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2013-03-29 12:59 作者:苏丹卿  | 2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青青河边草

今儿天气不算好,阴沉沉的,虽说河道上的风有些煞人,但还是不能冷却我的一番热情。镜头下,这里的世界像是绿色的,一头老牛正带着一只小牛,在草丛里,悠闲的吃着草。只是,我的到来,似乎是打搅了它这平静的生活

我有些兴奋,一直都很想拍到河边牛。

无意间在倒视镜中,看到不远处的一块河岸边,青草绿绿的,风中,正翻着绿色的浪花。一头老牛带着一只小牛,正在草丛里,低着脑袋吃着草。顿时,心底的兴奋劲就这么的来到了高潮。抓起相机,带着准备给阿兔摘些野草的袋子,还有一把红色的小剪刀,便就冲着下坡,去了河岸边。河道上的风,挺大的,吹着头发都缭乱的有些狼狈。当然,关于形象,我还是不太放在心上的,毕竟这个时候的场合正是我自由发挥的时候。

静静的看着老牛的神情,我并不能读懂它的想法,倒是小牛一脸萌样,看起来挺单纯的。只是目光再追寻到老牛身上,便知道什么是沧桑,什么是历练了。

当然老牛的态度不算亲和,它的躁动有些赶我的意思。也许是我总对着它,还有它的孩子,不停的拍,不停的在四周走动的缘故罢。小牛有些惊慌,赶紧跑到老牛身后,这时老牛就生气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它向我走了过来,虽说不是冲,但鼻孔里出气了。

我有些害怕,害怕它就这么的向我奔来了。拿起相机,还有给阿兔准备的野草,忙惊慌的叫了一声,便跑到上坡去。当然,还是不死心,放下野草,我又奔了下去。老牛被我一举动,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小牛直接在那里叫得委屈。看着这对不知是母女,还是父子,或者是母子,父女般关系的老牛和小牛,我有些于心不忍了。

安静在坐落在草丛里,好长一会儿,风中的这种不安分的躁动终于平静了下来。

老牛依旧在吃草,小牛依旧是看着远方,偶尔低下脑袋咬两口草。拿着相机,我开始“侵犯”它们的肖像权,但令我意外的是,只要镜头对向了它们,它们恍如是能感觉到自己又被“窥视”了,目光始终对着我的镜头,不论我在它们的哪个方向。忍不住,我笑了,老牛的纯真劲,还有小牛的懵懂感,让人看了觉得幸福

虽说是天了,但天还未来,褪去的河岸上,长满了青草,还有许多错落有致的柳树,放眼望去,不管是河岸两边,还是中间露出的河滩,幸福的影子到处可见。老牛对我似乎不再有防御,它依旧在吃草,但只要我拿起相机,它总是会对着我的镜头,样子还真是逗趣。朋友笑我,没准哪天就牵了一头牛回去…

我笑笑,没准还真有这一天!

(2) 藏着油菜花里的海

河岸的那边,是一片大块大块的田地,田里长满了油菜花,金灿灿的,虽说是没有阳光,但颜色依旧是夺人眼球。大块的油菜花地里,还有几棵出众的老柳,老柳的边上,还有几间像是新盖不久的房子,红色的砖,白色的墙,有二层楼也有小平房,紧挨在一起,像是个大落户。

电信杆貌似是有些孤单了,它安静的矗立在油菜花地里,与远处的亲们相连在一起,如此交流,也只是隔空相望。

但远远望去,油菜花里的烟火味,倒是藏了不少人情味。抓着相机,我走进了田里,大片大片的花海将我拥揽怀中。此刻,风中的油菜花香似乎是更浓了,闻着心里是一阵的舒坦。看着远方,眼前尽是花海,我的视线是有些模糊了,眼里不是黄色的海,就是绿色的帆,或者是红色,或那灰色的船。

