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闲话“灾害有益论”

2012-08-28 13:26 作者:陈宣章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闲话“灾害有益论”

陈宣章

灾害年年有,但是,“灾害有益论”是个新东西。这是老R的发明,但是,这个名词是别人起的。老R何许人也?“灾害有益论”这个名词又是谁起的?

上海市已经进入老年社会。上海有两个群体:1。外省市来沪常住人口为人,占39。00%。2。上海市户籍人口人,占61。00%。但是,按照独生子女421结构,将来上海市户籍人口中老年人越来越多,所占比例也越来越大。而上海的年轻人大多是外来人口,他们大多没有上海户口。我儿子居住的小区有户安徽人家:老俩口与四个儿子,每个儿子有三个小孩。他家老年人仅占2/26(四个儿媳妇的父母都在安徽)。

上海每个小区里有许多退离休人员。人长着一个脑袋,除了睡着时做,醒的时候就要想问题,尤其是退离休人员,没有事情干,又有丰富阅历,对各种事情就会大发议论。这也是必然的,一个人长着一个嘴巴,除了吃饭就是说话。

我们居委会每周有茶话会,退离休人员就有了议论的平台。茶话会人不多,每次大概就是七、八人,属于关心国家大事者,因为大多数退离休人员只是看看电视,管管孙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茶话会里有三个人最活跃:1。老S:退休工人,党员。此人有糖尿病“三多一少”(吃得多、喝得多、尿得多、体重减少),还有一个“三多一少”:牢骚多、捐款多、做好事多、退休金少。2。老P:退休党校教授。此人有老年性“三高一低”:血压高、血糖高、血脂高、体力活动少;还有一个“三高一低”:文化高、调子高、嗓门高、调查研究少。3。老R:离休干部。茶话会上,此人有“四最”:资历最老、党龄最长、退休金最多、发言时怪论最多。还有一位茶话会主持人老K:退休党员,小区党总支委员兼某党小组组长。此人专门做“四件事”:烧水泡茶、主持会议、会议记录、向总支汇报退离休人员思想动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鲁迅给阿Q取名,是因为别人都叫他阿Quei,又不知道阿Q的名字是怎么写的。只好用了“洋字”,照英国流行的拼法写他为阿Quei,略作阿Q。上述四位老人,因为年纪大,不能用“阿”(阿Q因为中年,不能称“小Q”;而《阿Q正传》中有个小Don,略作小D,就是因为是个小青年),于是都略作“老*”。而“*”则是他们的姓氏第一个字母。当然,还有其他原因,例如:老K一生是“老运动员”,不管谁当政都吃得开,特点是脑子转得快,政治风向一变,嘴巴马上就紧跟,所以老S骂他是“三K党员”;又说他是老“克”格勃。又例如:老S牢骚多,老P不叫他“老S”,而是叫他“老(牢)骚”。每次茶话会上,总是老S与老P针锋相对。老S对老毛念念不忘,不但牢骚多,而且总是与他年轻时代的社会相比,说“今不如昔”。老P不但与报纸上一个调子,还给老S上纲上线,扣大帽子,气得老S骂他老马“屁”。老R最有意思,无论老S与老P如何争论不休,他总是会发表一种怪论,既不同于老P,也不同于老S。“灾害有益论”就是老S给他总结出来的。

有一次,老S说:“现在提倡‘科学发展观’,说明以前的‘发展是硬道理’不对。发展必须是科学的发展,不能胡乱发展。只要来钱就胡搞,‘谁发财谁光荣,谁挨穷谁狗熊’、‘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就不是科学的发展。”老P就大谈“科学发展观”是对“发展是硬道理”的理论发展,是马克思主义新的里程碑,还给老S扣大帽子。老R则提出新观点:“当时为了发展经济,又不知道如何发展,所以‘发展是硬道理’是相对真理。搞了一段时期,再回头看,哪些是科学的发展,哪些不是科学的发展,所以又提出‘科学发展观’。”

