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为自己唱一曲悲歌

2013-01-21 19:56 作者:紫梦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匆然间,三十多载岁月拂袖而过,而我依然是那般贫困潦倒,几近落魄的于这来秋去中蹒跚而行着,依然是干瘪的行囊苍白的灵魂,依然如尘埃般来而无声去而无息。

真的很想抱紧那些生命里的暧,真的,真的好想在这个世界中也能拥有一份我自己想要的美丽,那拼命伸开的手掌怎就经不得无情冷?声声雨,滴滴泪,打湿一片一片的纸章,浸润了一个女子纯粹的魂。那是一种永不休止的渴望,那是一生无法触摸到的海市蜃楼,那,终是一种沁了骨的悲伤

一直喜欢蚀骨的东西,每一次伤痛来袭的时候我都渴望被狠狠地撕裂开来,像高尔基说的“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只是,我不是那高飞的海燕,只是一个企图被伤痛掩埋的人,是的,我是软弱的,在极度的自卑里沉沦久了,已然再无法鼓起勇气去接受那更加严酷的考验。

我的存在,或许本就是一个悲剧,这人间怎是我可以自由行走的?那深深的寂寞啊,是我从六道轮回之门所带来的仅有吗?那厚厚的忧伤亦是我追随着无悔千年的执着吗?三千溺水中,为何不将我淹没而终?为何让我逃生到这人间还带来一瓢溺水的念?为何让我一念便是倾城的悲哀?

许我一片宁静可好?万里苍穹之下,听溪水涧涧,嗅花香淡淡,任我这不足七尺的身躯安然躺卧于蓝天之下,可愿借我一片云彩遮住这凡人的肉体,不让飞来袭,不让尘土污染。生于乱世,浑浊里游离奔走,那么,死后可还我一捧清泉般的透彻?可否,许我一身纯净

这204块骨骼里长满了憧憬的青苔,在温暖的里疯长攀爬,铺满了生命中的角角落落,朱湘攥紧了海涅的诗集随同落花一同飘去了,从此有几人会记得那个年月里那个悲情的诗人,有谁会懂得他心中那永远无法兑现的渴望?那么我呢?有什么会跟随着我的生命一同而去?会是那些自己用血与泪堆砌起来的断章残句吗?是那无数个昼里不停吟诵着的故事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薄薄的文字啊怎能载得动我如山如海的忧伤?这浅浅的文字又怎能盛下我这一世为情而落的泪水?为情而生终是为情而亡,那早己是我的宿命,不尽的苍凉在夜里凝成片片寒冰。

这一年的寒冬,我将自己埋葬在无垠的荒野里,不为别的,只为让一个人记着我永远的美,记着这万丈红尘里曾经有一个女子为他落笔成痴,为他,将一道道年华熬成毒酒,在一路风尘里慢慢饮下。

江南的梦里袅袅娜娜而来,青衣素衫,于戴望舒的雨巷里采下一朵诗意的丁香,像极了不入凡尘的仙子,你轻轻捧在掌心用尽了毕生的念为我弹起了古筝声声,然,怆然一滴泪,任几千年过去,我仍然做不了你心中的白狐,我,仍是我,一个粗陋的人间女子。

“我不够完美,却足够独特,这独特犹如隧石将激发起内心个性的美丽,如泉水般源源不断地涌出,毕生都不会枯竭的一天!”很小的时候便深深上了这句话,也一直以为自己足够独特,而今,却道不过是如此无能的女子,半生追逐的时光终是苍白的无奈,被凄凉写意的生命连自己都没有勇气去抚摸。

是啊,伤悲太重了些,这娇小的心灵怎可受得起如此沉甸甸的负重?指尖翻飞的那字那句像是一把利剑刺痛五脏六腑,那么我能否问一问这日月精灵:我错了吗?来到人间是我的错吗?孜孜不倦的追求完美亦是我的错吗?那些丢在时光深处的甜蜜也是我的错吗?

青春的年月打马而过,已经好久好久了,而我,却依然是如此清贫的一个女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9600/

为自己唱一曲悲歌的评论 (共 15 条)

  • 着墨
  • 剑客
  • 孟杨
  • 雪儿
  • 今生依梦
  • 那转身后的落寞
  • 风语
  • 雁落兰香
  • 吉祥如意
  • 听雨轩儿
  • 纤纤柳絮
  • 少华山
  • 疯狂侠客88
  • 莫心
    莫心 推荐阅读并说 “我不够完美,却足够独特,这独特犹如隧石将激发起内心个性的美丽,如泉水般源源不断地涌出,毕生都不会枯竭的一天!” 其实有时候能平凡的活着又何尝不快乐呢,当你拥有一切的时候又真的能快乐吗
  • 晓梦芳菲
    晓梦芳菲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美文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