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叶子的死亡之旅

2020-01-16 21:01 作者:剑雨飘香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叶子走了——

让村民们没想到的是,她却走得那么突然。

叶子,刚过完二十八岁生日,就这么突然的走了。

突其如来的变故,给她的父亲母亲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留下了无尽的伤痛和难以抹去的悲凉。

村里的人们,也都唏嘘不已,茶余饭后,议论着叶子走了的不幸,甚感扼腕叹息。

是的,一个活蹦乱跳的大姑娘,就这么一之间,所走就走了,老天爷真的是太不公平,正如说“好人不长寿,孬人过个够。”父亲和母亲,似乎在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额头爬满了皱纹,白发苍苍,两眼无神,看着闺女的遗像,发呆愣怔,没了往日的欢乐和欢笑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叶子,前年接到乡里的通知,才从深圳打工回来,担任了复兴乡复兴村的村主任助理。

刚开始,叶子说啥也不情愿干这个村主任助理,她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农村的一草一木特别的熟悉和了解,尤其对农村的复杂形势,她都一清二楚,在她心目中只有两个字“难干”。

叶子的父亲和母亲,也不怎么看好这份差事,也不情愿也不支持她卷入到“官场”的是是非非中,把自己搞得焦头烂额不说,就算是上面当官的为你 “做后盾”支持你,可是,少了下面老百姓这座“靠山”,什么都干不成不说,有的老百姓都是些“胡搅蛮缠”的主儿,他们才不管你操不操心,干不干事,总认为当了干部,就一定有好处,没有好处,谁愿意不干白不干呢?也就是说“无利不起早”、“吃力不讨好”,就算是掏心掏肺的把心扒出来让人家看看,是“红”的还是“黑”的,也有人不会领这个情。

叶子她说:“闺女,咱家可是祖祖辈辈、地地道道的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出身,祖坟上也没有冒过什么青烟,这突然让你一个 ‘打工妹’回来当村干部,会不会有啥子目的?”

母亲说:“闺女,你爹说的没错,你可想好了,我反反复复地想来想去,咋总觉得这件事有点不靠谱。”

叶子本就不怎么喜欢这份差事儿,也有点纳闷地说:“我就是一个‘打工’的,也没啥子技术专长和能耐, 我也没有什么资历和资格当这个村主任助理啊!”

“是啊,你可真得好好想清楚。再说,现在农村人都往城里跑,小城市往大城市跑,大城市往国外跑,你不会就想在农村呆一辈子吧?”母亲用手梳理着女儿的头发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就是说‘好马不吃回头草’。”

“这个我到没想的太多,农村并不是没有发展前途,国家政策一直在往农村倾斜,以后农村的发展并不比城市差,只是……”

“哎呀,我的好闺女啊,你就是太单纯太天真幼稚啦,农村就是农村,再发展也都不如大城市,就你现在的条件,落户到深圳,我和你爹都不会扯你的后腿,也不嫌弃你离我们远,心甘情愿支持你,搁那买上房成个家,我和你爹只要看着你幸幸福的。心里也踏实、也高兴。”

“好了,妈!你扯远了。我还不想离开你们二老呢。”叶子摇晃着母亲的胳膊撒娇地说。

“好、好、好,妈不说了,俺闺女长成个大姑娘了,有主见了。”母亲刮了一下闺女的鼻子笑着说。

……

话说叶子,为啥惊动了乡里,让她千里迢迢回老家来担任村主任助理呢?

说来话长,就先从叶子高考落榜说起,那年,叶子已是二进高考考场,本就一心想考上清华大学的她,因一时走神,只差零点一分的她,与清华大学“”失之交臂。这期间,第一次高考时,一位同班同桌又是邻村的男同学荣瀚卿注意到了她。叶子不禁人长得清秀靓丽,而且,在同学面前非常的活泼可。在班级里,不论是什么身世的男女同学她都合得来,有说有笑的,从来不与同学们斤斤计较,大凡有同学因“争风吃醋”吵架,只要她一出面调停,再难说服的同学都能让她搞定,而且心悦诚服地、心甘情愿地“拜”她为“学姐”,而且,矛盾再深的同学都能握手言和,和好如初。

