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阿虎

2012-11-17 22:30 作者:海明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海明说故事

短篇之尽量短小的故事(003)阿虎

阿虎是一只波斯品种的母猫,两只眼睛一红一蓝,宝石一般放着光芒。

来的时候还小,因为食物的丰盛,现在已经是肥头大耳,

白干净的,深得女主人的喜

虽然是一只猫,却不幸长成虎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阿虎也并不觉得十分委屈,甚至于对阿虎这个名字也充满了莫名的喜欢。

阿虎的境遇因为女主人的失势骤然改变,最后被赶出了家门。

阿虎当时并不了解局面的无常,还在男主人的脚边撒着娇,结果被狠狠踢了一脚。

被关在门外的阿虎一时茫然失措,倾起了身子去挠门,

门却冷起一张脸,对阿虎的哀告不削一顾。

正好是秋天深入的时节,劲冷的风阵阵从街面吹过,虽然阿虎多毛,也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走过一小段石阶,穿过小楼前的花园,出了篱墙,就是车来人往的马路。

因为经常陪着女主人散步遛弯,阿虎对左近的街道布局还是很熟悉的,

知道穿过马路对面不远就是一个小公园,女主人经常带她去玩,每只石凳上都留下过她欢跃的爪痕。

那是多么快乐的时光呀,阿虎匍匐在门脚,出神的想着。

寒冷还在其次,饥饿却难以忍受,一天没有进食的阿虎蹒跚的站起来,鼻子在空中左右嗅嗅,打探着食物的信息。

空中除了一丝冷意,什么都没有。阿虎哀鸣一声,向街上走去。

街的转角有一只垃圾筒,平时阿虎都会嫌弃它的肮脏,离得远远的,现在她却不由自主的朝它走去。

她的步伐后来变得轻捷而快速,一溜小跑起来,她闻到了鱼骨的香气。

果然有一些剩的饭菜散落在垃圾筒边,腹中的饥饿已经战胜了阿虎洁身自好的娇气,

她伸出舌头试探着舔了舔地上的残羹,主要是那只丑陋的鱼头,并张开嘴轻轻的撕咬,

很快,阿虎的进食就变得心安理得,津津有味起来,将地上的残羹一扫而空。

她在路边的浅坑里喝了几口脏水,转身朝来路走去。

阿虎来到旧日的主家门前驻足凝视,小楼的窗子弥撒着昏黄的光线,显得温暖而祥和,阿虎忧伤的走进院子,在一处背风的篱墙边俯卧下来,趴在衰黄柔软的草坪上,合了双眼,轻轻睡去。

附近的街道游荡着几只无家的野猫,每到半就会聚合在一起,四处逡巡。

领头的是一只体形瘦长,行为粗鲁的黑猫,它的眼里总是跳动着一缕凶光。

今天大黑带着几个小喽喽照例来翻垃圾箱,却一无所获,食物已经被人提前吃掉了。

大黑愤怒了,它的鼻子四处寻觅,闻到了阿虎残余的气息,大黑发出一声怪叫,率领着几只野猫顺着气味追寻而去。

它们来到小楼前面,马上就发现了睡中的阿虎。

大黑带头朝阿虎扑了过去,几只手下也四散开来,很有默契的组成了一个松散的包围圈向阿虎逼近。

大黑迅若闪电扑住阿虎,狠狠一口咬住了阿虎的耳朵。

阿虎惨叫着窜起身来,本能的朝前一跃,脱离了大黑的掌控,从包围圈的空隙间穿出,朝街上跑去。

大黑咬下来阿虎小半只耳朵,它吐掉耳朵,领着野猫群又向阿虎追去。

阿虎带着伤痕落荒而逃,她本能地沿着熟悉的道路朝街区公园的方向跑去。

大黑一群,在后面紧追不舍。

阿虎耳朵上的血顺势而下,洇湿了她的脸,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几乎看不清道路,只是惊慌的向前拼命的跑。

大黑们离阿虎越来越近了,它们的追赶如行云流水一般,显得从容不迫,章法娴熟。

将将跑到公园的时候,大黑们已经半散着再次对阿虎形成了包围之势。

就在阿虎绝望之际,一道黑影由公园的秋千架上快速地窜了过来,那是一只半大的鬃黄色的小猎犬。

小猎犬机巧地护住阿虎,拦住了大黑它们,对着大黑一阵咆哮。

大黑棸然收住身形,停了下来。大黑看清楚眼前的猎犬并不巨大,这使它鼓起了勇气,它猛然弓起身形,向猎犬扑去。大黑是个搏击高手,却没想到小猎犬更趋机敏,大黑尚在空中的时候,小猎犬已然一头撞了过去,这一撞正好撞在了大黑的肚子上,大黑身悬空中无法躲避,被撞着翻了几个筋斗,一下摔在了马路沿上,摔了个头破血流,还摔瘸了一条腿,大黑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看着小猎犬又逼了过来,赶紧掉头就跑,大黑的手下见此情景,也都一哄而散,个自跑了。