偶尔,还能听见水手们唱的歌。

顺着油菜花里的小道,我的步伐悠哉的清闲,忍不住也哼起了小调。尽管是没有朗朗的天空,也没有蔚蓝色的苍穹,但风中,有几只纸鸢。或许是孩子们放了手中的线,或者是那些,花的,绿的,还有红的纸鸢像是我这般,太过于贪恋这片花海了吧,竟然将自己攀枝在田间的几只孤立的老柳上,飞着,舞着,并且看着,说着,还唱着。

听,静静的远方,呼呼的风中,正传来它们的歌声…

我有些醉了,醉了。

正快要醉的倒去的时候,眼前突然摇起了一条尾巴,打乱着的花浪是一阵一阵的。顿时,醉晕晕的脑袋,清醒了过来。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条穿着蓝色棉袄,带着绿色头巾的美人鱼。她在看着我,目光像水一般,困惑又单纯的看着我。

“这不是阿姐吗?”我寻思着。

阿姐的表情有些木讷,似乎对于这个突然闯入她的世界的外来者,感到意外又新奇。我笑笑,她笑笑,又低下头摘着菜。寻着花海望去,像是一望无际,再寻着阿姐的身影,又恍如身在花海,看不清远处的岸了。在我离去的时候,阿姐依旧蹲在油菜花地里,摘着我并不熟悉的菜,或许我吃过,但叫不上名儿。

顺着小道,我没敢再往深处走,生怕遇到个章鱼,或者是大白鲨。当然这是句玩笑话,只是就怕遇到会“汪汪”的大白鲨,那就有些小冒险了。

(3) 村里那些年轻的人们

在油菜花田里,溜达了一圈后,便又向不远处的村里,走了走。

虽说是个乡村,但条件不差,道路全是水泥的,而且宽敞平坦,车轮在路上也是滚得爽哉。不及开始来的河道上的那条弯弯的曲折小路,虽也不窄,但颠簸的厉害。

油菜花在道路的两旁,翻着一阵又一阵的浪花,不管是近看,还是远观,都是美极了。田里走过的人,还有那些房子,那些树,也真是温暖极了。当然,不管从道路那里下车,都能寻到一条通往花海的小路,细细的,长长的,像是巷子一般。

车子在路上显得悠闲,人在车上更显得闲趣。看着车窗外,近处的花,远处的囱烟,人间烟火在这个没有日落的旁晚,依旧是风光无限。但令我,难以忘怀的还是村里的那些年轻的人们。其实,很多时候,不管是想,还是看见,大部分村子里的人,都只剩下老人还有孩子。年轻一点的,都在外地务工,一年也就回来次趟。

本就不热闹的村子里,就显得更孤独了。

像是留守孩子,空巢老人,想想,便是一阵心酸。

所以,本以为村子会是这样的景象,有些萧条的。但路上,那些人,那些景,还有那些笑容像是暖了你的心窝一般。车子在长长,像是没有尽头的水泥路上,慢悠悠的行驶着。正前方,一摊渔网拦去了路,正在打理这些看似繁杂的渔网的人们,看着车,看着车上的人。车窗玻璃还没有按下去,隐约只听见那些人像是在说把渔网往边上挪点,别拦着路了。

我有些感动,感动的不是挪渔网,而是他们——年轻的人们,没有离开家乡,也没有远离这里,黝黑的脸上挂着的笑容,像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虽说,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车子也就这样的过去了,但看倒视镜中他们的模样,依旧说说笑笑,在风中,恍如一首动听的歌,一首多年未听的老歌。

年轻的人们就这样的生活着,或许是靠打鱼,或者是种田,又或许是养牛,养猪,养蜜蜂,不管是哪种生活,只要是守着家,便就是最美的生活。

人们的言行举止,比较随意,不像城里人,有些时候会有些拘束,怕羞。倒是他们倘若是路上遇到了,便停下来聊聊常家,聊聊人和事,且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结束的了的。也不管天气好否,不管后面有人没人,反正见了总会拉扯一小段时间。有的是田里,有的是道路边上,甚至就直接拦着道路中间,还有的是捧着碗筷串门,还有的湿着头发直接拉着姐妹去买水果….