且说,荣瀚卿早已羡慕和暗恋她已久,只是碍于拘谨,不敢开口向叶子表白,他只要看到叶子那张坦率乐观的脸,一下子就绷紧了心里的那根弦,既紧张而又兴奋,不想毫无厘头地去伤害这样一个让全班同学人人喜欢和敬仰的“学姐”,如果说,真的一旦向她表白,人家接受了表白还好说,不接受表白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呢?荣瀚卿不敢再想下去。

就在那次高考学生接到高中学校“发榜通知”,去学校查看排榜名次,叶子也满怀信心地去了学校,这一去不打紧,叶子看到了自己落榜后,那个心情,顿时如五雷轰顶似地,在众目睽睽下抱着头,放声大哭起来……

常言说“无巧不成书”。机会终于来了,一直暗恋着叶子的荣瀚卿也在场,见此情景,就急忙跑上前,扶着叶子就喊道:“‘学姐’、‘学姐’——”然后,抱着叶子的后腰挪动着她劝说道:“别哭啦、别哭啦,这里这么多人,别让人家看笑话。”

就这样,荣瀚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叶子扶到离学校百十来米的一座茶楼上,他安顿好叶子,又去街对面的超市买来了女孩子喜欢吃的零食,他快步跑上了茶楼,却发现不见了叶子,荣瀚卿的心里仿佛灌下了“冰汁”似地,凉透顶了。很不爽地瘫坐椅子了上。

……

且说,叶子搭乘班车回到了家里,“噗通”往床上一趴,拉起被子,就不由自主地放声大哭起来……

……

父亲和母亲知道叶子落榜后,母亲就劝她说:“闺女啊,咱没那个命,就认命吧;俗话说,任命能过,任性不能过。我和你爹也不指望着什么光门耀祖,过几天,让你爹去你舅家,跟你舅说说,去他的养殖场找点事干干。”

正说话间,叶子家来了一位客人。

客人是一位年轻标志的小伙子。面带微笑地却又有点腼腆,站在叶子父母亲面前,亲亲热热地叫了一声“大伯大婶,你们好。”

叶子的父亲和母亲看着面前站着的小伙子,似乎感觉有点面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叶子的母亲急忙拉过椅子,让小伙子坐下问:“你是……”

叶子的爹倒了一碗白开水,递给了小伙说:“农村条件差,别嫌弃。”

小伙子赶忙起身接过叶子爹递过来的那碗白开水,说:“不会的、不会的。”小伙子呡了一口开水说:“我也是农村的,咋会嫌弃呢?”

这时候,叶子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小伙子打了愣怔,就要转身进屋,小伙子放下碗,喊了一声,说:“学姐,我来看看你。你还好吧?”

此时的叶子,似乎有一种倍感羞辱的样子,转过身来,语无伦次地吼道:“谁让你来看我啦?你是不是来看我笑话呀?”

站在一旁的父母亲,看到女儿这样对待客人,一时手足无措。叶子噙着一汪晶莹的泪水,说:“荣瀚卿,你今天来是‘落井下石’啊,还是趁人之危呢?”

“学姐,你先别激动,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荣瀚卿走到叶子面前,掏出一沓子还没拆封的“木棉纸巾”递给叶子说:“你误会我了,我去茶楼发现你不在了,我就是想来看看回到家里没有。”

叶子使劲夺过纸巾,说:“你的好心就放到狗肚子里吧,我死不了,为了这事去寻死觅活的不值。”

“那就好,那就好。”荣瀚卿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说:“如果学姐还认为我‘落井下石’,我当着你的面撕掉我录取通知书,我情愿不上这个大学。”

叶子转怒为喜,“噗嗤”一声,泣泪大笑说:“你个傻瓜,你不去上大学,这是为什么呀?”

