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驹进城

2019-10-20 13:54 作者:文生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之一五四

老驹进城

文生

大秋农活忙罢,姐姐过来帮助老娘照顾老,主要是洗洗刷刷,缝缝补补。老驹有了空,带了些小米和鸡蛋到城里看老婆惠惠。

老驹进了城后,走在过去常走的道路上,有了陌生感,仿佛是在那里走过的,想一想才知道情况变化很大。这不,在一个写字楼前,就想起这儿以前是块烂尾地,自发形成了一个货运市场,每天有好多车辆在这里聚集着等货主,他在这里这样呆过好些年。老驹不知道以前的那些车辆到那儿去了,那些车主还在吗?没事时还在一块打牌、吹牛吗?

以前,他在这个城里的城中村居住,开着一辆货车,每天在这个自发形成的货运市场等雇主拉货,什么东西都拉。货运市场上什么样的车都有,大车、小车、面包车,还有人力三轮车,后来还有吊车、铲车也过来等生意。拉小件货时,汽车面对三轮车,没有竞争力,后来有些人力三轮车私下装上了摩托车发动机,汽车就更没有竞争力了。不过到后来情况变了,人工费越来越高,汽车就有了优势,好些人愿意多掏一些钱换时间。三轮车被挤掉后,汽运生意并没有变的好做,因为汽车越来越多了,有些是三轮车主枪换炮,开起汽车了。老驹也是从骑三轮车到开汽车的。前几年老爹病情加重了,老娘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老驹只好回老家照顾老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驹结婚后,俩口子都到城里打工,老婆惠惠在超市里打工。生了两个女孩子,小时候自己带,到上学时,城里的借读费用实在太高,负担不起,就放在老家让奶奶带。这些年可以在城里上义务阶段的学了,只要能证明大人在城里打工、有固定居住的地方就行,可老驹的孩子也先后在老家初中毕业了,只有在老家继续读高中才有学籍考大学,因此老驹的孩子们没能在老驹打工的城里上学。

老驹两口子虽然挣的不多,在城中村租了间小房子,日子也过的去,慢慢手里也有了点积蓄。自从老爹病情加重了后,家里的情况就一天不如一天了,地没人种了,在农村上学的孩子没人接送了。农村盖房、结婚、人情、大病、上学、白事样样都要花大钱,最怕不能打工了,可怜的老驹失业了。

开始,老驹两口子都回到老家,待老人病情稳定后,钱也花的差不多了。老驹说要出去打工,让老婆惠惠在家照顾。

老婆惠惠说:公公身子沉,她照顾不来,也不方便照顾,不如她出去打工,也不比老驹少挣。

老驹说:一个大老爷们呆在家算啥?

惠惠说:俺在家,种不了地。你在家,照顾老人、种地、接孩子上下课,抽时间挣点小钱,都照顾上了,俺在家能这样么?你一个人在外挣的那点钱,顶多大用?

老驹说:可是……

惠惠说:老公在家种地,老婆在打工的,村里也有的是,你怕啥?要效益最大化,等那天咱们干不动了,还要回来的,都不会农活,啥行?你现在学做农活还来的及。

老驹没办法,只好做了留守男,老驹虽说在农村长大,可是和许多人一样,压根儿没有干过农活,只好王小二似的种地看隔壁,几年下来也会种地了。

老驹走到老婆惠惠打工的大超市门面前,用手机通了话。一会儿,惠惠穿着黑西服出来。老驹知道,这意味着老婆成为管理人员,能指导那些穿着红马夹、背后写着为您服务的员工干活。

一见到老婆,老驹有了心理反映,但不持久,他知道不比年轻时了,现在再激动时需要长时间了,心平静下来,说:过来看看你,你胃不好,带了点老家新小米,还有鸡蛋。

惠惠也是心情激活动后的平静,说: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老驹说:给你个惊喜。

惠惠说:哼,是不放心,搞突然袭击吧?

老驹笑笑:你说呢?

