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赵氏孤儿

2012-07-30 19:43 作者:乐阿兰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很久以前的乡下,住着一个妇人,老伴走了,儿子从了军,家里就留下她一个。妇人家的房前屋后种了好些菜,菜地的边上还有好些果树。

在妇人家不远的地方搬来一户人家,是个孤老婆子领个孙儿。那孙儿是个被遗弃的孤儿让他收养到膝下。孤老婆子据说嫁到赵家,守寡多年,街坊领居都叫她赵氏,又领个小儿,因此大家把这孩儿喊做赵氏孤儿。赵氏孤儿自小野惯了,没了教养,和老婆子俩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看着妇人家的院子里的菜就起了歹念,时不常的溜进她家的地里偷些菜回家。起初,妇人可怜这娘俩日子凄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还主动送些菜过去。可是这赵氏娘俩竞贪得无厌起来,有一天竟然偷进了屋,把妇人腌的一坛子酱菜偷了去,气的妇人拿着勺把子找那赵氏孤儿娘俩。赶到俩家院墙边的一眼老井沿正好看见赵氏给那孤儿洗澡哪,那眼老井年头很久了,里面的水也几近干枯,但是每逢季还有些水尚存,不远处的院墙边有一狗窝,狗窝里养了一只大狗,那狗前几日下了一窝狗崽儿,此时大狗正领着一窝狗崽儿趴在一旁晒太阳。

中年妇人气喘吁吁的来到近前忽然被眼前的情景感动了,这是多么温馨的一幅画呀!妇人想起了远在边疆的孩子很久没有回家与她团聚,很是伤感,她就那么远远的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看着看着突然想起家里有一个能挂在老井辘轳上的大木桶,自己孩子小的时候就是这么放进井里洗的,有时自己也会蹲进去让老伴把她放进井里洗个痛快,想着就颠颠的跑回家把那只大木桶翻了出来,又费劲的搬到井边。妇人兴奋的喊着赵氏快把桶挂道辘轳上,然后一番解释,赵氏甚是高兴,那小二听说了更是乐不可支,嚷着两个老太婆快把他放进井里。那赵氏腿脚不利落还是她这个经常种地干活的中年妇人身板好,把那小儿几下子就摇到井里去了,没想到,那小二刚被放进井里不知是高兴的还是觉得井水凉,嗷嗷的一阵喊叫,把一旁晒太阳的老母狗给惊动了,奔到井沿就冲她叫了起来,心里正嘀咕这狗可真护主,那群小狗崽也跟着胡乱叫了起来,中年妇人被这狗一家子吓得一溜烟跑回家,心扑咚咚跳着却还惦记着那赵氏孤儿娘俩,这边又怕狗撵到家里来,急的她在自家屋子里转磨磨。那边可苦了赵氏,等到小儿在井里噗通够了叫着要上来,她是费了老大的劲也没把小儿弄上来。那小儿在井里哭闹不止,赵氏没辙,只好把狗拴住,狗崽子撵进窝,然后颠颠的跑来求中年妇人快把她的小儿从井里弄上来。

中年妇人正在家里闹心,见到赵氏来找赶紧和她跑到井沿把那个可怜的小儿用辘轳摇上来,小儿泪流满面的上来见到赵氏一下跪倒在中年妇人脚前,拉着她的裤管说以后再也不偷她家的菜了,赵氏也一脸愧疚。把个中年妇人弄得心里不是滋味,这是何苦,我又没又想报复你们,你们何来此话。心里想着,嘴上却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菜啊,想吃就摘,想吃就摘!

俩邻家从此和睦,赵氏孤儿时常过来与她一起侍弄菜园。可是那条老母狗却还记着那天的一幕,在狗的眼里,中年妇人是个把它的主子扔进井了的恶人,每每见到她都要冲她乱咬乱叫,它的一窝狗崽子们也跟着一起起哄,哦,好家伙!这么一叫,整个村子都沸腾了。

这么一来,知道的说她是好心惹了狗脑,不知道的说她是抱着别人家的孩子跳井了。你说可乐不可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世间的事是永远也说不清的。总之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68463/

赵氏孤儿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