“因为……因为……我”荣瀚卿有些口羞,心想:“既然到了这个份上,不如直接对她说出来,把话憋在心里实在太让人难受。”

站在一旁的叶子等着荣瀚卿的回答,又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呀?”叶子嘴里咕哝了一句说:“不像个男子汉……”

荣瀚卿抬眼瞅了瞅叶子,嘴里像是挤牙膏似地说:“因为……我……爱你……”

荣瀚卿说出这句话,感觉到似乎轻松多了,精神也不再那么拘谨和紧张了,他瞄了一眼叶子,只见叶子仰着脸,脸上躺下了一串串泪水,叶子心情极其复杂地想着说:“我连个大学都没有考上,有什么地方值得你爱的……”

荣瀚卿等了半天也不听叶子回话,就怯生生地走过去,从兜里又掏出一沓子纸巾,递给叶子说:“叶姐,我说的是真心话,你看……”

叶子,用手抿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带着十分感激的心情说:“小荣,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叶子没等荣瀚卿回答,接着说:“你要是真的爱我,你就不要放弃你的大学梦,你就要好好的把大学学业读完,做出个样子给我看看,我等你……”

荣瀚卿听了叶子这句话,简直就像是获得了“奇世珍宝”一样,深情忘我的就把叶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激动不已地说:“叶姐,只要你肯喜欢我,我会的……”

……

且说,荣瀚卿离开了叶子的家,心情无比激动地、兴奋地一溜小跑地来到村外高高的土梁上,向着远处高喊道:“荣瀚卿——你个大傻瓜,终于把心爱的女孩子追到手了……白河水,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

自从荣瀚卿离开叶子家后,叶子也似乎有点恍恍惚惚地样子,怀着无比的激动的复杂的心情,在心里想:“这个家伙,会不会是为了宽俺的心,才说喜欢我的?毕竟自己是个‘名落孙山’的一文不名的农家女子,如果人家真的功成名就,会看上我这个没有啥本事的女孩吗……”

就在她想得出神的时候,她的母亲走到她的身旁,不敢大气出一声地,轻轻地问了一句,说:“闺女啊!你没事吧?”

叶子灵机一动地慌忙站起身来,忽闪着一双有神的眼睛,微微一笑,说:“妈,我真的没出息,让你和爹担惊受怕啦!”

“嗨呀,我的好闺女啊,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妈,还能不知道你是啥秉性,过去那一会就会没事的。”叶子的母亲没等叶子回话,问道:“刚才来咱家的那个小伙子,和你是同学?”

“是的,妈——”叶子娇羞地脸上一热,顿时,泛起了一层红晕说。

“闺女,妈是过来人,你说实话,他是不是有那个意思?”叶子母亲的脸上也挂着含情柔蜜的表情说。

“妈,你在说什么呢?”叶子扑进了母亲怀里,撒娇地说:“人家可是考上全国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咋能看上我这个没出息的农家女子……”

“好了,你别瞒着妈啦;妈的眼睛不瞎,我都看见他和这样啦……”叶子母亲说着,做出了拥抱的样子。逗得叶子噙着喜悦的泪水,说:“你不怪俺,俺还害羞哩……”

“嗨。现在都是啥年代啦,你小小年纪,咋会比老妈还封建、还害羞呐。”

“不是,妈……”

“好了、好了,咱不说这些啦,人家既然那么喜欢你,咱也不管他上是什么名不名牌大学的,就好好的和人家相处着,咱可不兴跟人家朝三暮四、挑三拣四的……”

“知道啦,妈,谢谢你的包容和理解……”

“傻丫头,跟妈还这么客气。到时候,跟人家结婚,只要你们在一起过得幸福,妈和你爹就放心啦……”

……

话说四年后,荣瀚卿大学毕业后,选择了“荣归故里”,回到了阔别四年的家乡,四年大学生活中,他无时无刻牵挂着自己的初恋,日夜想念着叶子;终于要见到朝思暮想的心目的“女神”叶子。

顺便的给各位看官交代一下,荣瀚卿大学毕业,为什么放弃留校任教的优越条件,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他的主要目的,就是和心爱的“女神”一道,携手建设自己的家乡,让自己的家乡改变贫困的面貌,让家乡的父老乡亲们,都能过上小康生活。于是,他根据县委的安排,到复兴乡政府担任了农业科技副乡长。