这时的阿虎已经远远的跑进了公园里,躲在一丛矮树后面,小猎犬小跑着来到阿虎身边,仔细地看了看阿虎。

阿虎的脸上沾满了血,浑身乱草,一只耳朵像破碎的树叶,嘴里发出丝丝的哀鸣。

小猎犬同情地哼哼着,伸出舌头,帮阿虎舔去脸上的浮草和血渍。

阿虎饱受惊吓的神经一下松懈下来,晕倒在了草地上。

小猎犬一直守护着阿虎,趴在它的身边,努力地舔着阿虎的脸,直到血色稍退,然后伸着鼻子到处嗅嗅,有时也会嗅嗅阿虎的脸,直到阿虎醒来。

阿虎耳朵上的血已经不流了,疼痛也减轻了很多,她勉力站起身来,眨巴了几下满是口水的眼睛,觉得很不适应,就将口水全部蹭在了小猎犬的身上。

小猎犬站起来,摇了摇尾巴,然后一低头,向公园外走去,阿虎期期艾艾的扭捏了一下,低低的喵了一声,跟了上去。

小猎犬带着阿虎走过两个街区,来到一个立交桥下的涵洞里,这里有一个石棉瓦搭盖的简陋窝棚,窝棚顶上还铺了些油毛毡。小猎犬一拱门帘,钻了进去,阿虎在门外停下脚步,踌躇着,这时小猎犬由塑料布做的门帘子里露出一个头来,看了看阿虎,又缩了回去,阿虎知道小猎犬是在叫她,也就一拱头,钻进了窝棚里去。

窝棚的主人是个五十多岁落魄的拾荒人,蓬乱着一头枯发,到还知道刮脸,因此眉眼还算清楚。拾荒人对自己的小猎犬很不满意,带个什么回来不好,带只猫?还坏了半只耳朵!拾荒人很郁闷,一只小狗,怎么就会带了只猫回来?拾荒人摇着头,表示非常的不能理解,并且难以接受。

窝棚的边上有一个水龙头,小猎狗带着阿虎过来,小猎狗跳上台阶,很老练的用前爪拧开了水龙头,示意阿虎前去洗浴,虽然天气已经凉了,阿虎还是犹豫着走进了水里,阿虎咬着牙痛快地洗了个冷水澡,然后拼命甩干身上的水珠,在温暖的阳光下晒干身子后,现在的阿虎又成了一只雪白干净的漂亮的大猫。

这个水龙头成了阿虎和小猎狗的宠物,他们经常会在游荡鬼混之后肮脏不堪的回来,在水龙头下痛痛快快的洗一把,又变得干净起来。

拾荒人有一辆破旧的三轮,门前的破烂积攒的足够多了,就会被搬到三轮上,送去废品收购站卖掉换钱。每当这时小猎狗就会一跃,跳到三轮的破烂上,坐一趟顺风车,小猎狗踞坐在废纸板上,挺起身子,昂着脑袋一路东张西望,得意洋洋像个将军。后来留心的人们发现,在那辆堆满了废纸板的三轮车上,又多了一只肥头大耳的白猫,那只猫缺了半只耳朵,却并不气馁,它高调的占据了废纸板的中心位置,将小猎狗挤到了一边,一路上西张东望,俨然也是一个猫将军了。

半夜的街头经常会出现两只身影,在街区的道路上四处游荡,那就是阿虎和小猎犬,他们追逐嘻戏,一路打闹,别的流浪猫见了纷纷四下逃散,他们现在成了街头霸王,他们在垃圾箱里努力翻找,把垃圾弄的满地都是,吃饱了就会跑到街区公园里玩耍,神气的阿虎坐在秋千上,鬃黄色的小猎犬热情地直起身来,掬着两只前腿扶着秋千轻轻地向前推送,这一幕不知羡慕了多少月夜下的浪流猫们,惊奇的直吐舌头,当然,也伤害了一些流浪狗的感情,觉得丢了面子。

阿虎会经常带着小猎犬去自己以前的家园,在小楼前的庭院里跑跳玩耍,你很奇怪动物们的情感,一只狗会对一只猫这样亦步亦趋,不离不弃的,来年的天阿虎产下一窝小猫,是三只。小猫品样驳杂,显然不是纯种,可是阿虎却很喜欢,它会经常带着自己的小家伙们来旧日的主家玩,它卧在一边的石凳上,软软的晒着太阳,看着小家伙们在草间追逐打斗,脸上就会堆起满足的神情,它抖动一下破损的耳朵,喵喵的叫一声,小猎犬就会跑到它的身边,匍匐下身子,他们就那样互相依靠着晒着太阳,像一对幸福的恋人。。。

——-海明——-

原创作品,谢谢品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17783/

阿虎的评论 (共 5 条)

  • 风语
  • 微雨若寒
  • 二民
  • 无不为之
    无不为之 审核通过并说 问好
  • 海明

    海明谢谢各位编辑辛苦审核,问好无所者,问好风语,若寒吟月,祝安。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