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3-01-20 17:18 作者:肖何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让我们彼此紧紧相连,即使有一天,我在河的这一边,你在岸的那一头。我们的羁绊却并不会断了,即使早已忘了你,那旧时的模样……题记

印象中爷爷是对我們最好的人,每每想起总是心酸,這麼些年来一直在忏悔当初他病的時候沒有多去看看他,哪怕一次两次我也不至於像現在這麼內疚…好不容易我可以赚钱了,可以稍微为他做点事了,他却早已不在。

小時候跟奶奶并不親近,她會骂我們不听话,爷爷给钱买零食的时候也會念叨两句,妈妈说她最疼愛的是表妹。不过她是个可怜的女人,這辈子受了很多苦,而我父親又是个不争气的,让她操了几十年的心。后来妈妈的事,爷爷的病,让她无数次哽咽落泪。逝去的岁月如同那树上的叶子,曾經的葱荣翠绿,仿佛一間枯萎衰败,落下滿地秋殇。

也許是上辈子曾欠汝恩惠,這輩子来偿还。我最敬愛的爷爷,我那来不及敬的母亲,我怀念的六公,我未曾付出就已得到的那些,我拿什么来偿还。我甚至不敢去回忆,回忆里的温馨也让我倍感伤怀,唯有每次放假時常去看看健在的奶奶,听她说會儿话。老人的晚年生活很是凄清,一个人住在一间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空房子里,身體又不好,村里的人大多往外住了,多的是外地人,一天大半的時間除了睡就是呆坐着,靜靜候着時光的流淌。奶奶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妹,我們叫大姨婆,似乎我們的家族总是很复杂,奶奶是二嫁来的,阿姨是爸续娶的,表妹是二姑抱养四姑的…每个人背後都有一段说不完的故事

奶奶的眼睛早已变得浑浊,即使是温暖怡人的天氣,她也是戴着她那顶暗红色的针织帽子,身上层层叠叠穿了三四件衣服。手跟脸,看得到的皮肤,总让人联想到天里树的枝杆,那枝杆的皮也是这样,没有水分斑斑点点,风一吹过,很是萧索。

也許是回去多了,奶奶对我倒是跟表妹无二般了,每次见都不停地劝我多吃点,叮嘱着,快点找个好人家。我們的观念是完全不同的,在他們的想法里,无论好坏,都是要嫁的,而且要趁早!说着说着不免又提起他們那一代人,提起去年去世的大姨婆,那个嫁给同一条村给人当小妾的同樣可憐的女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直记得那樣一个老人,大多數的時候你都能见到她在门口那坐着,像一尊沉寂了時光的雕像。

无数的人曾从那兒经过,有熟识的,陌生的,可看着看着,你會于某个時間里忽然想起某个人,似乎好久不曾见过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9146/

网的评论 (共 13 条)

  • 今生依梦
  • 晓梦芳菲
  • 疯狂侠客88
  • 纤纤柳絮
  • 孟杨
  • 着墨
  • 情未了
  • 梦天之蓝
  • 剑客
  • 听雨轩儿
  • 流苏
  • 漂浮的云
  • 那转身后的落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