车上,朋友戏言,说:“看,又半路停下聊天了。”

“挺好的。”

我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不必繁华,也不管钱多钱少,只要过得充实,舒适,人活得实在,便就是美好的生活。记得有个年长的朋友跟我提过,他希望他女儿将来能嫁到香港去,这样他没事也就可以过去玩个两天,享受下香港人的生活。当时我笑笑,告诉他,我理想的生活不在城里,也不在高楼中。

可以是在村里,也可以是在小镇里,但一定得挨着高山,傍着清水,最好还有一块油菜花。

朋友笑我,这些地方只能让我小住几天。我说,倘若人多,繁华点,那也就只有西塘了。只是城市的生活,高楼的情调,还真是不能栓住我。或许,闲云野鹤般的生活,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吧。又或许,野鹤般的闲情并不现实,但村野般的生活,袅袅炊烟中看着日升日落,倒是挺合适我的。

我想,是这样的没错。哪天想嫁人了,就找个村里的小伙子去。

(4) 哥哥船头坐,妹妹岸上走

看看时候,也不早了。

村里的炊烟已经是袅袅升起了,到吃晚饭的时间了。虽说还有些不舍得就这么的离开,但来日方长,哪天想安静了,便倒可以来这里走走。

车子又上了颠簸的河道,顺着前面的路继续走。朋友说,往返太远了。

庆幸他是没有调头走,否则我也就见不着那划船的大哥了。还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催着朋友,加快油门开快点,因为视野里早见着大哥在河里划着船,速度还挺快的,我担心等我下车了,他就上岸了。

所以,在车刚停下的时候,我就拿着相机奔了出去。跑到下坡的河边时,大哥正喘着气,和岸边的大姐说着话,而当镜头对着他的时候,船已经靠岸了。我有些失意,但对着大哥还是害羞的笑了。

“大哥,你能再划回去吗,就等那头牛的位置…”我指着河着对岸不远处的牛,说道。大哥一愣,有些傻傻的盯着我,倒是大姐挺热情的,跟大哥吆喝(村里的女人,嗓门就是大,唱起歌来一定相当不错)道:“小姑娘,让你划回去,再划回来,她要给你拍照呢。”大哥又一愣,憨憨的笑了,他挠挠后脑门,有些生涩的说着:“我这一身泥的,刚打完鱼,又啥好照的。”

“没事,大哥,你这身模样挺好的,我看着挺喜欢的。”

这话一出,大哥拿起桨,嘿得一声说好唻。岸边的大姐笑得合不拢嘴,说是脏兮兮的,照啥呢。我笑笑,说这才是最真实的生活。大姐一愣,问我是不是记者?我一愣,想告诉她我是流浪汉。

河的两岸,青草芳芳,老牛,小牛双双挨着。

看着大哥面向着我,倒划着桨,速度还真的利索。一天一水,一草一牛,大哥船头坐,妹妹岸上走,还真是美妙。顺着河岸,我朝着大哥去的方向,还真有点妹妹的味道。

“大哥,可以往回划了,但要慢点哈。”我喊着,有些吆喝的劲。

大哥又憨憨的笑了,竟然在不宽的河面上,像是划着龙舟似的,虽说不快,但嘴里喊着的话,像是歌谣似的,听着让人舒心。大姐在一边,是逗得大笑起来,喊着大哥是别再献丑了。空旷的河岸上,是一片青青的绿草,一片旷野的绿地上,零零散散的几头牛羊,阴沉沉的天空下,大哥的身影,还有他的歌谣,竟是动听的叫人忘却天和地。

抓着镜头,我一刻也没有停下。

连连拍了数十个憨憨的笑容,还有水的波纹,以及船只的英姿。大哥说,要不要试试?我有些心动,但想想,曾经翻过船的经历,心里又怕了起来,笑着摇摇头,说是大哥好可。大姐说,就是冲着大哥这可爱,才嫁给他的。

我笑了,这样的生活还真是幸福,简单,真实,又不缺乏温暖!

