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亲爱的,干杯

2013-02-08 17:10 作者:妙雪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妙

一直以来,我很少写自己生活,原因是是多方面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圈子也越来越小,加上我本来就是一个不善交际的人,成年后,愈加的想要把自己包裹起来,我是个很单纯的人,天生的孩子气,这样的柔软的性格难免在社会的行走中碰伤自己,所以,也开始了不信任,很多话,我宁愿对着电脑敲,也不愿和谁说,即使我想说,谁又会去听呢?

大家都忙,朋友就那么几个,成家后,围着各自的小家,日日不停的转,丈夫孩子,成了大家生活的全部,即使偶尔想到对方,也只是那么一闪念,就又被接下来无止无息的忙碌的漩涡卷进去了。电话号码一直存在手机里,几秒就可以找到,拨出去,但是,那样短的时间就是没有抽出过。除了忙,可能还是其他,比如不知道说些什么,想念明明摆在那里,真真切切,情谊丝毫没有减少,可是,这么多年,发生这么多的事,又该从哪里说起呢?就这样,叹口气,又关了手机,继续让孤独拥着自己前行。

前段时间,有同学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当接到同学清华电话的时候,一种很复杂的心绪凝结在心间,多久了,我们没有彼此的讯息,多久了我们都以为对方忘记了自己,这些昔日在校园里朝夕相处的姐妹,都只能在回忆里寻找彼此的样子了。

其实,不是不想见,只是,不敢见,情怯知道吗?十多年里,时光把她们都雕琢成什么样子了,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吗?既有期盼也有抗拒,这些年我从不主动到邻居家串门,街头巷尾的议论人群里找不到我的身影,我发现自己似乎患上了社交恐惧症,把我放在热闹的人群里,或者突然面对很多人,我会手足无措,很无助,当时我会什么都不想,只想赶紧逃开。所以,面对这样的邀请,我是有点犹豫,直到那边甩过来一句:你不来,我打死你!呵呵,就像阳光穿透云层陡然的扣到身上。我答应了,并且通知了另一个好朋友,同学里的好友,我只有她们两个了。我不能再失去她们。

去之前,我写了几句,真实记录了聚会前的心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十载分隔今约圆,卿昔颜,旧曾谙,半是期盼半怯难,谁知风俗事日日摧,几重烟?笋已枯,娇亦黯,怅对霜天 。

腊八那天,还是去了,饭店的名字很大气:东方商务。三楼上一个叫庄周的单间,见到大家,发现这些年里同学们的变化还是挺多的,但是,都是在往好的方向蜕变,这些三十岁的女人,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幼稚,都学会了怎样装扮自己,看到她们化着漂亮的妆,衣服都合身得体,显出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来,我真为她们感到由衷的高兴。能看到两个好朋友和这么多年没有消息的昔日同窗,(全是女生)心里很开心。

接着是吃饭,喝酒,那天只喝了一杯啤酒,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还有点儿量,(两杯)但是那天,很奇怪,只一杯,我就觉得自己头脑发热,有醉酒的前兆。座位挨着的艳丽是个人来疯,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有她在,气氛就一定很活跃,酒宴前半截,她一直在讲笑话,我只负责悄悄在后面掐她。抗议她的笑话超出了我接受的范围。吃了什么呢,不知道,都什么菜,没注意,只是觉得人蛮多的,她们好像分了工,有人负责说话,活跃气氛,有人负责吃菜,履行吃的义务。我呢,吃了几口,面对着花花绿绿的菜品,发呆,我不善于在这样的场合里存在,所以就尽量让自己放空。

饭后,安排的是唱歌,说实话,我是第一次去这样的娱乐场所,有几个同学说有家k厅音响效果很好,步行几分钟,就是了,我们一行三十岁的女人,这样成群走在街上,其中一个同学说,你看,咱们走在大街上,是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呵呵,是哦,街道两旁店门口的顾客纷纷投过新奇的目光来,这些被生活淹没了可性情的女人,在此时焕发出别样的光彩来。很快到了,我是懵懵被带进去的,以至于,回来后想不起来唱歌的地方是什么店名了。到现在也还是不知道。别生气,我一直这样迷迷糊糊的,这是我的性格。

