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妈妈擀的过水面

2020-08-01 13:38 作者:建梁洲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妈妈擀的过水面

妈妈,亲的妈妈。一个人从小到大最亲最近的人是亲爱的妈妈。

过水面,简称面条,准确无误地说,就是天吃的过水面条。

妈妈,过水面,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要写的是,亲爱的妈妈擀的过水面,那面粉是我从洪水中拿命换来的,那面条美观、劲道、滑溜、爽口,看一眼,过目不忘;挑一箸,馋涎欲滴;吃一口,一生永远铭记。

俗话说,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这一俗话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人们来说,简直就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对于那些酒足饭饱的人来讲也许不屑一顾,更有甚者还会甩出一句,啥年月了还翻老黄历,家常便饭,不足挂齿。现在是美食加营养配餐的年代,三伏天再吃饺子、面条、烙大饼,太旧太俗太没意思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无论大家持什么态度有什么说法,似乎都是合情合理的,毕竟不是食不果腹的年代,毕竟不是一年到头只盼一顿过水面的时代,更不是为了一碗过水面差点淹死的那个可怕日子!

圣人云,民以食为天。列宁说,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毛主席的话儿牢记在心,吃饭是第一件大事。由此说来,古今中外,无论圣人伟人,吃饭,天下第一。

在我的记忆长河里,在我的少年时代,一年到头没吃过几回饱饭是铁打的事实,自己不能骗自己。正月十五元宵节,四月十五家乡庙会,八月十五中秋节,大年三十过除夕,有肉有菜有小米或高粱米饭,可以美美的吃好吃饱,剩下的三百六十一天再盼就是二伏面了。

有读者朋友会问,有你说的那么惨吗?我以我手写我心,写出来的文字,为的是慰自己,愉朋友。翻开历史,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全国上下哪个人没有挨过饿?特别是三年困难时期,连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这样的伟人也和全国人民一样饿肚子。特殊的年代,连年自然灾害,前苏联又卡脖逼债,这是社会大环境。说小家,我的家乡在燕山丛中,丘陵山地,山上无树,地上少草,靠野菜和国家救济粮活命。粗粮都难以果腹,白面更难见面。当时吃一顿过水面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难。

妈妈是我们这个山村出了名的巧妇,一般人家的大事小情,请不起厨子上灶,就请我的妈妈出马,一堆白菜帮子萝卜皮也能整出一桌二八席。最拿手的是过水面,天热汤上桌,夏天井拔凉盛碗,席面荤素搭配花花绿绿,大碗盛面香爽可口,主家有面子,少花钱办大事,亲友随份子,礼薄混肚圆。

妈妈出生在泃河岸边一个富裕人家,从小到大吃的是大米白面,又心灵手巧地跟我姥姥学了一身做面食的好手艺。自从嫁给我的父亲后,英雄不但没了用武之地,而且巧妇还难为了无米之炊。

幼小时候光听乡亲们夸赞妈妈做的饭菜又香又好吃,特别是过水面,又长又劲道又爽口,可在我们家里天天吃的是稀粥烂饭蒸红薯。稍大一点懂事了,就盼我的姥姥来,三寸金莲利索地挪动步子,肩上背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包袱里三层外三层裹着一个小面袋,面袋里装着馋人眼帘的白面粉,那是姥姥从自己牙缝里抠下来的富强粉。看到姥姥的白面粉,我的小眼睛放出贼光,仿佛看到烙饼、面条、包子、饺子,还有我望眼欲穿的小油饼大麻花。此时的我,绝像小馋猫一样搂着姥姥的脖子不撒手,亲吻着疼我爱我的好姥姥!