离开的时候,只见大姐挽着大哥的胳膊,虽说大哥身上是一股鱼腥味。但看他们兮兮相惜的背影,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还真是幸福。晚风吹着,菜花香闻着,还有不远处屋子里送来的饭菜香,即便是不饿,也是一种莫大的诱惑啊。

车上,朋友说这是一种美好的生活,像是在城里,看到夕阳下,挽着胳膊一起回家的老人们一样。

我笑着,没有说话,看着镜头下的大哥,还有背影下的大姐,我想说,生活有你们,真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729829/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的评论 (共 27 条)

  • 晓梦芳菲
  • 婉约
  • 今生依梦
  • 平水晴云
  • 陈华冑
  • 戈比
  • 阳光路上
  • 浅笔抒写
  • 听雨轩儿
  • 萧萧子絮
  • 剑客
  • 孟杨

    孟杨散文网 » 经典散文 »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2013-03-29 12:59 作者:苏丹卿 14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青青河边草 今儿天气不算好,阴沉沉的,虽说河道上的风有些煞人,但还是不能冷却我的一番热情。镜头下,这里的世界像是绿色的,一头老牛正带着一只小牛,在草丛里,悠闲的吃着草。只是,我的到来,似乎是打搅了它这平静的生活。 我有些兴奋,一直都很想拍到河边牛。 无意间在倒视镜中,看到不远处的一块河岸边,青草绿绿的,风中,正翻着绿色的浪花。一头老牛带着一只小牛,正在草丛里,低着脑袋吃着草。顿时,心底的兴奋劲就这么的来到了高潮。抓起相机,带着准备给阿兔摘些野草的袋子,还有一把红色的小剪刀,便就冲着下坡,去了河岸边。河道上的风,挺大的,吹着头发都缭乱的有些狼狈。当然,关于形象,我还是不太放在心上的,毕竟这个时候的场合正是我自由发挥的时候。 静静的看着老牛的神情,我并不能读懂它的想法,倒是小牛一脸萌样,看起来挺单纯的。只是目光再追寻到老牛身上,便知道什么是沧桑,什么是历练了。 当然老牛的态度不算亲和,它的躁动有些赶我的意思。也许是我总对着它,还有它的孩子,不停的拍,不停的在四周走动的缘故罢。小牛有些惊慌,赶紧跑到老牛身后,这时老牛就生气了。 它向我走了过来,虽说不是冲,但鼻孔里出气了。 我有些害怕,害怕它就这么的向我奔来了。拿起相机,还有给阿兔准备的野草,忙惊慌的叫了一声,便跑到上坡去。当然,还是不死心,放下野草,我又奔了下去。老牛被我一举动,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小牛直接在那里叫得委屈。看着这对不知是母女,还是父子,或者是母子,父女般关系的老牛和小牛,我有些于心不忍了。 安静在坐落在草丛里,好长一会儿,风中的这种不安分的躁动终于平静了下来。 老牛依旧在吃草,小牛依旧是看着远方,偶尔低下脑袋咬两口草。拿着相机,我开始“侵犯”它们的肖像权,但令我意外的是,只要镜头对向了它们,它们恍如是能感觉到自己又被“窥视”了,目光始终对着我的镜头,不论我在它们的哪个方向。忍不住,我笑了,老牛的纯真劲,还有小牛的懵懂感,让人看了觉得幸福。 虽说是春天了,但夏天还未来,褪去的河岸上,长满了青草,还有许多错落有致的柳树,放眼望去,不管是河岸两边,还是中间露出的河滩,幸福的影子到处可见。老牛对我似乎不再有防御,它依旧在吃草,但只要我拿起相机,它总是会对着我的镜头,样子还真是逗趣。朋友笑我,没准哪天就牵了一头牛回去… 我笑笑,没准还真有这一天! (2) 藏着油菜花里的海 河岸的那边,是一片大块大块的田地,田里长满了油菜花,金灿灿的,虽说是没有阳光,但颜色依旧是夺人眼球。大块的油菜花地里,还有几棵出众的老柳,老柳的边上,还有几间像是新盖不久的房子,红色的砖,白色的墙,有二层楼也有小平房,紧挨在一起,像是个大落户。 