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顽童(一)

2012-11-04 11:15 作者:枫叶痴秋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顽童(一)

母亲说,我是一个非常顽皮的孩子,从一出生就与众不同,也是,现在的孩子一般都在医院出生,我的出生就超出我的意料,母亲说,她老人家上厕所时,我在她肚子里不安分,结果就把我出生在马桶里,如果出生在医院温暖的床上那该多好。算了,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了,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了,如果能收回来,水只能更脏,是不是?看看,又如果了。总之我实在是不向往这样的结果。

眼看到了放牛的年龄,不安分的我思考,小为什么能飞?家中的鸡为什么不能飞呢?我有立即行动的习惯,爬树去捣鸟窝,抓小鸟,还有抓家中的鸡儿到悬崖边试飞,结果抓鸟时人从树上摔下是常见的事,幸好有一次,竟然没有摔下来,而是自己从树上滑下来的,不过结果似乎更糟,肚皮被粗糙的树皮梳到一起了,治伤费了家中的菜油好几勺,母亲心疼,但我感觉母亲好像更心疼菜油,我更心疼那刚买的绿军装变成了露肚装,穿出去羞死人了;至于鸡嘛,我还是有点智商的,低调点比较好,死鸡肯定是回不来了,就让母亲一直在全村找吧,可不能说——-找骂啊。

再说放牛吧,我一次突发奇想,何不让牛放我?这个主意没有试过,感觉不是很好,但不试试怎么知道?没事就与一帮发小捉迷藏去了,真没想到牛根本就不理我,与一头母牛偷偷私奔了,第二天父亲才从邻村给找回来,赔了人家一片被糟蹋的麦子钱。无奈的母亲送我一个外号,这孩子就是一个“小孙悟空!”。对于这个外号,我就笑纳了,后面的事对我这个小孩来说,就有点惊心动魄了,经过水淹不死,经过火烧又活过来了,对于这种洗礼,过程一点也不美好,很痛苦的,谁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就说那次溺水事件吧,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好奇心很高,我喜欢闭着眼走路,看看自己能不能把路走直,结果那天我走着走着,掉到粪坑里了,那是路边一个大的露天粪坑,人掉下去,第一反映是,这是哪里?因为人在其中开始的时候竟然闻不到臭,当时激起一片绿黑色的气泡,身上立刻起了小疙瘩,白色的小虫往身上爬……不过我还是比较镇定的,知道赶快往上爬,还好,爬起来了,还知道跑到河边,跳到河里,立刻身边泛起一层白色的泡沫混杂着白色的虫子,这个时候才感觉自身奇臭无比,同时身上痒的慌,突然想起自己是否喝过那不该喝的汤,实话说,忘了……不过,经过实践表明,粪水的浮力还是比河水浮力大;还有,鼻子可能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嗅觉不灵!

回到家,病了,终于可以几天不上学了,迷迷糊糊中听见家人议论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姐姐说:他长眼睛了啊,难道是走路睡着了……姐姐的怀疑与事实基本相符,有点创意,毕竟眼睛都是闭着的,但大白天走路睡觉并游的估计不多。

哥哥说:这家伙肯定是眼睛长到后脑勺了,鼻子是摆设了,手脚不听使唤了……哥哥就有点夸张了,肯定是我平时老抢他吃的,借机在这时候人身攻击我,看把我身上的零件都给抖散成什么样子了,忍了吧,毕竟自己身子太软了!

母亲说:这孩子肯定遇见鬼了,大白天的,怎么就这样了呢?……她完全相信自己的儿子不聋、不哑、精神正常,身体健康,只能怀疑是鬼了。信佛的母亲害怕了,我很理解母亲。我实话实说,他们都不信,说自己愿意跳下去,只能更糟,那证明脑子有问题。为此,按照农村的风俗习惯,可怜的母亲为我“叫魂”叫了一个月,每天祈祷,这孩子安静得让她心慌,还是捣蛋点让人感觉正常。

看我把老娘折腾的!

小时候的我犹如泡在开水中的茶,在水中任意姿狂,幸亏那水温刚刚好,把我包容,又不至于溢出容器将手烫伤,在开水中内炼自己,经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煎熬才能释放出茶的芬芳,人生何尝不是如此,现在我向往在淡淡的岁月去铭品淡淡的茶香……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原来的顽童现在已人到中年,老母亲已入土为安,我静静的坐在母亲的坟头,与母亲拉拉家常,看着那一堆刚刚培好的新土,那一片刚刚修剪好的杂草,那一注没有燃完的香,村头的小河依然在静静地流淌,山下的村庄,不知不觉已是灯火闪亮。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10905/

顽童(一)的评论 (共 2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