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怀念老爸

2019-04-05 15:59 作者:海滩拾贝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光明媚、草木吐绿的今天,如果老你还在,此时的你一定是会在那块小菜地里锄草、播种,而我车开到田边还会习惯地按下喇叭,你也是那样习惯地抬头张望车里的人是谁,我摇下车窗还会称叫你“老吉,老吉同志,我们回来了”。然后你还会像以前那样忙着收好农具朝近地往家跑;到家就开始翻冰箱里我喜欢吃的菜;返程时还会把弄好的绿色蔬菜用小推车送到我车上,直至目送我车开好远了你才往回家走去。

有风俗,在祭祖前要给故世的祖辈填坟扫墓,上周我们已经去做过了。今天是清明节,我回家烧纸钱给老吉家已故的亲人,妈妈早就准备好几道供菜,我点起烛,手拿纸钱在门外逐一点名请他们回来吃饭收钱,唯一叫到爸爸的时候酸楚的泪水不期而遇,不敢让妈妈看见,故意用刘海挡住了眼部。饭后回来,想敲些文字悼念爸爸,打开电脑的瞬间,关于爸爸的所有故事涟漪脑海。

从有记忆始,40多年来的爸爸一直是表面严肃内骨温柔的好爸爸。170厘米的身高,120左右体重的瘦弱体型,载重着一家6口人的生活中不容易的负担。

如果把时间倒推到前四十年,爸还是村里的记帐员、理发师傅,懵懂的我还会像跟皮虫随爸拿算盘、拎剪头箱。记得荸荠状的木株子在爸的手指下拨的格格响,理发推剪在爸的指头上轻松自如,得心应手,爸爸的字更是有力得风姿翩翩,特别特别让我羡慕。十二三岁时,爸就教会了我珠算和方圆兼备的一手好字,常常受老师的赞扬,自那起就让我喜欢上了爸纤细的手指。

爸是不同凡响的爸,宠我们时把我们顶在肩上;训斥我们时把我们依次跪墙角,更严厉时还皮鞭绕身。记得淘气的我常常惹姐妹们打架,老太爷拿着拐杖追着我打,我一头钻进屋内下跪在毛主席画像下喃道:“毛主席,我老太爷打我了!”正在午睡的爸听了我的求道声,爸一跃起身笑咪咪地来客厅拉起我问:“二子,怎么啦?又惹事闯祸啦?”那一次,爸不但没有打我也没狠我,还拉我起身保护了我,使老太爷没得下手。爸,在我们姐妹和邻居孩子们心中是最严厉的爸爸,只要犯下错误,在爸没下班前我们会把摊子处理得好好的,万一留下把柄,我们一定要逃避在爸的视线外,免得严惩。爸严教子女,敬老人,也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

与爸最后的对话时间是定格在2017年的农历4月11日13时左右,剩下的时间是昏迷,爸的眼睛在农历4月12日零晨5点闭上再没有睁开。享年73岁,刚是享受幸福晚年期,却偏偏被病魔缠身,18个多月的坚强意志与病魔对抗而失败告世。尽管亲人的撕心裂肺哭喊着,爸安详地静躺着。我站在冰棺旁,看着爸,听着姑姑们的数落,脑海里散落出一片斑驳,无助,悲痛,恐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爸爸的离开,给我出世以来创下了最痛的伤。数日子,已经数过去693天了,脑海里从未有消失过爸的影子,最不能提及的字是爸爸的名字。人之脆弱的泪,莫过于亲人离世的泪。愿我爸在天之灵,一切安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cczpkqf.html

怀念老爸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