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白  狐

2012-06-01 21:32 作者:飘逸若尘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一早上天还没亮,紫眉就把里刚捉到的两只小野兔给送下山,放在了安子琦的门前。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向屋内睡在床上的那个模糊的背影,听着那安稳的鼾声,她微微的笑了笑,自语道:“睡的这么熟,大概是有人来抬走都不会醒呢。”说完看看四周,天色此刻已经微亮,再不离开恐怕就会被人发现了。紫眉又向屋内留念的看了一眼,方才不舍的离去。

安子琦被院子里的公鸡惊扰了清,他伸开双臂活动了一下筋骨,接连打了几个“哈欠”才起身去开门。打开门一看,他愣住了,只见门边放了两只小野兔,身体还是温热的。他翻来覆去的看着手里的野兔,实在是疑惑极了,他想不到谁会把这个东西放在他的家门口。难道是谁送亲戚,认错了门?要不就是谁晚上走路,不小心丢了的?可是谁会正好丢在他的门口呢?他百思不得其解。马上回屋叫醒老婆欣儿,看她能不能知道一点。

欣儿看着他手里的野兔,也是一头雾水:“算了吧,可能是老天爷看你太辛苦,送来慰劳你的呢。就别瞎想了。”欣儿一手揉了揉眼睛,一手胡乱的拢了几下头发就去做饭了,走了几步又回头来问:“今天既然已经有肉吃了,干脆你休息一下,别去打猎了,我们逛集市去,好不好?”

“今天天气好,我再去山上转转,趁现在还没到天,多打点野味储存着,不然下可就打不到东西了。”安子琦回答了老婆的话,就赶快收拾一下,吃点早饭又往山上走去了。

“哼,天生的劳碌命,不去拉倒,我自己去好了。”欣儿说完精心的梳洗去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话说紫眉给安子琦送去了野味,回到了住处,看见妹妹蓝月才刚刚起床:“懒虫,到现在才起床啊?我都溜达一圈回来了。”

“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去看安子琦了?自从他那天放了你,你就对他念念不忘的,怎么了?看上他了?”蓝月打趣着说。

“哪有?我只是感谢他的不杀之恩罢了,现在这样的好人就是少嘛,难道人家放了我一条生路,我不该念着他的好?不该报答一下吗?”紫眉嘟了嘟嘴说。

“可以,你尽管念着好了,只是我要提醒你一下,他家可是有老婆的哦,而且听说那老婆刁蛮的很呢,你小心就是了。”蓝月提醒她。

紫眉不再说话,坐到了窗前,对着外面发起呆来。

(二)

安子琦这几天真的是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不知道是谁天天往他的门前放东西。对着欣儿念叨,她又会不耐烦:“不管谁放的,又不是我们去偷的抢的,你念叨个没完做什么?真是的。”

安子琦不再念叨了,他这一夜不再睡觉,悄悄的躲在了院子里耐心的守侯起来。就在天快亮时,他发现了一个穿一身白衣的姑娘,她轻轻的来到门前,丢下手中的东西,又朝屋里观望着。

安子琦走了出来,站在了姑娘的身后。姑娘好象听到了什么,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子瞪大眼睛看着他。

“别怕,我只是想知道你是谁?”安子琦看她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忙安慰她。

“我,我是紫眉,你前段时间放的那只白狐,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报答你,我这就走。”紫眉有点语无伦次的解释。

“哦,原来是你,以后别来了,这里不安全,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又会抓你,快走吧,天快亮了。”安子琦恍然大唔,看着天边已经发白,忙催促她离开。

紫眉对着他深深的作了一个揖,转身离开了,一路上不住的回头看着。

安子琦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松了一口气回屋躺在了床上,可是他想着刚才的一幕却怎么也睡不着,没想到偶然的一个举动,居然让她感激成这个样子,白狐真的是灵性的动物。他翻了个身,想着前段时间的那件事情。

原来那天安子琦在山上打猎,在一个小山洞里捉到了一只小白狐。他看这只白狐的毛色发亮,心里一阵欢喜,知道如果能完整的把这个皮毛剥一下来,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于是他就找了一个山涧旁,拿出刀子准备剥皮。他低下头来没想到正看到小白狐的那对黑幽幽的眼睛。那眼睛里蓄满了泪,把一对眼眸浸的是水汪汪的,里面满是哀求和无奈。安子琦犹豫了,他动了恻隐之心。

正在这时候,突然从旁边的石头后面又陆续跳出了好几只小狐狸,它们一个个的对着安子琦是连连作揖,嘴里呜呜的叫个不停,而且个个是眼泪汪汪的。还有个小狐狸在他面前掂起了爪子,似乎想把他手里的白狐给救走。

安子琦真的没想到这些小狐狸是这么的有知性,他被彻底的感动了,缓缓的放下了刀子,对着手里的白狐柔声说:“小东西,你安全了,可以走了。”安子琦柔和的摸了摸小白狐的头,又放在下巴上蹭了蹭,才把它放在地上,和它挥手道别。

小白狐眼睛里盛满了感激,它随着她的同伴们一步三回头的向山上跑去。安子琦盯着它的背影,一直到没了影才转身离开,在山上随意的找了块大石头,他就势的躺在上面,想好好的歇一歇,可是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只小狐狸。

安子琦没有把这一段事情告诉老婆,但是门口还是隔三岔五的会多些东西,他不再好奇了,每次看见都会微微一笑,坦然的接受了。

(三)

