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顽童(四)--老九与老十的故事

2012-11-28 16:26 作者:枫叶痴秋  | 2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虽说我长大了,都已经快六岁了,母亲说六岁的大人还吃奶的话,头脑会糨糊的,头脑一糨糊就读不了书了。但我就是一门心思想吃母亲的奶,必须说出充足的理由,要不真正的大人不会信服,原因有二:一是我还不够大,还是小孩级别,我是被大人的,是小孩都愿意被糨糊着,没听说哪个小孩自己被戒奶时不反抗又不哭闹的;二是凭什么大人不读书,却要求我一个弱小孩读书,明显不公平;因此如果民主地征求我的意见,明确告诉你,我愿意一辈子吃母亲的奶且还有一个附加条件——-不读书……

说实在话,追求民主的代价比较大。首先我遭到大姐的“友情”制裁,大姐是武功高手,可以一招治我,那一招叫“二指拧”,或者叫“水过无痕手”什么的。这个名字只有我才有资格取,因为姐姐只跟我过招最多,我体会最深,按宋丹丹的说法,那家伙,那是相当的厉害!

姐姐看见我这么大了还在吃奶,太丢人了,姐姐已经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看见会害羞的。这时她会冲上来,把手轻放我背后,隔着衣服,拇指和食指夹着衣服当皮,把我背上的皮肤当馅。关于馅的多少,这里面有很大学问,与包饺子有本质的不同,要薄而不脱且牢,追求馅越薄越好。操作起来要有艺术性,要不我会警惕的,我也不是吃醋长大的。手放我身上掐馅时切记要缓,然后顺时针一拧,动作切记要快。最后就等我的一声尖叫了,叫声的大小可以检验“水过无痕手”杀伤力的大小;当然,当我反应过来,感觉到钻心的疼时,姐姐早已飘得老远了,从她跳跃的马尾辫子可以判断出她笑了,但我真的哭了。

我很委屈,我与她无怨无仇,也没有招她惹她,我一门心思吃我的奶,她完全可以花时间去打扮得花枝招展,何必扰我。更令我伤心的是母亲撩开我衣服细看,发现她的心头肉也就是我没有受伤,会一把推开我,你姐姐没弄疼你啊,你背上一点痕迹也没有,别装哭了……

后来我一见到姐姐对我笑着走来,我双腿就会不由自主地打颤……

哥哥的“飞毛手导弹”打击就要直接多了,他的策略是像美国打伊拉克一样远距离精确打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对哥哥来说谋略很重要,他没有姐姐那样的亲和力,可以很容易地近距离打击我。毕竟我有后台,那靠山是重量级人物,家庭级首脑,谁不敬畏三份才怪。比如菲律宾国家小吧,但他怕大哥中国吗,因为他把美国当亲娘了啊。

你看,但凡哥哥想攻击我,母亲会用手把我往怀里一揽,这叫启动反导系统,然后娘脸一抬,眼向哥哥一瞪,就连眼神立马把哥哥击出五米开外。

我嘛,完全可以安心吃奶了,一边不忘用眼角白哥哥一眼,哥样!害怕了吧!当然嘴里还会配合地吃出挑衅的声响……那叫一个潇洒,看见家门口打架的公鸡没?那打赢的公鸡走路的姿势,那气势……嘿嘿,向我学的!

不过总有打盹的时候,我最怕母亲不在身边,哥哥就会出其不意地攻击我,当我还没回过神来,头顶已被击中,哥哥食指与中指并拢、凸出、弯曲、用力、俯冲。伴随一声脆响,我头皮一麻,身子本能地一缩……然后条件反射般跳起。悠扬的哭声遽然响起,定会震飞归家的双燕,头上的小包已冉冉升起。

从此,我哭功无敌,既然是无敌,不防透露三招。第一招叫“真哭无敌响”,必须声音洪亮,眼泪汪洋。使用情况:当父母在我安全距离范围内时使用,定可一招制胜,这时哥哥的晚餐肯定是不敢恭维,那叫处罚得惨不忍睹。