盼了半天,幻想了一会儿,眼瞅着妈妈将姥姥拿来的面粉又要锁在小橱柜里,变成了我的朝思暮想。疼人的是姥姥,懂小孩心思的也是姥姥。姥姥从妈妈的手里一把夺过面袋,下命令似地说,别太抠,给孩子擀碗过水面,我省下的这点面就是给我外孙子解馋的。妈妈小声嘟囔,离二伏就差十几天,等到日子再让他吃个够。姥姥死活不干,我才吃上了一顿过水面。

因为馋,妈妈制作面条的过程牢记在心。盆里放上一斤左右的面粉,碱面食盐撒上一点点,用瓢加凉水少许,先用筷子搅拌成条絮状,然后用手轻柔,再加劲揉成不软不硬的面团,当面团表面光滑闪亮时,紧接着盖好盖帘。妈妈说,这叫醒面待擀。妈妈擀面条就像变魔术一般让人眼花缭乱。面板上的醒好面团经妈妈的擀面杖上擀下压,左擀边,右压片,然后擀面杖使劲敲了一下面板,惊吓我一跳,说时迟那时快,妈妈三下五除二快速轧卷,眨眼之间又白又薄的大面片展现在面板之上,没等我回过味来,妈妈撒上干面粉,折叠成型,拿过切菜刀快速均匀地一刀一刀切下去,双手提起切好的面条,抖落下多余的面粉,那纤细均匀的面条就呈现在我的面前。

姥姥烧开了水,妈妈下了面条,笊篱抄的急,凉水过几遍,两碗过水面摆上桌子。妈妈先打两个鸡蛋炸一碗酱,又拍几瓣大蒜砸成蒜泥,可怜巴巴地滴上几滴香油,礼让姥姥先吃。姥姥也没客气,㧟上两勺酱,倒上少许蒜泥,从上到下轻轻搅拌,然后用鼻子先嗅了嗅,说一声好香啊,就把这碗拌好的过水面塞到我手里,笑呵呵地说,小馋猫,吃过水面吧。流着哈喇子的我只顾看姥姥拌面,没想到姥姥把面碗放到我的手里,不懂事的我还就狼吞虎咽起来,至于悠长、劲道、爽滑、味美都是长大之后观察品尝出来的,今天就知道一碗吃完,另一碗姥姥又给了我,撑的小小肚子滚圆,在村西池塘里泡半天才上岸。

可别笑话我,谁让咱少不更事呢。可年龄稍大知事了,为了一顿妈妈的过水面,险些要了命。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都上初中了。那年,生产队打了机井,种了小麦,到七月一号的时候,我家开天辟地第一回分到了三十斤小麦,妈妈舍不得吃,说是过几天二伏了全家好好吃一顿过水面。

俗话有时说的特准,头伏旱不算旱,二伏连天吃饱饭。老天爷真给脸,二伏的当天,天还没有放亮,雷闪皆无,凉风嗖嗖,关门大倾盆。这天正是星期日,下雨没农活可干,老天爷给广大农民放了假。父亲可高兴了,闷头睡大觉。妈妈可着急了,今天是二伏,全家吃过水面的好日子,可麦子还没磨成面粉,拿啥擀面条呀。别发愁,有麦子就有面。小唐回村面粉厂离家五里地,几袋烟的功夫就换回来了,中午吃过水面没问题。妈妈一脸的愁像,说是瓢泼大雨道路泥泞怕出事。我呢,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龄,还是当年的红小兵连长,为了让全家吃上过水面,我像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荣学习,越是艰险越向前。

知儿莫如母。妈妈看着我的坚定眼神,同意我冒雨去换面。麦子用两个塑料袋套好扎紧,分成前后两小袋跨在肩膀上,披上塑料雨衣,又在头上加顶大草帽,义无反顾地冲进雨帘里,消失在青纱帐的泥泞小路上。至于摔了几个跟头,双手划出了几道血痕,已经记不清了,就是把换面粉的厂长给感动了,这么大雨,路上这么难行,为了全家能吃上过水面这么勇敢,特意把最好的面粉换给我,又好心地帮我系好面粉袋,又给我套上两层塑料袋,叮嘱我千万要小心,可别遭遇山洪。

