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飞走的天使

2012-07-21 06:29 作者:妙雪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飞走的天使

那些相依相偎的日子,过去了,没再回来。

——题记

文/妙

柿子树上的叶子由翠绿转为墨绿,再完全转成墨一般的黑,天空中那些白色的云朵,红色的晚霞,轻轻缓缓的在天底下移过去,移过去,散落在视线的尽头,未散尽的便沉下来,结成极薄的幕,悬在我的眼前。,就这样,拥抱了我的世界。

回忆,总是会在这样宁静如水的时刻上路,其实,不止此时,在水滴落台阶,水声盈溢天地时,想起过你;在湿润的泥土将桃红指甲花柔嫩的花蕊交付在风中时,想起过你,在每一次遭遇冷漠与伤害的时候,想起过你。可是,这些零散的思绪总是被新来的日子忙乱的旋转掩埋,被破晓的晨风吹散,日的骄阳蒸融了。在这盛夏闷热的深夜,我默默望着黑幽幽的夜空,再次轻声呼唤:我的天使,此刻你在哪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个寒冷的日,天空飘着些零星的雪花,凛冽的北风将我的脸刺得好疼。都市的大街上,汽车和人流像一条将要结冰的河,汽车尾气吞掉了一部分雪花,机动车的车道上像铺了一条亮晶晶的地毯。脚踏车上的两条腿感觉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趁着等绿灯的当儿,将帽檐往耳朵下拉了拉。绿灯亮了,继续前行。此刻,我正走在上班的路上,今天是第一天。到了公司,停车落锁。进了大门,一个女孩子已经先到了,前天面试时我们见过,她曾用轻柔的声音告诉我,她叫小芬。看到我进来,她冲我友好的笑笑,我也回报她一个调皮的表情。就这样,我们在冬雪纷飞的严冬用花朵般的笑容,水晶般的真诚融化了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带来的刺骨之寒。

食宿安排妥当,我们有幸成为同居一室的姐妹,虽然还有另外几个女孩子,但彼此交流很少,她们谈论的的话题我和小芬不感兴趣所以很少参与。共同的怜惜之情,拉近了我们的距离。白天,我们一起上班,吃饭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多带回一份。下班前,如果看到对方手上有没忙完的工作,自然的帮忙处理,然后,一起挽着手臂回宿舍,那条窄窄有着陡坡的石板小路上,印证了两个少女水晶般的纯洁友谊。偶尔,童心大发,我们会比赛谁先跑到陡坡的那头,结果总是前边的那个又返回拉着另一个,然后一起在宿舍的门口一边捂着胸口笑一边喘息。年轻的心似乎还不懂牵挂与怀旧,友谊带来的快乐将我们远离家乡孤寂落寞驱散,有她的日子,我不曾流过思乡的泪。

晚上回到宿舍,在其他女孩热烈的讨论服装,首饰,男朋友的时候,我们会默契的走出去,牵着手一起在外面的台阶坐下,伴着清幽的月光,眺望着都市迷离闪烁的霓虹灯,听着大街上汽车行人的喧嚣。为对方拉拉衣领,将一只手套戴在另一个人忘记戴手套的手上,彼此依偎着,说悄悄话。她给我讲她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她初恋的故事,对未来的希冀与向往。我给她描述故乡的小河,夏日里抓蝉的幼虫的趣事,对理想的坚持和迷茫……说到她的故事,有几次,她流泪了,偶尔也会不说话,情绪突然很低落,楚楚可怜的样子很让人心疼。我就给她讲笑话,直到她露出笑容来。在都市的喧嚣中这样一个昏暗的角落我们独守着一份心灵的宁静,缕缕月光,声声汽笛,点点灯火,都记载了那时我们每个相依相偎的日子。

只是,写到这里,我的泪突然下来了,因为,我发现,我如何努力也想不起她的样子了,十多年过去了,声音明明还在耳畔盘旋,手臂相挽的余温还在,那一瞬间她给的温暖,烙在心里还在灼热的翻滚着,那件事,仿佛是发生在前一秒触手可及的眼前。我怎么能够允许自己忘记你的样子呢?怎么可以?

那件事,刻在心里,永念心底。因为,她之后,没有人那样对我好。

对于体质虚寒的我来说,冬季是多么的漫长,好像永远也盼不来春天。因为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脚上只穿了一双皮鞋,刚开始还好,后来,鞋里那层薄薄的棉布被日复一日的蹂躏,加上天寒地冻,不管我如何勤快的换洗袜子,鞋子里的温度还是一日日降到冰点。房间里没有暖气,发薪水的日子还看不到影儿,只好硬撑着。不几日,脚上红一块紫一块,脚趾冻伤了。每一天早晨起床时,都要狠下心,紧闭着双眼皱着眉头咬着牙一番斗争之后才勉强蹬上,好像里面有一条毒蛇在等着咬我一般,苦不堪言。穿好后,好久都不能自在的迈步。

我别扭的走姿被她出了异样,焦虑立刻写满了她的脸,语气急切的问:“怎么了啊,你的脚?”“没事。”我笑了笑,“脱下我看看!”“不要吧。”她硬要我脱下来,拗不过,我只好照办,她看了看,无比心疼地说“你是不是汗脚啊?”“恩,”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没事的,一会就暖过来了。”“你鞋的尺码是多大?”“三六。”“好,把另一只也脱了。”干嘛?”“脱了!”