有一次,老S说:“据林业绿化部门统计:台风海葵造成上海市42万棵树木严重倾斜、倒伏、折断,其中公园绿地、道路边、小区倒伏4。86万棵(公园绿地3。8万余棵,行道树1万余棵),郊区林地逾37万棵,比上次台风‘麦莎’来临时要多。每年都有台风影响。为什么林业绿化部门不提前疏枝,减少树冠受风面积呢?42万棵树倒伏,甚至锯掉,损失多大?预防台风的措施为什么不考虑树木倒伏的问题?”老P就大谈上海市委在预防台风海葵中的伟大功绩。当时的口号是不死人。人是第一位重要。上一次登陆的是4906号台风(1949年第6号台风),上海持续狂风,市区气压968百帕,造成上海1670人死亡。据新华网上海8月8日电(记者李荣)台风“海葵”8日严重影响上海,全市普降暴到大暴雨。据上海市防汛指挥部截至8日20时30分的初步统计,全市近400条段马路积水,千余户民居进水,部分农田受淹,局部断电,并发生了2死7伤的意外事故。但城市的总体运行保持安全有序。42万棵树木倒伏有什么了不起?老S愤愤地说:“全市绿化系统共投入3500多人进行抢险,已是全员出动。对于42万棵树木,平均每人120棵。仅被锯断的几株40年树龄的松,价格为每棵十几万元至几十万元。因雪松不能用作木材,被锯的雪松只能被清洁环卫车运走、劈作柴火或做粉碎处理。据专家透露,扶种树的成本是锯树成本的十多倍。锯树仅需三五个工人和电锯等工具,成本每棵在数百元至1000元,但扶正一棵大树需要吊车以及有资质的工人来操作,成本可能达到数千至上万,甚至比新种一棵树还要高。而且,树木最主要的绿化功能和生态功能是不可估量的。42万棵树木倒伏的损失有多大?”阿R说:“你真笨!这是台风,无法预测,无法抗拒,林业绿化部门并没有责任。全市树木谁知道那些会倒伏?如果提前疏枝,人工及一切费用,林业绿化部门从哪里来?现在,42万棵树倒伏了,已成事实,后续工作就可以伸手要钱了。人工及一切费用有了着落,才可以进行后续工作。再说,树木倒伏损失的是公家利益,而后续工作林业绿化部门得益(经济利益和政治业绩)。后续工作还可以促进就业,人工不足可以聘用临时工,还可以促进消费。”

老S说:“照你的说法,简直是‘灾害有益论’。”阿R说:“也可以这么说。例如:如果没有苏湘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的周克华案件,重庆公安局怎么立功?举报人怎么获得60万奖励?围绕周克华案件,媒体前前后后也可以大做文章……又例如:地震发生后,官员、部队、媒体、红十字会、慈善机构、居委会甚至老百姓都有事情做了。省得有些人老是揪着腐败做文章。所以,灾害,尤其是自然灾害,多多益善。”

老S说:“灾害,尤其是自然灾害,总是会死人,于心不忍。地震在历史上一直是巨大的灾难。有记录的最严重地震:1556年我国陕西省关中地震有83万人死亡;1976年我国唐山地震有75万人死亡;1737年印度加尔各答地震30万人死亡;1923年日本东京地震有至少10万人死亡。而你竟然认为灾害有益。”阿R说:“你真是妇人之仁。中国人这么多,死一些人有什么关系?君不见,每年车祸死多少人?可是,狭窄的马路上车辆不断增加。现在,哪一个小区里车位不紧张?但是,汽车工业还在大发展。君不见,每年癌症死多少人?可是,食品污染、水质污染、空气污染、垃圾食品、地沟油等等还是泛滥。没有死人,殡葬业怎么赚钱?现在,死人死不起、房子买不起、结婚结不起、吃请吃不起……就是灾害害得起。”老S说:“现在有些人不发国难财,专发灾害财。哪一次老百姓捐款,不被人从中中饱私囊?”阿R说:“许多人恨腐败。可是,世界上哪个国家没有腐败?腐败是坏事,但是可以转变为好事。腐败时促进了经济发展,促进了消费;案发后教育了干部,没收腐败的钱财充实了国库;还为别的干部腾出了位子,为纪检部门、公检法干部提供了业务,为领导干部增加了政绩。历史上最著名的‘和绅一倒,嘉庆吃饱’。如果没有最大的贪官和绅,哪里来几亿两白银入国库?贪官一般都会理财,暂时让他保管钱财,最后还是归入国库。”

