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生命不止,奈之若何?

2013-01-05 14:51 作者:坐看云起  | 2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生命不止,奈之若何?在血与泪枯萎中拉锯光阴;在绝望与苦痛中,孕育自己的影子,等待一场更大的风暴洗礼

坐看云起/文

我愿了却尘缘来赎罪,一槌暮鼓苍老了前世今生,百般恨;一泓秋水望断了隔世空颜;几个轮回,走进这断桥残约会。

————题记

昏睡了这么久,被女儿拉起坐在这里,说什么我还有在!尽管心里时时祈祷着;别让我醒来。然几时又何曾安静地沉睡过片刻?只恍惚间游离、徘徊在梦与醒,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昏昏然于朦胧中拉锯、浪费着光阴。可女儿撕心裂肺的的呼喊、捶打,亲人、朋友们的安慰、鼓励,真真难煞我矣!

也许,我本就是个毫无主见、意志薄弱的人?一直装在身上的安眠药,不止一次地想,在支撑不住的时候就解脱,因为实在承受不了这种凌迟的痛苦,更无法忍受拖累家庭,连累女儿的罪孽。可也是有千般万般的无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较轻时感觉还能忍住,有文字的麻醉,心灵的寄托。毕竟有我在家是完整的,也真不忍一手建起的家而坍塌。可如今真到了无法忍受的时刻,却又想,寒天冻地的,我这样走了,女儿的泪水会结冰,小外孙才刚二岁,让他们如何料理?让我如何安心长眠?可真到了绝境,顾不了那么多也想不了那么多的时刻,却连死的力气都没有了!真的,也许这种情景任何人都不会明白的。

唉?我就这样一次次拿出、放回,就这样优柔寡断,任疼痛加身,任心烛自焚,任血液自耗。好羡慕那些瞬间毙命的人,不用似我般,千难万难。或许,有人会说我还是不舍死,我是一百个,一千个想解脱的人,真的!我一直不是个喜欢说谎的人。只是这太多的负累与不忍,让我难以抉择,无可奈何。

今天,终于可以支持着由女儿搀扶着坐起来了,是啊!既然上苍赐我于苦难,不让我死,我绝不能再躺着,那样可就真的连路都不会走了,你看我还有文字,还可以与文字倾诉,交谈,与灵魂对话;也许有的朋友会认为我在博得同情,朋友们我最怕人的同情与可怜,写文字,只是我一种生存的方式,麻醉自己的办法,并没有什么目的,更不想感动谁,博得谁的怜悯。

我只想与残喘的空隙,与文字倾诉衷肠,稀释苦痛,打磨光阴,把满腹的惆怅赋予文字的珠帘,畅想乘一叶扁舟,踏水而去,捡拾窗外碎落一地的逝水年华。虽然,无法挽留岁月的足迹,无法留住那些暗香浮动的时光。可心灵深处,无终无了的牵挂,那倾城的相思,羽化的情愫,早点燃了漫天的风雪,挂在你窗外的枝桠上。

只是我悄然离开,离开那个曾深深眷恋,充满温暖的窗口,任居无定所的心,融化在雪中,别在那枯萎的橄榄枝头,在清寂难眠的里迂回低吟。倘若你能明了我这些文字,感受我心起伏的频率,盛满对你的温情脉脉。尽管你说你此刻心里满满是她,可我相信,你是不会忘我与彻底的。

叹!流光容易把人抛,造化弄人。陌上寒烟,真情诺诺。岁月的尘埃早涤荡了我的足迹,一直坚强着,演绎着生活的版本,也标志着诸多的错位。就这样固执着、率性着,痛了自己,殇了别人。多情的守候,染白了蒹葭,打湿了岁月。

风过无痕,曲径通幽,青山何在?前盟喋血,伫立在水一方,哪里有方舟来渡?那份流放的寂寞。带走了一个人的地老天荒,空留下孑然的我在人生的尽头挣扎,煎熬在温软的万丈红尘里,独守一室清秋,一池墨香,一生病痛,捻数世事沧桑。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撑多久?每天也不过强忍着疼痛的凌辱,在女儿的监视下,竭力寻找活下去的藉口。怀想远方的一盏灯光,不过明了的心,知道那灯火阑珊处,早已是别人的故事,不再有我的蓦然回首。

原本,这个浮华的尘世,本就没有什么永恒情感,更别说一份纯粹的柏拉图式的恋情,更多的是沿途的风光无限。而可悲的我却是个怀旧的人,眸光早定格在那初见的摸样里。只是光阴削瘦了岁月,斑驳了容颜,染白了相思,疲惫了等待。可这份无可救药的心事,浑然忘却了生命的孱弱。

我有多希望,用我三世琉璃,挽你一生真情。不过这只是我的遐想,我的梦。横亘在眼前的依旧是冰冷,残酷的现实。也许,一些红尘的故事,徐徐展开一段惊艳的邂逅,一次倾心的相遇,于我已是很奢侈的了!

你走吧!找回属于你的洒脱与桀骜。我的世界本就荒凉,我们都无法再续前盟,我也没有资格要一份情感。那断弦的琴,早蒙了岁月的尘埃,我们也只是玩了一场生死契阔的游戏,成就了一回寂寞之城忧伤,凄艳的风月。也让我的悲哀多了一笔红尘的曲调。不过无妨,我本

苍凉,多一些又何妨?