我满腹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的意思。就将鞋子脱下来,呆望着她略显兴奋的表情。“干嘛?啊,小芬!”天哪,这时,我看到那双同样小巧的脚竟然穿上了我脱下的那双令我恨之入骨又湿又凉的鞋子,那一刻,我喉咙里好像咽了一根刺,横在哪里,错愕间,她那双干爽温暖的棉布鞋递到我的脚下,她语气轻松的对我说:“你穿我的,呵呵,刚好我们的鞋子一个尺码。”“哦,这怎么行?”我想到自己被折磨的痛苦,那种滋味怎么能让她替我承受?不知道她温暖干爽的小脚此刻承受着怎样的摧残?而且,这本不该她承受的阿。但,容不得我推辞,她已经貌似轻巧的走出好几步了。看着那天使般的身影渐渐在视线里变得模糊,我无言以对,只轻轻将红紫冻伤的双脚伸进那双软和干爽的黑色的棉布鞋,这瞬间由脚底触电般传递到心底的温度,宛如拥有非凡的魔力一直持续到今天,我坚定的相信,这份暖意定会伴随终生。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一直固执的穿着那双鞋子,我心疼的一直不能正视她的身影。只是在心里无比疼惜不停的念着:阿,我的天使!至今,我无法找出一句千古流传的诗词用来形容那时的感动,所有的语言都达不到我想要表达在心里颤抖涌动的情感效果,词典中遍寻所有的词汇苍白的失去了表述的能力……。

每个人都要度过自己要承担的时间,我多想紧紧抓住她的手,留住这纯真犹如童话般的缘分。但是,我们没能逃出命运的掌心。在我执意独自去买书的第二天,下班的时候,刚走出公司大门,小芬愣住了,脚步停下来,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个面目憔悴的男孩立在大门的左侧,眼睛紧盯着小芬,我轻声地问:“是他吗?”小芬眼圈红红的点点头,我走过去,对那个男孩说:“你们好好谈谈吧,小芬她真的很在乎你。”然后,我冲小芬做了个鬼脸,走开了。当我坐在床沿胡思乱想替小芬担心的时候,那个男孩牵着她的手走进来,他们的眼睛都是湿的,但是却闪着快乐的光芒,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冲着他们笑了,小芬的脸红扑扑的,她把我拉到门外,拥抱了我,说:”谢谢你,我就知道是你给他打的传呼,只有你问过他的传呼号。。。。。”“傻瓜,看你天天不开心,牵肠挂肚的样子,我心里能不痛吗?既然俩个人那么相,闹点小别扭又算得了什么?干吗都那么任性,你这样不声不响的出走。他那么爱你,难道不会着急啊。你看看他的样子,不知道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呢?以后不许这样任性了!”她含着热泪使劲点着头。

那天晚上,小芬要跟随那个男孩去另一个城市,我没有挽留,其实是找不到挽留的理由。只是热情的将她的衣物整整齐齐的码在行李箱里,微笑着送他们走出那条有着斜坡的石板路,一步一步向下走,心也一点一点下沉。第一次我们没有挽着手臂,我帮她提着行李,送他们坐上一辆出租车,车子发动了,小芬回转身来,紧紧的拥抱了我,我拍着她的肩,“傻瓜,你干嘛,你非要我掉眼泪是吧?我才不哭呢,去吧,好好珍惜你的幸福。”车子启动了,窗子里伸出一只小手使劲的挥着,我朝着那只手大声喊着:“一定要幸福哦!”夜色很快将车子的影子藏起来,没有给我太多的时间张望,我多开心哦,看到小芬能够追随她的幸福,我不会流泪的,可是,事实上,我没能做到这么坚强。回到空荡荡的宿舍,那些出去逛街的女孩子给了我一个肆意流泪的机会,但想到小芬此时一定是幸福的,我还是笑了。

就这样,我们在各自行走的时间里相聚,又别离。我们承担的生命时间差,不顾我撕心裂肺的抗议呐喊,将那温暖亲切的影子硬生生残忍地放在时光的履带上载去了,她就这么一点点走远,走出我的视线,走出我的生命,哭红眼也唤不回我们亲密相处相依相偎的从前。

过了几天,我也被生活的竹竿,轻轻一击,打落在离她更远的角落,就这样,我们从彼此的生命里隐形不见。那个肯替我受苦,给我无尽温暖深情有着水晶般透明心灵,我善良的天使,带着她温情的翅膀,飞走了。

十多年的光阴,经历了太多的人和事,很多时候,忙乱的生活会让我们遗忘一些事情,但是,每每想起小芬,想起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动仍然浓烈而丰盈,不知道远方的她如今是以怎样的方式在自己的生命里行走,是热烈的还是恬淡的?无论是哪一种,一定是最幸福的状态,她的身边,那个天使,一定在怀着满腔绕指的百转柔情守护着那纯净透明的天使之心。

那份温暖依旧刻骨铭心。然,那些相依相偎的日子,过去了,没再回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64443/

飞走的天使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