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偷情(中)

2012-10-01 21:09 作者:疯狂侠客88  | 2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三】

“别问我是谁,请和我面对,看看我的眼角流下的泪,我和你并没有不同,但我的心更容易破碎……”这首歌曲,陪伴他走过国贸大厦的全部时间,整整5年!每个音节,仿佛都能跳跃在他的心间。他觉得这首歌就是专为他而写,他的心声与歌曲已经合二为一,不能分开,直至上天给他派来新的天使,能够抚平他的伤口。

这世上果真会有那样的天使,生着洁白的双翼,顶着五彩的光环,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浊痕,有吗?果真有的话,是她吗?当他第一眼看到凝香,准确地说,他第一眼瞥见凝香的照片和资料时,只一眼,他的心里便有了温泉涌动般的感觉。

六个月前,正是桃花盛开的阳三月。温暖的阳光柔柔地倾泻在冰冻了一季的大地上,薄薄的雾霭四散而去,绿意早已按捺不住春心的荡漾,纷纷从草丛里,枝桠上探出头来,四处张望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和煦的春风娉婷曼舞,风情万钟,晕开一树一树的桃花,惹来阵阵蜂蝶上下翻飞。

萧然的生意,从去年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他需要增加助手,以便加强公司管理,特别是新开拓了法国市场后,他需要招个法语翻译,未绸缪。当他在电脑上快速翻阅众多应聘简历时,一份用玫瑰底色作为背景的文档吸引了他的注意并促使他决定迅速安排面试。“姓名:凝香,性别:女,年龄:28岁,已婚,学历:本科,毕业于震济大学外国语言系法语专业,应聘理由:我所拥有的,正是您正在寻找的。”附加的照片极为清晰,看得出经过投递者精心的准备。这是一位标准的美女,瓜子脸,五官精致,清纯甜美,尤其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一看就令人生疼。震济校友!萧然狡黠地笑了,心里像有阵春风拂过,夹带着桃花的韵味,粉粉的,甜甜的。

面试,其实就是过过场,这点,萧然心中很清楚。但他还是决定亲自考察一下,看看凝香的成色究竟如何,更重要的是,借此检验他的第六感觉是否灵验如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就像一部大戏的开场,导演总要安排相关的道具和背景,萧然为此做了细致的布置。他首先去弄来震济大学的徽标,挂在办公室里醒目的地方,以便暗示凝香他们之间的渊源;轻缓的音乐是必不可少的,有助于缓解凝香的紧张感,迅速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萧然又特意去买了个超大的兔宝宝,这是他们共同的生肖属相,萧然想以此增强凝香的亲切感……

萧然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个高明的猎手,一点一点地布好陷井,排出诱饵,然后静悄悄地守在一边,潇洒地张开手臂,等待着他的猎物一步一步地走进他的怀抱。

在《别问我是谁》柔和缠绵的旋律中,凝香步态轻盈,优雅大方地出现在萧然面前。她身材匀称而颀长,着了一身黑西装,黑短裙;胸部高高耸起,鼓鼓的似要挣脱白衬衣扣子的束缚,呼之欲出;肉色的裤袜映衬着修长的美腿,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白色的高跟鞋,彰显几分清新淡雅;披肩的长发乌黑发亮,遮住半边脸。萧然闻到一股浓郁的来香的味道,他想起来,这种味道是法国的香水,LONCOM品牌里的MIRACAL特有的香味。“真是个性感女神!”他暗自赞叹道。

“来杯咖啡?”萧然作了个让座的手势。

“谢谢,不加糖的。我叫凝香,资料都写在文档里,想必您已经看过,我还知道您是我的学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凝香拢了拢秀发,手指着震济大学的徽标,微笑着。

萧然等的就是这个话题,他知道,由这个话题切入,他们的交集就会越来越多,这正是他所期待的方向。

“十多年没回震济了,变化一定很大,兴许我连回去的路都找不着呢。汇园还在么?快活林可是经常吊死人的。”

“都在呢,快活林够吓人的,我读书时也有人在那里上吊过,但总还是有人去,尤其成双成对的那种,嘻嘻,您要是录用了我,我陪你回去。”

“还别说,就你们外文系同学去的最多,谁让你们整天接触外国的那一套来着,吊死的可都是理科的,你们快活了,倒冤死了别人。”萧然打趣完,自己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学哥欺负人,咯咯咯。。。。。”凝香也笑得合不拢嘴,一双灵性的大眼睛瞪着萧然,“学哥这么帅,当年一定经常去的吧,只是换过多少相伴的也未知呢。嘻嘻!”

