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散文随笔】一杯日本清酒(中部)———记96年清华往事之四

2019-06-14 19:20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散文随笔】一杯日本清酒(中部)

———记96年清华往事之四

有一种丝线叫“情感”,有一种缘叫“友情”。正因为人与人彼此用特殊的线牵引,这才有了我人生活之中的特殊情感经历———

也是,一种机缘巧合的成份,在我和大师兄颜晔接完电话之后,二人一商量决定去老九号学生寝室楼找无线电系的九师兄张煜。当时计划经济时代里没有手机,老九号又在水木清华园后院的旧楼里,也没有电话什么的。当时社会上刚刚流行个人买bb机,不过作为学生来说是买不起、也配带不起,即便当时那个社会上有钱人和开买卖的商人拥有bb机和大哥大,而这些人的子女们也有配带bb机和大哥大。

但是,清华校务处与学生管理部门十分严厉,一但学生配带bb机和大哥大立刻没收给与处分,所以说当时各各宿舍楼里除了固定电话之外,只有骑自行车去联系和寻找,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里清华各各院系里的自行车达到上千辆之多,形成了那个时代的一道特殊、离奇的风景线。

再说我和大师兄颜晔二人刚刚从门卫出来,正巧在楼下碰上了开车驶过来的陈玉林。当我看见这一辆京a号牌的黑色轿车,我就乐了一转脸冲着大师兄颜晔说道:“哎!师兄,北大哲学研究所的研究员陈玉林开车过来了,你看还是那辆老牌子?”。这工夫,大师兄颜晔哈哈笑了还没等师兄说话呢,黑色轿车便飞奔了过来直接横向停在了我们师兄弟二人面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时,他的这辆黑色轿车停在楼下门口处之时,陈玉林推开车门走下来先开口打招呼道:“喂!颜晔,等等,我正有事情找你呢?听陈阁東说你刚回寝室不久,我这才开车到这里来找你,你们师兄弟二人干什么吗去?”。此刻,我一看是北京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亚洲问题的研究员陈玉林,我急忙绕过汽车尾部走到驾驶室车门前,这工夫他刚刚走下轿车准备关闭车门。其实陈玉林我们早就是老朋友以前通信七、八年的往来,前几年我在北京与他和研究员张耀,以及,原北京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亚洲问题的研究员,以及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张耀,北京植物研究院的研究员邵鸣见过一面,当时还有几位特殊人物在场,大家互相认识之后在后海边上的“烤肉季”一家老字号二楼吃得饭,这还是几年前的事情呢。

此时,我和大师兄颜晔钻进黑色轿车之后,坐着陈玉林的轿车在二校门左侧往右侧转了大半圈,便直接冲着一校门的宽阔大道开了去。当我们的京a号牌的黑色轿车在正校门门卫打完招呼,便冲出了清华大学的正校门。一个急转弯朝着旁边的北京大学校门大门开去,当陈玉林的轿车冲进北京大学古老的校门,我坐在后坐位上伸出头来,朝着校门上方的红色黑字长条匾额上看了看,只见长长的红漆黑字带黑双边缘框的抒写着“北京大学”四个黑字。黑色轿车开进去之后,在一人多粗的林荫树林道路上转了两圈,停在了一处茂密丁香树林丛中。前面出现了一幢四层的古典欧洲风格建筑,欧洲楼房门口五级台阶上一扇双开木门,左侧墙壁之上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钢板制牌子“北京国际问题研究院亚洲研究所”。于是京a号牌的黑色轿车停到门口处,我们便下车跟随着大师兄颜晔、研究员陈玉林走进了这个神秘的机构。

当时,陈玉林在自己办公室给我介绍了几位同事,当介绍到东亚问题研究员张耀时,我和研究员张耀全都乐了。这时,我和研究员张耀互相握了握手,并且互相热情的聊了两句关于往来信件的亊情,当时把陈玉林、大师兄颜晔、以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几个人全都弄愣住了。

