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又到秋收冬耕时

2012-10-20 00:29 作者:妙雪  | 2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留守妇女

仲秋,颇像是秋的样子了,青纱帐里细细碎碎隐约有人声,等蟋蟀又唱罢一曲,听得沉重的脚步声乱踏着枯败的草根近了,能看到一排玉米秸秆被挤得向外斜歪着身子,终于,一个背上驮着袋子的妇女从青纱帐里现身出来,袋子鼓鼓囊囊,袋口几个带着红褐色胡须的大玉米棒子正努力挣扎着想跑出来,没等它们跑出来,袋子啪被翻了个身,重重的砸在露珠浸湿的田垄上。

噢,勤快的女人,卸下重负,一屁股坐在潮乎乎的袋子上,头顶落满了褐色的玉米花粉,额前的刘海一绺绺粘在额头上,汗水顺着脸颊两边较长的头发往下滴,灰色的秋衣上沾了几片破碎了的玉米叶子,对于这些,她全不在意,只是张开被袋子勒的生疼的来回的握着,缓解下疼痛,望一眼还未掰完的玉米趟子,用手指点着从南数到北,再从北数到南,还有十一行,这块地已经完成大半了,想到这里,索性往下一出溜,头枕在袋子上,狠狠喘一会子。又在心里骂一回那昨晚打电话来说不回来收秋的男人,该死的,也不回来,这家里的几亩地我一个人要收到什么时候?待会还得把这些装在袋子里的玉米往家里拉,自己又不会开车,再去求人么?想到这里,眼圈不禁红起来,随手拿起一个玉米棒狠狠三下两下撕去外面的皮,将玉米籽胡乱的剥了一把,在手里用力的握着,良久,摊开无力的手一颗一颗和着自己的眼泪洒落在自己的脚下……

“咯吱咯吱”,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骑着一辆自行车,从村口的老槐树的影子里钻出来,老远对着地头喊:“妈——妈——”“哎——”袋子上的脑袋转过来,恍惚的看着那瘦小身影,车子停到跟前,孩子两手扶着自行车把,一条腿立着,另一只斜跨在车上,“妈,咋不做饭?”“哦,放学了?”母亲吸了吸鼻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将散落在额前的头发撩到耳后,沉吟了一下,“给你钥匙,家里的冰箱里有速冻的饺子,自己煮煮吃一碗吧,乖。”“那你咋吃饭,妈?”“我——?”听得儿子问这话,母亲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孩子已经会关心自己。“我待会把这些玉米拉回家,再做点儿,你别管了,你吃完饭,乖乖上学去,别忘了把钥匙给妈送来就行了。””嗯。”

母亲立在秋风里,目送儿子骑着自行车拐进那棵老槐树的树影后面去了,这才叹了口气,蹲下身子一颗一颗的将地上的玉米粒捡起来,一边恨自己真的是自找麻烦,干嘛要洒了呢,好不容易从耕地、播种、浇水、施肥等到收获,马上就可以换钱了,自己这是赌什么气呢。

捡完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拿起几个空袋子,走进密实的青纱帐里,麻利的掰起玉米来,“啪、啪、啪……”清脆的断裂声随着玉米杆儿的晃动往远处延伸去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留守老人】

太阳被色驱赶到天那边去了,鸽子也飞到房檐底下开始做,还未落尽叶子的杨树活像是被野猫用爪子挠过的月饼,这里少一块,那里留一口,孤单的站在黑魆魆的夜空下,样子很狼狈。院子里的鸡和鸳鸯将主人留下的食饵吃个精光之后,咕咕叫了一阵,希望那熟悉的爆满青筋的手照例端来清水,一边往水盆里倒,一边训着:“又渴了?来了来了,别抢别抢,都洒出来了,唉,急啥?急啥?”

但是,今天,咕咕叫了几回,那扇紧掩着的门始终没有反应,只有晚风把主人插门的木棒上的红绳吹起又吹起,丝丝缕缕蔫头耷脑的用颇为同情的目光望着鸡舍,表示无能为力,其实,它连表示无能为力的能力也没有。眼看等等水实在无望,便在困意的驱使下,不甘心的挤在一堆儿睡去了。只有门口的锁扣上的木棒在坚定执着地守望着自己的主人。

秋风在夜色的掩盖下肆意的张扬着凉意逼人的本事,那佝偻成问号瘦弱的身影呢?

