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可可西里——德令哈

2012-11-11 23:40 作者:秀秀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中踏上归途,列车驶过羌塘草原,跃过唐古拉山口,奔向格尔木。

洋溢着氧粒子的车厢很快将疲惫的人们带入乡。醒来时,车窗外的高原依然很高,只是山势变得延缓,山峦起伏视线很宽,草原开阔荒凉,满眼石砾的草地上,一些野生动物在列车两旁散步、停留、观望,一些动物忽的从哪里奔出来又在眼前飞奔而去。两旁电线杆上,时常有一两只小或是大一些的飞禽,落在视线里,也嵌在记忆中。因为相机资源枯竭,只能空对着满眼的景色发呆,欲望的诱惑使人生出不甘心,迫使手机拍照,却不能拍出效果,忍痛割删掉部分相片,逆着行驶的方向按动快门,那是一片又一片青蓝的美湖,那是一群又一群悠闲的藏羚羊、野马————那是最后的保障——可可西里无人区。

其实,无人区恶劣的气候,稀薄的植被,看得人心慌慌的痛。就如见到我那已经禁牧8年的家乡,裸露的戈壁,飞沙走石的牧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笔下会这样沉重。是不愿意回忆可可西里的往昔,她与家乡是那样的相像。她因为极度的贫瘠才被保护起来。她也曾因为富余,任人残酷的宰杀偷猎。是不愿联想起那曾经富饶的家乡,因为草原退化被迫一车车的拉去屠宰的家畜,赶尽杀绝母幼皆尽的牛羊。可可西里她让我又一次听到生离死别的生灵们的哀嚎,马群惊绝的嘶叫。可可西里她让我看又到那些死去的生灵,泣血的冤魂游荡在冰覆盖的原野不肯离去。

可可西里保护措施与家乡的禁牧政策,都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不再恶化。可可西里因人的干预,戈壁正在恢复生机,看那日渐增多的动物们,撒在高原上自由的奔跑,远离贪婪罪恶的枪口,让人感到欣慰看到希望。

家乡的原生家畜,白山羊、大尾绵羊、蒙古黄牛已经以身殉草牺牲八年了。它们的死,没能给接近崩溃的草原带来更多的生机。替代他们的山东羊、澳羊、澳牛这些外来种群,没有按规定养在棚圈里,喜欢自由的牧人带着更喜欢自由的牛羊们,在黄昏、在星、在凌晨漫上山岗,掩耳盗铃左躲右藏,防着禁牧队的明查暗访,畜生们心惊胆战的完成从水草到肌肉脂肪的转换。一些项目开发基地,如雨后笋遍地发芽,打着科研的幌子养殖的畜群,一夜之间殃祸了刚刚恢复了一点生机的牧场,并无所顾忌横冲直撞无限繁殖。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使得他们理直气壮,牧人怀疑却无懈可击无言以对。

用灭绝物种的代价,换来的草原生态恢复的机会,变成为谎言被无情践踏,那些未长成菜就夭折,被宰割的牛犊、羔羊的亡灵们,看到这些,会死的瞑目吗?如果苍天有眼,会让畜与人对簿公堂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现代文明的深入,让滚滚的车轮代替了飞驰的骏马,隆隆的马达代替呼啸的皮鞭,挥动的铁臂取代了祖辈留下的套马杆。姐姐离开了蒙古包,弟弟进城住进了移民区。牧人的生活,由放牧求利到等着补贴下锅。无忧无虑的苟活,是人们最平凡的愿望。日渐苍白的面颊与日渐缩水的钱包,让他们失去自信与骄傲。草原沦陷在物欲的高度发展中,赚的脑满肠肥的企业精英们,用废弃的尾矿随意描画着世界崭新模样,草原千年文化的精髓沦落在旅游区的赞歌声中,被添油加醋后带入酒文化长醉不醒阿的驼峰山已被夷为平地,山石被破碎成石子铺平道路。母亲的敖包岭旁又发现了富铁矿。

可可西里在夕阳中睡去,漫漫长夜中想起海子的诗,“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在强大的自然和人类整体的愚昧面前,我一无所为,我发不出任何声音。

依稀的梦中我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姐姐,我想把山还给石头,把河床还给河流,把大地还给野草。”黑夜之外忧郁天际,无限扩张的迷茫。头枕下晃动的长轨,带着的沉沉的心驶向德令哈___那个“荒凉”的城,不知那里的青稞是否还在生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14789/

可可西里——德令哈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