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繁花尽,西风瘦

2012-09-23 12:42 作者:妙雪  | 3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繁华尽,西风瘦,不堪一握红酥手,路转不回首,别离,总逢秋。

不想故作伤感,配合秋风的凉,不想望着窗外那日渐破败的树枝发傻,风里瑟瑟发抖的残叶多像一位少女之间老去,从青到暮年,就在转眼间,但那树干却保持挺立的姿势,面对着大地,天空,白云,夕阳,这情形,像个战场上被子弹击中却宁死屹立不倒的英雄,沧然而震撼。

院子里的桃红已经过了绚丽的季节,枯干了的身躯绵软无力的贴着地面,是昨夜的折弯了她本已枯瘦的娇躯。这残景不能不令我勾起些许感伤。紧贴着的是几株开得正艳的秋菊,紫红色的花朵,一瓣瓣舒展着,花容娇艳惹人怜,花蕊里密实的小种子正以嫩芽的形式配合花瓣一起演绎着生命里最繁盛的美丽。绿色的叶子是厚实饱满的,似乎体内已经积蓄了一春一的能量来对抗秋风的寒凉。在这肃杀的秋里,这坚强的绽放给欣赏的观者带来了别样的心境。

是阿,春花烂漫的时候,连空气里也荡漾着温暖香甜的气息,满眼的生机盎然,满眼鲜亮的色彩,满眼的绿啊,心也跟着一起悠悠飘起来,烦恼给春风打散在门前老柳树新发嫩叶的柳丝上去了吧,或者是被搅拌在春播的种子里一同掩埋在肥沃的田地里去了吧。不管他,过一个人生里没有忧愁春天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噢。尽情的沐着春风去田间寻找一朵给我不断惊喜的粉嫩娇艳,她们骄傲羞涩摇曳在柔柔东风里的姿态常常使我欣喜到不忍离去又不忍触碰,只轻抚那枝条,轻嗅那花香。闭上眼,将自己化作其中一棵小草也好,陪着她,依附着这美丽的生命,见证她的每一次微笑,每一次颔首,这真是个奇妙的

爱上了春,那时。

春该是情感萌芽的季节,所以总有那么多的诗歌颂春天里的爱情,所以王维说: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是阿,春来了,谁将一地相思种下?爱情就该在这样草长莺飞的时节里一起生成,所以,崔护有了一次美丽的相遇,那桃花旁默然不语的少女,艳丽的姿态,妩媚的柔情,含而不露的情意,掠取了他的心魂。但是,当他来年春天触景生情突然想起,难抑心念之情前来寻那倩影,竟已人去无踪,倚着那昔日桃树期许良久,不见伊人,心意成灰,遂书: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挑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不知何处去”该是何等的落寞哀伤!真个是“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了。不过,还好,最后这对有情人感动了天地,伊人复活,故事有了圆满的结局。我想,也只是在春天,是那万紫千红的繁花,温情似水的桃红唤醒了沉睡中的美人吧,故事才得以圆满。(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假若,只是假若,在这样繁花落尽,落叶满地的秋里,故事又或许是另外的结局。

秋来了,雨便来了。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哪堪风雨助凄凉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绿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烛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罗衾不奈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这首秋窗风雨夕,是在凄风苦雨的秋夜,一个重病少女酸苦的哀思,悲凉的情绪如浓重的暗夜压在她的心头。这个犹如娇花嫩草的少女,孤单寂寞地住在潇湘馆里,听着暗夜中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窗棂,想着自己凄凉的身世和未来渺茫的前程,怎能不痛断肝肠。“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绿”,突然到来的秋风秋雨,惊破了她绿色的幻梦,预感到她短暂的青春年华就要逝去了,这怎不令人哀伤?“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撒窗纱湿”这凄冷的雨夜,这悲凉身世的少女,还有迷离难测结果的爱情,即使生死相许,这般柔弱载满沉珂的身体,有福消受么?

黛玉,轻抚你的哀婉诗句,听着今夜淅沥缠绵的秋雨,那夜,也似这般落寞凄楚的节奏吧,雨,一点一点敲着窗棂,溅起的水滴透过灯光铺在玻璃上,形成细流随窗缝渗进湿气来,多想淋淋这雨阿,固执的不打伞,披上一件外套,走进这雨夜。一迈出门槛,一阵凉风迎面扑来,脸上的皮肤陡然一紧,眼前一片黑暗,索性闭了眼,倾听雨声在天地间尽情的唱响,仿佛天和地合成一张巨大的琵琶,每根雨丝便是一根弦,听,风儿拨动了它,宛若一只玉手,轻拢慢捻抹复挑,像送恋人临行的离别的曲子,将离别的无奈,不舍的愁绪,满襟的眷恋,相见无期的绝望,都通过多情的手指传递出来,在离别的渡口将一首曲子弹到了呜咽……这绵绵不休的秋雨声不正是浔阳江畔待舟离岸的万里离愁么?