后来,还是研究员张耀说我们两个人早就是朋友关系了,通信往来已经七、八年了。上一次,几年以前我来北京住在学生宿舍之时,研究员张耀开车找到我们师兄弟,我们几人一同去了天津南开大学找到了南开的学生会主席孙锐,在南开大学孙锐那里呆了一上午,南开大学学生会主席师兄孙锐邀请我们几个人在校外饭店吃的午餐。大家一起畅谈了几年前沧州武术节的事情(当时我和孙锐头一次见面,师兄孙锐带领着南开校园武术队参赛,大家一块观看赛事)。就这样,在国际问题研究所参观,并认识了几位亚洲问题的研究员。

第二年年初三月,研究员张耀便被调到了上海市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东亚研究所当副所长去了,我们再也没有见面,但是书信往来一直从未间断过。

咱们停顿一下,先介绍一下日本产的纯正白鹤清酒。这种白鹤清酒始创于1743年,至今已有250余年的历史。在日本的主要清酒产区,关西滩五乡,白鹤也有不可动摇的地位,尤其是白鹤的生酒、生贮藏酒等,其在日本的消量,更是常年居冠。

白鹤品牌的产品相当多元,除了众所熟知的清酒、生清酒外,另外还有烧酎、料理酒等其它种类的酒品。在清酒方面,产品线更是齐全多样,从纯米生酒、生贮藏酒、特别纯米酒到大吟酿、纯米吟酿、本酿造等,口味更是从淡丽到辛口、甘口,适合女性的或专属男性喝的,可以说应有尽有。

今天早上,我们的好哥们儿杨昭打来电话,让我们师兄弟几个人去他家聚一聚,因为杨昭前天刚刚才从日本的横滨市飞回国内北京,刚刚到家不久就想到了这一帮好哥们儿。于是乎打电话通知各各哥们儿到他家聚会。

这是一幢隐藏在浓密小树林深处的独门独院四层小洋楼,欧洲典型的拍拉明哥式风格。高高的红砖围墙被浓密的树荫所掩饰,还有那双扇黑漆大铁门紧紧关闭着。偶尔从黑漆大铁门的门缝处可窥视到院落里的宽阔的草坪和欧洲风格的别墅。这工夫,只有我们几个人穿着各色的衣服站在大铁门口处。

此刻,七师兄强子瘸子似的走到大门左侧铁门方形石柱大铁门边上,伸手就一个劲地按着石柱墙上的小小红色钮扣似按钮……

在好哥们杨昭、二师兄杨聿家里头(清华大学正门对面小区),我们几个人在一楼宽敞的会客大厅天南海北地畅谈着。再说杨昭转脸冲着落地式钢琴旁边的大胖子白孟辰说道:“哎!大辰子、你上楼到我那里柜子上有一小小箱日本酒,这是这次我回国带回来的,拿下来让大家品尝一下日本酒,让你们看看日本“白鹤清酒”与咱们有什么不同?”。

此时,大胖子白孟辰正靠在钢琴旁边听着杨兰弹奏着,一看老大杨昭发话了急忙抬腿便朝着壁炉左侧的老式木楼梯走去。

不一会功夫,大胖子白孟辰便从二楼书房走了下来,大老白(白立辰)就笑了并冲着他哥说了一句“哎哟哟、哥呀?你拿错了这是圆肚子xo人头马?杨昭大哥让你取小绿瓶的白鹤清酒?”。这时,大胖子白孟辰晃荡着肥胖的身子,一边从二楼玉石制造的楼梯上走下来,一边冲着北侧远处的厨房里的我们嚷嚷:“哎!杨昭、我在你的书房拿了一瓶xo人头马,我没去你的卧室?还是你自己去取吧?今天我就喝它了”。一边走下楼来一边嚷嚷着。

此刻,杨昭和妹妹杨兰正围着围裙坐牛排呢,忙碌之中杨昭头也没有回便说道:“哎!我说胖子、你上我爸爸房间里拿他珍藏的酒,你等老爷子从瑞士回国的,非找你爸告你的状子不可?你就等着老爷子给你上政治课吧?”。