人,真到了生死两难的境地,坚强坍塌,心灵难以负重时,喉咙发不出一丝求救的声音。这种坐卧不安,孤苦无助的感觉,是没有人可以体会的。这种对生命的无能为力,回天乏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不过这些能说出来的苦还不算苦,还可以赋予文字的杯盏,盛给大家听。而埋葬在心底难以启齿的苦,才是最痛彻心扉的。

对于人生,我不敢有任何的期望,只希望女儿少些伤感,健健康康,让我的朋友们多一些开心,少一些遗憾。一直向往,生命里无论悲欢,苦乐,成功抑或失败,都有一个人在身边,。不离不弃,紧握我柔弱的手,或拥着我孱弱的躯体,附在耳边,轻轻地说:亲爱的,别怕,一切有我呢!那或许比我吞咽大把的药片更有效。呵呵、、、、也许朋友们会笑我太虚幻,太孩子气。

可就这样一份心愿,于我都是苍白如雪,此生无望的。尽管,贫瘠的生命一直倔强着、隐忍着、努力着,为女儿、为家庭,更为自己的不甘,没有比正常人少干过什么,这是我今生最无憾的。

现在终于女儿成人,而我还是这样的无奈,无法做一回真正的自己。哪怕想死都有太多的牵绊,太多的不忍。任自己搁置在悬崖峭壁上,站在岁月的风口浪尖,任风霜肆虐,任涛声拍打。真不懂,上苍为何不能痛快收了我去。虽然女儿大了,会照顾我了,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我的心,就这样一直漂泊着,流浪者,从没有停歇过,也找不到可以栖息的枝头,温馨的港湾。是啊!这样憔悴不堪的我,病病殃殃的的我,又有那个枝头可收留一个奄奄一息,风烛残年的生命呢?更没有绝代的芳华与睿智的思维。一生精心珍藏的也不过是一杯岁月的苦酒,也深知自己把一生最美好的年华典当给了流水。更明白自己没有资格获得一份青睐,一种真情,拥有一份倾城的爱恋。

孱弱的生命在夜阑人静时,只能孤零零地品尝,咀嚼这血色的胭脂,纵使于病痛无益,可也能换得两行清泪,稀释些许的悲哀。此刻,再不想回首,也没有力气回首什么?往事尽头,我选择褪却,选择珍藏。如今的我似一只断鸿的孤雁,盘旋于你的梅园之上,嘶哑地哀鸣。

爱,让我如此不堪,如此疲惫,生命让我自惭形秽,无能为力。你的古筝,续接着经年的伤痛别离,颤栗的手指,刻骨铭心的记忆,无力舞动残缺的梦魇。你赐予我的蛊,是今生轮回的宿命。我是一只断翅的青,为你我会轻轻隐退,悄掩泪水静静离去。默默皈依灵魂的青冢。

从此,你的天涯,我的沉寂,丢失的梦里,天太冷,冻僵了所有,连同铭心的你。我的血液渐渐凝固。“新觅觅芳菲凋尽,衣单单悲心未央”千山暮雪,案头凌乱,那么多,那么多的文字,见证了我的人生,那血与泪浸泡的生命,也有过豪情万丈,美好的快乐时光;也有过花香与月色的浪漫柔情;还有过满怀的憧憬与搏击风云的豪情。我都会珍藏于我灵魂的深处,连同那倾城璀璨的烟花绚烂的极致。

断断续续,一堆词语,难以成章,哽咽在喉,遍身冰凉彻骨。心事如雪,几劫风,悄然拂过。一段真情失色于未央。其实,我只是租了一段爱情,留恋,沉醉在自己酝酿的虚幻里,忘了世界原本就是喧嚣、浮华的,忘了自己本就没有力气享有如此种种的。

如今,早已是寒霜覆盖的季节,也许城外早已是马蹄凌乱,乱云飞渡,打马的过客正匆匆而过.谁会知晓一座颓废凝霜的空城里,有这样一个气若游丝的生命,游离在生死边缘的女子。请别问我,病是否会好?更别同情我的不幸,甚至连文字也不必。只是很希望在我还有感觉的时候,能亲眼看到你为我书一幅挽联,那将是我最好的安魂曲。

天在摇,影在晃,你也渐行渐远,额头汗如雨下,身体颤栗着,慢慢地下沉,萎缩。不过命运的枷锁别想锁住我自由不安分的灵魂。我要用文字的音符,编织一段浪漫、美丽的故事,唱给远方一阕缠绵悱恻的蒹葭时光。

命运赐予我的多灾多难,我会独自承担,也早已习惯了忍受,熬过疼痛挟裹的白昼,忍住寒冷袭击的暗夜,将自己融入缺氧的空气中窒息。舴艋的小舟无法泅渡我去奈何桥,漫天的飞雪洋洋洒洒,淹没了旧时光的摸样。凉风习习,疼痛肆虐,天地摇晃,一切都充满了玄幻的色彩,月亮也吐着幽幽的蓝光、似火焰般燃烧。

我仿佛听到悠扬的笛声,浪漫而忧伤,我用心跳一支舞,牧歌在阳光下迁徙,挽着你的手,在生死之间兑换时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2764/

生命不止,奈之若何?的评论 (共 2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