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坐敞篷班车的记忆(二)

2012-05-23 09:36 作者:江河惠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一次,我从闾井搭车到岷县城去,开车的司机姓氏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消失了,可是,坐这趟车的经历,我永世不能忘记。

那天,我早上八点就去街上等车了。那时岷县到闾井、马坞两天放一趟敞篷班车,班车在闾井返回,还是去马坞后返回,都有很大的随意性,旅客谁也无法提前知道,你要想搭上班车,只有提前拿上行礼去街上傻傻地等着。这天,车去了马坞,我背着个小帆布挎包,在邮电所门前走上去,走下来的转悠,一步不敢离开,一直到下午两点多,班车才从马坞返回闾井里。这天车上坐的旅客很多,还装着比车箱板高一尺多的烧柴。我前后左右旋了几圈,就从车后爬上去,将小帆布挎包放在一梱比较平整些的柴上,一屁股坐在了小帆布挎包上。

闾井里二月的太阳,应该没有多大的劲头的,谁知那天的太阳却火辣辣的,炙烤得每张愁苦的脸直流油。但是一车旅客,没有一个下车去躲阴凉,因为谁都怕误车,谁都怕怕下去再上不来,上来再也找不到一个可坐的位置,所以,每个人只有紧闭双眼,将头勾下去,再勾下去,勾到不能再勾的程度。

三点多,我开始有些坚持不住的样子,想下去要点水喝。就在这时,有人喊:

“你们看,师傅来了!”

“真个……”有几个旅客附合着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哎呀,师傅喝醉了,怕走不成了……”

这时,只见街上头有仨人,胳膊挽着胳膊,一会儿摇摆到路左边,一会儿摇摆到路右边,向前向后乱倒着脚步下来了。

我见状犯起愁来,心里打鼓:“这样的车坐上怕凶多吉少,太危险了……不坐,去县城一百二十里,一天走不到,半路没旅店和亲戚,没处住宿……”

“你们放心,我没醉……”司机看见车后好象来了精神,向前跨了两步,嘴里“咕——咕——”打了两三个饱嗝后,上前一把在打开车门的同时,向送他的俩人说:“你们放心,我——我没醉……我说过,你们不是我的对手……”他又熊猫般地转过身来,向全车旅客说,“呀;;——急啥哩,顶黑就进城……”说着极重的关上车门。旋即车“突——突——”地向前跳了几下,才起起了步。车开出两三公里后,我凭着多年的坐车经验,觉得车还算开得平稳,方向没有跑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没多久,我的心也和我的全身一样,被扬起的灰尘淹没了,压麻木了。

四点钟,车到了申都邮电所门前停下,我原以为装上邮包后就走,谁知又去喝了半小时的酒,直到四点半,司机脸红红的才出来,笑着向旅客们说:“对不起的很呀,喝了几口水,口渴了——这下坐好,这次我们赶紧展……”

我从不信迷信,如果信的话,这天定是个不吉利的日子。车刚翻过班哈山,一阵雷鸣闪电,紧接着强风暴袭来,夹杂着拇指蛋大小的冰雹,我赶快将屁股底下的挎包顶在头上,其他旅客也和我一样,顾头不顾尾,将衣服、背包什么的顶在了头上,来减少冰雹的打击。经历了一小时的暴风雨“洗礼”,五点半,的确顶黑进了城。

那时我在武都两水工作,当时去武都方向放的班车也很少,下午根本买不到第二天的车票,要想买到去武都的班车,非得头天五点排队,才能买上第二天的车票。那天我一住进店里就发起烧,烧得我糊里糊涂地睡了一天一,第三天早上才醒来。那时候我的工资低,行政二十五级,一月工资不到四十圆,一年,省吃俭用,也节约不下二百圆,回家给家留过家用,回单位身上最多带十五圆钱。这下可好,我付了三晚的住宿费后,只有五圆钱,刚刚够买一张去武都的车票。也就是说,我三天没吃一口饭,到两水一下车我就去住院,连输几天液体,我才缓过阳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39275/

坐敞篷班车的记忆(二)的评论 (共 5 条)

  • 赛飞
  • 流云
  • 风语
  • 惜缘
  • 在乎你渴望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