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可可西里

2013-02-04 11:36 作者:长河落日  | 7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就是可可西里:辽阔、旷远、宁静……

绵延不绝的青色山梁,连接天际的青色草地,无数条河流在草地上蜿蜒交汇。天蓝得水洗一般,浓密的云团团簇簇,紧贴着高原的青色,把天与地融为一体。

可可西里是青色的,青色里揉进一缕鹅黄,给人以苍凉感。当我踏上青藏铁路,第一次感触这种夹着苍凉的青色板块,内心不能不产生一种震撼。

可可西里蒙语为“青色的山梁”,意为“美丽的少女”。它北拥昆仑山,南接唐古拉山口,地处青藏高原腹地,面积4。5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是我国最大的无人区。

一个没有万物主宰的世界。

透过车窗,我看见那些活跃在高原的生命:山坡上,三五成群若无其事的野牦牛;草滩上,一队队相互追逐的藏野驴;还有隐匿于水草深处的白唇鹿、黑颈鹤、喜玛拉雅旱獭……可可西里就是它们的家,它们的天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藏羚羊!”车厢里有人一声尖叫,人们雀跃哗然。

顺着指点,我看清了远处泛着淡青淡黄的草甸上五、六只斑斑点点,更远处又有一群大约七、八只。仔细凝望草原,时远时近,不时会看到藏羚羊群。我紧托着望远镜,细细端详着这个雪域精灵,朦朦胧胧、隐隐约约、恍恍惚惚,一副高原之子的优雅,透出一股摄人心魄的凄美。

藏羚羊是青藏高原野生动物的代表。上个世纪初,藏羚羊种群在100万只以上。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成了藏羚羊的天然庇护所,可可西里成了雪域精灵生生不息的热土。到了上个世纪末,随着一种叫做“沙图什”的藏羚羊绒纺织制品的走俏,人类的贪欲跨越了自然的屏障,可可西里每年至少有2.5万只藏羚羊被猎杀。目前总数仅存5万只左右。

所幸的是,这5万只藏羚羊最终唤醒了人类对自然的悲悯。

我站在车窗前,凝视窗外:一群群野牦牛在悠闲地享受着大自然的赐予;一队队藏野驴在蓝天白云之间自由地呼吸着可可西里清新湿润的空气;一只金雕冲天而起;几只长尾仓鼠倏忽钻进草丛。沱沱河曲曲弯弯波光粼粼,在可可西里无际的草原上尽情地舒展着自己的身躯……

我沉浸在可可西里宁静和谐而又自由的画图中。

忽然,近在咫尺的草滩上五、六只藏羚羊与我隔窗相望。好惹人怜的小家伙!明亮的眼晴忽闪忽闪,深褐色的皮毛又光又亮,机警灵巧的身体,顶着两只尖尖的朝天长角。列车的嘶鸣丝毫没有引起它们的不安。看着它们那般无所顾忌、无拘无束的戏耍顽皮,真叫人忐忑:它们习惯了人类的到来,恐惧对它们已全无意义。不管情愿与否,它们都要频频面对人类这个不速之客。它们已经无处可逃,可可西里是它们最后的栖身地。

列车继续前行。前方草甸上那片简易建筑,就是著名的索南达杰保护站。

索南达杰,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

看见这座民间建立的保护站,我仿佛看见索南达杰的身影,看见这位藏族汉子、第一任野牦牛队队长,为了藏羚羊、为了可可西里、为了生命摇蓝的宁静与和谐,临终还保持着那半跪射击的姿势。中国有位叫陆川的导演,拍了一部深沉悲壮的电影《可可西里》,原型就是索南达杰。

他是一尊刻在可可西里大地永不磨灭的雕塑。他向每一位来到可可西里的人讲述:关于可可西里、关于藏羚羊、关于生命及存在的故事……

偷猎者是可恶的,而真正的万恶之源是人类自身永远无法满足的欲望。藏羚羊被选为2008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了,但是如果我们藐视自然、漠视生命,吉祥物最多只能满足国人一时的虚荣,未必能给藏羚羊带来真正的吉祥。

