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海子

2012-09-29 20:41 作者:深深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谜一样的少年默诵着年轻的诗任江水打湿他的衣襟任悲愁爬满他的心坎只等万物声息在骤然间戛然而止唏嘘的人们没有了声带,看着无声的水涨这一句,像烟火扑哧“万人都要将火熄灭,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这团火焰,被沉葬在江水里惊澜把火光染得透明

有人忠诚于远方认巍峨叠起,峰峦成障的山为父认奔流不息,万世不竭的河为母他做了儿子举着火把放肆奔跑的儿子他想要一片大海让空旷的潮湿入侵他的思想,面朝大海当光热释放成风,繁花!

我在许多人的深眸中旅行借着年轻诗人的光我看到一道幸福的闪电人们抬头望着乌朦的天落下时,便拼命的逃生命在大风中残喘年轻会把我们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守望平静的家园

江啊或海水把厚重的水雾打向少年在水雾里少年听到了火车的隆隆声我和海子躺在年轻的铁轨上他被永生我被点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94433/

海子的评论 (共 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