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海心(二)浣溪沙

2012-12-12 22:01 作者:枫叶痴秋  | 2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娘八岁送到陈家那天霏霏细湿透了衣服,心景淡凉,小身子如果不发烧,估计不正常,娘感觉头重脚轻,像风筝在空中飘来飘去,恍惚又回到了自己家。不经意地看见远处的灯光让心一暖,一闪一闪的,但立刻又被寒风吹灭了念想。

虽然天渐渐冷了,又黑得那么实,她无助地向空中抓了一下,手心感到透心的凉,马上想起海桂妹妹,一起被送走的妹妹应该不哭闹了吧?她家现在也应该像这儿一样夜深了,那种在深渊般的黑暗,把人憋得很紧张……

那时候娘的病确实算不了什么,陈外婆家人手少,做家务,洗衣服,喂猪,感觉活多,总是做不完,陈外婆还有病需要照顾。往美好想吧,感恩每天有饭吃,劳累使人坚强,这让娘的心变得越来越善良,身上就有了力量,于是在村口的小河上,每天总有一个小姑娘,提着一篮衣裳,小河水冰澈见底,缓缓地流淌,撕拉着娘脚上的冻疮,绘着浣溪沙的图画。

早上的第一缕阳光总是先照在她的脸膛上;晚上总有一个小姑娘,背着一篓猪草,到家最后一个洒落晚归的月光

母亲说,她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仿佛能听见外婆内心的呼唤,外婆的呢喃在脑海里缠绕,既清晰又响亮,像周围的空气,虚无又真实:要听陈家的话,干活勤快点,辛苦是福,想娘了就把眼泪往肚里咽,别伤了身子,实在不行可以在里咱娘俩说说话……

当母亲认真听时,分明只有窗外犬啸声和风的低鸣,以及猪舍里传出猪的呼噜声,那头猪又白又肥,里面装满了母亲的汗水,汗水变成的美味让它在舒服地做着猪八戒的美梦;隔壁厨房里,老鼠又出来做家务了,忙碌声,吱吱声夹杂着碗碟的脆响,那脆响仿佛在数落教训一只不听话或做错事的小老鼠,让人心惊肉跳;鸡笼里的那只大公鸡又在咯咯地叫了,唱着让人欢喜让人忧的歌,跟催命似的,母亲该闻鸡起舞了,估计那只公鸡是陈外婆从周扒皮家买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个时候的母亲,不像我可以躺在母亲的怀里,无所事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母亲说那叫享清福。

其实我也有烦恼,家中的鸡被我赶到围墙上不敢下来,我的鸡毛毽子就差三根羽毛,鸡何必那么小气!小黑狗远远的看着我,夹着尾巴就是不过来与我玩,估计怕我要咬它,其实我没有那好,我只不过喜欢拔它的毛,毛绒绒的很舒服;实在无聊了,看着房顶发呆,数着屋顶的青瓦窟窿被我捅了几个,看着从窟窿里射下的阳光慢慢地由右移到左……什么享清福啊,那简直是熬清福。

看来,在一样的年纪,我与母亲有同样的烦恼。人家不是常说烦恼有千万个,感觉是一样的,但处理方式不一样。我一般会把烦恼变成眼中的泪,哭得家人心服口服,哭得我阳光灿烂。母亲则会把烦恼咽到心里,变成身上的汗、脚下的路和手中的茧,在她的脸上,我只看到慈祥在皱纹里流淌;在她弯背上,曲线及高度刚刚好,那是我荡秋千的好地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31707/

海心(二)浣溪沙的评论 (共 2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