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房东树炎

2018-04-06 13:21 作者:乐丰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树炎家住了一年零九天,没付房租,结下一辈子的情谊。

树炎姓方,1960年因建新安江水库从淳安移来开化。一个沉默寡言,吃苦耐劳的农民。黝黑的皮肤,头发有点自来卷,瘦削的脸与壮实的身材似乎不太相称。村里不叫树炎其名,另有大号“汪家人”,也曾打听过来历,未得到解释,至今不明就理。全家七口人,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夫妻两个和大女儿参加队里劳动,但按工分计算只相当两个全劳力。中间三个子女读小学,最小的女儿3岁。

1974年4月20日,一个风交加的日子。我下放到中村公社新建大队插队落户,分在第二生产队,队长就是方树炎。在公社他抢着挑我们行李,不知道他就是我们的房东。新建大队当时接收了八个知青,四个住进了他家。房子座落在村中间,是新建的两层楼房,黄泥墙,松木楼板,三合土地面。楼上楼下用杉木板隔了4个房间,四个知青占了一半。当时大队还没通电,用煤油灯照明。如此的条件和家庭负担,能建起这样的房子,其能干,可见一斑。

树炎是个称职的生产队长,十八般武艺全会,干活卖力,对生产队的事看得比自己家的事还重要。农忙季节出早工,他家没有闹钟,靠公鸡打鸣估计时间,挨家挨户喊一遍。出工是最早的,收工后还要在地里巡视一遍,为明天生产安排做准备。他能抓敢管,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荣誉感很强,一次双抢收工回来,我跟在他后面,当看到自己队里的水稻长势得比别的生产队好,特地指给我看,那发自内心地自豪我至今未忘。

没听他说过大道理,可对知青是真关心。四个知青住进他家,对他家生活带来的不便和打扰就不说了,有个别女知青还挺会闹腾,遇到矛盾能哭闹到深,没听到一声责备。把队里最好的田地分给我们做菜地和自留地,手把手的指导我们整地种菜治虫。当时花生是稀缺资源,城镇居民只有节时才能每人供应半斤。新建粮食富足,知青分到自留地后都不想种粮食,全部种花生。可没有花生种子,他跑了十多户社员家才帮我们解决了无米之炊。经常检查我们的菜地,提醒我们加强管理。树炎那时还不是党员,可奉献精神令我铭记在心。四个知青占了他一半的住房,他家又是生产队队部,为知青办食堂又贡献了半个厨房。刚下放时,我们就一把平板锄头,一把柴刀,一根扁担,不够的农具,全是他家贡献。

第二年知青有了自己的住房,我由于被选为生产队的记工员,所以每天晚饭后还是到树炎家,为大家记工分。上半年我在大队林牧场干活,对队里情况不了解,许多社员的名字也叫不出。他搬个小凳,坐在门边,用自制的毛竹烟筒,吸着净丝烟,对我不了解的情况,发表自己的观点,点评着个人的表现,一直陪到我离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知青上调后,我被分在一个交通不便的供销社门市部,离新建大队约十里路。供销社买不到蔬菜,好在有个院子,角角落落挖一挖,想自力更生,可没有蔬菜种子,首先想到的就是找树炎,跑上十里路,要些青菜萝卜四季豆之类的种子。他偶尔路过供销社时,一定过来坐坐,不过当时没有条件招待他吃饭,只能泡一杯茶,买一包烟而已。我有时会在晚上跑到新建去,一般先到他家里转转,与插友们谈得兴起晚上就搭铺了,天一亮他准来喊我吃早饭。后面工作地点变动,知青也都走了,就很少去新建。我调到县城工作后,来往又多了起来,由于通信联络不方便,我下乡比较多,他也常吃闭门羹。

树炎在老伴身体健康时,每年春节前都会来我家一趟,一只编织袋装满了粽子、猪肉、红薯、萝卜等,我则陪他上街采购年货,买好车票送上车。后年龄大了些,偶尔进城,到我家吃个饭,谈谈儿子,聊聊女儿,说他们都外出打工了,他一人在家帮助照看田地。一次中午到我家,显得有些焦急,原来儿子女儿在都上海市郊种金针菇卖,批发需要用到杆秤,可在上海买不到,寄信让他想办法置办。他一早就赶到开化,在城里找了一上午,连信息都打听不到。因杆称已经被电子称淘汰,县城早已无人经营了。招待他吃过饭后,我先从找人开始,经过一番打听,找到老手艺人的女婿,手艺人前不久已经不在了,家里还留着几支杆称,总算完成了任务,他也由愁转喜。树炎的晚年生活不是太好,老伴过早离开了他,子女家庭也有一些变故,原本强壮的身体也有点差。

2009年初我调离开化后,专程去新建看过他三次。第一次是我到新单位安顿好后,到新建告诉他新的单位和住所。他不在家,在一里路外的菜地里找到他,交谈中流露出不舍的样子。第二次是2014年知青下放四十周年时,我们四个知青约好一道拜访东家,当年住过的房子已经重建,从泥墙变成砖墙,只是外墙未粉刷,门窗也未油漆,都显得有些旧了,五人在家门口合了个影。第三次是2016年,我已经退休,听说他身体不好,有些牵挂,去了他家,外墙样子照旧,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家具,他躺在床上,见到我很高兴,一定要叫儿媳妇抓一只土鸡让我带走,虽说盛情难却,但他更需要营养,还是婉拒了。

去年9月,接到树炎儿子的电话,说是父亲去世了,临终嘱咐他,一定要把消息通知到我。放下电话,就到长途车站买了票,第二天一早匆匆赶到开化殡仪馆,送他最后一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5315/

房东树炎的评论 (共 11 条)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孙守名
  • 王东强
  • 雪儿
  • 淡了红颜
  • 花开为君颜
  • 江南风
  • 襄阳游子
    襄阳游子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佳作,点赞问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