他到任的第二天,就抽出时间,马不停蹄地赶回复兴村,去约见自己的心爱的“女神”叶子。

然而,当他来到叶子家之后,却没有见到心爱的“女神”,令他大失所望,他从叶子父母那里得到了消息,说叶子在他去上大学走后的一个月,就选择去了深圳打工。

荣瀚卿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感到十分的内疚,他向叶子的母亲要来了叶子在深圳打工的地址,就回到了乡里,向乡党委和乡政府汇报了自己的想法,以乡政府的名义,发函把叶子从深圳调回来,担任复兴村的村主任助理,他向党委书记和乡长说:“调叶子回来当村主任助理,绝非是掺杂着私人感情,而是叶子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有理想、有抱负的农村女青年,况且,在校期间,她多次对同学们讲,如果她要能够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就选择回乡,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就是改变家乡穷困面貌,让村民都能够过上幸福生活。她虽然没能走进大学校门,但是,她所说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畔,我就是想和她一道,在复兴村为振兴复兴乡乡村经济作为示范村,试点成功后,就在全乡二十八个行政村全面铺开,打开复兴乡经济振兴的局面。”

党委书记和乡长听了荣瀚卿富有气势的解说后,深受鼓舞,倍感激情,就答应他由政府出面把叶子从深圳调回来,由她担任复兴村的村主任助理。

……

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之后,叶子接到了乡政府的通知,就从深圳赶了回来。

叶子,回到家就马不停蹄地到乡政府报了到。

乡长亲自接待了她,说:“乡里决定在复兴村搞一个乡村经济振兴试点村,你觉得有困难没有?”

叶子感到十分意外地说:“我就是一打工的,对农村工作也没有什么经验,我怎能担此重任呢?”

乡长“哈哈”一笑说:“你放心,又不是你一个人在干,乡政府做你的坚强后盾,群众就是你的靠山。”没等叶子接话,乡长又说:“听说你在上高中期间,你还经常对你的同学们谈你要改变家乡面貌的理想和抱负,怎么啦,现在打退堂鼓啦?”

“乡长,这都是过去的陈年旧话啦,你是咋知道的……”叶子有点羞怯地、不好意思地满脸通红地说。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有一个人可是对你一直念念不忘哟!”乡长微笑着说。

“谁呀?我从来就不认识咱乡里任何一个人。”叶子吃惊地说。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他是谁吗?”乡长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科技副乡长的电话,说:“喂,荣副乡长,你请的客人,现在就在我这里,你过来一下。”

叶子突然意识到什么?她满脸布满疑惑的疑云,正在她下意识地幻想着什么时,荣瀚卿突然出现叶子的面前,叶子更是大吃一惊地张大了嘴巴,她赶紧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瞪大了一双眼睛,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以为认错了人,不敢出声。

荣瀚卿轻微微地挪动脚步,一步一步地走到叶子面前,激动而又兴奋地,说:“叶姐,你还好吧,我终于见到你啦!”

叶子忽闪着泪朦朦的眼睛,甚感太突然地,脱口而出道:“瀚卿,真的是你……”

此时,乡长悄悄地退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心里说:“我就不在这里给你们当电灯泡啦……”

……

简短截说。荣瀚卿和叶子携手回到家。

彻夜长谈,除了“谈情说爱”,还各自谈了自己如何实施振兴乡村经济的规划和设想。

第二天,荣瀚卿把复兴村的整体规划书,交给了乡政府,经过三轮的经济工作会议的研讨,并结合复兴村的实际情况,确立了整体经济示范区的规划。

复兴村共八个村民组,在叶子的建议下,对一些空白村民组,进行整合。第一步就是在东西县乡公路的两旁规划出新村建设的新址,由村委会筹资、外出务工的村民集资、乡政府补贴,建设村级花园式幼儿园、花园式敬老院、花园式中小学校,和村民健身街舞广场。

接着,第二步,建立经济区域规划,复兴村属于东西南北分布区域,根据各村民组的农业生产分布特点,东片为林果园区,西片为养殖园区,南片水利条件比较好,就规划为水产养殖园区,北片土质比较好,就以种植粮食为园区,每个园区配备了高科技网络系统,园区建成后,就有乡政府出面,到知名大学聘请农业科技人才,建立乡村人才库,以先进的农业科技打开乡村振兴的通道和局面。

叶子的这一设想和规划,很快得到县乡大力支持,说干就干,叶子带领村委会领导班子,不分昼夜地奋战在新村和农业科技园区的第一线,整套新村的规划和工作方案,得以顺利实施。

……

父亲和母亲,看到闺女的身体日渐消瘦,还是如此的拼命,母亲非常担心地说:“闺女啊,妈知道你从小就争强好胜,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不能拿着自己的身体拼命啊,你的身体垮了,新村建的再好,还有啥子意义?”没等叶子回话,母亲又说:“你抽空去乡医院,让医生检查检查你的头痛病,一犯病,就疼得死去活来的,妈看着心里很难受!”