进去后,还没适应里面幽暗的灯光,音乐响起来,有人熟练的点歌开唱了,声音很大,令我深切的理解了一回震耳欲聋这个词语的意思。感谢那些活跃的同学,没有她们,我心里暗暗的想,假如今天她们几个没有去的话,我们的钱就白扔了。

还是分工明确,有人负责唱歌,有人负责鼓掌,店里的音响效果真的很好,只是零食里好吃的并不多,我们带了饮料,是有战斗经验的同学提前安排好放在宽大的皮包里带进来的,这些是女人特有的生活智慧。我对她们这点真性情小精明可爱真是慨叹不已。

同一个房间里,形成了两个对比强烈的阵营,这边,我们这边,几个活泼的孩子一听到音乐就摇头晃脑,激情四溢,两只话筒被抢来抢去,有的孩子还边唱边舞,甚至站到屏幕前的沙发上疯狂舞蹈,真的是嗨到不行,我负责鼓掌,适时鼓励,在沙发上小声伴唱,分享她们的快乐。那边,几个女生许是和我一样都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以看戏的心态欣赏这群疯子的表演,(我无从知道她们内心的想法,不同性格的人对同一件事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她们不抢话筒,只是鼓掌。我觉得这样不好,就把一个话筒从那几个疯娃手里拿来,挨个递过去,可是,她们都像害怕赖上似的,赶紧丢给下一个,就这样,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嘿。哎服了由!

不过中间也有难得的高潮,一个同学,点了一首江南style并邀请大家都来到舞台中间,如果说房间中间算是舞台的话,大家都被这动感十足的节奏感染了,站起身来,随着节奏舞动,彩灯闪烁,一群暂时从柴米油盐里解放的主妇,摆脱人前的扭捏,用不太熟稔的舞蹈动作表达着自己的快乐,看到这情景,真为她们感到高兴,我不禁从心底里笑出来,这真是难得的一刻!换句话说,这个镜头好值钱哦!(别高兴的太早,没拍!)

汪国真说,快乐总是太短,时间很快在歌曲的转换中溜走,同学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一个个离开了,电话开始一个个接,人开始一个个少,每人临走都带上了同学们的联络单,上面记着所有参加聚会的同学的电话和号,一人分发一张,方便大家联系。

再后来,人都走了,灯光寥落的照着,音乐还在流淌,却无人再唱了,麦克风安静的并肩搁在沙发上,仿佛从来没人动过,只有满桌的凌乱的包装袋,花生壳,易拉罐,瓜子皮,在提示我这个房间刚刚来过一群欢乐的人。

伤感又不请自来。

好在我们都有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回来的路上,我想,我终于又可以和她们开心的叙旧了,于是,打开电脑,我特意修改了自己的设置,把拒绝任何人添加修改为接受添加。只是,只是——很可惜,和我预期的一样,我们没有互相打电话,只有一个叫二稳的同学加了我。其余的同学都又石沉大海,

我也没有主动添加任何人,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态吧,我们习惯了安宁的过自己。聚会,聚会,聚后不说再会。我对自己说没关系,无论你们在哪里,过你喜欢的日子就好,不愿被打扰,我们都在心里念着就好!

谨此向组织聚会的同学道声感谢!其实,吃什么饭,喝什么酒,唱什么歌,都不重要,只要看一样彼此,知道大家都好,看到你们幸福着,我便也幸福了。

此时,日的午后,难得有阳光洒下来,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电脑里又传出动感的江南style的音乐,对着手上满满的联络单,我轻轻举起手中的卡布奇诺:干杯!亲爱的姐妹!

原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57548/

亲爱的,干杯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