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生命的残章

2010-09-17 22:50 作者:白婷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苏醒的世界

黑暗中我走失了生命,病弱的身体在残枯的枝丫上挣扎,一片片萎黄的叶唱哑了时光的沉钟,我的世界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游荡,无根的脚步遍野呼号,阴霾的城市搅拌着我苍白的血液跌落在风的霜痕,黑暗冷酷的占据了我明媚的阳光,我的眸子坠入一片黑海,希望在黑海的浪涛里沉眠……

——题记

苏醒了,迷迷茫茫,是几生几世了,我又轮回了吗?

睁开眼睛,终于在沉沦了千万次呓,在我的思想成为化石之后,我睁开了眼睛,是清晨还是黄昏,是天堂还是我的世界,恍惚间,洁白的阳光宛如俏丽的蝶儿振动着翅翼闯进了我的眼眸,伤痛在历练了无数个日之后,在洗染的清晨的霞衣上,一个缤纷的世界骤然呈现在我的湖波。

我看到了,看到了我的世界,终于在黑暗的悬崖上揉碎了孤独,季节洒着凋零的花束在恶梦的窗沿中滑逝,笑容被我埋藏在那个残冷的晨风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伸展柔弱的双臂,拥抱我的城市,城市的足音在尘土里张开柔嫩的眼波,无限的欢悦在胸膛奔溢,我的生命终是带着远离的光明回来了,我的世界苏醒了,我的眸子盛满了远天云雀,轻风厚土。

天堂的路有几多遥远,我沧桑的双脚一点点丈量着天堂与红尘的距离,我睁着眼睛却看不见世界,柔弱的心骨啊,在凄怆的风雨里残破,疼痛的心脉啊,只有枕着夕阳倾听落日的声音。

我是一只断裂双翅的雁,只渴求博大的天空承纳微渺的我。

我是一片怀抱着清纯梦想的云,依恋海蓝色的云衣,我却跌倒在云梦想的谷底。

我是一粒种植在土壤里四季的种子,伤痕斑斑的犁铧,谁坚守你的土地,繁衍四季的酸甜苦辣。

我是一行书写忧伤文字,清晨黄昏,风雨花是我饥饿的灵魂,我的凄苦的病体在黑暗中喘息,行走,我的文字行走在孤苦无依的雪山。

苏醒了,我含着清晨的露珠对蓬勃的太阳说,我的生命复活了。

你看,我艳红的血似是黄河的水一样激荡,我知道,我的世界终于爬出了地狱。

二、 流泪的亲情

一缕白发在我的眼前飘荡,妈妈沉浸在无日的忧伤,父亲的旱烟仍然在我的病床前闪耀,是您们用一生的时光换取我奔放的活力吗?

我睁开生命的眼睛,床榻旁的妈妈低垂下终日忧伤的白发,似是在做虔诚的祈祷,我无可压制的泪呀,滂沱。

妈妈疲倦的在睡眠,我轻轻的抚摸妈妈那银白色的发,轻轻的抚摸着妈妈眼角积满牵肠的皱褶,我的手指在妈妈银白的发,在您纵横的皱褶里颤抖,我饮泣的心顺着妈妈的白发汹涌而落。

我看到了您关的牵着我的手,让坠入一片黑暗的我识别黄昏的风,识别清晨的阳光,识别生活艰涩的路,我感恩的心在风中一点点的风干,润湿,而后,在您叮咛的话语里我是稚嫩的孩童。

多少次啊,我亲爱的妈妈,您拾起着我脱落的发,怜惜的摩挲着,慈爱的说,婷儿,你是黄河的女儿,你的骨骼有坚韧的生命涌流的方向,你是一只翱翔的鹰,飞翔的双翅是你的天空,你明白吗?

妈妈会用我粗糙的手重新为你蓄起生命的长发,虽然,你被病痛折磨的伤痕累累,妈妈仍旧是你生命中燃烧的灯盏,是你病房前永远等待,是你照亮黑暗的眼睛。

妈妈,您可曾知,您的话语在我纤细的心河溶解了冰川,我没有眼睛凝望阳光,却有您的灯盏照亮我沉寂的山脉坡地,谷地微风,我没有飘逸的长发,却有您坚毅的话语温暖我冰寒的生命,您的角梳为我敲开了通往光明的门槛。

多少冷漠的时光抽打着父亲的脸颊,父亲宽厚的肩无怨的承载着我的疾病,从我的幼年至我的青,父亲的肩膀是我行走病体的桥梁,我瘦弱的身躯在凄怆的黄风里哭泣。

父亲啊,您伟岸的背影在烟雨迷蒙的江边,为我朗诵您们那一代拓荒者的行迹。

您灼灼的眸为你演讲一代人走入荒原舍弃儿女的悲痛,我干涩的咽喉纷纷扬扬下起了五月的雪,我黑暗的眼睛隐隐啼哭。

我是黄河的女儿,是大漠的翅膀,但是,我只是一棵病痛侵袭的红柳,在落暮下悲悯。

何时,我的春风会浸润我的黑暗,让我重现光明,我的生命在桃花里吟风弄月,咏诗提赋。

这泪泉汩汩,谁的双掌会抚平朝夕的痛楚,五月的泪,缤纷,决堤。

三、感恩生命

当朝阳升起一抹红日,我睁开了明净的眼睛,时光在我的眼前欢笑,洁白的房屋在舞蹈,我的亲人在悲歌。

当我的生命在我的血脉里雀跃,我感知了,我又一次复活在这个即爱又恨的红尘。

是的,我又可以用我的双目眺望晴蓝的碧空和悠远的云层,用我的手指为我的亲人抚平伤痛,用我的歌喉唱响北方的烟雾,我的生命不是一只纸杯,碎裂了便化为尘土。

睁开的眼睛我看见了光明在我的手臂上展翅,我的亲人啊,我不会让您在皱纹纵深的眼眸里绝望的呼吁,我不要您们为我这样悲痛的流淌,流淌您们一生的绝望,仍至白发堆垒成来年的雪。

父亲,您厚实的肩膀不再是我的病床,我要在阳光下栽种炫丽的花朵,为我的生命和您日光里的祈盼,用花汁染亮妈妈积雪的白发,我的眼泪不再终日凄惶。

我苏醒了,我不再是岩石上干裂的缝隙,不再是阴云下的泪滴,也不再是断弦的残章。

我会用一生的光明来缝补,这深深浅浅的文子怎可依托我今生的恩情,在我黑暗的时日,疾病缠身的时日,悲痛的时日,我的亲人您是一勺勺苦苦的汁液,浅浅流径我的日月星河,我蕴藏了一春的情脉去倾洒。

我在我的平原上为我的亲人栽种下一棵感恩的树,枝干是您的白发和灯盏,枝叶是有您日夜牵挂的烟袋,花绽蕾了,便有春天结硕。

我在您们的日光下婆娑成长黑夜过去了,流经霜寒的将是白昼。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81631/

生命的残章的评论 (共 6 条)

  • 远方的梦
  • 画殇
  • 尘世
  • 卿颜、默
  • 芳草依依
  • 柯含
    柯含 推荐阅读并说 很美,欣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