“妈,我知道啦。你就别担心了。我会注意身体的,为改变咱村里的贫穷面貌,也是我从小的梦想和理想,现在,我的理想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我要在全乡乃之全县做出个示范的样子。”

她的父亲也说:“那你不能那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吧?”

“爹,你不也从小教育我做个有理想的人,这回是咋啦,你也反对起我来啦?”

“傻丫头,你爹那不是心疼你嘛,才……”她的有点嗔怪地说。

“妈。我知道你和我爹心疼我,等把新村的最后一项工程搞完,我会好好地睡上三天三夜,好好的休息休息……”

“这还差不多……”母亲抚摸着女儿的头说。

……

一年以后。

复兴村的基建工程已基本完成,四个经济园区正在施工当中。

某日。

叶子来到复兴村水产养殖园区,现场指挥着二十多台挖掘机有章有序地施工。

就在她准备给施工的村民送水时,突然,觉得头晕目眩地有点站不住脚了,当时,那里都是一片开阔地带,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地方,叶子,强支撑着身体,放下手中的水担。她拄着扁担,用手掐着太阳穴,心里暗暗攒劲地说:“傻丫头,你可千万不能倒下去,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你的梦想和理想,还没有完全实现,你要是倒下去,怎对得起身后支持你的父老乡亲们。”

然而,还没等她想说完心里的话,就听“扑通”一声,叶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正在施工的村民一看叶子躺在了地上,一个个扔下手里的工具,“呼啦”一下,蜂拥而聚,赶紧跑到叶子的身边,村妇联主任紧忙拨开人群,冲到叶子面前,扶起叶子,尖声喊道:“叶子!叶助理!你这是咋啦……”

妇联主任突然想起了急救病人的土办法,赶紧掐着叶子的人中,使劲地呼喊着叶子,叶子微微睁开了眼睛,昏花的眼睛,看到自己的面前围满了村民,问:“你们咋都不去干活啦?都围着我干什么……”

这一刻,有人提醒说:“赶快给荣副乡长打电话,让他派车来,把叶子送医院。”

最先得到消息的叶子的父亲和母亲,赶到施工工地,看到女儿瘦梢的泛黄的脸颊,泣不成声地说:“女儿啊,你可别吓唬你的爹妈呀!”

大约十五分后,荣副乡长和乡政府的几名干部,开着车赶到了施工工地。

不大一会儿,乡医院的救护车也赶到了,村民们小心翼翼地把叶子抬上来救护车,护士赶紧给叶子打了一针安定针。救护车拉着警笛,一路急速向乡医院驶去……

夜里,凌晨一点左右,叶子躺在急救室,再也没有醒来……

叶子突然地离去,对乡里和村民来说,简直是如五雷轰顶,谁也不肯相信,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所走就走了呢?

他的父亲和母亲更是经受不住突起如来的打击,双双昏倒在医院里……

荣瀚卿这个男子汉抱着叶子,哭得死去活来,声声哭泣,令人痛心、揪心、剜心……

第二天,乡医院从县医院聘请了知名专家,前来对叶子的病情,进行了会诊,得出了的结论是:脑癌细胞猝死。

专家询问了叶子的母亲,她母亲说:“之前,她常常犯头痛病,总觉得她是伤风感冒,催她到医院看看,她总是说,休息休息就会好的,简单地吃几片镇痛药,就是不肯来医院检查,没想到她……”

专家进一步确认了叶子的病情,是脑癌细胞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整个大脑,这与她不停地熬夜工作有关。才导致她病情恶化,急性猝死……

叶子,走了……

荣瀚卿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头,很是内疚和自责……

一直到复兴村按照叶子的规划方案,全面完成了经济示范园区,从乡里到村民,还是不敢相信叶子已经走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pojbkqf.html

叶子的死亡之旅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