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风雪中的等待

2019-02-10 20:09 作者:纵情山水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晨,当我打开屋门,端着狗粮走向阿布的时候,它破例没有像往常一样活蹦乱跳地朝我跑来,欣喜若狂地摇着尾巴,吐着舌头,调皮而又温存地扬起两只前爪,扒在我的胳膊上,迫不及待地向我讨要食物,然后便狼吞虎咽……

此刻,它蜷缩在院子的角落里,低声地哀鸣着,充满悲戚的眼睛里饱含着汪汪的泪水。它弓着腰,艰难地折起身子,无精打采地看了看饲料盘中的食物,便很是疚歉地背过脸去,耷拉着脑袋,然后又俯身卧在地上了。从它尾巴上残留的殷红色的血迹来看,它已经便血了。看得出这只彪悍而又顽皮的阿布已经重病在身了。

此时,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九日,漫天的花在凛冽的寒风中飞舞着,街头依稀可以听到远处迎接新年的鞭炮声。

我带着阿布穿梭于这座小城仅有的几家宠物医院之间。新年的召唤,几乎让每一家宠物医院都疏忽了危重宠物的存在。大夫们也不约而同地关门上锁,医院门口同样不约而同地张贴着一张《歇业通知》。毕竟作为宠物的阿布们,是难以享受到人类医疗特有的生命通道和刚性的制度保障。犹豫片刻,我还是抱着几分侥幸心理,按照门头上边医院预留的联系电话,拨通了大夫的手机:“我们家的银狐犬阿布,病得厉害,它已经便血了,很痛苦的。大夫,您能不能……”

大夫告诉我,他已经带着家人驱车前往乡下老家的路上。从他那犹豫不决的言语里,我感觉到他很矛盾。然而,没有过多的犹豫,他终于决定返回医院为阿布治病:“你们就在门口等着吧,我现在就往回赶!估计需要二十多分钟时间,毕竟,它是一条生命哟!”

这的确让我为之感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里是阿布熟悉的地方。说是宠物医院,其实里面还兼营着宠物食品、饰品、服装和牵引绳 之类的宠物用品,同时还兼营宠物洗浴之类的服务。我曾经几次带着阿布来这里注射疫苗,几乎每次经过这里,它都会条件反射似的逃之夭夭。只有来这里购买狗粮或宠物服装的时候,它才会怯生生地跟在我的身后,摇着尾巴,吐着舌头,讨好着我,调皮地叼起一袋狗粮或者一件衣服……

而此刻,阿布却闭着双眼,蜷缩在宠物医院屋檐下冰凉的地板砖上瑟瑟发抖,一片片洁白的雪花飘落在它的身上……

“汪汪,汪汪!”一个扎着马尾辫子的女孩儿,牵着一条水淋淋的拉布拉多犬从对面走了过来。精神抖擞的拉布拉多浑身脏兮兮的,同时还散发着一种臭味。它撅起的尾巴依然悠闲地摇摆着,不时地吐着舌头,在摇头晃脑地讨好着主人,偶尔还要“汪汪”地乱吠几声。

听着拉布拉多犬“汪汪”的叫声,看着它一步步朝自己走来,阿布立刻怒目圆睁。它鼻子皱起,鼻翼上提,上唇拉起,呲牙咧嘴,发出低沉而又蕴含着愤怒的“呜呜”声,仿佛拉布拉多犬是一只不共戴天的冤家。我知道,大病中的阿布已经虎落平川,它是在竭力地虚张声势,它已经无法招架任何一种挑衅了。

女孩儿介绍说,这只淘气的拉布拉多犬名叫阿多,是刚才在池塘边嬉戏时,掉入了污水坑。要过年了,她是带着阿多来这里来洗澡的。她已经去过几家宠物医院,那里都已经关门上锁了:“没想到,这里真好,还有大夫值班!昨天,阿多的几个崽子都被亲戚们抱走了,阿多还在生气呢,所以,到现在还总是有一声没一声地‘汪汪’叫着,发泄着心中的愤怒。”

阿多站立在雪地上,看了看屋檐下瑟瑟发抖的阿布,便朝大街对面的胡同口走去。不知从哪里叼来了一片棉垫,慢慢地走近阿布。阿布抬起头,狐疑地看着阿多,惊慌的目光慢慢地平静了下来。阿多把那片棉垫轻轻地放在阿布身边,用一种温和的目光看着阿布,宛若慈祥的母亲深情地凝视着病床上的孩子,它嗅了嗅阿布的身体,从鼻腔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充满着怜与柔情,然后它轻轻地卧在阿布的身边,与阿布默默地对视着,阿布的眼睛里流下了泪水……

大夫终于赶回了医院。他告诉我们,接到电话,他就安排家人乘坐班车回了老家,自己特意赶回来为阿布治病。做过检查,大夫安排给阿布输液。阿多又把棉垫从门外叼进了治疗室的地板上,它用前爪子推了推阿布,示意阿布卧在棉垫上。它则侧身俯地卧在阿布的身边,用前爪轻轻地抚摸着阿布。然后,它起身走向旁边的货架,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会儿便从货架上叼来一包已经开封了的狗粮,放在了阿布的嘴边。接着,它又在房间内的笼子上面找到了一件破棉袄,叼过来盖在了阿布的身上……

在给阿布输液的间隙里,大夫安排给阿多洗澡了。阿多被带进一间热气腾腾的洗浴室内,不久便传来机器喷水的声响和阿多“汪汪”的叫声。阿布时而侧耳倾听,时而从鼻孔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回应着阿多。几分焦虑,几分期盼,几分无奈,阿布似乎在牵挂着阿多的安危,也似乎在鼓励着阿多再坚持一会……

走出沐浴室的阿多,一身乌黑发亮的皮毛,绸缎一般光滑油亮,散发出沐浴露的芳香,显得那样的高贵典雅楚楚动人,与刚才那副可怜兮兮的落水狗模样相比,已经判若两犬了。女孩儿牵着漂亮的拉布拉多要回家了,阿多却执拗地卧在阿布身边,不肯起身。它深情地看着阿布,似乎想留在这里再多陪阿布一会儿……

第二天上午,躺在医院的阿布正在输液,阿多却悄悄地走了进来,它同样又叼来了棉垫、狗粮和棉袄,然后静静地卧在阿布的身边,默默地守护着正在输液的阿布。它用一只爪子轻轻地抚摸着阿布的身子,像照料自己久别重逢的孩子,直到寻找爱犬的女孩儿急急忙忙地赶到这里,惊喜地发现了阿多。

除夕,阿布开始进食了,也似乎一下子精神了许多,叫声仿佛也像原来一样洪亮了。

新年的第一天,大雪纷飞,在大门外觅食的阿多竟然不辞而别了!女儿开车到宠物医院去找,竟不见它的身影。

当我踏着积雪再次来到宠物医院的时候,铁将军把门的门前,竟然站着我的阿布!它披着满身雪花,伫立在门口,在风雪中不时“汪汪”地叫着。我知道,它在这里痴痴地等待着阿多……

那一刻,我从阿布身上深切地感受到爱的力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vlpkqf.html

风雪中的等待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