安子琦于是经常在天快亮的时候都会起床,会到院子里找个隐蔽的地方,悄悄的守侯着紫眉的到来。他无法分析清楚自己的感觉,只是下意识的,渴望着那个见面的时刻。他欣赏她那飘逸若仙的样子,喜欢看她那对楚楚动人的眼睛,喜欢她白衣飘飘下那不盈一握的小腰。每次看到她,他都要不能呼吸了,真的是心都在颤栗。她美得是如此无瑕,好象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而紫眉每次都能感应到他的存在,都会在丢下东西以后,对着他隐藏的地方久久的注视着,不言不语。然后羞然一笑,悄步离开。留下他一人怅然若失。

终于有一天,安子琦没有躲藏,而是站在院子里等她。等紫眉放下了东西,他们理所当然的拥抱在了一起。于是那一刻天旋地转,世间万物都化为了虚无,他们拥抱着,亲吻着,那一吻里隐藏了多少的等待和渴求啊。他们仿佛要把这么多天的所有相思、犹豫、矛盾、等待都浓缩在这一吻里,许久许久都不愿松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到屋里有了动静,他们才一惊醒了,紫眉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仓皇而去,安子琦则盯着门边她送的东西发呆,仿佛还沉静在刚才的热情里无法自拔。

“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欣儿开了门看着他奇怪的问。

“没什么,没事。”安子琦掩饰着说。

“一定有事,说,到底是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东西是谁送的?快说啊?”欣儿追问着。

“嗯,我看见了。”安子琦无法隐瞒老婆,只好避重就轻的把当时放狐狸的事情给描述了一遍。

“还真有这样的事情啊?以前就听说过这狐狸报恩的故事,没想到是真的,哈哈,那我们家以后可省事了,你也不用那么辛苦了。你救了她,她送点东西来也是应该的。”欣儿喜上眉梢。

“别出去乱说啊?省的惹事。”安子琦叮嘱她。

她自是满口答应。

可是没用几天,方圆几十里的村庄,没有人不知道安子琦捉狐放狐,狐狸报恩的故事的,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追问,甚至有人跑他家门口等着,想看看这只报恩的小狐狸到底是什么样子。于是紫眉再也不敢来了,她躲到了山里。

(四)

安子琦思念不已,天天站在院子里等着,可是一连好多天过去了,她都没有来,安子琦终于病倒了。

欣儿去到集市上给他抓药,这一走就去了半天,等她回来已经都晌午了,安子琦是连责备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昏昏的躺在床上,满脑子里都是紫眉的影子。

再说紫眉在山上,她也是焦急如焚。她叫蓝月偷偷的下山打听一下。蓝月回来告诉她:“安子琦病重,好象快不行了,听说嘴里一直叫着你的名字,说想在临死前见你一面。”

“真有那么严重吗?”紫眉怀疑的问。

“我只是听那些村民议论的,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能去,万一出事怎么办?”蓝月劝她。

“我一定要去见他一面,不然他真要有个好歹,我怎么会原谅自己?别担心,我就夜里偷偷的去看一下就回来,我不现身。”紫眉坚决的说。

“那我陪你去,这样也好有个照应。”蓝月不放心。

“没事,你在家待着,我去去就回,现在已经是三更了,那些人应该都睡觉了。你放心吧。”紫眉说着消失在了夜色中,蓝月站在窗前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深深的祈祷着。

紫眉踏着月色来到安子琦的窗前,向里张望着。她还没看清楚床上有没有人,只听见头顶有个东西落下,她躲闪不及被罩了起来。这时四周响起了几声得意的笑声:“抓到啦,抓到啦,我们的财主老婆高兴了,她早就想要个白狐的围脖呢。”

紫眉蜷缩在网子里,拼命的挣扎,可是怎么能挣脱的开呢?她呜呜的叫着,再怎么叫也没人理会她了。

这时房门被打开,只见欣儿笑着出来:“快回去交给你家老爷吧,我可是说话算话的。”

安子琦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紫眉在网子里无助的挣扎,仿佛又看到了以前自己抓到她时,她睁着的那对哀怨的眼神。他无能无力,就这么看着她被带走,终于走出了他的视线。他用凄厉的目光看着欣儿。

“我今天出去抓药,集市上的王财主找到我,他说听了你的故事,要给我一百两银子,说他老婆早就想要一只白狐的围脖,我就答应了,谁叫你生病了呢?有了银子你不是就能好好看病,就能休息、、、、、、”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安子琦大叫了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床上。

她吓了一跳,上前探探他的鼻子,没想到已经没了气息,她的泪漱漱而下:“我也是为你好的啊,我也是想你能过的好点、、、、、、”

尾声

欣儿操办了安子琦的后事,一个人孤独生活着,可是从此她不再安宁。每天夜里都能听到窗外有好多声音,有的尖如厉鬼,有的嘶哑如猫叫,有的拍打着窗户,有的如婴孩啼哭。终于有一天,她不堪如此折磨,疯了,每天抱着安子琦打猎的弓剑,披头散发的满大街小巷的跑着,要找白狐饶命。

而那个有了白狐围脖的财主老婆,她兴致勃勃的坐在梳妆镜前,围上了那只白狐围脖。可是还没等她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只见这围脖越收越紧,只到她再也没有力气挣扎,倒在了镜子面前、、、、、、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43645/

白  狐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