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去的村庄

2012-05-26 23:05 作者:红袖阿戈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夕阳老了,稀疏的阳光洒落在村庄的断壁残垣,无顶的房屋地面滋生着簇簇的杂草,看到这些,心感到阵阵的疼。

其实这里准确地说不叫村庄,村庄是北方的称呼,在我们南方应该叫院子。我现在站着的院子名叫新湾,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不知道,问年长的也没人能说出答案,他们只是说院子是一个地主建的。院子很大,二进院落,木墙青瓦,光是中庭就比一般乡村小学的操场要大,在院落的两侧箱房,穿檐走屋,院中有院。院落的建造极为科学,依山而建,座北朝南,院前是一大片稻田,稻田前面是蜿蜒的山峦,长满了丛生的灌木和蒿草,稻田与山峦衔接处掘了一口深井。院子建有完善的排水管网,可以化解暴的肆虐。

说到地主,脑子就会浮现凶恶的形像,粗暴的面孔,趾高气扬的手势。我估计这个地主应该有点文化,建造的院子充满古典对称的美,中庭全是石板铺陈,中轴线是大门,门前九级台阶,台阶下又是石板铺陈的坝子。我想,院子的中庭是用来休闲用的,大门外的坝子是用来晒谷子、麦子、包谷、黄豆等粮食用的,不然,建两个大坝子干吗!地主建房肯定是要找风水先生看地的,这个院子的建造应该也不例外,国人建房讲究地势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要有一股威势,最好的地势是椅子形,若你注意观察,政府驻地大多如此。是的,这院子确实有一股子威势,虽然地主早已进了黄土,但他遗留下来的气势还在,不说别的,就是院子农人养的狗,条条凶猛,冷不防的会从某个角落钻出狠狠的咬你一口,别处住的农人一般没事不大敢到院子来玩,来时也要提根棒子,知道这院子的狗是出名的凶残。记忆中有两年天我到院子去玩时被咬过,当时根本没有看到狗,只突然感到腿肚子一阵钻心的痛,然后才听到狗得意张扬的笑声,绾起裤子一看,腿上早有狗的两排牙印,深深的,血正涌出。院子中堂是赤脚医生吴叔开的诊所,被狗咬了只有沮丧着脸到他那里免费补个疤子。

每当我到院子作客的时候,彭婆婆会说,这里才是你的家,你就是在那间屋里出生的。这时,她都会拉着我的手在她家的大门前指着距离三米的远的房屋说,我感到她的手这时特有力,有一种兴奋在她心头激荡,眼睛也不昏花了。这时,彭爷爷会脸色微红激动地说,你又讲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他不知道吗?彭婆婆马上生气的反驳,不一定,小时候的事那记得那清呢,我讲讲让他记着。是的,这个院子是我生命降临的地方,在三十多年前腊梅花开的寒冷时节我在这里来得人世,童年的记忆已经模糊,殘存中还有一些淡淡的场景,记得有年秋天,院前稻田金黄成片,丰收的喜悦浮现在人们腊黄的脸上,大人们踩在泥水稻田用廉刀奋力秋收,小孩子当然只能在田埂上蹦蹦跳跳追逐蝗虫,忙碌了一天的大人们累了休息去了,夕阳余晖下就是孩子们的天地,我们将盛稻谷的斗仓当船在田中游划,感觉是在横渡长江,爽朗的笑声留住夕阳,它久久的不愿离去。那时,生产队开社员大会,也是在吴叔的诊所召开,诊所的中堂很大,足以容纳三四百人,小孩子的我凑热闹也往人堆里扎,或者找吴叔要个打蛔虫的糖,然后心满意足的躺在长橙上让阳光穿过亮瓦照在身上打瞌睡,那姿势就象一只酣睡的猫。

彭爷爷是我的启蒙老师,那时他教小学,五岁多的我便同他的小儿子彭八一同进了他的班,小时很笨,铅笔常用两天就不见了,上课常傻傻地干坐。他会问,你怎不做作业,我苦笑着说没笔。他说,你怎又把笔丢了,要保管好呀,彭八,把你的笔拿支来。后来,长大后他们告诉我,上学时我考试常得鸭蛋,每当听到这话我只有尴尬的笑笑,可能是因为入学太早以及笨的原故,这么多年来一直也搞不清那些拼音。彭婆婆对我很好,几个夏天在她家玩时,因为没有风扇,我吃饭时她就坐在旁边用蒲扇给我扇风,岁月的苍老早已爬满她的额头,这个时候我都于心不忍,但又不好拂去她的好意,只好几口把饭吃完。十多岁的那几年,每到夏季我都会在院子住上十天半月,到现在都还怀念那些逝去的快乐日子。那时玩伴很多,光是彭爷爷家就有两个儿子,附近另一个彭姓家有四个儿子,最小的也叫彭八,跟我玩得最好的是吴叔的儿子小华。那些阳光灿烂无忧无郁的日子里,我们喜欢在石板坡打扑克、房后偷果子、池塘捕鱼虾、稻田捉泥鳅、田埂掏黄鳝。有次在邻近的生产队看到成熟的柚子,小华几下爬上树正准备摘时,事主来了,慌得我俩赶快逃跑,其实柚子倒不值几个钱,都是熟人,如果真是对事主说想吃个柚子,估计也不是问题。那时吃的东西还是很多,有苹果、桔子、李子、甘蔗、葡萄等。没有白糖的年代彭婆婆在院子外的那片地里种植了很多甘蔗,主要为轧糖用,但到收割时,也会递几根给围在旁边流着口水的我们,过年的时候,糯包谷鸡蛋形汤圆就有了甜甜的红糖心子,比起水果糖汤圆特别的好吃。特别是夏天我们爱吃包谷杆,感觉跟甘蔗差不多,一看包谷林就能认准谁甜,晚上做饭的时候,把刚摘的包谷棒子放在灶火里烤,等烤熟后用火钳挟着放在地上,稍冷后拿起包谷双手棒打拍几下,灰就掉了,然后大口咀嚼,每次回家,我都叫他们给我炒包谷泡吃,农家炒的包谷泡比机器打的香,听说是用一种石砂冶炼了合着包谷炒,闻着就很香,有一股泥土的滋味,多少年过去了,还时常惦记包谷泡的清香。

院子已经破败,断墙殘瓦,几家搬迁去了新疆,一些就近建起了楼房,人们仿佛忘记了院子,遗忘了院子曾经带来的快乐生活,人们习惯了单家独户,守着自己的那一片小小天地过日子,经济发展了,人们内心反而有种隔膜的感觉。不过,追求幸福生活在年轻一代中更是蓬蓬勃勃,小华贷款购台货车跑起了运输,彭婆婆家的彭八养了一池塘的鱼,又在公路旁开了家茶馆,另一家的彭八贷款办起一个养猪场,养了几十头大肥猪。村民们都盖起了砖瓦楼房,挣的钱尽力送孩子们到城里读书,我看到他们的眼睛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夕阳暮云,谁家的玩童骑在牛背走在乡间的田埂,的空旷响起他们兴奋的歌谣,院子四周又腾起冉冉的炊烟……



2006.11.28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41021/

老去的村庄的评论 (共 6 条)

  • 疯狂侠客88
  • 浅笔抒写
  • 叶落萧萧
  • 风语
  • 红尘一笑
  • 梦天之蓝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