青藏铁路这条通贯雪域高原的天路,把可可西里的神秘一览无余地展示在世人面前,过去那种视为畏途的高原之路,如今成了通天大道。人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长久以来一直寐以求、无限憧憬而又难以企及的自然界禁区。越来越频繁的人类活动,最终会使这片沉睡的高原沸腾起来。

我望着窗外的可可西里,陷入沉思。想起前不久一则报道:2005年10月31日,人类首次成功穿越可可西里核心地带。这次穿越活动冠以科学考察的名义,撩起人们心底深处原本就难以抑制的攫取激情。科学家讲:“可可西里地质构造十分适合油气田的形成,可能蕴藏潜力巨大的油气资源。”科学家估计“可可西里的河流常有金沙,它是岩金分解后形成的。因此这里极有可能存在金矿。由于地质运动变化频繁,生成铜、铅、锌等矿藏的可能性也很大。”

这真是一个充满诱惑而又无比可怕的神话!

也许有一天,这些预测被论证,人类的良心将再一次面临生存或灭亡的抉择:是打着科学造福人类的旗号去打开那些沉睡了亿万年的冻土层,亲手捣毁我们民族赖以生存的生命摇篮呢?还是抑制自己攫取的欲望,永远保护好子孙万代福祉所寄的生命发源地?

前方车站就是唐古拉站,是世界上最高的车站,海拔5017米。唐古拉原本是个无人车站,列车路过时并不停靠,仅仅是青藏线的一个标志而已。据说,计划将改造成一个旅游观光点。我十分纳闷:人们只有靠肢体接触才能认识可可西里吗?科学家来了、建设者来了、观光客来了、商人来了……随之而来的便生出安营扎寨的妄念。

人类总是习惯于对大自然高声叫喊:我来了!其间充满着探索与追求的无畏,同时也夹杂着愚蠢的高傲。可可西里的生态系统太脆弱了,它养育了人类,而人类可能就是它最大的敌人。

我们一直在炫耀代表当今人类最先进技术的青藏铁路,全封闭、环保型。确实,铁路从桥涵设计、工程施工、运行封闭管理以及列车宣传,很多很多细节都在环保方面下了很大很大功夫。但是,与人类对可可西里的伤害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

可可西里也许是人类永远不该来打扰的地方。

不是每一个来到可可西里的人都是过客,也不是每一位过客都对自然怀有敬畏。人类有一种不断攫取的激情,即使踏入养育自我的生命之地,这种激情也不曾平伏过。谁能保证人类激情挥洒之处、频繁活动之所会留有一片净土?

我望着窗外的可可西里,突然眼前一亮。对面正站着一只藏野驴:白色的嘴唇,白色的腹部,油光油亮的褐黄色毛皮,就像一个问号般惊疑地看着飞驰的火车、看着我们这些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车过唐古拉山口,云低风急,车窗外塑料飞片不停地飘摇而过,好象在警示着什么。我等一行,内心隐隐生出一种羞愧。

地球已经发烧了,发烧的缘由在于人类发烧。可可西里,江河之源,中华民族之肾,你脆弱的生态能够继续担负起养育中华民族子孙的重任吗?

我望着无涯无际的草原,望着连绵不绝的青色山梁,想起了一首关于可可西里的歌:

“啊,可可西里,

你不要为我哭泣,

不管分别多久,

你都在我想你的梦里……”

这真是一种本末倒置的情感。其实,该是人类为可可西里哭泣!

,我进入梦乡:湛蓝的天空,一轮明月照耀在可可西里。雪山在月光笼罩下闪着柔和的银辉,青色的草原被抹上一层梦幻般的蓝色,月光下汇集了无数条山泉雪水的沱沱河蜿蜒逶迤,静静地闪着波光……一切是那样宁静、那样和谐、那样安详。

可可西里,再过五十年、一百年,你还是一片净土,还像一位美丽少女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55836/

可可西里的评论 (共 7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