“我么,咳咳。”萧然故意逗她,“你猜呢?”

……

“学哥,你也是属兔的吧?这硕大的兔宝宝?”凝香率先转移了话题。

“是啊,是只老兔子喽。”萧然明知故问,“凝香也是兔宝宝?”

“嗯,是只开过洋荤的兔子呢,我到过法国。”凝香一脸坏笑,“胜任你的翻译绰绰有余。”

“是吗?那我可求之不得哩。不知尊驾是否屈就?”萧然故作严肃样。

凝香忽闪着大眼睛,明眸里泛着迷人的光泽,迎合着萧然的视线:“学哥,这么说,你肯录用凝香了?”

一场面试变成了一场叙旧,本就是萧然事先精心准备的设计,只不过如此顺利地沿着预定的脚本上演,而且女主角丝毫不知内情竟然能够配合得天衣无缝,多少让萧然有些吃惊。

接下来就像例行公事。萧然召集全体员工,宣布新来的行政助理兼翻译凝香。为了堵住闲言碎语,萧然特意把凝香的办公室安排在1802A座的另一端,离他的办公室稍远些,虽然1802A座本身并不大。同时他多了个心眼,他特意为凝香的电脑连接了一条直通互联网的网线,和他的一样,而不是一般员工所使用的局域网内线。他这么做有他的道理,他手下的这十几号人,来自五湖四海,大多本科毕业,有的甚至是硕士,较高的智商丛里难不准冒出个黑客来,就会对他的计划带来威胁。

凝香也确实不负他的期望,很快就融入了他的团队。一张芳颜始终堆满微笑,让人觉得和蔼可亲,行政管理井然有条。男同事都乐意跟她打交道,愿意听从她的吩咐,至少可以借机多和她扯上几句话。女同事也有嫉妒的,妒忌她的身材,她的丽质,她的性感,但是面对凝香的大度可,高雅不俗,大多嫉妒没有了下手的入口,只能咽回肚里深藏起来,表面上都很敬畏她。凝香的法语才华很快便得到了验证,无论是商业谈判,还是单证处理,她应对自如,译文快速而准确,这也让众多同事另眼相看。

花开花谢,转眼四月,杜鹃啼血,糜雨绵绵。清明时节,萧然抽空回乡下老家祭祖扫墓,他邀约凝香一同前往,凝香一口答应。开上他的宝马,穿行在乡间公路,听着循环播放的《别问我是谁》,萧然觉得他的心思涂满窗外的如织细雨,灰濛,意味深长而又连绵不绝,他不知道凝香是否可以读懂他的心思,他也纳闷凝香愿意陪他回家祭祖出于什么考虑。凝香出神地注目窗外,若有所思,一阵阵的夜来香味,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幽幽地侵袭萧然敏感的嗅觉。

站在父母坟前,萧然感慨万千,他的长吁短叹,凝香看在眼里。在萧然焚烧完冥纸香烛虔诚地叩拜时,他瞥见一旁的凝香正跟着他的节奏同行大礼,这到是他始料未及的。

短短的行程,让萧然收获颇丰。他不但顺利地探知凝香出身于贫困的家庭,由于贫困,嫁给了一位比她大20岁而腰缠万贯的房地产富豪,结婚3年,没有孩子,他还得出凝香并不幸福的结论。因为每每谈到凝香的家,她的眼神总是顿时变得黯然下来,失去了鲜艳的色彩,充满幽怨的气息。他想到了他自己,多么相似的命运!当他脱口而出一句古诗:“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一旁的凝香默然无语,只是痴痴地看着他的脸,直勾勾的眼神似乎可以洞穿萧然的内心……

此后每到余暇,萧然总会坐在办公室里,用给凝香一遍又一遍的讲述自己的故事,而凝香总是不厌其烦的耐心倾听,上回复的表情不是大哭,就是温柔的抱拥。相近的命运,相互的怜悯;学哥与学妹,聊不完的话题;共同的事业,相扶与相守。在虚拟的网络里,此端连着彼端,不需掩饰,也不再讳言,真诚连接着两颗渴望温暖渴望抚慰的心。

