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马灯

2011-02-10 01:59 作者:红-小朋友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些远去的年华,那些把我们甩掉的过去,那些不顾一切疯狂的年纪,那些一起欢笑、一起吵闹的容颜。

突然间涌现,如老旧的卡带投影仪,在眼前播放。刹那阳光碎了一地,斑驳了日记

疼痛与寒冷缠绵,为我引咎至二月。

最后的一天,阳光闪现,本以为拨开乌云,温暖终于不吝恩赐我一点光亮,却不知,在无形中,我早已隔离开来。

也许是上了年纪,也许是沉淀了太久,也或许是,心里的阴霾在平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直知道自己,是一个可以在安静中死亡,一丝挣扎,一丝气息都可以不散发的人。

人,也许不该太过在乎一样东西,而忘记了自己。

半年来,我的作息已经颠倒至无法回寰的地步了。

太过宝贝着我觉得宝贝的,我的世界已经变成了蜗牛的壳。

封闭,微光,浑浊。

一半,把自己打回原形。

手握泥土,想要拼凑出另一个我。用来演绎着半年的日子。重现走马灯的效果。

龟裂,干燥,灰暗。碎了的,还有那不成形的泥人。

始终捏不起来。

飞翔的猫

猫给我信封里只有一张照片。

背面写着:“我最喜欢的目的地。”

照片上是我家的院子。

不管飞的再远,不管外面的风景再美。

原来,在心底烙印的那个地点,是不会改变。

高中的那个教室,那些记录了我肆无忌惮睡觉的课桌,以及曾经见证我们娘子军的友情的黑板,灯光,窗户,玻璃。

衣柜里的高中校服,我依然放着。即使衣柜满了,该清了,但是,却总还是有它的位置。

就像是即使星星不在,月亮依旧高挂。

大学的220。即使只有短暂的一个月。

“不开心就回来吧。”

也许简单,但是,让我知道,我不孤独,我可以。我要坚强

多少次想回去。但是,不能。

任蜘蛛爬上记忆,硬是扯住自己,不能。

于是,一年,两年。也许有很多年。

很多年过去了。

我想,心中的那个位置,也是隽永的。

飞翔的猫,总是寄着漂亮的明信片。

我一向不太擅长每时每刻的腻。但是,一旦存进心里,即使分开很远,依然清晰如故。

不管蜘蛛网再密再集,总是能穿透,直逼那鲜亮的画面。

走马灯,放映着。

画面泛黄,呈现灰质。

记忆里,投射着。

PS着,自动还原上色。

今天是2011年2月的第一天。

再过2天就是新的一年了。

已经很多年了。

那些塞满口袋的欲望,那些到处奔跑的精力,那些形色零嘴勾起的口水,那些新衣服的温度。

也黯淡下去了。

拖拉的画面,卡着卡着卡着出现。

看不清的脸,黑白的喜悦。

像坏掉的门一样,打开。“吱吱呀呀”。伴随着毛骨悚然,以及鸡皮疙瘩。门也不尽全然打开。

于是,开了一个缝,门也卡死了,再也动不了了。

如是,分不清的画面,是她,是他,还是我?亦或谁也不是?

放不下,放下。

时间上演一场电影,走马灯放映着,不知道谁是谁的把戏。

我们总会规劝自己,该长大了,要面对未来,面向新的生活,新的日子。

于是,自我催眠。

一切都是新的。

点过烟的指头,总有黄黄的轨迹。

擦不掉,洗不净。

过去,像是根一样,盘踞在我们看不见的脚下。总以为走,离开那里,过去也会随之湮灭,或者抛弃掉,或遗忘掉。

却不知。

新,其实只是旧。

走马灯在跳动画面。无论过去,亦未来。

上演。

朋友

2011.2.1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97549/

走马灯的评论 (共 3 条)

  • 黛妆素笺
  • 乐之云墨
    乐之云墨 审核通过并说 题目无需句号的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