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棵开花的树

2012-10-07 11:38 作者:鲁牧之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一棵开花的树》——席慕容

初次接触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大约是在高一那年,已经记不清当时是出于什么缘由看了这首小诗,结局无疑是被这种淡淡的青涩的情愫所打动。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一下子寻得了一位红颜知己,可以将心中的情话一句一句说予她听,似乎在这个世界上终究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你想要去的,而这个人却始终不再是我。

永远相信,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就是傻傻笨笨的人,甘愿跪于佛前五百年,不求任何赐予,任何回报,只为化作一棵树。时光交错的平行线,斜影斑驳了树梢,即使你无视那些凋零在你身后破碎了一地的花瓣,任由她五百年的等待化作徒劳。路人的心,路人的念,她依旧真切地期盼着那样一个人,无怨无悔……

我们都曾有过年轻,都曾怀想有如席慕容这般的情愫,但这个冷眼睥睨世态的女子,内心的荒凉与哀愁,注定了她一生的孤寂女人,因优秀而孤独,但我们却因为青,有了烟花散尽无情绪的痴心,只是后来,这一切,皆在别离之后,变得烟消云散了,这份痴情,在花开花落中殒逝。直至过去爱情都在记忆里腐烂,而我却仍甘愿陶醉地饮着这腐烂,只是我们活着,我们就是在自我欺骗。

有谁会用五百年的时间去等一个远行的人,又有谁会在五百年的来生之后,依然想回头找到那个人。有些爱情因为我们太执着于它的结果,无法被证明,于是也就得不到肯定。只是我们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对于爱情的好奇成为了悲伤的伏笔,像小时候欣喜忐忑的探险,可那时虽偶尔伤痕却觉得值得,爱情如包裹着一层单薄的纱,散发出五彩斑斓的光,单纯的以为掀开就会看到无尽的宝藏……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和我一样,被这棵跪求了五百年的开花的树感动得落泪。如果真的有来生,我希望在我无尽的生生世世里,有一世可以让我做这样一棵,长在你必经的路旁,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你哭、看着你笑,无论你是否知道我的存在,只求我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你。

曾经我以为爱情可以死人,后来知道其实爱情死不了人,它只会在最疼的地方扎上一针,然后让我们肝肠寸断、欲哭无泪。我总是在冗长的境里完成生命现实里不愿上演的别离和割舍。这样的梦境,是否太过冰凉与残忍……

我愿做一棵树,一颗开花的树,花开过一季又一季,香飘过一程又一程,千年的等,从开始到现在,等一个人,等一段故事……于是,菩提树下觅一方青石,安然一份等待,固守一份拥有,看沧桑变桑田,不求结果,不求过程,只求你能从这石上走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97521/

一棵开花的树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