我都能听到自己的脂肪在加厚。

签证的事宜,在曲折离奇的折磨中有了眉目。

12月24号,资料成功递交给阿尔及利亚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取签号:,大约一周后取签。也就是说取签要到2019年了。具体出国时间,那个时候还是个未知数。

我要出国的事情,家人和朋友好像都知道了,一传十,十传百,好像有很大的事情要发生一样。如果出不了国,那岂不是很尴尬么。

12月29号,在媳妇就职的学校,以外援的身份参加了拔河比赛。放学后,元旦假期开始。

回望2018年,好像结束的速度有点快。感觉还没开始,怎么就结束了呢?2018初始的梦,没实现,2019年要继续努力,我的小baby !

站在2019年的新起点,没人会留意你迈左脚还是右脚。仰起头,松散一下自己的筋骨。2019年我们都要棒棒哒!

岁月如旧,青春如歌,故事还要继续谱写,2019年,我们在路上。

今天是2019年3月13日星期三,我在国外,地点是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中国水电建北非项目部宿舍楼116号房间。阿国时间:下午两点多,北京时间:晚上九点多。在阿尔及利亚的这段时间,我也特别写了文字记录,留念给未来失忆的自己。

特殊的国度,特殊的领域~相比去年的5月低,今年的总结提前了2个多月完成,给自己一个赞!

岁月经不住等,该处理的事情,不要拖!2018封笔!谢谢自己的努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fezpkqf.html

2018年个人总结篇---飞逝的时光的评论 (共 8 条)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草木白雪
  • 紫色的云
  • 雪儿
  • 雨袂独舞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