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花坟

2012-12-22 12:16 作者:北京现代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次诗会中的相遇,已经过去了好久,我在用我学过的词汇,试探着给他一个合适的称呼,领导、老师、文友、大哥、玩伴……?真不知道哪个更准确恰当。

那次诗会在济南,离我家德州不远,处于一种好奇,我报名参加了,原定于诗会当天清早开车去,耽误不了诗歌交流即可,由于提前两天和花坟在网上聊了一次,改变了主意,提前一天过午到达报道。用他的话说,是提前熟悉一些场合。花坟,原名田文波,河南商丘著名诗人,《诗中国》网站的创始人,《诗中国》杂志的总编,成功的出版了《中国实力诗人一百家》《诗中国》《情诗一百家》《殊色》等,我入驻诗中国网站时间很短,也就三四个月,由于一次看他训一个管理员时候,非常犀利,甚至吐脏口,一直认为他非常严厉刻薄,所以一直敬而远之,没敢和他谈过,也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

我下午四点从家出发,路程走了一半的时候,接到他打来的电话,问我到哪里了,说他已经到了,他还提醒我注意安全,到济南给他打电话,派人来接我,作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这样关心我,我实在有些感动,我有车载导航,根本不会迷路,五点半到了济南,一下高速,车辆像蜗牛一样慢慢的爬行,又接了他的两次电话,告诉我在一个地方等着,派别人来接我,最后还是被他的向导,把我领进了预约好的酒店。

进门的那一刻,他正站在门口等我,一米七多的个子,四四方方的脸上趴着一尊硕大的鼻子,一双双眼皮的大眼睛,忽闪着机警的光芒,嘴显得小巧了许多。一寸多长的头发,妆扮一双大耳朵,头顶还有些伤疤。上身灰色的内挂里式羽绒服,下身一条退了色的牛仔裤,脚蹬一双棕色的大头鞋。真不敢相信,这样朴素打扮的农民形象,就是我们的领军人物。

晚餐,我们十来个人,围坐在一张桌上,他坐在主席位置,互相引荐认识,天南地北的口音,自报家门,互相敬饮,有说有笑的,就像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一个大一的学生,我忘记叫什么名字了,端着酒杯来到他面前,说自己不幸的经历‘我是个不幸的孩子父母离异,一个人在这边闯荡。……。。’他端起满满的一茶杯酒,和那个小伙子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在场的都惊呆了,真没见过这样喝酒的,那个小伙子喝了一大口,端着酒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花坟用右手夹着烟卷得两个手指,指了指那个下伙子‘这还也叫不幸吗,给你说说我吧,我跑传销的时候,那年赔了二百多万,倾家荡产,我当时喝了三十多粒安眠药,差点死了,醒过来的那一刻才感觉到,活着真好,我现在一个九岁的儿子脑瘫,我自己天天护理着’说到这里狠狠得吸了口烟,一注浓浓的烟雾,从他嘴里吐出来,‘作为一个男人,要能担当重任,做个不屈不挠的汉子,你的路还很长,不要拿败落的灵魂折磨自己……’小伙子红着脸,低下了头。

晚饭后回到宾馆,每个人都会了自己的房间,我去花坟房间询问明天我演讲的事,他正在和副总吵架‘带家属我们欢迎才对,哪能再向人家要钱,实在不够我自己掏腰包,上次不也是我搭了五千多吗’‘不行,我给她半价总可以吧’副总说道。‘不,一分也不能再要’花坟强调着。我突然想起一个文友带老婆来的事,一个人拿钱,两个人吃住,确实有些不合理,再说收取的费用本来就不多。‘没关系,不够我们在凑点’我说道。见我进来了,他们不再争论这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诗歌座谈会,我被吸收为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还认识了好多著名诗人、作家,在他们那里我学到了好多知识,认识的了自己的不足,激励了我写作的动力,认清了自己发展的方向,感悟到这次盛会的意义。实在感谢花坟给我创造这次一会,当我对他说感激的话时,他只说‘下次多陪我喝点’。

最难忘的还是我们话别的时候,因为去徐志摩罹难的悼念,回来的晚了些,差点错过了他返程的火车,来到宾馆他赶紧收拾行李,当时宾馆里只有我们两个,由于离车站不远,车辆太多,开车去还不如步行的快,我领着别人送他的旧电脑往车站跑,他在后边跟着,左手握着跨在肩上的旧背包带子,右手领着一个装满药的塑料袋。上气不接下气的小跑着,看他的样子,我既想笑,又感觉到一种酸楚。我跑一会等他一会,只见他脸色苍白,大张着嘴巴,呼出团团雾气,吃力的摆渡着他那双沉重的大头鞋。到了检票口我把行李交给他,他慢慢的将行李接过去放在地上,拍拍我的肩膀,气喘吁吁的说‘回去好好写作,我能给你提供的仅仅是一个平台,下次年会再见’他挤上长长的电梯走了,我目送着他,眼前有些湿润,他却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后来我问他怎么不向我挥挥手呢,他说‘我受不了那感觉,那一刻在流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36694/

花坟的评论 (共 8 条)

  • 健康
  • 惜缘
  • 风语
  • 孟杨
  • 听雨轩儿
  • |.мīss.чou
  • 今生依梦
  • 凌木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