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亲的心愿——赖建青

2020-04-24 08:52 作者:古古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的心愿

赖 建 青

在我的书橱中,有一本绿色封面精装本的《辞源》,那是一本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1991年第4次印刷的《辞源合订本》。这本《辞源》是母亲当年给我买的,它凝聚着一位母亲对儿子深切的厚望,凝聚着一份深深的母

“望子成龙”,本是每一个母亲对儿女成长时自然而深切的愿望,而在当年,我的母亲却在现实中失去了拥有这份愿望的权利——“文革”时期,在教育界工作父母成为了运动的对象,后来又被下放到边远山区劳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与此同时,所有的学校都对我这个还没有读完小学的“另类”子女永远地关上了大门。

自此之后,我再也没有以学生的身份踏进过学校的门。

十年是漫长的,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我砍过柴卖过菜,学过竹编、缝纫以及机修等谋生的技术……一盏煤油灯、一本小学生字典和古今中外所有能借到的有缘的书籍,陪伴着我度过了三千六百多个漫长的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远在山区下放劳动的母亲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还没有成年的儿子,却又身不由己爱莫能助。

后来我听当地村民说起在那些日子里,母亲常常坐在田间地头或是房间里长时间地发楞……对于一个只读了三年小学的儿子,母亲不敢有丝毫“望子成龙”的奢望,后来她曾经父亲说当年自己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我能长大成人,能好好地活下去……

我非常喜欢莱的一句诗:天到了,天还会远吗?

短暂而又漫长的十年过去了……

有位哲人说:时间是个大熔炉,它能把生铁炼成好钢,也可以将好钢熔为铁水。

文革结束后,我和同龄的城市下放青年一样招工回了城。

回城后,我相继在航运部门、商业部门和稀土工业部门一干就是十六年。由于我从小写字比较认真,“三笔字”写得较为端正,所以虽然没有学历也没有文凭,却一直都是被安排在单位的办公室做文秘工作。

记得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写的书法作品接连入选省级大赛并获奖,给单位写的两篇新闻消息也相继发表在省市报纸的头版。

看到小学都没读完的儿子也有了点成绩,母亲高兴得拿着报纸和获奖证书到处给亲友及同事们看,比看到儿子考上了状元还高兴。

公元1994年6月,县文联选调一名工作人员,或许是命中注定有缘份,原本预定选调人员的名单上没有我的名字,没想到预定的3个选调人员都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调成。后来有领导想到了我,虽然也有些周折,排名之外的我却意外地调入了县文联。

这次意外的调动,让没有学历的我开始接触到文化升华的精品——文学艺术,开始走上了一条原本不该属于我的陌生的道路。

看到我调入了县文联,母亲非常高兴,为了弥补我文化方面的不足,她特意到新华书店买了一本商务印书馆的《辞源合订本》给我,(后来我曾问母亲为什么不买《辞海》,而要买一本《辞源合订本》。母亲说自己喜欢这本《辞源合订本》,因为它的封面是绿色的,绿色象征着希望,她希望我能够在文学艺术上有所成就。)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既然到了文联,就要好好工作,努力学习,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做出点成绩来,别让领导和同事们瞧不起你。”

母亲这句充满希望的话对我的鞭策很大,也是我后来走在文学艺术道路上最大的动力,时时在耳边回响,至今记忆犹新。

在文联工作的二十四年间,我多次放弃了调往各方面条件和待遇都更好部门的机会,凭着自学的知识在文学艺术、哲学以及更宽阔的道路上跋涉前行,直到退休。

在文联工作的岁月里,我撰写了散文随笔杂文、辞赋、诗歌小说、文学评论等各种文学作品约200多万字,出版各种文学专著6本,其中包括有十四种文学体裁的个人文集;随笔《话说梅花》选入初三年级语文试卷,《藏书读书与写书》选入中小学生阅读文库和领导干部爱读书经典文章等……

哲学方面在王阳明研究中提出了他“龙南立心”的新论点,并提出了哲学的“三元论”新论点;对毛主席诗词解释方面也有我自己新看法和专题文章;在音乐方面有自己不同的见解,国画方面也有新的看法……

日月从容,光阴似箭,漫长而又短暂的二十六年过去了。

这本绿色的《辞源》伴随着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花开花落季节更替的岁月,见证着我在文学艺术等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跋涉前行;同时,它也凝聚着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关爱,承载着母亲殷切的希望,历久弥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dbybkqf.html

母亲的心愿——赖建青的评论 (共 3 条)

  • 倪(蔡美军)
  • 浪子狐
  • 浪子狐

    浪子狐点赞深情好文!文友好,在本站,标题里没必要冠以姓名,所以昨天审核跳过、没推荐到头条,今天才推到首页栏目里...祝福!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