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送别一墓离殇

2012-11-14 09:46 作者:陌北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暮年,思念穿越过时光忆起你苍老的脸,丝丝惦念升腾,撩拨我不安的心,那是最柔情的伤痛,触动我心底最柔软的神经。延绵着那一份情,那一抹

日月如梭,事过境迁。如今站在慌寂的墓碑前,望着杂草丛生的墓园,恍如昨日你爱抚的呢喃回荡在耳畔如涓涓溪流。

手执黄纸袅袅青烟化成飘向天国的念想与你诉说。你定能看见我氤氲在眼幕的晶莹,那是悲伤的凝露,在叩响地面的刹那,我感觉到了你明亮的眼注视着,庇护着你的子孙。

是的。我们一直都在,你没有离开。你只是换了一个栖息的环境。你一直都在我们的心底深深埋藏,亲爱的爷爷,挚爱的爷爷!

三年前仲的一天。接到妈妈的急电,收拾好行囊带着悲伤的心情奔回家。爷爷在这个骄阳似火的季节冰凉的安睡在棺椁的松木盖上。永远的离开了这个温暖的世界,还有这么多爱他的至亲。

眼前是熟悉的院落,相知成趣的几棵黄花梨树挂满了白色的纸钱,诉说着离别的悲伤。大门上也吊起了白色挽联。哭泣声时久回荡在院落的每一个旮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强忍着眼泪呆滞的凝视着爷爷已经换完寿衣的遗体。紧闭的双眼晕开了一圈圈细纹,连着白色的眉鼓起。青紫色的唇合着下颚松弛的没有一丝柔韧。褐色的斑点星罗布满脸颊和伸展的皱纹交织似乎诉说着生前太多的沧桑岁月

我抚摸爷爷的手掌,冰凉的如同三九天的冰窖。眼泪唰的决堤,撕心裂肺的晕厥过去

醒来时看见了父亲游离的眼神和布满血丝的眼睛,母亲已经哭肿的眼睛再次抱着我任由泪水泛滥。二姑拿来衣和麻绳给我系上。手支着丧棒跪倒在爷爷的灵堂前,黄纸的青烟夹着三柱檀香祭奠爷爷已逝的亡灵。守丧公鸡也不时适宜的鸣叫。

外面的灵堂前灯明人嘈,我和父亲迎来了一拨接一拨前来悼念的亲戚相邻,起身,拜跪,回礼,上香。一切都自然的发生了。木纳呆滞的神情机械的运动着只为祈祷爷爷在天堂安好。

爷爷入棺是父亲和几个老辈实施的,母亲说我未成家不可以瞻观,在入棺前我和父亲一起检查了爷爷的仪表,这也是最后一次能目睹熟悉的面容,依然亲切却相距遥远。至亲们都一一看罢。我听见抽泣声不绝于耳。入棺完毕,风水师和念佛超度的三名僧人吟诵着诗经绕棺转圈。

我一个劲的烧纸钱,灵堂里烟雾缭绕。不知道天国的那头有没有温暖的家可以存放爷爷孤单的身影。

红日露头时分,清晨的雾色还未在沉睡的倦意中散开。我带着一未合眼的疲惫随父亲亲戚送别爷爷的最后一程,墓地离家有段距离,这是我这辈子走过的最漫长的路。

父亲由于伤心过度至疾,在紧要关头卧床。我扛着父亲的责任送别爷爷入土为安,看着母亲眼里的坚定我抱着爷爷的遗像上路了,深一脚浅一脚的踏过这漫漫黄泉路。

炮鸣三响,我注视着墓道口被封土,慢慢的变成一个小土丘。心撕裂般的疼,眼眶擒满了眼泪,纸钱随风飘落,哭喊声划破长空,穿越苍穹轻叩天国的门。

墓碑前摆放着祭品。我悄悄的拿着爷爷最爱的旱烟袋放到了墓顶。希望去往天国的他能握着大烟袋有一天微笑着出现在我的里,告诉我他在那里过的很好!

文/陌北(只为一份纪念,长眠的人安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15739/

送别一墓离殇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