惠惠说:你放心,俺不会给你闺女丢人。你等一会,俺上去打个招呼,把东西放在单位,一会就下来。

老驹等了一会,惠惠出来,小声说:中午找个酒店住一住。

老驹说:住酒店干啥?到你住的地方去。

惠惠说:有点远,和好几个小女孩合伙租的楼房,人家在倒班休息,你不方便去。

老驹说:去酒店得花好多钱,一个小时够俺在地里干一天。不去,到城中村找个房子。

惠惠说:现在城中村都拆了,也没有小旅馆了。

老驹问:城中村都拆了?

惠惠说:是的,这一片都拆了。你来了,是不是就不走了?

老驹说:家里还离不开人,看看你,一两天就走。

惠惠很失望:你要是能继续开车多好?

老驹说:俺也想这样。可现在没这命。

惠惠说:前些天节假日为啥不带孩子们来?

老驹说:农活实在太忙了。孩子们也帮忙。

惠惠说:为了挣钱,忙别人家的,自家的反而顾不上,把咱们的闺女累坏了,俺绕不了你。

老驹笑道:没事。人家说咱家闺女懂事,又会读书又能干活。

惠惠说:晌午了,咱们到小饭店里,一边吃一边说。

到小饭店里,惠惠要了一个凉菜,一瓶啤酒,一大一中的两碗面,说:你先喝点酒,吃菜,一会面上来俺再吃。孩子们还好吧?

老驹说:好。都在老家城里上学。你们这些娘们天天通话,话费每天不知花多少。和俺没话说。

惠惠看着老驹吃喝,说:女人家的事,不好和你说。

老驹说:你也吃点菜。她们也不小了,该考虑了。

惠惠说:俺不饿。她们现在就是好好上学,考上什么就供到什么。

老驹说:俺说的是房子的事,咱家该盖房子了。

惠惠说;盖什么房子?先供她们上学,再说,有钱也得先给老人看病。爹咋样?

老驹说:还是老样子。老大是学习的料子,考上大学没问题,由她;老二不行,房子是给老二盖的,到时招个上门的。

惠惠说:老二在老城上高一,要是和她姐一样,考上新区的高中多好。指不定那天老二开了窍,就赶上了。别想那么多。

老驹说:姑娘长大嫁人是一眨眼的事,总得留一个在家里吧?要不,咱们再生一个?

惠惠说:你年轻时都没用,现在有用?

老驹说:这是啥话?你这块地,俺多长时间没耕了?那来的收获?你回家吧,等生了老三再出来。

惠惠说:凭啥呀?

老驹说:凭你是俺老婆。

惠惠说:地太老了。

老驹说:没事。人家添人和孩子考上大学这样双喜临门的事也有。

惠惠说:就凭你?俺问你,孩子大了,你有啥给他?给他买的起车?还是在城里买的起房子?还是供的起上学?从幼儿园一路上到大学,得花多少?你想过没有?咱不能靠亏待闺女。

老驹说:到时再说。

惠惠说:俺可不想生一个和你一样的留守男。俺是死心眼,只知道守着你过,以后不会有俺这样的人了。

老驹说;将来咋说?你也看到了,家里没个男人不中。

惠惠说:不想那么多。先把两个闺女供出来再说。有儿子也不一定指望的上。有的人家有好几个儿子的,谁也不管老人的,多的是。

老驹说:俺说……

惠惠说:你别说了,烦着呢。这工作也干不长了,店里往外撵人。

老驹说:不会吧?这些大超市,以前牛气的不行,不是小姑娘不要,现在是大嫂大婶欢迎,将来是大娘奶奶都中……

惠惠说:将来是机器人了,你知道不?

老驹说:好呀,到时和俺一块回家,那个什么?对,夫妻双双把家还……

惠惠说:别瞎唱了,这么多人……

老驹说:这可是<天仙配>。

惠惠说:都老黄瓜了。你喝多了。

老驹说:没有,这么一点啤酒算啥?你在俺心中永远年轻……

惠惠说:没正经……

老驹说:没事,这样的人多的是,有些人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突然唱上两句,人们已见怪不怪了。

惠惠说:俺就看不起你那个样子……

老驹心里有点担心配不上惠惠,不过嘴上说:啥啦?别看你现在是个小头头,还是离不开俺这块粪饼。

惠惠卟的一下笑了,这是以前谈朋友时的谈笑,说:你这块粪饼将来还是在花盆里养花吧……

面上来了,一素一荤,俩口子推让了一下,结果是老驹吃大碗浇肉面,惠惠吃中碗素面。老驹一面吃面一面问:为什么?