第二招叫“假哭悠扬唱”,既然是哭功,肯定离不开哭,慢慢地哭,轻轻地哭,但中间可以歇会儿,或者哭得悠扬点,像唱歌,娱乐自己;偶尔还小睡一下,节省体力是关键,这叫持久战,以逸待劳。当估计父母快回来时突然真哭,沿用第一招,来个回马枪。使用情况:当父母离家时间比较长时使用,定可反败为胜。

第三招叫“眼哭嘴笑掌”,这个时候哭是大忌,但哥哥打得确实疼,眼泪不流不行,再说,它也不听你的使唤,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我的头打了哥哥的手吧,没准他的手比我的头更疼,我试过像哥哥一样用手敲打过桌子,手很痛,虽然声音还是一样的脆响,但结果是桌子什么影响也没有。如果哥哥还想打我,我会抱着哥哥的腿,流着泪告诉他,他手会疼的,我争取下次不好好吃奶了……本招使用情况:当父母几天不回时使用,至于谁胜谁败,何必计较呢。哥哥打我后还不是给我做饭吗。这是丛林法则的智慧,你懂的。

所以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简单地说爱好有二个:吃奶和哭闹。好了,你该出场了,废话说这么多,都是因为你,你的出现从根本上改变了我。我说不出这是好还是坏。

一天,你被母亲抱回家了;按性别,我应该喊你妹妹;但你又不是母亲掖下生的,听母亲说你是堂舅妈掖下生的,按此应该叫你表妹;但我又听母亲说,将来咱们是要过家家的……嗨,我晕了,你身份比较复杂。

首先是我不吃奶了,俗话说,好汉不跟小女孩斗,更何况你才几个月大,母亲说,如果我还不让着你,我就不是男子汉。最关键的是,母亲的奶水早被我喝光了,光吃奶头也没什么意思,看你还美美地吃着,哈哈!我弯下腰,笑死我了!

奇怪,直从我不吃奶后,姐姐不奖赏我“水过无痕手”了;哥哥也用不着我使用“眼哭嘴笑掌”神功了,天下从此太平了。我的大哭神功该归隐江湖了,倒是你经常哭了,我知道,你是饿的。一岁以后,本人吃母亲的奶从没吃饱过。不过,同是天涯沦哭人,我会拉着你的小手学母亲样子哄你,嘴角流着哈拉子,唱着自己也听不懂的原创摇篮曲,与你一起进入乡......我总是护着你,我本能地与你亲近。

我也时不时静静地绕在母亲周围,看母亲给你喂奶粉,还会与母亲拉拉家常。

我问母亲,按家中排行,应该叫你老十,因为我老九,你应该长大后像我的,因为我与你最亲,最近。

母亲说,丫子变乖了,不吃奶了,等将来长大了与老十相好了……

我说,不要,我要与娘相好一辈子,没有你,哥哥姐姐又突然打我,我可怎么办,老十又帮不了我……

慢慢地你长大了,我可以带你到外面到处玩了,经常带你到村后的小山摘野栀子花,很香,很香,你高兴地直拍小手,我们把花带回家插在水杯里。我还经常带你到村前的小河里抓小虾,你还很害怕虾,不是我故意吓唬你,因为小鱼我实在抓不到,告诉你,小鱼不好,它不听话;你好,你听小哥我的话。

看你穿着我的小衣服,活脱一个小我五岁多的自己。衣服上烧破的窟窿还在,只不过又长大了些,你真像我,也喜欢用手去抠那个洞;我喜欢哭,你也喜欢,不过你哭的功底没有我深厚,声音小,时间短,追求不高,一个拥抱就够了,哥哥姐姐也不打你;我知道这源于咱们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好动,你好静,我只要没睡觉,腿像咱们家那个上了发条的挂钟——摆过不停,嘴一般会说个不停,他们都说我闹得慌,能有你一半的文静就好了;看来只有咱们有共同语言,你喜欢听我说话,崇拜我声东击西,杂乱有章的演讲,如果给哥哥姐姐说小蝌蚪找妈妈,他们怎么听得懂啊,而你能听着脸儿乐开了花。

有一天,我带你上战场,我准备对越自卫反击了。我把战场设置在家后面的山坡上。既然是对越自卫反击,就离不开猫儿洞,我正挖着猫儿洞,你在身后说,小哥,洞不会塌吧?

