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错,错,错!

2012-05-24 15:34 作者:水寒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错,错,错!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世上最艰难的莫过于情,令人生死难捱。悲莫悲兮生离死别,一离,一别;一生,一死;难,难,难。凡这四者,一步踏错,顿成殊途,使人悔之晚矣。世上道路条条交错纵横,唯有情路一旦涉入,便身不由己,无能回头。

初读这首词是在高中某一课外杂志上,当时年少轻狂,不识情字,一气读下去只觉得语言优美秀丽,淡淡的文字中透露着淡淡的伤,令人回味无穷,不免沉醉其中。后来渐渐年长,经历了几次情路波折,以及人世间的种种无奈才懂得了原来作者在半醉半醒间就着那一杯别愁离绪和满腔心酸写下了亘古长存的忧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是两宋的一朵奇葩,是江南水乡十里方塘中走出的一袭白衣,纤尘不染。风姿款款,文采风流的他更具有一身铮铮傲骨和那不屈的报国志愿。可惜天不遂人愿,官场情场皆不如人意,他拥有的只是那数不尽的寂寞和忧愁。他的词纤丽柔和的如袅袅茶香,丝丝连连,流淌在唇齿间,满嘴的馨香,使人回味无穷。但有谁能懂得他的悲哀?无语,无人能语啊。

这个文采风流的男子,血液中流淌的竟都是人世间的凄凉,哀怨,别愁,容不得他有半丝的松懈。一生漂泊,十分冷淡心肠就着江头月底和着新诗旧就写下了那无限的孤恨清香,任是春风也吹不散他眉间的那抹寂寞与忧愁。叹,叹,叹,此生难料,梦断何处,清泪空流,愁无寐,鬓丝几缕茶烟里。有谁能知?我自是,无名渔父。

是谁说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殊不知一旦陷入泥沼便是万劫不复的淹留啊。说什么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我要的不是这些,我要的仅仅是个情字,一生有你就足够了,不求其他。仅仅是这,上天就不能满足我吗?都说十指相扣,相携一生;都说百年好合,白头到老;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摧不垮,折不断的情字鹊桥,这些我们都有了,可为什么却抵不住算命先生在母亲大人耳边的几句糊涂话?唉,能怨谁,该怨谁?唯有道一声错,错,错。

寂寂春,一灯一人,一书柜,书卷应手开,一切的一切犹如往昔,却再也没有了红袖添香夜读书的逍遥。不能读书,无心睡眠,过去的一幕幕清新如画,历历眼前。耳边萦绕着一曲《琵琶曲》,丝丝绕绕,悠悠往复,哀怨缠绵,听得人心疼。唉,与你一别,流水年华,转头你已为人妇,我也成了人夫,今天在此重逢,春天景色依旧,只是再没了以前的欢声笑语,有的仅是相顾无言,泪流千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满腔的话语不知从何说起。你瘦了,瘦的让人心痛,我想抱着你,很想很想,可是我却不能,不能。苍天啊,你为什么这么捉弄我?桃花虽落,婚房还在,山盟犹存,可是佳人已去,那鸳鸯交颈的抱枕就这样无声的笑着,他在笑谁?明知道你在哪,可是却不能互寄锦书,这是多大的悲哀。唯有说一句:莫,莫,莫。

一竿风月,一蓑烟就度过了一生。叹你我有缘,惜你我无份,林莺巢燕总也无声,但月夜为啥长啼杜宇?说一下世事,难,难,难。道一声珍重,瞒,瞒,瞒。有词为证: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不必探寻结果,他与她了,哪怕是苦爱,也不曾后悔,因为在那一刻他和她都曾回首,这便足够了。

世上有一种爱,不求结果,不计回报,只要爱了,便已足够。更有一种爱,是爱到不爱的境界,不求朝朝暮暮,只求曾经拥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们曾一起有过,这便足够。美好只能是永远怀想,却回不去。不管世上有多少千娇百媚,在你和她相逢的那一刻,一眼对望,一切皆为之黯然失色,再也无出其右者,便是爱了,方得如此才能般配。不管将来结果如何,都无需再后悔,因为你俩都曾是对方的唯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39781/

错,错,错!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