惠惠说:没啥,俺已经习惯在这里生活了。将来孩子们也在城里生活的。老家,是回不去了。

老驹说:你以前还说老了要回家。那儿才是你的家,不回,到那儿?

惠惠说:在城里安家。

老驹说:老家多好,和那些发小们、乡里乡亲谈天说地。在城里,对面几十年都不知道姓啥。

惠惠忧伤的说:和发小们、乡里乡亲没什么话可说的,都是让人伤心的话:谁的命不好,在家受气,被男人打,被婆婆骂;谁的孩子不让人省心;谁走了……;还有都是些俗气的话,谁家办的事如何如何,谁家发了财,谁家买了什么样东西,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没完没了的骂人……;要不就是挣了些小钱就吹牛,趾高气扬……;更主要的是,有些话,实在太伤人……

老驹说:什么话?

惠惠说:你心里也有,刚才还说让俺回去给你生儿子……

老驹说:不说了。她奶奶也不会说了……

惠惠说;不说不等于不想,俺受不了……,俺不想见你娘的脸,俺不欠她啥。你呢?

老驹心时也难受,平时在村里是夹着尾巴做人,一般情况下不和人争吵,因为人家有杀手锏,在他没儿子上下手。说:俺想,里子比面子好。

惠惠说:过几年在城里买个小房子住。……,给大人和孩子们交医保了么?

老驹说:一起交得上千呢。一年地里净收入也没这么多。好多人不想交。

惠惠说:这不行,现在一场感冒上千,别说其他的病了。

老驹说:可是住院才能报销,报销比例再大,也住不起医院呀。咱爹那样,长年靠吃药,要是能在门市部里按住院比例报药费就好了。还有,动不动去城里开药花费也不少。

惠惠说:医保是管大病的。

老驹说:人瘫了还不是大病?

惠惠说:你先交了钱再说。不够了问俺。

老驹说:你的钱要供孩子们上学,每月光她们的饭钱就小二千,占了你工资的大头。一个小头头,也就是比员工多几个钱。还是家里卖点粮吧。吃饱了么?给你要个茶叶蛋吧?

惠惠问:你提来那么多鸡蛋,咋装进去的?

老驹说:揭开商标你就知道了。这是家里养的,真正的土鸡蛋,你每天冲一个喝。现在给你要个茶叶蛋,也让湾湾知道咱日子不穷。

惠惠生了气,说:你别假装收买人心。说,湾湾是谁?是小三吧?还有人看上你?

老驹哭笑不得,说:那来的小三?是台湾的一个名嘴,说大陆人穷的吃不起茶叶蛋。

惠惠说:不要不要,俺还要减肥呢。你要是敢找小三,看俺不扯碎了你。

老驹说:真的好想在你身边,让你看看的牢牢的。

惠惠说:天不早了,俺该上班了。说罢眼里含泪,接着用手机交了饭钱出门。

老驹用手抹了她眼前的泪,说:俺也该回家了。

惠惠说:要不,住一住酒店吧。

老驹说:刚才说了,太花钱了。

惠惠说:那,亲一亲。

老驹说:好。

当众亲热,人们也见怪不怪了。

惠惠进店后,老驹随后回家。

老驹进城的事,很多人在很多地方重演着。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10月20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qqbkqf.html

老驹进城的评论 (共 8 条)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江南风
  • 王东强
  • 听雨轩儿
  • 残影
  •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老驹说:老家多好,和那些发小们、乡里乡亲谈天说地。在城里,对面几十年都不知道姓啥。 惠惠忧伤的说:和发小们、乡里乡亲没什么话可说的,都是让人伤心的话:谁的命不好,在家受气,被男人打,被婆婆骂;谁的孩子不让人省心;谁走了……;还有都是些俗气的话,谁家办的事如何如何,谁家发了财,谁家买了什么样东西,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没完没了的骂人……;要不就是挣了些小钱就吹牛,趾高气扬……;更主要的是,有些话,实在太伤人……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