老S说:“老百姓都恨腐败,贪官收刮民脂民膏,倒霉的是老百姓。你这个‘贪官有益论’是谬论。《新闻晨报》曾经发表‘晨报评论’,说如果实行‘行贿与受贿同罪,则中国就人人有罪’。说明现在腐败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必须把腐败问题提到重要高度。而且,现在的腐败数额越来越大;腐败级别越来越高;腐败还有群体倾向,有‘前腐后继’倾向。有人说:‘现在的公务员胆子越来越大。因为他们认为反腐败只是做做样子的。’每年中央审计,中央直属机构的违纪越来越严重,有谁对之负责过?”阿R说:“你不懂职能部门是怎样工作的?例如:城建局。如果某一条马路坑坑洼洼,需要重新铺路,就可以立项,可以招标。标的给谁,权力在城建局干部。没有立项,就没有好处,所以马路坑坑洼洼对于他们是好事。只要不是严重事故追究职能部门领导的责任,多出些问题只有好处,他们何乐而不为?所以,不但灾害有益,出些事情也有益。如果没有大量宠物,管理部门怎么创收?如果没有车辆限额,车牌怎么拍卖出高价?海南三亚141名游客食物中毒事件,三亚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8月18日依法对三亚国光豪生度假酒店做出行政处罚决定,没收其可疑食品蛋炒饭的食品原料:鸡蛋、香米、冻什菜粒等;没收违法所得元;处以货值十倍(最高处罚倍数)的罚款人民币元(以上两项罚没款共计元)。既得到执法的光辉形象,又得到将近68万罚款,三亚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名利双收。”

老S说:“你这是什么逻辑?游客食物中毒事件本身,三亚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有管理责任。”阿R说:“以前计划经济时期,产品以质量第一。现在是商品经济时期,如果产品质量第一,商品一直不坏,怎么促进生产?怎么促进消费?如果工厂产品滞销,工人裁减失业,社会怎么安定?前几天一位网友买了一双鞋子,穿了一天就坏了。因为发票问题无法退货,大骂其人,又骂商品经济。可是,老百姓手里那么多钱,不促进消费怎么行?所以,产品质量差也有功劳。哈尔滨大桥事故,不管怎么查,将来总是要重新造的。重造时,又要招标,施工,用工,用料,促进就业,促进消费,也有功劳。”

以前一直是老S与老P争论不休,这天成了老S与老R的市面。在老R眼里,社会上的犯罪现象,例如:暗娼嫖娼、贩毒吸毒、重婚二奶、购买人口、杀人放火……还有各种事故例如:火灾水灾、地震车祸、股市暴跌……统统可以促进消费,促进就业。老R还说:“如果没有日本侵华,共产党就不会这么快解放全中国。这是老毛对外宾谈话中说的。从某种意义上,我们要感谢日本侵略者。”

我研究过辩证唯物主义近五十年,对于老R的“灾害有益论”既不敢苟同,也难以辩驳,简直啼笑皆非。尽管老S愤愤不平,却也无可奈何。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争论了几百年,谁说服了谁。文革中有一句话:“说了几十年辩证唯物主义,办起事来就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确实如此,马列主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80173/

闲话“灾害有益论”的评论 (共 5 条)

  • 神雨
  • 笨晓孩
  • 山菁堂主人
  • 红秋叶
  • 飘摇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