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电话里的海风

2013-03-12 09:12 作者: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一个平淡得昏昏欲睡的午后,突如其来地接到一个国际长途,最先传过来的是阵阵海风,呼呼猛刮,据说那是属于遥远的斯里兰卡的季候风。

斯里兰卡,据度娘介绍是一个在地底下埋藏着很多宝石的国度。瞬间,马上飞去斯里兰卡的冲动胀满了整个胸腔,因为那里的宝石肯定和家乡山岩上的大白石差不多大,毕竟这么大的海风都吹不走不是吗?

脑海中出现无数次的幻像顷刻间恨不得从眼框里面蹦出来。冷不丁的,一个夹杂着天津、广州以及威宁等的奇怪口音被海风裹挟着砸向耳膜,我确定,我并不认识这样一个人。虽然在看到手机显示屏上的“国际长途”让我十分窃喜,不过还好,在经过约么四五分钟的适应期后,最终确定了我完全可以大喜,因为那是五年不曾有过联系的班长大人。

当然,大喜并不是说我和这位班长之间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情愫,而是指,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有一个我的熟人,忽然就觉得自己身上也镀上一层“洋气”。

在中国,人缘始终是一件比较微妙而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在和半生不熟的人交流没有谈资的情况下,人缘就显得尤为重要。你可以向他细数你所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可能有一个也恰好是他所熟识的。如果恰巧赶上有共同的熟人,那么尴尬的情境就将得以缓解。

海风再大,终究敌不过科技的剽悍。我还是真切地听到了来自班长大人久违的声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五年不见的时间里,间或从其他同学那里听到了对他或褒或贬的消息。一说,自从他去北方上大学以后,无论节假,他从未回过家,说就连他的老父亲因病去世,他的弟弟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他也冷血地不回来奔丧。一说他在学校认真苦读,连大学里最流行的花前月下也未曾体验过半把,毕业后时运不济进了一家小小的公司坐办公室职员。不过谁也没想到,他跑到了海外去,说是公司外派做项目。

当然“外派”这样的词又着实让我惊艳了一把。毕竟最初识得这个词还是在网络小说上,里面的女主角总是和帅哥上司一起被外派,外派期间不可避免地互生情愫,然后灰姑娘就变成了白公主......听着他在电话那头吃力地说家乡话时,我忍不住想,灰姑娘外派成白雪公主被宠,那么如果是一个柔弱书生外派跟随一个腹黑老帅哥.......忍不住一个寒噤,在他说着:“赚够娶媳妇的钱就回家乡”的时候默念:主啊,请原谅一个资深腐女的不自觉联想。

他问我,在家乡买一套婚房大约要多少银子,我掰着手指头算半天,摇头表示不知,只是告诉他2500个毛主席一平。他默念两分钟后说:那我还得努力七八个月,再做两三个项目才行。我着急:“你别想着回来啊,这不是浪费人才嘛,你在外头月领过万,回家不过三千,落差多大啊。”其实我是怨怼,他回来,我还能怎么洋气?

大约十分钟后,将他在那边的天气吃的穿的用的都说完以后,我不知道对于一个“洋气的海外人士”还有什么是应该聊的,于是只能尴尬地重复:过得好吧?吃的好吧?住得习惯吧?你那边风好大哦。内心里对于这种似乎是摆脱不掉的“乡土气息”很是沮丧,却又无可奈何。我想班长大人一定都快嘲笑死我了,怎么能土成这个样子。

无奈之下匆匆结束这让人窒息的谈话。没听过也没见过的海风似乎还在耳边吹,那是我没见过的世界呢,带着“洋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718339/

电话里的海风的评论 (共 8 条)

  • 听雨轩儿
  • 王鹏
  • 萧萧
  • 今生依梦
  • 剑客
  • 兰子君
  • 孟杨
  • 孟杨

    孟杨海风再大,终究敌不过科技的剽悍。我还是真切地听到了来自班长大人久违的声音。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