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倾心岁月,等世事洞明

2013-01-14 00:26 作者:潇湘涟漪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此去经年,但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离;

年华逝去,但愿得,琉璃心,慈悲为怀。

————————————题记

1。

月华似练,世事沧桑,也笑我鬓发泛白。

当时年少偏执,你说我如此不懂变通,死板,不能适合社会。我自诩清傲若梅花,暗香残留,不在乎喧嚣的红尘,纷纭风起云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流年蹉跎,孤旅一城又一城,伊始为无奈,是命运的多舛,自中向东,虽然距离不长,却交通不顺;后来是故意,有逃离的嫌疑,由北向南,漫漫千里之外,从此断念想。

记忆里的温暖,天长地久,是少不经事的我在你的怀抱里浅笑向天空,繁华断,再也回不去的恣意任性,自信比男儿强,不似女儿柔软,力争上游,永不言弃,一脸的倔强只因背后的臂膀如此孔武有力,令世间清明,令我心无畏。

残梦已醒,色魅惑缭绕,为何你欺她,瞒我,还振振有词,自此,我无恨却落泪潸然,终于了然于胸,我乃一女子,灼灼芳华之季,常多愁善感。

我与你用沉默对抗,最终我离开,你与我用言语交谈,最终你放弃,我们用泪水持衡,终于彼此无话可谈,无力再说,相背而行。

若说,心却比死更冷,若说不爱,心却念念不忘,你给的快乐;若说恨,心却更疼惜你,若说不恨,心却狠狠拒绝,你给的温暖。

痴缠纠结,人暴躁又寂寞,不再沉醉天真活泼,一瞬年华老去,自持理智成熟,过往的暖全部消沉,尖锐的冷横行漠然,用假装不在乎媲美在乎,如此圆满的谎言,陶醉了一切。

少言寡语,温柔的保护色,是以温婉清冷;脉搏缓慢,心跳的沉稳节奏,是以淡泊停留,来去匆匆,你已不复往昔,我也正在老去。

2。

痴情如我,不动声色,心却是涟漪不绝。

我若一枚坚硬的果核,色厉内荏,用不经意的伤害当作爱的筹码,直到多年后,才发现爱的那样深沉,却表现的那样差劲。

假如岁月重来,我还是不得不选择错过你,不是心的距离,而是日夜的蹉跎,这样,刹那芳华才是恒久若钻石般耀眼,不灭的流年两岸的风景。

曾经我想,我是真的爱你,那时最心疼的是最后留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因为我会比爱我自己更爱你,一旦交付,从不吝啬,毫无保留,彻底纯粹,可惜,最后不是我。

后来我想,我最心疼你第一次爱上的人不是我,是怜惜自己,因为那样我就能永远留在你的心底,自私的盘踞在你回忆的空间,永不撤离,至少你还记得我。

一世过了几分,我是心思切慕你的女子,不在乎天荒地老,只在乎曾经拥有,无关风月多情,无关光阴妖娆,虽花开那年,喜怒不形于色,言语生冷,心却若夜海波澜壮阔,汹涌澎湃。

余秋说:“每个人都有一场爱恋,用心、用情、用力,感动感伤。我把最炙热的心情藏在那里。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是的,你不懂我,我不怪你,因我心有忧戚焉,也有欣悦兮,爱你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想着动情,念着离殇,思有微笑,眸有泪光,爱你是我最隐秘的快乐,没有你,那一剪缓缓流淌的光阴,食不知味,或味同嚼蜡。

浮生若梦,花开花谢自有时,不再问你是否还在等我,又或者我是否还在想你,没有后来的后来,才是最奢侈的宴,韶华倾覆,初相见便天旋地转。

3。

万水千山,红尘烟火,人情练达即文章

我心存万物,背上简单的行囊,踏上世间之路,想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去看细水长流,于是,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辞辛苦行,再回首却怅然若失,原来,我一直孜孜不倦所追求的,并非我所愿,抑或说,已改变。

尘埃落定,我不愿总是孤单背影在路上,一心渴求你与我并肩站在滚滚红尘,无谓锦绣前程,翻云覆雨,不过似水流年,红尘摆渡。

若我说累了,你会用温柔的臂弯将我拥抱,给予我尘世的暖,抵抗所有的寒;若你说累了,我也会用温暖的怀抱供你停留,赠予你世间的温,融化所有的冰。

最在乎的不是风花月的情怀,而是一粥一饭,你我不忘珍惜,一天一夜,你我不忘享瘦,最浪漫的事也不过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夕阳西斜,携手散步在寻常巷陌。

你遇见我时,我早已失去纯真,身心皆有岁月所留下的痕迹,那时的遇见,是成长的蜕变;你爱上我时,我也早已融入世俗,身心皆是凡尘所印染的颜色,那时的相爱,是成熟的圆融,从此,便是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到彼年,我非出世女子,却依旧会有眼神缥缈处,多了清明淡泊,你会包容我的沉静如水;经年后,我定为俗世女子,眼光停留处,多了繁琐细碎,你也不会嫌弃我的聒噪吵闹。

客居红尘,一半理性一半感性,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你是我向往一生的光芒,等我沐浴,我是你渴望一生的月华,侯你无波。

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百炼钢化为了绕指柔,你是我谱写在心中的传奇,一笔一划的文字都是等你的痴心绝对,我是你回首那阑珊的尽头,一颦一笑的模样都是你念的如花女子,如是,执我之手,携我归家,与尔偕老,共尔华发。

4。

陌上漫步,光阴变奏,世事洞明皆学问。

离开你以后,我的世界一片风雨掺杂的混沌紊乱,如你所言,知女莫若父,我的确难以适应这物欲横流的社会,自以为可以心若莲花,纤尘不染,不惹市侩之气,不沾俗世之污。

华灯初上,车如流水马如龙,在喧嚣城市里,即使步步莲花,也挥不去周身空气的叨扰,于是,我只能若溪水汇入大海,泥牛入海,再也分辨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我。

若是曾经,你看见现在的我,定会倾心详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而我也会茅塞顿开,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只是如今我们之间隔着的不是时空的差距而是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凡是你喜我便厌,凡是你弃我便爱。

你的所作所为彻底伤了我的心,如此,我才会绝望,又伤你心,你说你是为了我好,可我认为这不再是我所想要的,我拒绝,你借他人之口劝我,我依旧拒绝,不是不懂,可我真的不再想要……

余秋雨也说:“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到如今,我想我到底是在心里埋怨你的,可你不懂我,我的确不怪你,因你也有你的选择自由,我理解,只是难解。

也许,你在等我回头,而我也在等你回头,我们都比以前更沉默了,你爱我若初,而曾经那个仰望天空的我已经习惯低头了,不是女子般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而是凛冽的咄咄逼着自己向后退一步,尽量远离你给的一切,包括爱。

所以,即使思念再深,再彻骨,我也是隐忍,一句相见不如想念,我想,我还在等,等岁月流逝,洞悉世事变迁。

再回首,青山依旧,心若琉璃,即使梦里几番悲喜,红尘几度沧桑,到那时,我才会彻底原宥一切,包括你给的深伤,还有我陷入的怪圈,如此之后,我便可安然归家,再静心与你话天下之事。

后记:倾心一遇,是命中注定的你,也是不期而遇的你,是今,我想,生命中最重要的男子,一个是陪着我出生,另一个便是伴着我离世,中间起承转合的也在乎也重要,却不是最,只因心底的位置就那么多,有人来便有人去,我只负责记得,心也只负责留印。

潇湘涟漪

2013年1月10日寅时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6100/

倾心岁月,等世事洞明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