田野里,大片大片的黑暗铺的到处都是,唯有一处闪着灯光,灯光在移动,是一台犁耙机,正在昼夜不停的将撒好了肥的地块深耕,以便播种下一季的小麦,因为机器太少的关系,必须提前将自家的肥料撒好,排队等着机器。鸡舍的主人正一手提着撒肥料用的脸盆儿,另一边胳肢窝下夹着空肥料袋,老人眼睛不好,怕天黑了,丢哪里找不到。脸盆不能丢了,洗脸还用呢,给鸡娃们喂水也是全靠它,空袋子更不能丢,回家拿到门前的小河里用刷子一刷,就能盛粮食了。可是,等了一天,到现在,还有两家才能轮到她家的地呢,到现在午饭还没吃呢,一早起来,用架子车拉肥料到地里,用盆端着,一把一把均匀的撒好,累的腰更弯了,好想回家歇歇,但是,又不敢走掉,怕一离开,哪家强的给中间截走了机器,不知还要等到啥时候呢。

看看还得等一会,老人把袋子从腋下拿出来,铺在被露水打湿了的田垄上,盆儿丢在脚边,怕待会起身找不到。便用一只脚踩着,两只手互相勾着,都是一样的冰,真的是秋凉了呵,这夜里的风像小刀一样割脸呢,此时的老人头发蓬乱着,疲惫不堪的张贴在地里的模样,不经意间看过去,好像是谁扔下的一团乱棉絮,而且是被一场暴刚刚淋湿了的棉絮。

这团会思索的棉絮陷入了回忆——

唉,老头子在小儿子满三岁那年病死了。两个儿子先后成了家,最小的孙子也上幼儿园了,但是,他们全都不在家,全去城里打工了——给别人盖房子,两个儿子都还算争气,都是建筑队里的好手,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掂刀哩”。后来,就在城里租了房子,孙子也去那里上学了,家里就留下一个老人,俩儿子几年前打电话说,这边的地不要了,总也没空回来收种,又怕老人累着,就说包给别家种吧。包给人家?说得轻巧,哪里有那么容易?现在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青壮年都进城打工了,留下这妇女老人,老的老,弱的弱,自家的地都很发愁,能收回家就不错了,好在现在都是机器耕种,还省些力气,不然,这大片的田,该怎么办?地包不出去,儿子说,要不荒着吧。老人种了一辈子地,怎么舍得丢呢,就自己种下了,能收一点是一点吧,总比荒了强。就这样,一种,就是好几年。

眼看着老人的腰板一天天弯下去,远远看去,就像个放大了的问号。白发日渐稀疏起来,眼睛也总是认不出迎面碰上的邻居,白天干点活,晚上浑身都觉得疼。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哪,儿子打来电话说不让种了,把地丢了吧,来城里享清福吧。反复说了几次,老人就想着,趁农闲去看看也好,自己也想孙子了,就去吧。谁知道,一到城里,整日惶惶不安,惦记家里的几只鸡交给邻居,邻居照顾不好,没食吃了咋办,地里的庄稼该长草了,草一定长满了一地,来之前撒的菜籽该出苗了,得把盖在上面的薄膜掀开……没过几天,老人几乎用逃的方式,回家来了,这难舍难离的故土,这难舍的土地哟,你成了老人心头的一抹永远难舍的牵挂

唉,自己就是个没福气的命!想到这里,老人自嘲着,裹了裹衣衫,用那只空着的手拽过袖子又狠擦一回眼角,定了定神,仔细看看机器到哪了……终于等来了,“大娘,哪里是你家的地界?”“诶,诶,来了——”佝偻着背,双手摁着地,赶紧起身,踉跄着快步走到轰轰作响的机器边,费力的比划着,等终于弄清了地界,看着机器在自家地里有力的开动着,老人又在心里盘算:好啦,这一犁好,光剩明天托门口的邻居到镇上把麦种拌了药,再排队等着播种机,明天天黑之前麦子就能种上了,呵呵,布满皱纹的脸上又绽开了一朵九月菊。

【后记】

田野在夜色里更显得辽阔无边,这承载着农民千年梦想的土地,一代代在这里刨食,孩子在田埂上长大,老人在田头弯了脊梁,妻子们在田沟里枯萎了容颜。改革开放了,农民们进城了,挣到了钱,却同时失去了原有的天伦之乐。又到秋收耕时,妻子那羸弱的身体能承受得起那繁重的农活么?母亲还是一个人吃力的端着沉重的肥料一把一把均匀的洒在地里么?孩子在忙的时候能吃好饭么?惦念时刻萦绕在心头,只是,他们只能在钢筋水泥的夹缝里,在高高搭起的脚手架上,望一望家乡,望一望他的亲人,他的孩子,他的妻子,他的——亲娘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03523/

又到秋收冬耕时的评论 (共 23 条)

  • 疯狂侠客88
  • 梦天之蓝
  • 大生

    大生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素心

    素心欣赏,问好!