萧然与凝香的感情迅速升温,他们彼此都感到了爱情火焰的迫近,而真正让这把火熊熊燃烧起来的,却是一个意外。

火红的五月,张扬的青春就像金色的阳光一样炽热,豪迈而奔放。凝香接待了一位法国的客户,签下一笔大单。晚上宴请客人,因为高兴,他们多喝了些洋酒,凝香脸颊上泛着迷人的红晕,痴迷了众多的食客。用完晚餐,已是晚上10点多,萧然在宾馆楼下等着凝香礼节性地把外宾送回房间,孰料,带着醉意的外宾乘机抱住凝香,企图非礼,凝香拼命挣扎,大声呼喊,等萧然获悉冲到房间的时候,外宾已被保安制服,凝香在一旁抽泣。萧然怒不可遏,狠狠地甩了法国人几记响亮的耳光,打电话找来警察带法国人去派出所约束醒酒,然后把泣不成声的凝香扶上车,送她回家。

夜深的街道上,依然车来车往,川流不息,溢光流彩的霓虹四处闪耀。萧然边小心翼翼地驾驶着宝马,边安慰凝香。他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契机,他必须好好加以利用,以便凝香能够主动地接纳他,让他更深地走进凝香的心坎里。他要让凝香知道,为了她,他可以不计成本,他明天就会让那个法国佬带着他的破合同滚蛋,他要让那个混蛋永远消失在凝香的人生中。

凝香停止了抽泣,泪眼婆娑地为萧然指引着道路。当萧然象征安抚的右手伸过来时,凝香不假思索的一把接住,紧紧地攥着,再也不肯松开。萧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暖流,自指间导上来,旋即传遍全身。那是一种真实的温暖,柔柔的酥软,他一时有些透不过气来,呼吸急促,喉间似有东西哽咽着……

这是萧然唯一的一次去凝香家,也就是这次,萧然第一次见到了她的丈夫。凝香的家在郊区的别墅区,是最有钱的人才住得起的高档住宅。萧然清晰地记得凝香曾告诉过他,她丈夫48岁,但眼前的这位黑黑的秃着脑顶,矮而肥的男人,看上去似乎远不止这点年龄。“标准的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萧然暗自感慨,有些忿忿不平,“真的是金钱万能啊。”他有了一种迫切感,他必须尽快把凝香从这个深渊里解救出来,即便不为他自己,为了凝香,他也必须这么做。

那一番折腾的夜,萧然没睡几个小时,他把沾过凝香体温的手放到唇边,亲吻了一遍又一遍,那里似乎仍遗留着凝香的体味,让他痴痴地陶醉。他睡得很沉,很香,里,全是他和凝香,他们自由自在的在蓝天白云下,互相追逐,嬉戏,他们在浪漫的巴黎,相偎在埃菲尔铁塔下一起静静的看日落……

萧然想得到,做得到。他麻利地如所想的那样处理完法国佬,他从凝香的眼神里读到了预期中的感激。一连几天,他们如往常一样,在空闲的时候,通过聊聊他们共同的话题,而萧然故意绕开一切跟感情相关的词语,他在刺激凝香,他在逼凝香主动出牌,因为他深深的懂得,这层透明的纸,一戳即破,而由凝香去戳破,他就掌握了主动权,凝香就只有顺从的份儿。

果不出他所料,荧屏上终于出现了他盼望已久的字样:“想你,急切的想你,怎么办?”后面的问号,用了超大的字号。

萧然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丝征服的快意荡过心底。在他内心深处,他早已为此局面演练过千百遍。而当他所期盼的结果如愿出现时,仍有些小小的激动和一点点的慌乱一闪而过。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他意识到他不能回复得太快,他得让凝香感觉得到他仿佛在思考,在犹豫。

半分钟内,对方已经在屏幕上闪烁了好几下。凝香的焦急他能够体会到,透过荧屏,他似乎可以看到凝香漂亮的脸蛋正跳跃着迫切的神情,迷人的双眸含情脉脉地盯着他的头像,渴望甚至祈求着他满意的回复,他该出手了!

“同样想你,莫急,待安排,记得删除记录。”仔细审视完他打出的字,确认无误后,萧然按下了发送键。

(待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95337/

偷情(中)的评论 (共 2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