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城

2012-06-22 22:43 作者:吴炜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城低矮的天空依旧阴沉着脸,飘着

沿着记忆的街景踯躅。依旧是拥塞而泥泞的街道,三轮车蚁蝼般蠕行,林立的高楼恰似暴发户们那自以为是的脸,把记忆中的那些街景涂抹得支离破碎。当年那个少年惊奇而妒忌的目光,还残留在某一爿蓬头垢面的小店铺里……坦白说,我讨厌这小城了,我讨厌了这总是湿漉漉粘乎乎的一切。我又不得不回来,这儿走走,那儿看看,否则我无法整理远在他乡时的那些纠缠不清的牵挂。想像不出别人的乡思是用什么颜料写意的,没有哪一种颜料适合我,我愧对自己。不曾想,当年只身远走的少年,他回望的目光穿透岁月之墙,呈现的却是嫌恶和鄙夷。

不回来我坐卧不宁,一拿到返程的车票我就后悔

一个人怎么可以活到数典忘祖的境地?我不敢大大咧咧地说出来。风夹着雨雪包裹着那个匆匆归来的疲惫身影。

小城里依旧有那么那么多的人,他还操着和他们一样的口音,但那种声音是陌生的,耳鼓很不舒服。有一天,他开始思索,首先否定的就是那个远隔千山万水令他魂牵萦的地方———那个地方的昨天和今天都很寂寞,外面的人很少有知道的,它抽象而成为他心中的一种幻象。想到别人的那些让他敬仰的故乡,他常莫名地愤愤不平。

那简直是没有道理的,他明白。中学毕业时,我们忙乱而恐慌。那时,我们正值花季,知道“珍惜”的意义,但我们不知道如何对待它。中学时光在我们刚刚“识得愁滋味”,还来不及忧愁时,就留给我们一个匆匆远去的背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年的七月九日那天下起了瓢泼大雨,写完最后一个字,走出考场,神经差不多就断了。和你在宿舍里寂寞地坐着,结局写在脸上,我们什么也没有说。你家里的人开车来接你和你的行李,马达声很快就消失在雨雾中。想起来,我们似乎没说“再见”。宿舍空荡荡的了,也寂寞着。

外面是疯狂的雷鸣,还有雨声……小城里你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走了这么久了,那些认识你的人在你的眼前来来往往,可你却一脸茫然。可是,许多年前的许多面孔许多声音许多故事,还存储在你的不为人知的角落。时间的确可以轻易剥离生命的华服,但是有的东西不必在意,却可以抗拒时光的潮汐。对于一个骨子里沉潜着“回望”情结的人来说,留下来的那些与你相关或不相关的记忆,都很重要。那是永远的乌托邦,挂满了金色的琉璃。

没有一点办法!脸上堆满了笑,眼里流窜着审视、探寻的渴望。

一别十年,重量几多?东问问,西说说,未待解答,却又跳脱如朦胧诗人手中的那些意象,没有韵脚。

话题很快就进入了“现实”,笼罩在你心头的那张生活的“网”,也是我的,但我不愿提及。十年岁月中的你我,一如忘却在晓梦中的梦影,似乎没有任何内容了。我只想你能陪我,陪我穿过长长的时光隧道,倘佯于我们的花季。我关注的是那个忧郁而多情的少年,他和他的那些油画被岁月抛掷在什么地方了?

小城没有关窗的习惯,室内室外是一样的温度,我感到冷得不能再坚韧地坐着。明知道不礼貌,我还是忍不住来回踱步。你侍弄着你那不停地叫吃要喝的小小孩儿,忙里偷闲与我交谈。你单位那不断轰鸣的机械声不知疲倦地涌进你的房间……我心里已是很烦的了,想马上就离去。

这就是你的家!我过惯了独走天涯的日子,我还不习惯有这么一个家。这种家味,我很不适应。如果我将来的家是这么个样子……我不敢往下想!

我接受不了,曾经那个老师不让他画画就急得掉眼泪的少年,现在他对画画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他曾经的那些灵异的秉赋,早已化作了“养家糊口”的焦虑。我们已没有多少可以挥霍的东西了,包括那些变换不定的青的情绪,可是我们都还没有“立”起来。你过早地承担起了我们都无法逃避的世俗负荷,无可奈何而又心甘情愿。

你是我的一面镜子,我不敢对着你顾影自怜。我微笑着走下这座灰色破旧的高楼,你抱着你的小小孩儿向我挥手说“再见”。其实,“再见”是个什么东西?她乜斜的眸子蛊惑着你我匆匆流淌在岁月的长河里,等待复等待。真的能守望到再见的那一天,才发现等待中的那些情绪,渴望“再见”的那些瑰丽的色彩,都不过是自己的镜中之像。

我们被欺骗了!

十年的重量没有重量。

天上飘着雪雨,小城在嘈杂的灯影里昏睡,我在寂寞的街巷里徘徊。

你小屋里的灯火该灭了吧?是否会失眠在妻儿的呓语声中?而我,我找不到那盏唤我回去的灯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53293/

小城的评论 (共 1 条)

  • 紫色&依恋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