雨丝飘洒着,凉凉的,慢慢张开眼睛,借着窗子里透出的灯光,眼前的雨,像一张网,网尽千古哀愁,“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的易安在。“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客居洛阳的张籍在。“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万里悲秋做客的杜甫在。霜染双鬓,本应叶落归根,无奈仍流落漂泊,不能安居,暮年逢秋,异乡为客,令诗人万般凄苦。像秋的颜色,凄楚。

而此刻我的眼前,漫天落下的不是雨,是一根根细细的绣花针,是天上的仙女怜悯人间烟火尘世情感中迷失的人们,因爱受了太多的伤,挥动轻柔的手臂,将这伤口一一缝合。她知道他们外表坚强,内心却伤痕尽裂,道道闪着耀眼的红,疼痛时常无情的折磨着他们,尤其在这样的有雨的秋夜里。像我,总是在雨夜里格外的脆弱,格外的感到孤独,仿佛雨已经将除我以外的东西统统带走,全世界只留下我自己,全世界丢我在这冷冰冰的雨里,我哭,和着雨水,谁也看不到我的泪;我疼,雨声掩盖了我痛彻心扉的悲泣。阳光不见了,天空换了一幅狰狞的面目,那赤裸裸的黑,像是一只怪兽的大嘴,要把我整个吞掉。房子不见了,我成了旷野上一只孤独的野猫,周身的皮毛被淋成狼狈的一绺一绺胡乱的粘在皮肤上,我微弱的叫声刚刚出口,便被风吹得破烂不堪,传不到我想要呼唤的亲人的身边。月儿呢?那总能在噩梦醒来时对我微笑给我无尽慰藉的明月呢?这样凉意浸染的秋夜你怎能离我而去?我如何度过这凄风苦雨里的秋夜?

甚至,甚至,那日日在夜色里弹唱的蟋蟀也不见了,它们曾夜夜来为我演奏,刚刚我还静立在小河边,隔着河岸,望见那无边的青纱帐,千万只蟋蟀就隐身在那行行青纱帐里,闭上眼,你能听到天地之间最为声势浩大的昆虫合奏。可是,连这点最卑微的美丽也不曾为我留下。全世界都把我抛弃了,丢给我漫天的绣花针来缝我被弃的伤。只是穿透皮肤的疼痛我柔弱的身体又怎能承受?刚刚缝合,又被路过的雨针刺伤,我已不是我,谁也看不到一个女子遍体鳞伤的苦涩。

秋来了,繁花落尽,满目凄凉色,人影西风中日渐消瘦,我该也如这满地凋零的残红散香消色,坠入这泥土里了罢。来年,我会为我爱的世界,我爱的人开一朵最优雅清淡的兰花,愉悦你的眼睛。

这个秋天,我和落叶一同离开,伴着秋风的凉,带走繁花凋残的哀伤,和落叶一同埋葬,爱我的人,请不要流泪,我只是想,就这样,静静的,和落叶一同做个花开的梦。

再漫长的黑夜总会过去,天亮,雨驻,西风起,秋阳给高大的柿子树罩上斑驳的疏影,枝头的柿子已经是黄澄澄的成熟的颜色,只是叶子落光了,远远望上去,像谁故意挂上去似的,很不真实。那太阳,高高的在天上,并不刺眼,泛着薄凉的光,也像谁偷去了真的太阳,只是随意拿一张白纸剪成圆圆的模样,贴在那里充当一样。

谁偷走了我的太阳?谁偷去了我的春天?谁带走了我最爱的那抹绿?谁将这萧瑟苍凉的秋天硬塞给我,还附赠了一场场哭泣不休的秋雨?谁又在今夜将那哀婉的曲子弹成了呜咽?谁会看到来年春天我生命里唯一一次绽放?

我问谁?

繁华尽,西风瘦,不堪一握红酥手,路转不回首,别离,总逢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91553/

繁花尽,西风瘦的评论 (共 3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