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生死守望

2012-12-13 18:41 作者:月上西楼  | 8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又是月满西楼,却见天边圆月,不见西楼主人。

西楼是古祠堂的厢房,曾住着一位古姓老奶奶,七十岁了,她没什么亲戚,守着二亩田维持生活。好在有个好手艺——做寿衣,糊灵屋,所以日子也勉强过得下去。

她逢人就说,她有个女儿叫秀秀,去了南洋,挣够钱就回家服侍她。

是的,秀秀是她的养女,是她丧偶后收养的。

秀秀天生丽质,长得如花似玉,人人见了都喜欢。长大后,恋上了同村的后生亮亮。但很快因嫌弃亮亮嘴笨,不善打扮,矮墩墩不潇洒,就断绝了和他交往了。

这事在村里议议纷纷,有人说秀秀不应该,有人说亮亮太木讷,但古奶奶认定了这门亲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气之下的秀秀,便去了南方打工。后来,她认识了一位外籍大叔,再后来就杳无音信了。但一年前,有人在S市见到秀秀她,说是她打扮时髦,浓妆艳抹,叼着烟在酒吧喝酒,扭着腰和一群人搭讪着。

被撇下的古奶奶守在厢房里,一如既往地喜欢着亮亮。她每逄做手艺回来,总要把别人送她的香烟甩给亮亮,说是抽了这烟会长命百岁的。但古奶奶也有让亮亮难堪的事,总说他是她的女婿。亮亮心地善良,很同情她,常常帮她打水劈柴,碾米打油。

中秋前几天,古奶奶做手艺回来,不慎摔了一跤,大腿骨骨折了,好在村里轮流照顾着,并无大碍。

前些天,亮亮去看望古奶奶。只见她拄着拐,靠在门框上,默默地眺望南方。亮亮知道她是在想她的秀秀,便打岔道:“古奶奶,看风景啦?”

“唉——我哪有心思看风景哦。”古奶奶泪流满面的,迟疑地说,“我的天寿快尽了,——你能帮我做件大事吗?”

亮亮很木然,但坚决地答道:“行啦!”

古奶奶从破夹袄的口袋里摸出两百元钱,塞在亮亮的手心里,无赖地说:“唤——秀秀那死丫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事只有指望你了。”

古奶奶恳求的说,她活着是个要面子的人,死了也不能做个孤魂野鬼,她要亮亮给她立个碑。

这让亮亮为难了,亮亮想:给古奶奶立碑的应该是她的亲人,我一个外人,不合适吧!

古奶奶看出了亮亮的为难,眼角又流出几滴泪:“那立碑人写上秀秀的名字吧。”

亮亮也流下了泪,哽咽地答应了。

古奶奶笑了,但蜡黄的脸上很快就堆满了愁云,无神送走了亮亮。这一回她没叫亮亮女婿了,只是狠狠地骂了声:“死丫头。”

亮亮走后的第二天,古奶奶就去世了。

亮亮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巳直挺挺的躺在一张破旧但很整洁的床上,骨瘦如柴,她手里攥着秀秀的照片,眼睛没有闭上,眼角留着一迸深深的泪痕。

之后,村里人为古奶奶办了后事

几天后,亮亮按古奶奶的遗愿为她立了碑。亮亮立在坟前,低头这样凝视着孤独的碑身,端详着碑文,不禁痛苦地思索着:如果不是我的木讷,人们的议论,古奶奶的坚持,或许今天的结局不是这样!可是,秀秀啊——你就忍心让古奶奶一直这样守望着你吗?

“呱——呱——”远处传来鸦的叫声,寒风中亮亮离开了那天国的荒丘。

又一个晚上,月儿分外的圆,月光千里。人们仿佛看到了那西厢房与荒丘上的碑石幻化在一起,一位老人浑身瑟缩着,银发飘飘,她拄着拐,蜡黄的脸上堆满了愁云,无神地眺望着南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32175/

生死守望的评论 (共 8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