当时,七师兄张强、大师兄颜晔、我、白孟晨、白立辰兄弟、二师兄杨聿、小师妹杨兰、和大白兔(陈玉锦、杨聿的新女朋友),我们在杨聿家里的小会客厅里。当时刚刚从日本横滨市出国留学归来的杨昭带回来一箱(8小瓶)纯日本产的名叫:“清酒”。小瓶不大、按现在中国的酒瓶子容量来看,也就是小半斤左右,以及一些纯杂粮细加工的日本茶叶(小袋包装)还有一些日本农产品。

这工夫,杨昭、杨聿、杨兰哥仨和大胖子白孟辰、白立辰哥两全都乐了。原来,杨昭的父母与白孟辰的父母是老战友,两个家庭来往十分密切、是关系十分亲密的那种。只是杨昭的父母与白孟辰的父母时常出国不在国内,两个家庭之中只有子女们经常在一块相聚、来往。

原来,好哥们杨昭、二师兄杨聿家,欧洲形式的4层小洋楼,这是八十年代初期为老外交官平反之后,重新归还给杨昭、杨聿父母的祖上遗产。

这工夫,大白兔陈玉锦一边往餐桌上端盘摆菜,一边冲着大胖子白孟辰朗声说道:“哎!孟辰哥,你下来吧,我去取?你不知道放在哪里?大哥说的日本清酒,没放在爸爸书房的酒柜里边,前天大哥从机场回来之后,便摆放在三楼自己卧房的柜橱里头了”。这时,大白兔陈玉锦急忙摆放好刀、叉、小盘,而后用白色围裙擦了擦手。

此时,杨昭和妹妹杨兰已经用烤箱烘烤出来三铁盘酱牛排和烤牛排,并在大白兔陈玉锦的快手快脚之下摆放好,并给餐桌上的每一个小瓷盘里夹好热气腾腾的烤牛排,而且一转身一阵风似的快速地跑上了三楼,不一会功夫便抱下来几个包装精美的小玻璃瓶。

此时,大白兔陈玉锦抱着几个包装精美的小玻璃瓶走下来,直接走进了北侧远处的厨房餐厅。此刻,两个铁制餐盘上热汽腾腾、整齐地排列烤、炸好的酱炸牛排,而且大家已经先后走到长方形餐桌边上落了坐位,一个个正准备吃饭。

这时,我急忙站了起来,接过来杨昭递给我的一小盘炸牛排,而后低头看了一下小小盘子里边的炸牛排和小刀小叉子,我急忙抬头看了一下杨昭并且疑惑地问道:“哎!杨昭大哥、你家有没有筷子、给我来一双,这小刀子、小叉子我不会不用?你弄这些西餐的用品,我不习惯?你可千万别忘记了我是中国人?对于西方的吃饭方式不习惯,还是我们自己的方法好?”,此刻,我一边往椅子上坐着一边半开玩笑地说着话。

这工夫,好哥们杨昭举起来玻璃高脚杯说道:“哎!谈论日本人平常的生活水平,十分勤俭、节约、本来就是一个小岛国,土地面积十分有限,人口众多(一亿七千多万人口)。当时,那个年代里日本人生活水平十分高、节奏快、物资需求,全部必须从国外进口,所以有一些时候日本人的行为举动、购物消费水平与一般的国家不一样。我在横滨市生活这五年十分不容易,为了研究日本的方方面面我也入乡随俗,在横滨市的日常生活也是十分严谨、省钱,虽然说咱们人民币一元钱对换日元是一元人民币比七百八十日元,但是在日本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律,购买国货、用日本本国国币“日元”,即便个人手里有大量美元、人民币、英镑、也必须到银行对换成日元,这才到超市、商店购物。用自己国家的货币购买本国产的商品,比如咱们国内以北京为例子,一个十几斤的西瓜,花费十几元钱算是贵的了。可是在日本人日常生活之中,水果之中西瓜最贵,一般家庭里来了“贵客”,才会买半个西瓜,因为一个整个西瓜价值一部手机的价钱,价格异常高、十分贵”。

(中部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anrpkqf.html

【散文随笔】一杯日本清酒(中部)———记96年清华往事之四的评论 (共 6 条)

  • 听雨轩儿
  • 飞翔的鹰耿彪
  • 浪子狐
  • 紫色的云
  • 雪儿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