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挥之不去的屋影

2013-01-14 09:14 作者: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童年于每个人来说,都是记忆深刻的,不是你想忘就可以将它抛向九霄云外。。。我也不例外。虽然早在我读小学时就已经搬离这座老祖屋,现在也已经嫁入他乡,但是这座老祖屋却始终萦绕在我的里,不曾逝去,每当我越是想家,老祖屋的影子在我的脑海里就会越清晰。那里装满了我童年的乐趣,也曾装过幼小心灵的恐惧和训斥。(老祖屋如今已杂乱无章,2012年12月1日星期六的下午当我走进老祖屋时,无法走进昔日里高高的大厅,只能站在井边的过道,远远的拍一张侧面,所以看不见正厅。)记得上幼儿园时,根本就没有什么布娃娃可以玩,我把供奉在正厅上的观世音菩萨拿下来当成布娃娃玩,后来被母亲发现了,被训得一无是处。虽然被训了,但玩时还是很是开心的。如今回忆起来心里面还是美滋滋的。偷偷窃喜。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天的时候,井边的过道总有家族里的妯娌在那洗衣聊天,中午还可以坐在那吹风,很凉快。估计现在的空调也没当时的舒服,那可是纯自然的凉爽,不可比拟。

曾经对我说过,老祖屋的墙和现在的建筑方法和材料都不同。他说,那是以前经过挑选,用上好的土浆砌成的。屋顶的脊梁也都是杉。其实当时听爸爸说的时候,我并不懂这些,就是现在我也还是不懂。只是读大专时,有听过美学老师黄曾恒说过,我们中国有许多古建筑很不错,现代的人不懂好好保护,都是拆了重新建。于是我慢慢地想到旧宅的建筑美和特色。如今再读到舒婷的散文作品《真水无香》,内心涌起了老祖屋的心灵家园是如何岌岌可危了。不知道老祖宗如果真有灵魂看见这样的一片狼藉和废墟会如何感想,他们曾经的心血和汗水在经历了几代人的沧桑就成了现在的状况了,只剩下了这些残骸,冷漠地固守在岁月的流连。

很是佩服以前的老井,看似普通也没什么特别,但是它的水可是不能小觑。井水不但干净,且暖夏凉。那也是整个家族成员聚集时谈笑风生的好地方。爸爸和几个堂叔还有下去过。有次,亲眼看着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往井里下去,很是好奇,也曾偷偷地探下头,好深好凉。老祖屋的一切都变了,唯有这口井一如既往。

这是左侧厅,左手边的窗户是奶奶曾经住过的房间,小时候我也和奶奶一起睡过。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奶奶的耳垂大又软,每次和她老人家睡一起时,我都会用小手抓着她的耳垂边摸边睡,奶奶在快入睡时,经我这么一摸可烦了,很想睡又被我吵醒,可生气了,就会打我的手。如今这个侧厅主要是在供奉祖宗的遗像,从前我总有几分恐惧,经历了一些事情以后,我不再恐惧了,相反觉得很是亲切。我最喜欢的是亲大伯公的遗像。很年轻又很好看。听爸爸说,这位老前辈是家族中读书学位最高的,可惜不到三十就去世了。爷爷的遗像我没印象,似乎没见过,但我见过爷爷的生活照,我也很喜欢,爸爸说爷爷的朋友很多,说爷爷还去过上海。

每当我听见爸爸说,在他三岁时,爷爷就去世了,心里总是酸酸的,很不舒服。替爸爸感到遗憾和痛心。爸爸永远体会不到什么是父,但是我很幸运也很幸福,因为爸爸给了我那么多的父爱。那是我今生莫大的精神财富。

老祖屋的屋檐下雕刻着这样的图形,以前我没去注意,或者是习以为常没发觉,但如今感觉很是亲切特别,可惜父亲从未讲起。也不曾听过家族里的人提起过,对这些就真是一窍不通,甚至是关于它的任何故事都一无所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曾经和父母亲一起住过的房间就是这里了,其他的屋顶好像都没坏到如此不堪,我们的屋顶瓦片竟破粹成这般模样,甚至野草也长出来了。

爷爷有五个亲兄弟,他们的后代只有三个兄弟有住在老祖屋。爷爷是老二,老三在北京早在多年前就失去联系了。老大没结婚就去世了。所以只有爷爷、四叔公和五叔公的后代有生活在一起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6140/

挥之不去的屋影的评论 (共 3 条)

  • 今生依梦
  • 着墨
  • 晓梦芳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