电信杆貌似是有些孤单了,它安静的矗立在油菜花地里,与远处的亲们相连在一起,如此交流,也只是隔空相望。 但远远望去,油菜花里的烟火味,倒是藏了不少人情味。抓着相机,我走进了田里,大片大片的花海将我拥揽怀中。此刻,风中的油菜花香似乎是更浓了,闻着心里是一阵的舒坦。看着远方,眼前尽是花海,我的视线是有些模糊了,眼里不是黄色的海,就是绿色的帆,或者是红色,或那灰色的船。 偶尔,还能听见水手们唱的歌。 顺着油菜花里的小道,我的步伐悠哉的清闲,忍不住也哼起了小调。尽管是没有朗朗的天空,也没有蔚蓝色的苍穹,但风中,有几只纸鸢。或许是孩子们放了手中的线,或者是那些,花的,绿的,还有红的纸鸢像是我这般,太过于贪恋这片花海了吧,竟然将自己攀枝在田间的几只孤立的老柳上,飞着,舞着,并且看着,说着,还唱着。 听,静静的远方,呼呼的风中,正传来它们的歌声… 我有些醉了,醉了。 正快要醉的倒去的时候,眼前突然摇起了一条尾巴,打乱着的花浪是一阵一阵的。顿时,醉晕晕的脑袋,清醒了过来。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条穿着蓝色棉袄,带着绿色头巾的美人鱼。她在看着我,目光像水一般,困惑又单纯的看着我。 “这不是阿姐吗?”我寻思着。 阿姐的表情有些木讷,似乎对于这个突然闯入她的世界的外来者,感到意外又新奇。我笑笑,她笑笑,又低下头摘着菜。寻着花海望去,像是一望无际,再寻着阿姐的身影,又恍如身在花海,看不清远处的岸了。在我离去的时候,阿姐依旧蹲在油菜花地里,摘着我并不熟悉的菜,或许我吃过,但叫不上名儿。 顺着小道,我没敢再往深处走,生怕遇到个章鱼,或者是大白鲨。当然这是句玩笑话,只是就怕遇到会“汪汪”的大白鲨,那就有些小冒险了。 (3) 村里那些年轻的人们 在油菜花田里,溜达了一圈后,便又向不远处的村里,走了走。 虽说是个乡村,但条件不差,道路全是水泥的,而且宽敞平坦,车轮在路上也是滚得爽哉。不及开始来的河道上的那条弯弯的曲折小路,虽也不窄,但颠簸的厉害。 油菜花在道路的两旁,翻着一阵又一阵的浪花,不管是近看,还是远观,都是美极了。田里走过的人,还有那些房子,那些树,也真是温暖极了。当然,不管从道路那里下车,都能寻到一条通往花海的小路,细细的,长长的,像是巷子一般。 车子在路上显得悠闲,人在车上更显得闲趣。看着车窗外,近处的花,远处的囱烟,人间烟火在这个没有日落的旁晚,依旧是风光无限。但令我,难以忘怀的还是村里的那些年轻的人们。其实,很多时候,不管是想,还是看见,大部分村子里的人,都只剩下老人还有孩子。年轻一点的,都在外地务工,一年也就回来次趟。 本就不热闹的村子里,就显得更孤独了。 像是留守孩子,空巢老人,想想,便是一阵心酸。 所以,本以为村子会是这样的景象,有些萧条的。但路上,那些人,那些景,还有那些笑容像是暖了你的心窝一般。车子在长长,像是没有尽头的水泥路上,慢悠悠的行驶着。正前方,一摊渔网拦去了路,正在打理这些看似繁杂的渔网的人们,看着车,看着车上的人。车窗玻璃还没有按下去,隐约只听见那些人像是在说把渔网往边上挪点,别拦着路了。 我有些感动,感动的不是挪渔网,而是他们——年轻的人们,没有离开家乡,也没有远离这里,黝黑的脸上挂着的笑容,像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虽说,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车子也就这样的过去了,但看倒视镜中他们的模样,依旧说说笑笑,在风中,恍如一首动听的歌,一首多年未听的老歌。 年轻的人们就这样的生活着,或许是靠打鱼,或者是种田,又或许是养牛,养猪,养蜜蜂,不管是哪种生活,只要是守着家,便就是最美的生活。 人们的言行举止,比较随意,不像城里人,有些时候会有些拘束,怕羞。倒是他们倘若是路上遇到了,便停下来聊聊常家,聊聊人和事,且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结束的了的。