大雨先倾盆后倾缸,当我落汤鸡一样走到村头时,被眼前的情境惊呆了。原来几丈宽的石河沟变成了五十几米宽的滔滔洪水大河,山洪卷着泥沙滚滚奔腾,响声如雷,令人毛骨悚然。村头对岸有几位乡亲正在查看汛情,发现了踌躇不前的我,看我几次试水就高喊我千万别冒险,等雨停水小了再过大石河。我知道乡亲们是好意,怕我有危险,可看看天,那有雨停的迹象,再看看洪水,那有喘息的时候。自知有很好水性的我,仔细检查了我肩上的面粉袋结结实实,心想,即使面粉袋落水也不会进水。急中生智,顺手从不远处的葫芦架上摘下两个大葫芦,用葫芦藤捆紧在面粉袋上,看看万无一失,心里说,妈妈,今天的过水面可算吃上了。

我,一个小小少年,为了全家二伏能吃上一顿过水面,勇敢地、义无反顾地和洪水搏斗。眼前的洪水流速很快,看着就让人眼晕,再加上洪水的响声震耳欲聋,对岸人的喊叫声已经听不清。洪水没膝,心里有底。洪水过臀,咬牙坚持。哈哈,洪水淹没肚脐也不在乎,自己警告自己,稳住,双脚踩在河底,不许迈错一步,否则,否则,只差几步就趟过大石河河中心了,突然,一个浪头打来,脚下失去了根基,连人带面粉被洪水卷走......。

我在被洪水卷走的一瞬间,也没忘记紧紧抓住捆有葫芦的面粉袋,可是洪水太猛烈,我被卷进洪流中,再想站起来已是身不由己了,万幸的是一棵洋槐树挂住了葫芦救了我。

追赶来的乡亲们拉着绳索救下我,妈妈看见我抱头嚎哭。我浑身泥人一个,傻笑着说,妈,别哭了,咱回家擀“过水面”。

妈妈哭得更厉害了。

哎,那年妈妈含泪擀的“过水面”,全家谁也没有吃好。

2020年7月31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lpbkqf.html

妈妈擀的过水面的评论 (共 6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神龙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点“我喜欢”,感怀人间最大最深爱!深夜静谧,拜文有慨,就在老师老友的文下孟浪放肆几句:写亲情的文章,犹以泼墨母恩者居多。然,情文并茂、真实打动浪子的,委实不算多。这篇,已经令浪子情不自禁了......再过23天,浪子来散文网就是整整6年了,也是浪子流浪各地20年后真正陪伴家慈的整6年。这6年,与母亲分开的时间总计三个月左右。平日,除必要外出而又不方便带母亲同行外,浪子极尽减少外出(包括同城外宿)。多次外出各地文友笔聚或谈点方孔流通或小游,都尽量把她带在身边(真的难为她随我奔波了),惟恐第二天醒来听不到她的啰嗦;这6年,每每正襟危坐,欲专写篇关于她的字,却每每虎头蛇尾、不成句行,情愫千万,驳杂屡屡,不堪成章;这6年,每遇到写关于母亲的文章,都尽量推荐,而且还说过:但凡写母亲的文章,浪子一般都推荐。当然,也为此受到自认所谓的名家大咖的埋汰、讽刺和怨怼,甚至成文含沙射影贬谪浪子;

    赞(0)回复
  • 浪子狐

    浪子狐这6年,一直在和母亲一起吃不对胃口的米饭(太软烂),以至于过早胃、牙退化,又不敢分锅煮,惟恐母亲心里不舒服;这6年,事业两落两起,平均收入只有前20年的十分之一,却感觉,是懂事以来活得最踏实安逸的生段;这6年,母亲近在迟尺,却常常单曲循环歌手云朵演唱的《流浪生死的孩子》,自认是个不孝之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浪子始终认可这句话的。可自又偏执,孝乎?不孝?唉......言至于此,不禁自责无语了......问好老哥哥,日后再唠叨吧!夏怡!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