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聊”(小小说)

2013-03-03 06:30 作者:枫叶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聊”(小小说

文/枫叶

说他出差了。

冰一个人在家。她是全职太太。

一晃,冬走快一个礼拜了。

一天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冰把十岁的女儿抱来自己的床上,和她在床上玩耍。许是疯累了,女儿躺在她的臂弯里,不一会儿就睡熟了。

冰躺在床上,两眼望着棚顶的吊灯发呆。她想冬。和冬朝夕相伴十一载,还真是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冬在身边的时候,她觉得这张床好小好小,两个人只得黏在一起......冬走了,她忽然觉得今晚这张床咋这么大,大的让她摸不到边儿;这屋子也特别的空旷,空旷的就像是没有墙。她的心里一阵阵莫名的发慌、紧张,她害怕了。她下意识的把一双手搭在女儿身上,想要搂紧,却又不敢搂紧的就这么搂着,旨为自己倍感空虚的内心世界充塞一些东西,或者是给自己已经有了盲点的地方燃起一束光亮。

冰拿起手机,和冬发短信聊天。

“老婆,都快十一点了,你咋还没睡觉啊?”

“嗯,睡不着,想你。”

“我也是。”

“拉倒吧!骗人。”

“我骗你是小狗。老公想你——想你,睡不着......”

“想我——咋不快点回来?”冰心跳得不行。

“唉!这边的事很麻烦。不过也快了,估摸也就四五天儿?也可能多几天,我说不准。不过你别着急,这边的事儿一完,老公我立马就往家赶。在家等着老公哦?不早了,睡吧!吻!”

“嗯。早点回来。老婆在家里等着你。吻!”冰心里燃着一团火。

关闭了短消息,手机在冰的手心里来回打着滚儿——她还沉浸在冬的温柔里,她热血沸腾。她躺不住了。她从床上慢慢爬了起来。轻手轻脚走近电脑旁,打开电脑,在线。

冰和几个网友聊了一会儿天儿。她喜不自禁,浑身上下、就连骨头缝儿里都透着幸福

忽然,窗口忽闪闪跳动,来了个生号儿——一个网名叫“今生只你一个”要加她好友。冰,一阵悸动。 要搁平时,她会毫不犹豫地忽略。可今天,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跟冬刚刚发过短信,又和几个好友聊的开心,她整个人都还被浓浓的热浪包裹着,浑身正处于高度亢奋之中。“今生只爱你一个”犹如一阵风吹来,让她心中的火焰燃得更烈。她觉得好奇,她急于想知道他是何许人也?

冰迅速加为好友。两个人就这么开始语聊起来。

......

一连几天,冰的身体里像是被人注入了鸡血似的异样亢奋。

一天,很少走出家门的冰,在一阵紧张的涂脂抹粉、描眉打鬓 过后,穿着时髦,身上背个红色挎包,嘴里哼着小曲儿,手里拿着一本《读者》,扭扭哒哒的走出了家门——她和“今生只爱你一个”约好了,在距家五十里地外的香山公园里一个假山后面的凉亭见面。

冰,心里一阵阵悸动。她第一次而且还是偷偷摸摸的与人约会。她害怕的要死,可又激动的要死。她一边用手摩挲着胸口,一边在心里不住的劝着自己:平静!平静! 可是越是叫它平静,它就越是平静不下来,反倒跳得愈加猛烈,以至于她自己都能听到“砰砰”心跳声。

快近公园门口,冰从挎包里掏出了事先准备好了的墨镜和口罩,待全副武装了以后,她揣着好奇蘸着兴奋的心走进公园 ,怯生生地蹭到了假山后面那个约会的凉亭。

老远就看见了凉亭里坐着一个男人。自打眼球瞄上那个男人后,她的心就开始狂跳不止。她兴奋,她紧张——当兴奋与紧张拥在一起时,她的手,她的肌肤,她的心酥酥的痒。她慢慢的、矜持的、幸福的走近凉亭。男人慌忙起身,礼貌而谦恭地点着头,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淑女的娇态轻轻落座。两个人都佯装有意无意间揉捏着各自手里拿着的杂志——意在让对方看清楚,是否是让自己赴约的那个人?看得出,此刻这两个人都很谨慎。他们小心翼翼的审视着对方,生怕出了纰漏,惹出笑话。

冰看清楚了,那男人也跟自己差不了多少:头上戴着大檐儿帽,一副黑色墨镜,外加一个口罩,把整个脸捂得严严实实。最抢眼的是那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本 《妇女之友》——这是约会必见之物。

在确定了彼此真实身份之后,这两个刺激、兴奋、幸福的“情人” 开口说话了......

像是屁股坐到了按钉上,冰和那个男人忽然“噌”地都站立起来。他们一齐用手指着对方 :“你——你——你——”

冰和那个男人对视了一会儿,他们都忿忿地摘掉了面具,并扔在了对方的脸上。

冰,哭着跑了。

冬,垂着头,麻木地在后面走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66483/

“聊”(小小说)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