也不管天气好否,不管后面有人没人,反正见了总会拉扯一小段时间。有的是田里,有的是道路边上,甚至就直接拦着道路中间,还有的是捧着碗筷串门,还有的湿着头发直接拉着姐妹去买水果…. 车上,朋友戏言,说:“看,又半路停下聊天了。” “挺好的。” 我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不必繁华,也不管钱多钱少,只要过得充实,舒适,人活得实在,便就是美好的生活。记得有个年长的朋友跟我提过,他希望他女儿将来能嫁到香港去,这样他没事也就可以过去玩个两天,享受下香港人的生活。当时我笑笑,告诉他,我理想的生活不在城里,也不在高楼中。 可以是在村里,也可以是在小镇里,但一定得挨着高山,傍着清水,最好还有一块油菜花。 朋友笑我,这些地方只能让我小住几天。我说,倘若人多,繁华点,那也就只有西塘了。只是城市的生活,高楼的情调,还真是不能栓住我。或许,闲云野鹤般的生活,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吧。又或许,野鹤般的闲情并不现实,但村野般的生活,袅袅炊烟中看着日升日落,倒是挺合适我的。 我想,是这样的没错。哪天想嫁人了,就找个村里的小伙子去。 (4) 哥哥船头坐,妹妹岸上走 看看时候,也不早了。 村里的炊烟已经是袅袅升起了,到吃晚饭的时间了。虽说还有些不舍得就这么的离开,但来日方长,哪天想安静了,便倒可以来这里走走。 车子又上了颠簸的河道,顺着前面的路继续走。朋友说,往返太远了。 庆幸他是没有调头走,否则我也就见不着那划船的大哥了。还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催着朋友,加快油门开快点,因为视野里早见着大哥在河里划着船,速度还挺快的,我担心等我下车了,他就上岸了。 所以,在车刚停下的时候,我就拿着相机奔了出去。跑到下坡的河边时,大哥正喘着气,和岸边的大姐说着话,而当镜头对着他的时候,船已经靠岸了。我有些失意,但对着大哥还是害羞的笑了。 “大哥,你能再划回去吗,就等那头牛的位置…”我指着河着对岸不远处的牛,说道。大哥一愣,有些傻傻的盯着我,倒是大姐挺热情的,跟大哥吆喝(村里的女人,嗓门就是大,唱起歌来一定相当不错)道:“小姑娘,让你划回去,再划回来,她要给你拍照呢。”大哥又一愣,憨憨的笑了,他挠挠后脑门,有些生涩的说着:“我这一身泥的,刚打完鱼,又啥好照的。” “没事,大哥,你这身模样挺好的,我看着挺喜欢的。” 这话一出,大哥拿起桨,嘿得一声说好唻。岸边的大姐笑得合不拢嘴,说是脏兮兮的,照啥呢。我笑笑,说这才是最真实的生活。大姐一愣,问我是不是记者?我一愣,想告诉她我是流浪汉。 河的两岸,青草芳芳,老牛,小牛双双挨着。 看着大哥面向着我,倒划着桨,速度还真的利索。一天一水,一草一牛,大哥船头坐,妹妹岸上走,还真是美妙。顺着河岸,我朝着大哥去的方向,还真有点妹妹的味道。 “大哥,可以往回划了,但要慢点哈。”我喊着,有些吆喝的劲。 大哥又憨憨的笑了,竟然在不宽的河面上,像是划着龙舟似的,虽说不快,但嘴里喊着的话,像是歌谣似的,听着让人舒心。大姐在一边,是逗得大笑起来,喊着大哥是别再献丑了。空旷的河岸上,是一片青青的绿草,一片旷野的绿地上,零零散散的几头牛羊,阴沉沉的天空下,大哥的身影,还有他的歌谣,竟是动听的叫人忘却天和地。 抓着镜头,我一刻也没有停下。 连连拍了数十个憨憨的笑容,还有水的波纹,以及船只的英姿。大哥说,要不要试试?我有些心动,但想想,曾经翻过船的经历,心里又怕了起来,笑着摇摇头,说是大哥好可爱。大姐说,就是冲着大哥这可爱,才嫁给他的。 我笑了,这样的生活还真是幸福,简单,真实,又不缺乏温暖! 离开的时候,只见大姐挽着大哥的胳膊,虽说大哥身上是一股鱼腥味。但看他们兮兮相惜的背影,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还真是幸福。晚风吹着,菜花香闻着,还有不远处屋子里送来的饭菜香,即便是不饿,也是一种莫大的诱惑啊。