    赞(0)回复
  • 北京现代

    北京现代没有风花雪月的柔情,没有爱意阑珊的热恋,没有豪言壮语的激烈,没有低回婉转的凄凉与沧桑,没有长吁短叹的感慨,用一两个镜头便诠释了现实的农村,平淡中流露真情,谁来拯救农民?谁来拯救留守的妻儿老小?感动,感激!

    赞(0)回复
  • 风语

    风语欣赏并问好!顶了!

    赞(0)回复
  • 古垒东边

    古垒东边妙雪,妙文!欣赏,问候!支持,顶上!

    赞(0)回复
  • -小雪人

    -小雪人质朴感人。顶

    赞(0)回复
  • 若尘-天津霞客

    若尘-天津霞客雪儿,拜读你的佳作了,喜欢!

    赞(0)回复
  • 大海之子

    大海之子没有生活体验,写不出这样的好文章。敬佩作者对社会生活的关注。欣赏,学习。

    赞(0)回复
  • 零下一度

    零下一度欣赏妙雪妙文!问好

    赞(0)回复
  • 枫叶01

    枫叶01欣赏,念安。

    赞(0)回复
  • 句点 、

    句点 、没看出来作者的生活体验 速冻饺子???买的么她自己包的??种地的人哪有钱那么消费??哪有时间自己包??、那个农民把自家的包好的饺子叫做速冻饺子???还有 收玉米的时候 玉米树已经变黄了 不再是青纱帐了 好不好???

    赞(0)回复
  • 句点 、

    句点 、回复@大海之子:没看出来作者的生活体验 速冻饺子???买的么她自己包的??种地的人哪有钱那么消费??哪有时间自己包??、哪个农民把自家的包好的饺子叫做速冻饺子???还有 收玉米的时候 玉米树已经变黄了 不再是青纱帐了 好不好???

    赞(0)回复
  • 梦天之蓝

    梦天之蓝回复@句点 、:种地的人怎么就没有时间包饺子呢?或是买饺子...呵呵,现在不是20年前了,

    赞(0)回复
  • 妙雪

    妙雪回复@句点 、:句点你好,非常感谢你认真的阅读妙雪的拙文,关于友友提出的速冻饺子,梦天大哥已经给了解释,不再赘述。附:青纱帐的【释义】 指长得高密的大面积的高粱、玉米等.

    赞(0)回复
  • 妙雪

    妙雪回复@句点 、:其实下笔之前,妙雪ye考虑到句点友友所提出的问题:青纱帐一词可是指特定时期内的玉米呢,便查找了词典,并未找到有时期限制的词条,所以,便用在文中。非常愿意和文友们讨论文中的不足,妙雪一定会努li

    赞(0)回复
  • 妙雪

    妙雪回复@句点 、:欢迎提出批评意见,妙雪一定虚心向各位老师学习.问候句点,祝福友友!感谢梦天大哥的热心善意的代为解释。祝福梦天哥!

    赞(0)回复
  • 谭学士

    谭学士妙妙最近忙什么呢,好久没来了,你还好吧。先顶一个,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至诚

    至诚一篇生活气息很浓的文章,流露出对当今留守农民深深的关爱,也引起了我对当今农村社会深沉的思考。农民究竟是幸福了还是更苦了?农民的出路在哪里?很值得读者阅读和思考!

    赞(0)回复
  • 至诚

    至诚回复@北京现代:北京现代你好!很欣赏你看文he 的

    赞(0)回复
  • 至诚

    至诚回复@北京现代:很欣赏你的评论态度和风格。表现了对作者和读者高度的负责感。

    赞(0)回复
  • 孟杨

    孟杨田野在夜色里更显得辽阔无边,这承载着农民千年梦想的土地,一代代在这里刨食,孩子在田埂上长大,老人在田头弯了脊梁,妻子们在田沟里枯萎了容颜。改革开放了,农民们进城了,挣到了钱,却同时失去了原有的天伦之乐。又到秋收冬耕时,妻子那羸弱的身体能承受得起那繁重的农活么?母亲还是一个人吃力的端着沉重的肥料一把一把均匀的洒在地里么?孩子在忙的时候能吃好饭么?惦念时刻萦绕在心头,只是,他们只能在钢筋水泥的夹缝里,在高高搭起的脚手架上,望一望家乡,望一望他的亲人,他的孩子,他的妻子,他的——亲娘!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