我说,英雄的人民解放军挖的猫儿洞怎么会塌!你赶紧负责警戒,根据最新情报,敌人马上会发起进攻。

结果,敌人没有上来,英雄的猫儿洞塌了,看你说的,塌了不是?!塌下来的土压得我批评你的话说不出来,嘴倒是张得老大,四肢无力,吸不进空气,还好头脑还算清醒,看见你直扒我身上的土,我躺在地上呆了好一会儿。吓死我了,打一下自己,疼,好,还活着!

你又哭了,这哭的毛病真不好,你还哭着问哥哥,没事吧?我慢慢地爬起来,轻轻地弹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土,吸了一口亲爱的空气,慢悠悠地说,没事,只不过刚才小睡了会儿……不要哭了,看来打仗不能靠你,你不够坚强,忘了告诉你,我对士兵的要求是宁死不哭。你申辩,我小时候不也爱哭吗;我又吸了一口亲爱的空气,正告你,我是在和平的战争时代与敌人打架时哭,虽然我视哥哥姐姐是敌人,但不是鬼子敌人,算了,越说你越不懂了,看你那委屈的眼神,又要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向你解释,赶快回家吃晚饭,要不哥哥姐姐都把饭给抢没了……

十几岁时,你被接回舅妈家了,母亲说,舅妈度过了生活的难关,她想你想得我真不愿意喊她舅妈。没有了你这个尾巴我很不适应,你走时,我们都哭了,看着你颤抖的肩膀,我的哭功再次重出江湖了,无学自通有了哭功第四招,叫“泪无声催魂散”,那天正是枫叶痴秋萧杀寒;算了,心里话就不要说了,如果说了,还会是心里话吗?

当时我正紧张地、痛苦地学习着,总想飞出村口的大山。我多么期盼放假到你家,因为你一定会带小哥到外婆家的后山上寻找咱们喜欢的栀子花,那花与你一样漂亮优雅;到村外水库去欣赏周围一望无垠的油菜花,那花如你一样纯洁灿烂;更喜欢静静地坐在水库边,默默地不说话。我依然喊你老十,你也依然喊我小哥,我们还会互送一些漂亮的贺卡,互祝学习要进步啊……

得到你的噩耗是在我高考结束后,你病得突然,走得匆忙,家人都在瞒着我,我这个顽童浪子总算老老实实在往知识的天空飞了,他们怕我在飞翔的路上因你而折断翅膀。甚至我连你葬在何方都不知道,但我怎么能忘记你,毕竟我们吃一个母亲的奶长大。

你知道吗,佛前五百年的回眸,换来此生擦肩而过的痛!分明,无言无由的约,是你我轮回的忘,来去匆匆的缘,是你我生死离别的恸,那昙花一现的生,是你我苦苦追寻的守,你曾经不经意的笑,是我一辈子难释的望,今生隐约还在的念,证明我们千年前,做过佛灯里缠在一起的灯芯草……!

老十,我的妹妹,就让我用一首小诗遥祭你吧!

如果有前世,

我一定看见你不经意的回眸,

为此,我走了五百年的情路,

才有今世短暂的相逢。

如果有前世,

你一定做过我的女友,

为此,你追寻五百年,

换来今世你给我的温柔。

如果有前世,

你我一定为爱写下了誓言,

只是写得太久,

五百年的时间来不及牵手

只换来今世擦肩而过的缘修。

如果有来世,

你一定要找到来时的路,

只为见你,

不离不弃地相守,

因为你走时,

我已在墓碑前洒下三杯泪酒。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23649/

顽童(四)--老九与老十的故事的评论 (共 2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