    赞(0)回复
  • 一米阳光

    一米阳光老牛依旧在吃草,小牛依旧是看着远方,偶尔低下脑袋咬两口草。拿着相机,我开始“侵犯”它们的肖像权,但令我意外的是,只要镜头对向了它们,它们恍如是能感觉到自己又被“窥视”了,目光始终对着我的镜头,不论我在它们的哪个方向。忍不住,我笑了,老牛的纯真劲,还有小牛的懵懂感,让人看了觉得幸福。

    赞(0)回复
  • 浅笔抒写

    浅笔抒写文章精彩,但这评论更精彩!问好苏丹卿,一直都很欣赏你独特的笔锋。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淡蓝色的海水

    淡蓝色的海水欣赏佳文,问候苏丹卿!

    赞(0)回复
  • 寻梦今生

    寻梦今生欣赏佳作,问好!

    赞(0)回复
  • 云淡风轻

    云淡风轻欣赏!问好!

    赞(0)回复
  • 魔尊重生

    魔尊重生就冲那份纯与俗

    赞(0)回复
  • 萧萧子絮

    萧萧子絮拜读佳作,问候文友。

    赞(0)回复
  • 鹿城飞侠

    鹿城飞侠淳朴的乡情,唯美的画面,朴实的文风,顶了!

    赞(0)回复
  • 吉祥如意

    吉祥如意静静的看着老牛的神情,我并不能读懂它的想法,倒是小牛一脸萌样,看起来挺单纯的。只是目光再追寻到老牛身上,便知道什么是沧桑,什么是历练了。

    赞(0)回复
  • 心醉ヾ墨尔本

    心醉ヾ墨尔本朴实的文风

    赞(0)回复
  • 海韵徔巅

    海韵徔巅感觉咱们年龄相仿。我喜欢旅游,喜欢不同的人和事,丰富的阅历,丰富的感受。很乐意和你交友……球球:448785415,很乐意与你交友。

    赞(0)回复
  • 昊哲

    昊哲欣赏问好

    赞(0)回复
  • 鱼浪

    鱼浪好美的文字!!!!

    赞(0)回复
  • 王鹏

    王鹏离开的时候,只见大姐挽着大哥的胳膊,虽说大哥身上是一股鱼腥味。但看他们兮兮相惜的背影,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还真是幸福。晚风吹着,菜花香闻着,还有不远处屋子里送来的饭菜香,即便是不饿,也是一种莫大的诱惑啊。 欣赏佳作,问好老朋友。王鹏

    赞(0)回复
  • 新凉晚透

    新凉晚透欣赏精彩!学习!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